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台灣海峽浪濤濤

陳軍

2009年3月﹐中共中央軍委秘密下達發起“台灣戰役”的作戰命令。

命令組建三級作戰指揮部﹕大本營設于中央軍委總參謀部﹔前線指揮部設于湖北省武漢市﹐指揮員由武漢軍區司令擔任﹔前敵指揮部分設于廣州、福州、南京三地。由南京軍區及海軍東海艦隊擔任主攻。廣州軍區和海軍南海艦隊擔任助攻。濟南軍區、北京軍區及海軍北海艦隊擔任戰略總預備隊。

主攻及助攻部隊的兵力配備如下﹕

陸軍第1、第12、第31及第42等4個集團軍和軍委直屬的若干戰備值班師及快速反應部隊﹐兵力35萬人以上。主戰坦克、裝甲車、自行火炮3﹐000余輛。先鋒部隊為駐防廈門的第31集團軍的直屬快速反應旅。

其他編入第一線作戰序列的部隊有﹕

海軍東海艦隊,南海艦隊所屬聯合機動編隊﹐含常規潛艇10艘﹐導彈驅逐艦8艘﹐導彈護衛艦16艘﹔海軍陸戰隊第一旅﹔金馬當面各岸防導彈砲兵團﹔海軍航空兵轟炸1師、殲擊4師、8師等﹐作戰飛機300余架。

空軍殲擊3、19、35、49等4個殲擊師﹔轟10、38等2個轟炸師﹔強28強擊師﹔運13、34等2個運輸師﹔作戰飛機1000余架。空降兵15軍所轄43﹐44﹐45空降旅共3萬余人。

第二砲兵815、816、817、818及南京軍區直屬第一導彈旅等5個近程導彈旅及802、806、810等3個中程地地導彈旅。

民兵﹕2小時內動員100架民航飛機就各民用機場待命。20小時內集中使用,運送15000名快反部隊。30艘軍民通用滾裝船及國防動員船在24小時內集結完畢﹐擔負運送重武器裝備和彈藥給養的任務。

特種作戰部隊﹕

廣州軍區和南京軍區各一個電子對抗團﹔集團軍直屬各一個電子對抗營﹔負責信息作戰的兩個特種電子作戰部隊(駐地廣東梅花和白雲山)﹔電子支援艦艇5艘﹐以及配備30架電子對抗飛機的空軍獨立第15飛行團。

發起台灣戰役的作戰企圖是﹕

第一階段作戰目標﹕

一﹕癱瘓台灣空軍作戰主力﹐奪取制空權。

二﹕癱瘓台灣海軍艦隊主力﹐奪取制海權。

三﹕以一個機械化師和一個空降旅的兵力登陸澎湖﹐奪取馬公軍港及島上機場﹐鞏固佔領主要島嶼。

四﹕對金門、馬祖當面之敵﹐採取監視態勢。海軍分遣編隊和空軍1個殲擊師切斷 金、馬與台灣本島的一切聯係。

要求發起戰役24小時內﹐達成上述作戰目標。同時﹐通過各種渠道﹐向台灣當局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對方投降。爭取兵不血刃﹐佔領台灣本島。

如臺方拒絕投降﹐則馬上發起第二階段作戰﹐其目標是﹕

一﹕轟炸台灣島重要軍事目標及公路,鐵路樞紐橋樑,電站。

二﹕奪取島上若干登陸場﹐並鞏固佔領之。

三﹕海運、空降,機降三個集團軍部隊登島﹐圍殲台灣陸軍主力。

四﹕在攻佔本島後﹐迫使金馬守敵投降.如拒絕,派遣1個軍的兵力強行登陸攻取之。

全部戰役將在1周內結束。

5月1日午夜,中央軍委正式下達作戰命令﹕號召全體指戰員不怕流血犧牲,前赴後繼,為祖國統一大業奮勇作戰,奪取光榮的勝利!三軍將士熱血沸騰,慷慨受命。“祖國統一萬歲!萬歲!萬萬歲!”的吼聲如山呼海嘯,令地動山搖。

零時零分,大戰全線爆發。霎時間,台灣全島警報長鳴!

電子對抗部隊的所有設備全部開動,頓時,台灣的預警系統,導彈防衛系統,三軍作戰指揮系統,廣播電臺,電視訊號均受到強大干擾。陷入一片混亂。

部署在福建沿海的130輛“衛士”(WS-1B)406毫米超遠程火箭炮,從南向北,組成9個炮群。向臺島上的桃園、新竹、嘉義、台中、清泉崗、岡山、台南、屏東、臺東、和花蓮等空軍基地發動了猛烈的轟擊。第一次齊射共發射520枚火箭彈,通過簡易慣性導引,準確命中機場停機坪,跑道,塔臺指揮中心,飛行員休息大樓,雷達站,油庫等目標,造成嚴重破壞。停放在機場上的120余架各種作戰飛機被擊中起火,近200名飛行員,2000余名地勤人員傷亡。

兩分鐘後,空中間諜衛星將轟炸效果圖傳給了砲兵指揮部。5分鐘後,發動經過校正的第二次齊射。兩輪打擊過後,台灣島上的機場陷入一片火海,油庫,飛機殘骸熊熊燃燒,彈藥庫猛烈爆炸,跑道上彈坑累累,一片狼籍,火焰將夜空映照得如同白晝。未容台灣的空軍喘息,400余顆“M-7”近程導彈,又分成六個攻擊波呼嘯而至。將幸存下來的各類目標準確地消滅殆盡。這型由“紅旗二號”改造而成的近程地地導彈,彈頭重量300公斤,射程300公里。造價低廉,但殺傷力巨大。台灣空軍的戰機損失為﹕83架F-5E戰機,71架經國號IDF戰機,21架幻影2000-5型戰機和74架F-16戰機,共損失各型飛機(包括E-2T空中預警機3架)300余架,占台灣全部軍機的50%以上。台灣的“空中優勢”已不復存在。

殘存的戰鬥機企圖強行起飛。但剛剛開始滑行,就觸發了地雷,被炸得骨斷筋折,不得不乖乖地停下來。原來,在第三波導彈襲擊中,M-7導彈共攜帶3000余顆磁性感應地雷,像天女散花一樣,散佈在台灣機場的每一個角落,人,機只要一靠近就自動爆炸。而排除這些地雷需要動員台灣所有的工兵,至少用一周的時間才能完成。

耗費巨資修建的佳山工程,使60余架F-16,30余架幻影2000-5得以生存。憑此實力,台灣空軍決定再拼死一戰。在洞庫跑道中,陸續起飛的兩個F-16戰鬥機中隊和一個幻影2000-5戰鬥機中隊,勇敢地向大陸飛去。但失去了地面雷達和E-2T空中預警機導引,只靠機上雷達搜尋目標,與共軍A-50空中預警機指揮的幾百架蘇-27,蘇-30和殲-10飛機作戰,勇氣可嘉,但命運可悲。零時25分,3架F-16被蘇-30發射的R-77中遠程空空導彈擊落,1架幻影2000-5被地面防空部隊的紅旗-7號擊落,余下的見勢頭不好,向外海倉皇逃去。但此時,佳山洞庫基地已完全暴露在共軍間諜衛星的視網下。被二炮部隊發射的3顆KH-65SE巡航導彈精確地命中。這型導彈由GPS全球定位系統引導,射程達580公里,誤差僅為1-2米。其高爆炸藥將洞庫的主通道摧毀,引發了一連串的軍火爆炸,使得洞庫里存放的80余架戰機,不是被毀,就是成為甕中之鱉,動彈不得。返航的軍機無法著陸,兩架飛機油料耗盡墜海,余下的只好向大陸飛去,迫降在福建漳州機場。成為共軍的戰利品。

零時起,大陸沿海各機場均進入一等戰備。零時30分,空軍和海軍航空兵的近三百架戰機呼嘯而起,兵分三路,沖向夜幕重重的戰區﹕

第一路﹕從福州機場起飛,共有作戰飛機48架。作戰區域﹕澎湖。任務﹕奪取澎湖上空制空權。摧毀島上的防空火力網,攻擊馬公海軍基地的艦艇群。

第二路﹕從廈門,連城和梅縣三個機場起飛,作戰飛機152架。作戰區域,台灣島北部,作戰任務﹕殲滅臺空軍殘部,摧毀台灣島“強網”防空系統,攻擊軍港,轟炸港口內的艦艇。

第三路﹕從澄海機場起飛,作戰飛機78架,作戰區域﹕臺南地區,任務與第二路相同。

空中的兵力配置為﹕由廣州軍區空軍司令員統一指揮三路打擊力量。海航轟炸1師師長與空3師師長各自坐鎮1架A-50 空中預警機,升空指揮。蘇-37戰機長機飛行員擔任各路指揮。要求密切協同,相互配合,穩、准、狠地打擊數百個鎖定的目標。

各機種的作戰分工如下﹕

-5M和殲-7II﹕用此類國產的價格較廉宜的飛機為餌,吸引台灣的“強網”防空火力,雖經電子戰壓制和M-7導彈轟擊,“強網”的功效已經大打折扣,但其能顯示600余批目標,指揮150批飛機,飛彈攻擊我軍飛機,導彈的作用仍不可忽視。於是,殲-7II和強-5M就義不容辭地充當了“敢死隊”的角色。久經訓練的飛行員們,駕駛著戰鷹,以低空大速度迅速穿過台灣海峽,零時55分,陸續到達目標區上空,向臺軍的4個霍克飛彈營(100個發射架,270枚導彈),4個奈基飛彈營(156枚導彈),7個“愛國者”飛彈系統(200枚導彈)和12個麻雀飛彈連(發射架48部)發起攻擊。霎那間,連串的火箭彈,空對地飛彈及精確制導炸彈如暴雨一般,向“強網”傾瀉而去。

地面導彈開始反擊了。先後有17架殲-7II和6架強-5M被擊落。14名飛行員犧牲,9名跳傘,其中1名被民眾打死,其余的8名被俘。

這是共軍發起攻擊後的第一批傷亡。飛行員們付出了重大的代價,但終於把強網撕得支離破碎,一度隱藏的很巧妙的飛彈陣地全部暴露無遺,被後續趕來的殲-10機群大部摧毀。凌晨1時20分,台灣的地面防空系統已不復存在。

FBC飛豹殲擊轟炸機的主要任務是攻擊水面艦只。晨1時零5分,機群趕赴左營,馬公和基隆軍港上空。數十架飛豹戰機,每架攜帶4枚C-802鷹擊空對艦導彈,向停泊在港口內及在海峽內執行戰鬥巡航任務的臺軍艦艇發動了猛烈的突襲。第一波次攻擊中,共擊沉驅逐艦3艘,擊傷4艘,擊沉巡防艦2艘,擊傷4艘,擊沉登陸艦,運輸艦各2艘。同時,殲-8II型戰機向三個軍港的周邊水域投擲了5000余顆智能型水雷。僥倖逃脫了空中打擊的艦艇被水雷網困住,只能束手待斃。

-10戰機主要負責在中低空空戰。蘇-27執行中高空的掩護和空戰任務。由于臺軍飛機大部分在地面被炸毀,預期的激烈空戰沒有發生。

2時左右,台灣海峽的制空和制海權,已經被共軍牢牢地掌握。

台灣島上風聲鶴淚。各方面傳來的噩耗,如雪片一般,飛進總統府。“總統”獃若木雞,一籌莫展。全島實行了燈火管制。各大城市一片漆黑。世界各地駐台灣的記者,冒險趕到各個被轟炸的場地,將被炸毀的機場,飛機,港口,艦船和導彈基地的情景,通過人造衛星,迅速地傳向全世界。美國總統接獲戰報,極為震驚。立即召見中國駐美大使,表示對中國武力攻臺的嚴重關切。然後,他急切地撥通了中美元首之間的熱線,企圖與中國國家主席通話。但對方答覆他﹕主席現不在北京。

總統立即召集國務卿,國家安全助理,國防部長和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等要員開會。經過30分鐘的討論,決定立即由總統向全國人民發表電視講話,對于中共的武力犯臺表示嚴正的抗議。同時,建議國會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對中國的制裁措施,及美國如何應對這一嚴重的事態。

總統命令美第七艦隊的小鷹號,尼米茲號航空母艦編隊立刻趕赴台海。但未奉命令,絕對不得進入戰區200海浬以內。同時,命令太平洋艦隊的3艘航空母艦編隊做好一切準備,待命開赴臺海增援第七艦隊。美軍駐關島,韓國和日本的駐軍也奉命進入一級戰備,並派出多批次偵察機偵察共軍下一步的動向。

2時30分,第二波次的空中襲擊開始發動。由20架蘇-27,8架蘇-30,4架蘇-37,24架殲-10護航的32架轟-6和24架轟-7轟炸機群再度飛抵澎湖上空,對馬公島上的所有軍事目標進行持續1小時的猛烈轟炸。與此同時,正在公海上航行的兩艘COSCO“中國遠洋運輸公司”的集裝箱船突然掉轉船頭,向馬公高速駛來,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航行,抵達澎湖外海。船舷打開了4個大門,兩個加強團共6000余全副武裝的軍人,乘搭120余輛水陸兩用坦克和300多艘衝鋒舟,在幾乎同時趕到的1艘現代級驅逐艦,2艘旅滬級驅逐艦和10余艘護衛艦的艦炮掩護下,粉碎了島上守軍的抵抗,順利搶灘登陸,建立了穩固的登陸場。1小時後,第31集團軍的1個加強師共2萬余部隊(凌晨從廈門上船)搭乘的100余艘登陸艦陸續登陸。隨即向島內縱深攻擊前進。

2時從廈門機場起飛的10架伊爾-62和80架運八飛機飛抵澎湖上空,將第43空降旅的一個加強團的兵力,共4000余人空投到島上。同時降落的還有40輛傘兵戰車。著陸後,其105毫米的戰炮立刻對准島守軍猛烈開火。已經傷亡慘重的臺軍處于孤立無援的絕境,面對共軍海陸空協同攻擊,終於喪失了鬥志,繳械投降了。

攻島戰鬥共進行了兩個半小時,至晨5時,全島已在共軍的控制之下。臺軍傷亡人數為1,500余人。7000余人被俘,共軍有620人陣亡,1900余人負傷。

佔領澎湖後,共軍的後續部隊源源不斷登島。龐大艦艇編隊上的100余架直9,直11武裝直升飛機往返穿梭,不斷地向島上海運兵員,裝備和給養。有1艘運輸船被台灣潛艇擊沉,但這艘潛艇旋即被共軍獵潛艦炸沉。

黎明來到了。晨曦中,鮮艷的五星紅旗在全島的制高點上獵獵飄揚。奪取澎湖,使得解放軍佔領了進攻臺灣本島的重要前進基地。其距離台灣最近之處,只有40公里。台灣的大部份土地,已在解放軍的火炮射程之內,台灣的防線已經無法再守。

7時, 4架威武的殲-10戰機編隊,從台灣島上空高速低空飛過。飛機上投下來的不是炸彈,而是一封致台灣全體軍民的公開信,其主要內容是﹕

---多年來,台灣當局頑固地抗拒“一個中國”的原則,企圖無限期地拖延祖國統一的進程,並試圖將變相的“臺獨”永久化,合法化,為了粉碎臺獨分子的陰謀,中國人民解放軍秉承全體中國人民,也包括大多數台灣人民的意志,被迫採取斷然手段,實現祖國的統一大業。

--台灣與祖國大陸統一之後,仍將在“一國兩制”的架構下,建立台灣特別行政區。特區行政首腦由台灣人民自己選舉產生。

---限台灣政府在XX日零時起投降。否則,解放軍將發起全面進攻……

8時,民進黨,建國黨組織上百萬民眾上街遊行示威。暴民放火焚燒大陸駐台媒體和商務機構辦事處,打死新聞工作者和商務人員30余人。屍體被吊在電線杆上示眾。警察對此視若無睹,聽任殺人者為所欲為。

8時30分,台灣“總統”發表電視講話,宣佈﹕台、澎、金、馬地區進入緊急狀態,號召“中華民國”全體國民總動員,用鮮血和生命保衛自由民主的台灣。8時37分,在台灣海峽上空巡弋的兩架蘇-30戰機接到命令,發射4顆KH-31P反輻射巡航導彈,8時41分,準確命中目標,將電視發射系統及電視臺大樓一舉摧毀。

9時,在“總統府”緊急召開會議。出席會議的為三軍司令官和各部、委、院、會的最高主管官。

會議上,民進黨方面提出三項主張﹕立即宣佈台灣獨立,成立“台灣共和國”;呼籲世界各國出兵援助,抵抗中共野蠻的武力侵犯;實行全民武裝,寧可玉石俱,也要與中共決一死戰,絕不投降。

臺軍參謀總長林上將心情沉痛地說明﹕目前,除陸軍力量基本保持完好外,空軍的戰力已喪失了百分之八十;海軍的戰力喪失了百分之七十;“強網”系統已被摧毀,防空飛彈基本消耗殆盡。澎湖失守,台灣的門戶已經洞開。兵力占絕對優勢,並掌握了制空,制海權的解放軍,隨時可能發動全面的大規模的登陸戰。如果沒有美軍的支援,(而且要快!只憑自己的力量,台灣最多能夠支持48小時。

此言一出,各位大員目瞪口呆,面面相覷。民進黨大老,前行政院長張俊雄暴跳如雷,指著林上將的鼻子破口大罵﹕“X你娘!國家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到了這生死關頭,你們卻縮起脖子當烏龜!”林上將惱羞成怒,額頭上的青筋都暴露出來﹕“好樣兒的!張院長!現在我就發給你一支槍,咱兩個今天就和共軍拼命去,誰不去,誰是烏龜!”張俊雄啞口無言,國民黨、親民黨和新黨的各位大員在一旁竊笑不止。

9時30分,美國首都華盛頓時間晚上9時30分,美國總統召集國家安全緊急會議。議題是﹕美國是否要武力協防台灣。

美國防部長詳盡地分析了亞洲各國的軍事力量。他指出﹕根據間諜衛星的偵察,解放軍只動用了他們全部現代化兵力的三分之一在台灣海峽當面。另外的三分之二兵力按兵不動,對美駐亞太地區的海空軍採取監視的態勢。解放軍空軍的王牌軍空1師,空14師,空7師等殲擊航空兵部隊已分別從原駐地前出至丹東,楊村等前線機場。近來,其戰鬥值班飛機頻繁巡邏于渤海灣和黃海海面上空。對美軍駐南韓和日本沖繩的駐軍表現出明顯的敵意。解放軍海軍的3艘“現代級”驅逐艦留在東海艦隊和北海艦隊,意圖是用這些“航母殺手”的“日灸”式飛彈對美國航母編隊起到嚇阻的作用。

鑒于解放軍即將于XX日零時對台灣本島發動全面進攻,如果美軍決定協防台灣,就必須在3個小時內做好一切準備,在12個小時內趕到戰區,對解放軍的海空軍發起主動進攻。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美軍只能出動兩個航母戰鬥群,作戰飛機96架,而他們要面對的是嚴陣以待的解放軍的海(水面艦隊導彈攻擊),陸(岸對艦導彈攻擊),空(共1000余架現代化戰機),潛(水下導彈攻擊)等四維空間的立體攻擊。在這樣的情況下,美軍完全沒有勝利的把握。從解放軍成功攻佔澎湖的戰例來看,中國軍隊的戰鬥力已經不在美軍之下。他們的確可以打勝高科技條件下的局部戰爭!

即使美軍初戰告捷,解放軍的攻勢受阻,但這絕不意味著戰爭的結束,而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大規模海空戰役的開始。除非美國動員全國的力量,並聯合北約盟國的全部力量,冒爆發世界大戰的危險,與中國全面開戰,包括轟炸中國大陸沿海城市和軍事基地,否則,只憑美國在亞太地區的10萬駐軍的力量,絕對無法和一個決心破釜沉舟的東方巨人來抗衡。但如此一來,就使美國的本土安全受到東風31,東風41等遠程戰略導彈和“基洛級”潛艇的“巨浪2號”導彈的嚴重威脅。為了彈丸之地的台灣,美國的民眾能夠同意冒如此天大的危險嗎?

另據情報顯示,自臺海戰役爆發後,顯然事先得到通報的俄國,已經命令其太平洋艦隊進入全面戒備,並派出一支分遣艦隊,離開海參葳,駛向黃海一帶海面。其戰略態勢十分明顯﹕聲援中共,牽制美國。同時,金正日也極有可能借此千載難逢的機會,乘美軍主力南下之際,對韓國發動進攻。如此惡夢成真,60年來,美國苦心經營的亞太地區平衡將被徹底打破。美國在中國的巨大經濟利益,從此將付諸東流。但是,聽任台灣被中共佔領,而美國卻置若罔聞,這將對美國的國家形象造成巨大的傷害。從此,自由世界領袖的地位將不復存在。美國在全世界的盟友都將把山姆大叔視為膽小怕事的懦夫。這也是美國人民不能接受的。如果總統這樣作了,他將作為美國歷史上最無能的總統載入史冊,甚至會面臨著國會的彈劾!

真是左右為難啊!已經沒有退路了。如果再不當機立斷,台灣就完了。總統的政治生命也完了。

在此緊要關頭,總統處變不驚,充份顯示了他的政治智慧和領導才能。他命令﹕

---“小鷹號”和“尼米茲號”編隊,計航母兩艘,導彈巡洋艦4艘,導彈驅逐艦8艘,核潛艇兩艘,即刻趕赴台灣島以東150海浬洋面待命。未奉命令,不得向解放軍海空軍發起攻擊。但如遇挑舋,應堅決還擊。艦上的200枚戰斧式巡航導彈全部瞄準解放軍閩、浙沿海的13處軍用機場及平潭,三都澳,廈門,溫州,福州,東山,汕頭,榆林等海軍基地。

---命令駐沖繩美空軍的F-14,F-16,F-18戰機做好一切準備,隨時增援航母編隊。接獲命令45秒鐘後,完成戰鬥起飛任務。

---命令駐日本三澤空軍基地的P-3巡邏機加掛“小牛”激光制導導彈裝置或反潛炸彈待命。

---命令出動EP-3,E-3B,RC-135各型偵察機對解放軍動態實行晝夜不間斷偵察。

---命令停泊在聖地亞哥的“星座號”,“林肯號”“卡爾.文森號”及“杜魯門號”等4個航母編隊立即起航,駛向台灣海峽。在7-10天內,陸續完成集結,使得美國局部海空軍實力全面超過敵方。

---命令駐關島美軍基地的160顆遠程巡航導彈做好一切發射準備。

看起來,美國總統已經拉開了架子,準備和中國大干一場了,其實並非如此。這個老奸巨猾的政客的底牌一清二楚,即絕不能和中國真正打起來,絕不能重蹈韓戰和越戰的泥沼。但是,如果不擺出個不惜一戰的架式,則上不能應付國會那幫吵吵嚷嚷的議員,下無法應付民間輿論和台灣方面的呼救。另外,如果對中國一味示弱,我的面子何在?我要用強大的美國國力作本錢,拿台灣作籌碼,與中國人賭一把!看看到底鹿死誰手?(未完待續)

(注﹕此文純屬虛構,作者)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