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萬炮齊轟戰金門

陳軍

上篇﹕苦肉計

蒼天如圓蓋﹐陸地似棋局。毛澤東和蔣介石如同兩個對弈的棋手。美國的角色好像是裁判員。

如果是個公平的裁判﹐那很好。但是﹐這個裁判卻往往偏袒對壘的一方﹐有時甚至越俎代庖﹐剝奪棋手自己下棋的權力﹐這就引起了雙方棋手的反感﹐於是有意無意地聯起手來﹐和裁判大人斗法。

1955年以後﹐臺海兩岸的局勢發生了重大的變化。中共決定緩和對國軍所佔島嶼的攻勢﹐並以民族大義為重﹐重新提出了實現第三次國共合作的建議。兩岸之間的鬥爭﹐從此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

1955年4月23日﹐周恩來總理在萬隆會議上就台灣問題發表聲明﹕“中國人民同美國人民是友好的﹐中國人民不要同美國打仗。中國政府願意同美國政府坐下來談判﹐討論和緩遠東緊張局勢的問題﹐特別是和緩台灣地區的緊張局勢問題。”

此聲明發表後﹐國際輿論好評如潮。美國也做出了積極的響應。臺海局勢迅速緩和下來。1955年7月30日﹐周總理在全國人大上正式表示﹕“中國人民願意在可能的條件下﹐爭取用和平的方式解放台灣。”為了顯示誠意﹐自1955年夏季起﹐解放軍停止了一切對台灣的軍事行動﹐並且長期不派遣空軍進駐福建地區的機場﹐以避免使台灣方面過于緊張。

對于蔣介石先生來說﹐與共產黨的關係雖稍漸緩和﹐但與美國的關係卻日益緊張起來。

縱覽蔣先生的一生﹐與他關係最密切的國家只有美、日兩國。由于年輕時代是在日本接受教育﹐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他是一個親日派。可是﹐日本軍閥卻成心和這個學生過不去。在他執掌中國最高權力後﹐接二連三地發動侵華戰爭﹐迫使他不得不走上抗日的道路。

而美國人對于蔣先生是非常夠朋友的。自從太平洋戰爭爆發以後﹐美國對國民黨政權的經濟和軍事援助源源不斷﹐幫助中國打贏了抗日戰爭。雖然“剿匪”戰爭徹底失敗﹐那是自己人不爭氣﹐不能怪美國朋友不幫忙。

蔣先生很清楚﹕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美國人與他之間﹐是互相利用的關係。因此﹐他一方面當仁不讓地接受美國慷慨的援助﹐另一方面則是時刻保持警惕﹐提防被美國人“換馬”而一腳踢開。通過各種情報網﹐他清楚地明瞭美國人在台灣的一舉一動﹕

一﹕ 台獨勢力日漸猖獗﹐其首領廖文毅已在海外公開打出“台灣共和國臨時府”的招牌。臺獨分子的活動﹐始終得到美國秘密支持。

二﹕ 美國多次策動國民黨內部勢力推翻蔣介石﹐建立一個更“聽話”的政權。在文官中﹐台灣省省主席吳國楨是美方中意的人選﹐因此﹐于1954年被蔣趕走。1955年﹐蔣先生又以一個所謂的“兵變”事件為借口﹐將美方在軍事上最欣賞的將領─陸軍總司令孫立人將軍抓了起來。

三﹕ 1957年﹐美軍士兵無故槍殺國軍少校劉自然﹐卻被美軍事法庭宣判無罪。以此事件為導火索﹐臺北爆發數萬人參加的反美示威﹐將美國“大使館”和新聞處搗毀。海外輿論普遍認為這一事件的背後有美國和蔣政權矛盾的陰影。


四﹕ 美國內有相當強大的勢力企圖將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其理論根據是所謂的“台灣地位未定。”美方多次向蔣施加壓力﹐企圖迫使國軍從金門、馬祖撤軍﹐從而使台灣切斷與大陸聯係的紐帶﹐逐步地形成“兩個中國”或“一中一臺”的局面。

對于海峽對岸的局勢演變﹐毛澤東先生洞若觀火。在一次講話中﹐他精譬地指出﹕“金門和馬祖是我們和台灣聯結起來的兩個點﹐沒有這兩個點﹐台灣可就同我們沒有聯係了。一個人不都是有兩只手嗎﹖金門、馬祖就是我們的兩只手﹐用來拉住台灣﹐不讓它跑掉。這兩個小島﹐又是個指揮棒﹐你看怪不怪﹐可以用來指揮赫魯曉夫和艾森豪威爾團團轉。”

對于經濟建設基本是外行的毛澤東﹐在軍事和政治鬥爭方面卻是當代無人可以比擬的天才。他決定和他的老對手蔣介石聯起手來﹐共同給美國人演一出“周瑜打黃蓋﹗”

1958年8月23日﹐震驚世界的“金門炮戰”爆發了。據說﹐蔣介石接到金門方面傳來的戰報後﹐一躍而起﹐連呼三個“好﹗好﹗好﹗”蔣先生當時的心理如何﹐我們已無從得知。但是﹐在戰斗最緊張的時候﹐國民黨軍接到蔣先生的嚴令﹕“死守金門﹐馬祖。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也不准後退一步﹗” 震天動地的炮聲﹐譜成了世界上最奇特的交響樂。它的最強音就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

中篇﹕炮聲隆

1958年7月18日﹐中央軍委下達金門炮戰的作戰命令。7月25日﹐以聶鳳智為司令員的福州空軍指揮所開始實施指揮。為了奪取制空權﹐調動5個經過韓戰考驗的殲擊機師第一批轉場入閩﹐共有23個殲擊機飛行團520架米格-17進入第一線和第二線機場。當時﹐國民黨空軍共有飛機600余架﹐其中作戰飛機400余架﹐主力機型為美制F-86。從飛機數量﹐性能和飛行員的實戰經驗比較﹐解放軍空軍佔優勢﹐但是﹐國軍空軍已經裝備美制“響尾蛇”空空導彈﹐可以略微補償其劣勢。自7月29日至8月22日﹐雙方共進行了4次空戰。解放軍空軍四戰四捷﹐共擊落國軍飛機4架﹐擊傷5架﹐己方損失1架。從此﹐福建上空的制空權被解放軍掌握。

需要指出的是﹐對于58年國共一系列空戰的戰果﹐雙方所公佈的戰報相差甚遠。根據解放軍空軍編纂的《空軍史》記載﹐自1958年7月19日受命﹐至10月底止﹐歷時3個月零13天﹐出動飛機691批﹐3778架次﹐空戰13次﹐擊落國軍飛機14架﹐擊傷9架﹐連同高炮部隊和海軍航空兵的戰果﹐共擊落擊傷27架﹐俘飛行員1名。己方被擊落擊傷各5架。

而國軍方面的戰報則宣稱﹕自8月14日至9月25日﹐45天內﹐國府空軍6戰6捷﹐戰果分別是﹕3比0﹔2比0﹔7比0﹔5比0﹔10比0﹔2比0。既然戰果如此輝煌﹐為什么把福建上空的制空權拱手讓給了解放軍﹐聽任解放軍炮群進駐金門當面呢﹖國府軍方沒有說明。

如此荒誕的戰果﹐如果是為了鼓舞己方的士氣﹐當然無可厚非。但牛皮吹得太大了﹐卻騙不了軍事行家﹐只能哄哄小孩子。且不論解放軍的飛行員大都是來自在朝鮮戰場上身經百戰的王牌部隊﹐如空1師、空9師﹐空16師和海航第4師﹐而國軍飛行員中﹐除了極少數老飛行員參加過對日空戰﹐其余的都是初出茅廬的新手﹐就連作戰飛機的性能﹐國軍的F-86也比解放軍的米格-17稍差﹐請看下表﹕

   F-86          米格-17

時速  1100公里        1140公里

升限  15100米        16000米

航程(最大) 2200公里     1800公里

武器   6挺12。7毫米機槍  37毫米航炮1門

                     23毫米航炮2門

綜合上述情況﹐明眼人自能斷定所謂29比0的戰果只能是自欺欺人的作品。可嘆的是﹐國軍多年來謊報戰果﹐積沿成習﹐結果是斷送了大陸的江山。幾十年過去了﹐台灣的某些人士﹐包括“軍事天才”李登輝先生﹐仍然被當年的“輝煌戰果”所朦騙﹐自我陶醉在國軍對共軍的“空軍優勢”的幻想之中﹐這豈不是危險萬分﹗

在奪取制空權的同時﹐地面砲兵開始向前線大舉調動。7月20日﹐福州前指決定使用32個砲兵營和部份海岸砲兵參戰。共分為兩個炮群﹕其中﹐蓮河砲兵群轄17個砲兵營。負責轟擊大金門﹔廈門砲兵群轄15個砲兵營﹐負責攻擊小金門和大金門西部。另調6個海岸砲兵連射擊增援的敵艦艇。

當時﹐金門駐軍為6個步兵師﹐2個戰車營﹐共8。8萬人。配備105毫米以上火炮308門﹐高射炮146門﹐戰車和自行火炮106輛。司令部位于制高點太武山上。

8月21日﹐在北戴河坐陣指揮的毛澤東下了決心。當晚﹐作戰部隊的459門火炮全部隱蔽進入陣地。23日拂曉前﹐射擊準備完成。23日下午17時30分﹐一聲令下﹐2600余發砲彈頃刻間落到國軍陣地上。金門島頓時被煙霧和火海所覆蓋。

當天是星期六。金門防衛司令部正在聚餐﹐並聽“國防部長”俞大維訓話。下午5時30分﹐聚會剛散﹐司令官胡璉陪同俞大維在公路山下散步。趙家驤、吉星文、章杰三位副司令官在翠谷湖橋頭聊天。突然一陣砲彈嘶嘯﹐山搖地動﹐彈片橫飛﹐三位副司令在第一波砲彈爆炸後全部喪命。俞大維被人背到路邊山石下躲避。胡璉跑回司令部下令開炮還擊﹐但是﹐所有的電話線全被炸斷﹐指揮癱瘓。島上陷入一片混亂。這次炮擊共發射砲彈3萬余發﹐國軍自己承認傷亡600余人。

金門的炮聲強烈地震動了台灣和美國白宮。蔣介石緊急向美國求援。8月27日﹐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命令美海軍第七艦隊主力開赴台灣海峽﹐其中有航空母艦4艘。金門海域﹐一時成為全世界注目的焦點。

一場有聲有色、威武雄壯的軍事活劇﹐在毛澤東的一手導演下上演了。

下篇﹕和為貴

大金門島的面積為120平方公里﹐小金門只有10平方公里。大擔、二擔的面積更小。島上8萬多駐軍和5萬多居民每天所需物資至少400噸左右﹐完全依賴台灣供應。因此﹐只要切斷了海上運輸線﹐則金門可以不戰而取。

8月24日﹐解放軍一面繼續轟擊金門群島﹐一面出動海軍打擊海上目標。當天﹐國軍停泊在料羅灣的17艘艦艇﹐已有數艘中彈﹐因而集體逃向外海。結果﹐被解放軍的6艘魚雷艇擊沉大型運輸艦“台生號”﹐擊傷“中海號”﹐解放軍的一艘魚雷艇中彈沉沒。8月25日起﹐台灣對金門的海運一度停止。

9月1日﹐從澎湖馬公港起航的4艘軍艦駛入金門水域。其中﹐“美”字號登陸艦負責運輸﹐“沱江號”等三艦負責護航。這時﹐解放軍3艘75噸級的護衛艇掩護魚雷艇隊出擊﹐將“沱江號”擊成重傷﹐後在拖運途中沉沒。解放軍損失2艘魚雷快艇。

與此同時﹐金門的兩個飛機場也成了重點打擊目標。從8月25日至9月2日﹐國軍的4架運輸機在降落時被擊傷。因跑道落彈太多﹐機降運輸也被迫中止。經10天封鎖作戰﹐至9月3日﹐金門的一切外援管道全部被切斷﹐島上守軍已陷入彈盡糧絕的處境。如果此時解放軍發起進攻﹐金門將垂手可得。解放軍的前線部隊、從高級指揮官到基層指戰員﹐都在焦急等待中央發出登島戰鬥的命令﹐而國軍甚至美國方面也毫不懷疑共軍的下一個作戰目標是奪取金門群島。台灣和美國遠東駐軍都已進入了臨戰狀態。

令各方跌破眼鏡的是﹕9月3日晚﹐毛澤東突然下令前線自9月4日起停止炮擊3天。從9月4日起﹐前線的軍事鬥爭退到了次要的地位﹐焦點被中美兩國三方間的政治較量所取代。

9月7日﹐國軍和美軍各出動7艘艦艇駛向金門。中午﹐運輸艦在港口卸下貨物﹐美艦在一旁掩護。9月8日上午﹐國軍再出動4艘登陸艦﹐在5艘美艦的掩護下向金門駛來。12時43分﹐解放軍炮群突然開火﹐連續發射2。17萬發砲彈。在彈雨中﹐“美樂號”中彈起火﹐繼爾爆炸沉沒。“美珍號”中彈累累﹐逃向外海。在炮擊過程中﹐解放軍砲兵奉命“只打蔣艦﹐不打美艦”。即使美艦主動開火﹐“沒有命令﹐不許還擊。”這是毛澤東對美國和蔣政權簽訂的《共同防禦條約》的一個試探。結果﹐共軍的大砲剛一轟鳴﹐美國軍艦就急忙溜到料羅灣以南5-12海浬以外﹐徘徊觀望國軍的軍艦挨揍。國府海軍的官兵們破口大罵“美國朋友”不仁不義﹐見死不救﹐好像是一群參觀團。而毛澤東則在北戴河開心地笑了﹐因為經此一戰﹐他摸清了美國的戰略底牌﹐即﹕“所謂《共同防禦條約》是有限度的﹐只要涉及美國自身的利益﹐要冒和中國全面直接衝突的危險﹐他就不干了﹐就只顧自己﹐不顧別人了﹐如此而已。”此時﹐臺海局勢已非常明顯﹐蔣介石挖空心思想拖美國下水﹐而大陸方面力求避免與美國直接衝突﹐美國也不想與大陸正面對抗。基于這一重要依據﹐1958年至1959年﹐中共決定大幅度裁軍﹐削減軍費﹐並且指示中國駐波蘭大使王炳南于9月15日與美國重開華沙談判。這對于緩和兩國的緊張關係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據報道﹐1999年11月21日﹐李登輝在台灣桃園一次聚會上宣稱﹕“如果大陸真的攻台﹐美國的航空母艦就在旁邊﹐屆時北京、上海、南京、香港都將受到影響﹐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不是想打就打﹐大家眼睛要放亮一點。”

台灣要認真地回顧一下﹕在半個多世紀的時期內﹐在多次台海危機中﹐美國對台灣的“協防”做過一些什麼“貢獻﹖”需知﹐自己的命運不能拴在別人的褲腰帶上。他應該好好地向當年死裡逃生的國軍水兵們討教一下“被人協防”的滋味﹗

從9月14日至10月5日﹐台灣方面不惜重大損失﹐以各種方式對金門補給﹐但最多可以滿足島上軍民40%的需求。長此以往﹐守軍狀況日益惡化﹐將難以繼續支持。於是﹐美國不斷對蔣介石施加壓力﹐迫使他從金、馬撤軍。對此﹐蔣介石表示強烈的不滿和憤慨﹐他聲稱﹕“在任何情勢下都將不從外島撤退。”他甚至與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吵了起來﹐斷然宣佈﹕“在我活著的時候﹐不會撤軍。”處境艱難中的蔣先生﹐仍然在頑強地反對所謂“台灣獨立”、反對列強以“台灣地位未定”為理由實行“國際托管台灣。”對蔣先生的民族氣節﹐毛澤東極為讚賞。他決定伸出手來﹐助“老朋友”一臂之力。9月下旬﹐毛澤東審時度勢﹐毅然決定改變封鎖金門的方針﹐讓金門、馬祖繼續留在蔣介石手中。為將來兩岸的和解預留伏筆﹐並向台灣方面乃至全世界顯示和平統一祖國的誠意。

10月6日凌晨﹐由毛澤東起草、以國防部長彭德懷元帥名義發表的《告台灣同胞書》公開發表﹐聲明停止炮擊7天﹐並建議舉行談判﹐和平解決。文中說﹕“我們都是中國人。三十六計﹐和為上計……臺、澎、金、馬是中國領土﹐這一點你們是同意的……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沒有兩個中國。這一點﹐也是你們同意的……我們之間是有戰火的﹐應當停止﹐並予熄滅。這就需要談判。當然﹐再打三十年﹐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但是究竟以早日和平解決較為妥善。”

10月13日﹐7天期滿﹐解放軍一炮未發。13日以後﹐又是一個星期﹐金門和對岸炮聲沉寂。10月19日﹐美軍再次出動4艘軍艦護航。於是﹐軍委命令10月20日下午16時﹐恢復炮擊。10月25日﹐彭德懷的《再告台灣同胞書》發表﹐文中表示﹕雙日不打金門機場、碼頭﹐以利固守﹐並願意向金門國軍提供補給。10月31日﹐更加明確了“四不打”的方針﹐決定﹕“逢雙日對任何目標不打炮﹔逢單日打炮不超過200發。”這種“單日打、雙日停”的奇特作戰方式﹐是世界戰爭史上的奇觀。更何況﹐優勢的一方希望被包圍中的對手能夠長期固守﹐並願意為其補給。這真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戰爭﹐而只有毛澤東這樣的雄才大略之人﹐才能導演出如此精彩的經典作品﹗

從此﹐金門炮戰雖然時斷時續﹐但總的趨勢是日益緩和。交火已經成為象征性的。1959年﹐節日停止打炮。從1961年12月起﹐雙方停止實彈射擊﹐只打宣傳彈﹐對方的回擊也都改為宣傳彈。這種“炮擊”一直持續了17年。1979年﹐全國人大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同日﹐國防部長徐向前發表了《停止炮擊大、小金門等島嶼的聲明》﹐至此﹐歷時整整21年的“金門炮戰”﹐才正式劃上了句號。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