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鷹派與鴿派

陳軍

據日本SAPIO雜誌披露,在1999年8月份北戴河會議上,朱熔基在軍方和多數高幹的夾擊下孤軍奮戰,反對現在以武力攻打臺灣。與朱熔基針鋒相對的主角是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擺在共和國大掌櫃朱熔基面前的難題已經堆積如山。在目前的情況下,如果按照軍方的要求,大幅度擴軍備戰,急劇增加軍費開支,毫無疑問,將會給經濟增長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如果一戰成功,那還好說,萬一不幸打成一個僵局,則後果將不堪設想。

目前,圍繞著是否近期對台動武的問題,大陸方面的溫和派與強硬派展開了激烈的爭論。

溫和派的觀點是:臺灣問題極爲複雜。小打不足以震懾分裂勢力,大打很可能激使臺灣當局公然宣佈獨立。不論大打還是小打,都有三項因素要列入考量:兩岸軍力之對比;臺灣的民心所向;以及美國可能的武裝干涉。戰爭一旦爆發,大陸將在政治、外交和經濟建設諸方面付出沈重的代價,尤其是對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負面影響,一定要有充分的估計。 由此,溫和派主張:在保持對台持續高烈度軍事威懾或壓力策略的同時,應大力進行對台懷柔工作,爭取反對台獨和贊成統一的力量,分化瓦解敵對陣營,同時努力改善國際環境,再爭取10年左右的和平建設時間,務求10年後對台各方面均占壓倒性優勢,從而達成“不戰而勝”的最佳效果。

對於上述觀點,強硬派斥之爲罔顧臺灣分裂主義傾向越演越烈的趨勢,不切實際的一廂情願。“樹欲靜而風不止”,你想和平,李登輝卻不給你時間。他抛出的兩國論絕不是企圖與大陸劃海而治的消極策略,而是一個企圖演變、肢解繼而毀滅中華民族的攻勢性策略。李登輝自己並不隱諱他的觀點。在《臺灣的主張》一書中,他公開提出“七塊論”,赤裸裸地叫囂要割裂中國。值得警惕的是:李登輝並不孤立,他得到了國際上反華勢力--主要是美國內部企圖遏制中國勢力的大力支持。這是一場大的政治風暴的前鋒。其徵兆已經非常明顯,如:美、日簽訂了新的安保條約,並將台海納入了條約的範圍;美國與菲律賓簽訂軍事協定;美國正在醞釀新一輪對台軍售,並企圖將臺灣置於“地區飛彈防禦系統(TMD)”的保護之下。

強硬派大聲疾呼:“和平與發展”的現實已不存在,科索沃事件的前車之鑒和使館被炸事件已經給中國人敲響了警鐘。中國應該極爲清醒地面對非常危險的前景。臺灣問題應該早日解決,越早越好,否則,一旦這塊腫瘤惡性發作,將會危及大陸母體的國家安全。

從種種迹象分析,強硬派的觀點得到了國家領導人的認同。國家的戰爭機器,已經開始發動。據外電報道:中共2000至2003年的軍費支出,針對臺灣的份額,從百分之三十二,提升到百分之五十二。長期以來開工不足的軍工企業,已開足馬力生産。據透露,已有近115億元的艦艇和導彈製造計劃,在99年11月底前下達到製造工廠。

自“兩國論”出臺以後,張萬年將軍的曝光率大大提高。這位已72歲的老將軍,時而出現在福建前線;時而視察演習部隊,每次講話必定血脈賁張地痛駡台獨一番,並信誓旦旦地表示:只要中央一聲令下,全軍將士將不惜流血犧牲,堅決拿下臺灣,完成統一大業;同時,他還號召南京軍區和廣州軍區爭當臺灣戰役的主攻部隊,爲國家、爲中華民族建立功勳。

公認爲“鷹派”之首的這位將軍,行伍出身,身經百戰。1948年遼沈戰役中,他所屬的東野4縱12師奉命堅守塔山,立下卓越戰功,被晉升爲“塔山英雄團”團長。1979年,率部127師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主攻諒山,大獲全勝,得到鄧小平嘉獎。1981年後,歷任43軍軍長,武漢、廣州軍區副司令員,司令員,92年10月,升任總參謀長,95年9月,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至今。

張將軍個人的官職扶搖直上,但是,軍隊整體的地位卻在不斷地下降。1984年11月1日,鄧小平宣佈裁軍100萬,11個大軍區裁了4個,軍以上單位撤銷了31個,師、團級單位撤消了4054個。60萬軍官轉業到地方。1985年,中國的軍事戰略思想作出了重大調整,把“立足於早打、大打、打核戰爭”轉移到和平時期建設的軌道上來。於此相對應的是軍費的一路下滑。軍費占國民生產總值(GDP)的比例,1980年爲4.3%,1985年爲2.1%,1990年爲1.56%,1995年爲1.1%,到了1996年,這個比例竟然下降到1.05%。每個中國軍人所能攤到的軍費,僅爲每年2800美元。其中工資、伙食、服裝等開支占去34%,訓練、維護等開支占去34%,用於購置武器裝備的開支只有國防費用總額的20%,僅爲110億元,折合13億美元,還不夠買1架B-2戰略轟炸機!

中國是一個大國,人口有12億,國土有960萬平方公里,海岸線有幾千公里,現役軍人有300萬,後備役部隊還有100多萬。僅靠區區86億美元養這麽多軍隊,必然是捉襟見肘,入不敷出。

中國的軍隊,是世界上最窮的軍隊。對此,最高統帥鄧小平心知肚明,他多次要求軍隊忍耐,要服從經濟建設的大局。軍隊的答復是:忍耐可以,但忍到什麽時候是個頭? 與80年代相比,中國的GDP已經翻了四番,可是軍費不增反降,這說得過去嗎?

中國軍隊的上將,月薪不過3000元人民幣,折合350美元,而美國軍隊剛入伍的新兵就可以拿到1500美元的月薪。上將的薪水更高達1萬至1。25萬美元。 兩相比較,中國的軍人真是寒酸得夠可以的。

錢少些還不算什麽。最使中國軍人難以忍受的是軍隊社會地位的低下。50年代初,軍人被尊稱爲“最可愛的人”;60年代,“全國學習解放軍”;80年代初,一曲“十五的月亮”,“望星空”,聲情並茂地唱出了軍人們“血染的風采”。而如今,人們如何稱呼軍人?--大兵”!

軍旅歌手郁鈞劍在歌中唱出了軍人們的無奈:“你坐你的車,我爬我的坡;你喝你的酒,我嚼我的饃;你下你的海,我淌我的河;你有兒女情,我有相思歌。既然是來從軍,既然是來保國,當兵的吃苦受累算什麽?”

既然軍費不夠用,軍隊只好發揚老傳統,“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在鄧小平的默許之下,軍人經商蔚然成風。旬日之間,幾萬家軍隊企業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出來,其中,以總參爲背景的保利公司,以總後爲背景的新興公司,都迅速地崛起,成爲實力雄厚的大型企業。中國的軍隊,成爲這個世界上唯一一支可以經商的國防軍,軍隊的手堬蚸韟酗F幾個活錢了!

然而,隨著生意的不斷發展,與民爭利,貪污腐化,違法亂紀,甚至公然武裝走私等弊端一時具來,軍隊的戰鬥力受到了嚴重的侵蝕。在各方面的強烈呼籲之下,江澤民和朱熔基當機立斷,斷然把軍隊的搖錢樹全部收回,使得軍隊每年至少損失了200多億元的財源!

張萬年等將軍的心情如何,不問可知。

“和戎詔下十五年,將軍不戰空臨邊。朱門沈沈按歌舞,廄馬肥死弓斷弦。”

軍隊是要打仗的。沒有聞過戰火硝煙的軍人不是真正的軍人。長時期沒有打過仗的軍隊,是沒有戰鬥力的軍隊。曾經橫掃歐洲、擊敗納粹德國的俄羅斯軍隊,如今打一個小小的車臣,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折騰了好幾個月,還不能拿下格羅茲尼。而平時不乏實戰鍛煉的美國軍隊,打海灣,打科索沃, 攻無不克,所向披靡。

張萬年等軍中元老心情沈痛地向中央呼籲:不能再這樣對待軍隊了!否則,一旦外敵入侵,戰爭爆發,我們將無法保衛祖國!

經過十幾年的“忍耐”,終於等到了轉機。1999年5月7日,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被北約軍機炸毀;1999年7月9日,李登輝公開抛出“兩國論”。內憂外患,接踵而來。“聞鼙鼓而思良將”,“富國強兵”的強大輿論呼聲,響徹雲霄。軍隊的社會地位,因爲這兩項重大的突然事變,一時如日中天。面對錯綜複雜的國際形勢,中共中央的戰略決策作出了重大的調整。國防預算急劇增長,現代化的武器裝備源源不斷地運到了陸海空三軍的各個部隊。在中國的各家媒體的顯要版面,“練兵、備戰”的消息汗牛充棟,而在1年以前,人們只能通過抗洪救災等活動,才能感受到軍隊的存在!

  如果沒有大使館被炸事件,如果沒有“兩國論”的出臺,全中國12億人民都是“和平鴿”;而如今,不但“鷹”的爪牙更加銳利,連最溫和的“鴿”也都變成了“鷹”。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