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導彈、航母與間諜

陳軍

在地圖上﹐這裡是一個呈喇叭狀的狹長水域。人們稱之為台灣海峽。它的面積約6萬平方公里﹐南北長380公里﹐最寬處370公里﹐最狹處僅185公里。

就是這道海峽天險﹐將同文同種的同胞隔絕了半個多世紀。

從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中共為早日結束兩岸敵對狀態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從“一國兩制”的提出﹐到停止炮擊金門﹐主動撤銷福州軍區﹐大陸方面的和平誠意和相忍為國的胸懷有目共睹﹐舉世公認。在台灣方面﹐蔣經國先生臨終之際﹐毅然開放大陸探親﹐打破了兩岸數十年互不往來的桎梏﹐使得兩岸關係得以逐漸從隔絕到交往﹐由對峙到緩和。

1995年1月30日﹐江澤民先生發表《為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完成而繼續奮鬥》的重要講話(即著名的《江八點》)﹐明確提出以下幾項頗具建設性的呼籲﹕

一﹕ 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進行談判﹐並達成協議。
二﹕ 以中國的傳統文化作為統一的基礎。
三﹕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同年4月8日﹐李登輝發表《李六條》﹐通篇了無新意﹐只是重彈老調﹕“中共必須首先承諾放棄使用武力﹐才能談判結束兩岸敵對狀態。” 這顯示李登輝根本沒有誠意通過談判解決兩岸之間的問題。 數月之後﹐他跑到美國去公開進行分裂祖國的活動﹐大陸方面措手不及﹐一時非常被動。中南海震怒之余﹐決定用鐵腕給頑固不化的李登輝和台灣甚囂塵上的臺獨勢力來個當頭棒喝。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1996年2月4日﹐“海峽961”大規模軍事演習拉開了序幕。

同年3月5日﹐新華社向全世界公告﹕將于96年3月8日至3月15日﹐對某某海域進行地對地導彈發射訓練。北面的封鎖區距離基隆19海浬﹐南面的封鎖區距高雄30海浬。對台灣人來說﹐這意味著戰火已近在咫尺。消息傳出後﹐全島人心惶惶﹐一日數驚。“不怕共軍飛彈打得准﹐就怕飛彈打不准﹗”各家銀行前﹐都發生了擠兌的現象。桃園機場人頭聳動﹐大家爭先恐後地向國外逃難。戰爭還沒爆發﹐人心已經先亂了。

3月8日深夜﹐二炮部隊在司令員楊國梁的親自指揮下﹐發射3枚M-9近程彈道導彈﹐兩枚朝向南面﹐一枚朝向北面﹐一聲“點火﹗”令下﹐導彈噴出長長的火舌﹐撕破夜空﹐經過數百公里飛行﹐準確命中目標。

3月12日﹐演習的第二階段-海空實彈演習開始進行。在東山島和南澳島附近的海峽南端﹐由空軍、海軍等十幾個兵種參加。出動的飛機、艦艇批次、架次之多、演練難度之大、﹐協同之複雜﹐都是共軍歷史上空前的。

3月18日至25日﹐演習進入第三階段--聯合渡海登陸作戰。由軍委副主席張萬年上將親自坐陣﹐參演部隊在飛機、艦炮和導彈的火力掩護下﹐向一個非常近似台灣地形

的島嶼發動猛攻。水陸坦克、登陸艇、氣墊船和沖鋒舟甚至還有大批民船載運著陸軍和海軍陸戰隊的士兵們﹐連續搶灘登陸﹔空降兵和陸軍航空兵﹐在敵縱深陣地實施傘降和機降﹐實現了立體突破、分割圍殲的戰役企圖。

這次演習﹐從軍事角度上分析﹐取得了圓滿的成功。在近似實戰的條件下﹐大批新式裝備發揮了強大的戰鬥力﹐新式戰法的威力被體現得淋漓盡致。但是在政治層面﹐卻收效甚微。台灣的臺獨勢力不但沒有被壓制下去﹐反而﹐由于感受到中共飛彈的威脅﹐普通民眾對中共的抵觸有增無減。李登輝巧妙地利用了民間的這股情緒﹐以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高票﹐擊敗林洋港和彭明敏﹐當選台灣第一屆民選“總統”。

本來想用展示武力的方法打擊李登輝﹐結果卻給他幫了一個大忙。中共當權者真是追悔莫及。吃一塹、長一智﹐當李登輝三年後重施故伎﹐企圖用“兩國論”激怒大陸﹐“草船借彈”﹐再“爭取”幾顆導彈來幫連戰競選﹐中共卻表現得非常克制﹐沒有上他的當。

在這次演習中﹐美國充當了一個微妙的角色。在中國宣佈軍事演習的第二天﹐美國國務卿克里斯托弗對媒體宣稱﹕“中國採取的行動不顧後果﹐帶有恫嚇和脅迫的味道。”他透露﹕“美國將派遣航空母艦“獨立”號和巡洋艦“邦克山”號到台灣附近﹐處于一個在必要時能提供幫助的位置。”隨之﹐美國總統克林頓命令航空母艦“尼米茲”號趕往臺海﹐與“獨立”號會合﹐以“確保中國的軍事演習不會失控。”

對于美國朋友的“雪中送炭”﹐李登輝感激涕零。他一方面安撫島內民眾“安啦﹗”﹐一方面故作鎮靜地說﹕“如果大陸真的攻臺﹐美國的航空母艦就在旁邊﹐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不是想打就打﹐大家眼睛要放亮一點。”

屬于美國太平洋艦隊的這兩個航母戰鬥群﹐實力如何﹖

以“尼米茲”號為例﹕其排水量為81600噸。艦載各種作戰飛機86架﹐火炮、導彈、魚雷發射裝置齊備。配屬戰鬥群指揮的艦艇有﹕巡洋艦2艘、驅逐艦4艘、核潛艇2艘及綜合補給船1艘。憑借如此強大的火力﹐只要派出一艘航空母艦戰鬥群﹐就可以擊敗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海軍。

而為了這次臺海危機﹐美國一下子就出動了兩艘。

面對美國人的干涉施壓﹐中共軍方積極調兵遣將﹐作好了應變的準備。當美國的間諜衛星發現﹕停泊在大陸軍港的潛艇﹐突然在一晝夜間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時﹐美國軍方頓時緊張起來。這倒不是他們害怕中共海軍的威脅﹐而是他們根本就沒有來打仗的意思。這次臺海之行﹐作秀的成份很濃。既是對台灣的一種安撫﹐也是為了堵國會那幫大老們的嘴。萬一不幸擦槍走火﹐引起中美之間的一場大戰﹐那可不是好玩的。於是﹐全艦隊緊急後撤200海浬﹐離得遠遠地﹐繼續充當“參觀團”的角色。

對于美國的這次干預﹐中國大陸的媒體反應強烈﹐但是﹐中共官方的口氣卻顯得相對冷靜。中共外交部長錢其琛指出﹕“美國海軍在公海上活動是司空見慣的﹐但如果有人公然讓艦隊介入海峽兩岸的統一問題﹐甚至提出要‘保衛台灣’﹐那就是非常荒唐的。”如此而已。

4年以後﹐美國駐華大使尚慕杰先生卸任回國。接替他出任駐華大使的居然是前太平洋艦隊司令普立厄將軍。當年﹐就是此人親自指揮著龐大的艦隊監視中共的軍事演習。如今﹐搖身一變﹐竟成了中共的座上賓。世事時局轉變如此之快﹐令人深深感嘆政治的奧妙無窮。

在此次軍事演習的過程中﹐台灣高層一反常態﹐表現得非常鎮靜。李登輝心定氣閑﹐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大有“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船”的優雅風度。他揚言﹕“有十八套劇本對付中共的文攻武嚇。”為什么能夠如此﹐大陸方面百思不得其解。

4年以後﹐謎底終於被揭開了。1999年2月﹐中共國家安全局一舉破獲台灣在大陸的高層情報網﹐為首的竟然是解放軍總後勤部軍械部前部長劉連昆少將及總後勤部前處長邵正忠大校。特務分子共25名﹐除一人在逃外﹐其余的24人﹐包括台灣人姚嘉珍等﹐全部落網。

就是這個諜報系統﹐在1996年臺海危機中﹐把共軍軍事演習的所有細節、包括導彈的型號、性能、彈著點、演習規模與次數以及這次演習的‘底線’--即中共不會發動真正的攻臺戰役等絕密情報﹐全部泄露給了台灣軍事情報局。所以﹐盡管演習區域砲火連天﹐而李登輝卻不屑一顧﹐答案原來在此。

自1947年共軍建軍以來﹐無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條件下﹐其高級幹部群體的忠誠記錄舉世無雙。將軍以上的高級將領中﹐向國民黨投降的只有張國燾一人。自1949年建政以後﹐劉連昆的叛變更是絕無僅有的唯一一例。這個大案一經破獲﹐立刻強烈地震撼了中南海。江澤民大怒之下﹐下令把劉、邵等一干案犯送交軍事法庭審判﹐並于同年8月15日注射毒針處死。同時﹐在全軍範圍內﹐開展了全面的整肅。若干高級將領被撤職查辦﹐連全軍的薪資調整都為此案而推遲了若干個月﹗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