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評李洪志的《預言參考》

陳軍

2000年6月28日,法輪功頭目李洪志在一度消聲匿迹之後,優壯雋一篇荒誕不經的《預言參考》。在此篇“經文”中,李洪志煞有介事地向仍然被他蒙蔽的信徒們宣稱:

“弟子們:當前在中國所發生的事是歷史上就已經安排好了的,許多人也曾經在歷史上預言過……”

那麽,根據何在呢?李洪志搬出來一位幾百年前的法國預言家。他振振有詞地說:“如對於當前中國所發生的事,幾百年前的法國人諾查丹馬斯在他的《諸世紀》預言中這樣講:

1999年7月

爲使安哥魯亞王復活

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屆時前後馬爾斯將統治天下

說是爲讓人們獲得悻福生活”

在這堙A李洪志犯了一個錯誤:把“幸福”的幸字寫成了“悻悻”的悻字。這且不用理他,因爲我們沒有義務爲李洪志改語文卷子。最爲令人捧腹的是:這個不學無術的騙子,居然把諾查丹馬斯大師著名的《1999預言》胡批亂解。現將他的“高見”摘錄如下,正所謂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也!

關於第一行至第三行,李洪志是這樣解釋的:

他講的1999年7月爲使其王復活,恐怖從天而落,正是中共中央幾個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權利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開始全面的邪惡鎮壓……採用流氓手段鋪天蓋地的造謠迫害,大有天塌之勢,其邪惡程度覆蓋了全世界……”

關於第四行,李洪志解釋得更妙了:

(這)是說在1999年前後馬克思在統治世界。其實目前不只是共產黨社會搞馬克思的一套,世界上的發達國家搞的社會福利等也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共産主義的東西,表面上是自由社會,實際上好像全世界都是在搞共産主義。”

對於最後一句,李洪志如此批註:

“(這)也是共產黨講的要解放全人類的說法,和西方社會用重稅收,搞社會福利等的所指。”

象這樣的“經文”布告於天下,而且,竟然還有一大批信徒對其頂禮膜拜,將其視爲“天上沒有,人間唯一”的真理不二法門。真是令人疑惑。

巧得很,筆者也是諾查丹馬斯大師著作的愛好者之一。對於他在《百詩集》(李洪志所謂的《諸世紀》是抄襲前人對大師著作的創作中所作的種種預言,以及驚人的應驗,每每拍案叫絕。篇幅所限,在此僅舉一例:

在《百詩集》《未來篇》中,有這樣一篇著名的預言:

蘇聯末日(1990年)

爭權失敗者捲土重來

反對者被當作陰謀家

他所獲勝利空前未有

但只得七十三個年頭

詩後還有這樣一段話:(解釋)據某些銓釋,諾氏在這首詩中暗示蘇聯十月革命。蘇聯會橫行一時,但只得73年壽命,將於1990年滅亡。

這首詩的翻譯者是中國旅法著名學者劉志俠先生。最駭人聽聞的是,劉先生是1983年初偶然心血來潮,隨手翻譯了這首預言,將其發表於香港的某刊物,並於1984年收入自己的文集《巴黎寄語》第52頁。當時,離蘇聯的覆滅還有7年時間。戈爾巴喬夫還沒有上臺!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蘇聯1917年建國,至1990年覆滅剛好73個年頭!

至於李洪志胡批亂解的這一首,即著名的“1999年7月”預言。劉先生是這樣翻譯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

天上降下大災星

復活安古林大王

戰神橫行在前後

爲了使得讀者能夠更準確地得出結論,筆者將法文原文也抄錄如下:

L'an mil neuf cens nonante neuf sept mois'

Du ciel viendra un grand Roy d'effrayeur;

Resusiter le grand Roy d'Angolmois,

Avant apres Mars regner par bon heur.

從譯文和原文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發現,李洪志是個多麽卑劣的騙子。他竟然強姦諾查丹馬斯大師,企圖把諾氏也描繪成法輪功的護法者!

僅舉一例:詩中“MARS一詞,在全世界所有的字典中,對其的翻譯無非爲三個涵義:(天文學)火星,(羅馬神話)瑪爾斯──即戰神,(廣義)戰爭。實際上,諾氏的諸多詩篇中,幾乎均用類似的辭彙來代表戰爭。對此,各國研究諾氏預言的學者都毫無異議,即公認在1999年7月前後,將爆發戰爭。實際如何呢? 1999年3月24日,北約發動科索沃戰爭。5月7日,北約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7月9日,李登輝發表“兩國論”,台海局勢高度緊張。俟後,俄國鷹派代表普京上臺,緊接著大張旗鼓地興兵討伐車臣叛軍……這就是我們剛剛經歷過的1999年的 政治圖畫。可以說:戰神橫行在前後-諾氏的預言是應驗了。至于“災星”系指何人,本人在今年初所撰寫的“恐怖的預言”一文中,曾有闡述。讀者如有興趣,可以找出上半年的《美中時報》查閱。在此不重復。

而李洪志竟然異想天開地將“MARS”翻譯成“馬克思”。這種張冠李戴、不講科學的論調真是令人大開眼界!至於他對共産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種種描述,也是語無倫次,不知其所雲。而李之自我吹噓:“我比釋迦牟尼佛還要高一萬倍”更使人疑惑,他的“高”是如何衡量出來的。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