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中國龍VS美國鷹

陳軍

100年前的8月14日﹐以美軍為主力的八國聯軍攻陷北京。腐敗的滿清政府被迫簽訂《辛丑條約》﹐向侵略者賠償白銀6億5千萬兩。史稱庚子事變。這次慘敗敲響了清王朝的喪鐘。僅僅11年以後﹐就被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所推翻。

50年前的10月25日﹐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派遣數十萬大軍﹐在仁川登陸﹐突破三八線﹐前鋒直逼中朝邊境。中國的安全受到了極大的威脅。為了保家衛國﹐彭德懷將軍率志願軍的4個軍共二十余萬兵力秘密入朝﹐于溫井地區與韓國軍隊遭遇。經激戰﹐將敵軍先鋒部隊全部殲滅。是役﹐揭開了抗美援朝戰爭的序幕。

打遍天下無敵手的美國大兵們﹐豈將小米加步槍的共軍放在眼里﹖不可一世的麥克阿瑟將軍揚言﹕要在感恩節前結束戰爭。沒想到﹐一戰被趕過清川江﹔二戰被趕過三八線﹔三戰被趕出漢城。數十萬軍隊丟盔棄甲﹐狼狽逃竄。經此一戰﹐打出了新中國的國威、軍威﹐打出了中國人民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也為中國打出了一個大國的國際地位。

50年後﹐國際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今﹐東歐軍事同盟和蘇聯宣告解體。冷戰已經結束。中美兩國也由勢不兩立的死敵﹐經過漫長的緩和、交往和建交的過程﹐逐步化敵為友﹐結成了所謂的“建設性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克林頓總統任期將滿之際﹐簽署了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的法案﹐從而﹐掃除了多年來制約兩國關係發展的重大障礙。值此世紀之交﹐中美關係之間的重重陰霾似乎都已掃除了。

果然如此嗎﹖恐怕未必如此。

在中國方面﹐有幾個新動向值得注意﹕

其一﹕舉國上下﹐大規模地紀念抗美援朝50週年。報刊、雜誌、電臺、電視和網絡上﹐關於朝鮮戰爭的紀念文章、報導、訪談錄和影視資料等﹐鋪天蓋地。一些老將軍、老戰士被請出來亮相﹐向只熟悉卡拉OK和漢堡包的青年人講述當年一把炒麵一把雪﹐用劣勢裝備和武裝到牙齒的美軍血戰的經歷。講述松骨峰戰鬥、書堂站戰鬥、上甘嶺戰役和金城反擊戰等激烈的戰鬥場面。10月25日﹐江澤民先生親自在人民大會堂發表演說。將系列紀念活動推向最高潮。

中國人大張旗鼓地紀念這場號稱“戰術打平﹐戰略打贏”的戰爭﹐目的何在﹖

無非是向美國人傳遞一個信息﹕當年﹐我們剛剛建國不到一年。大陸尚未完全解放。我們有什麼條件﹖海軍完全沒有。空軍剛剛建立。斯大林承諾提供空中掩護﹐馬上又反悔。我陸軍一個軍﹐只有火炮190門。而你們呢﹖你們動員了16個國家的聯軍。動用了7300萬噸作戰物資。開支戰費830億美元。出動艦艇300余艘。作戰飛機兩千余架。陸軍方面﹐你們的一個軍有各種火炮1500余門﹐坦克500余輛。除此以外﹐你還握有原子彈﹗在這樣的條件下﹐我們敢和你週旋三年﹐消滅了你109萬人。其中美軍40萬人。最後﹐使得戰線穩定在三八線附近。這個歷史﹐希望你們不要忘記﹗

其二﹕解放軍的“世紀大演兵”﹐其演兵場不是最具緊張局勢的臺海海域﹐而是選在渤海海域、華北、東北和內蒙一帶﹐其當面為日本和琉球﹐與美國在韓國、日本、關島一線的軍事基地遙遙相對。這說明﹐解放軍對臺海出現緊張情勢的設想﹐已從對臺實行小區域的軍事衝突的思維﹐提昇到應付美日可能軍事干涉的大規模作戰。這是一個新的戰略態勢。說明中國在戰略部屬上﹐不再單純以臺海
緊張和沖突為單一戰略考量﹐而是加大了攻擊和防禦縱深。同時﹐顯示中國已日益明白兩岸問題的解決不容樂觀﹐有必要做出最壞的準備。

分析一下演習的具體內容﹐我們就更加清楚解放軍的假想敵是誰﹖說明白一些﹕重點演習的“三打三防”的內容為“打隱形飛機、巡航導彈、武裝直升飛機﹐防 精確打擊、電子干擾和偵察監視”。在當今世界上﹐除了美國人﹐誰有這些玩意 兒﹖

演習過程中﹐解放軍有意降低保密程度﹐開放天上“參觀”﹐其通過美國的間諜衛星向美國示威和警告的意圖十分明顯。

其三﹕在《國防白皮書》中﹐中共第一次公開點了美日的名。把“新干涉主義”“新炮艦政策”和“新經濟殖民主義”這些帽子一股腦地扣在山姆大叔的頭上﹐並指控美國嚴重損害許多國家的主權獨立和發展利益﹐威脅世界和平與國際安全。挑戰聯合國的地位和作用﹐動輒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具體的罪狀包括﹕

--繞過聯合國﹐向南斯拉夫發動軍事攻擊﹔

--研發和試圖建立國家和戰區導彈防禦系統﹐挑起新一輪軍備競賽。

--強化軍事同盟和謀求更大軍事優勢﹔

--不斷向台灣出售先進的武器裝備﹐企圖通過所謂《加強台灣安全法》﹐助長台灣分裂勢力的氣焰﹔

--美日修訂《安保條約》﹐拒不明確承諾不把台灣劃入其軍事介入的“周邊安全事態”範圍。

冷戰結束以後﹐美國軍事力量的優勢無人可以匹敵。1997年﹐美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占全世界的25。7%﹐軍費開支占全世界的35%﹐相當于除美國之外排名前八位的國家、地區軍費開支的總和﹗

美國的戰爭機器究竟有多龐大﹖且讓我們看看美國佬的武器庫里都有些什麼傢伙﹕

海軍  航空母艦       12艘
    大型作戰艦艇       11艘
    攻擊潛艇         80艘
    宙斯盾導彈巡洋艦     27艘
    其他導彈巡洋艦       8艘
    宙斯盾導彈驅逐艦     16艘
    其他導彈驅逐艦      35艘
    導彈護衛艦        33艘

空軍  B-52 轟炸機      50架
    B-1 轟炸機      68架
    B-2 轟炸機      12架
    A-10 攻擊機     162架
    F-14  戰鬥機    172架
    F-16 戰鬥機    816架
    F-15C/D 戰鬥機    294架
    F-15E 戰鬥機    132架
    F/A-18C/D 戰鬥機    576架
    F-117    轟炸機     36架

美國的戰略火箭部隊擁有的核武器﹐多達1萬2千枚。其他的常規武器﹐如陸軍的MIAI主戰坦克﹐號稱“坦克殺手”的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數目巨大的自動火炮、火箭炮﹐無論在數量和質量上﹐都是其他國家無法望其項背的。更令人膽寒的是﹐美軍已經淘汰了“地毯式轟炸”傳統戰法﹐取而代之的是射程達1200公里之遙的“布洛克1”型巡航導彈和戰斧式巡航導彈﹐對敵軍目標實行超遠程攻擊。在科索沃戰爭中﹐北約的軍艦和飛機向南境內發射了幾千枚這樣的導彈﹐並通過精確制導技術﹐大量使用誤差範圍在10米以內的激光制導炸彈和誤差3米以內的聯合攻擊彈藥﹐將南斯拉夫炸成了一片火海﹐使數千名平民傷亡和大量建築物被毀。而北約的傷亡卻微乎其微。

這些令人談虎色變的武器﹐在亞洲部署了多少﹖有多少美國的軍事力量是用來對付中國﹖

讓我們看看中國的周邊﹕

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駐軍始終保持10萬人的規模。其中﹐海軍第七艦隊以日本橫須賀為總部﹐輻射日本佐世堡、沖繩、和韓國的釜山、浦項、鎮海等地。主要艦艇為“小鷹號”和“獨立號”航空母艦、“文森斯”號導彈巡洋艦等60余艘。美第一兩栖戒備大隊和陸戰第3師是美在亞洲進行軍事干預的基本力量。一旦爆發戰爭﹐在東太平洋活動的美第三艦隊將向西馳援﹐從而使第七艦隊的兵力可達到5個航母戰鬥群。艦艇總數100多艘﹐飛機2600余架。

美在亞洲的空軍力量也很強大。共有三個航空隊﹐和一個特種作戰聯隊。分別駐防日本的橫田、沖繩嘉手納、三澤空軍基地和韓國的烏山以及關島的安德森空軍基地。全部兵力為3萬3千余人。共有各型作戰飛機360余架。

同時﹐我們不要忘了日本。目前﹐日本的軍費開支高達484億美元﹐高居世界第二。日本海上自衛隊的大中型水面艦艇數量居世界第三。中美之間一旦有事﹐日本的這支海上力量一定會成為美海空軍的支援力量。

再向南面﹐就是台灣。臺軍的150架F-16、60架幻影-2000型戰鬥機及130架IDF經國號戰鬥機﹐及台灣海軍的600余艘各型艦艇﹐與大陸的南海艦隊和東海艦隊形成對峙敵對的態式。

中國的最南端﹐是對中國南沙、西沙群島虎視耽耽的菲律賓和越南等國。這些小國也在大肆擴充其軍備﹐企圖乘中國的海空軍力量被美日臺所牽制的時候﹐蠶食和搶佔中國的領海。

這就是中國的周邊形勢﹗可以說是﹕強敵環伺﹐危機重重。如果說﹕在毛澤東和鄧小平的時代﹐只要守住大陸本土和近海海域不被侵佔即可高枕無憂的話﹐那麼﹐在中國的對外貿易已經占整個國民經濟的37%﹐而到了2010年﹐這個比例更可能高達50%的情況下﹐中國的國防﹐不能沒有相當廣大的海洋縱深﹗以目前日本的國防政策﹐保障離岸1千海浬海域航運通暢是相當合理的目標﹐那麼﹐中國軍隊目前要實現的第一步﹐就是能夠保證在中國海岸線500海浬以內﹐即太平洋第一島鏈以外﹐與敵軍決戰並戰而勝之。做不到這一點﹐不但我國從80年代實行的200海浬經濟領海的政策無法落實﹐釣魚島海域無法確保﹐南沙、西沙將被越、菲等國部份搶去﹐甚至連沿海經濟發達地區的安全都成了問題﹗

因此﹐我們就更清楚地看到台灣問題對于中國的重要性。由于台灣位于花綵列島中最具戰略性的地理位置﹐亦位于中國漫長海岸線的中心位置。如果台灣控制在中國手里﹐那麼﹐以台灣為圓心﹐划一個一千海浬的半徑﹐向太平洋作一個扇形延伸﹐可以建立一個具有戰略縱深的防禦網﹐如有企圖接近中國海岸線的入侵之敵﹐駐臺軍隊可以向大陸本土提供早期預警。反之﹐如果台灣被敵對勢力所盤踞﹐就如同一把利刃抵在中國的胸前﹐使中國人坐臥不寧。大陸沿海的第一島鏈將被緊緊地鎖住﹐使得中國無法沖向藍色的海洋﹐完成在21世紀成為世界強國的戰略企圖。

製造這把鎖的是美國。掌握著鑰匙的也是美國。如果美國不介入﹐台灣問題早就解決了﹐絕不會一拖50年﹐還處于目前這種分裂狀態。

平心而論﹐美國不想為了台灣而與中國開戰。使兩岸維持不戰不和的局面﹐最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對于中國﹐美國可以容忍她成為一個地區性的強國﹐但絕不能允許一個新的、堪與美國爭鋒的世界級強國出現在東方的地平線上。美國的對華、對臺的一切外交政策﹐都植根于這個出發點。

對于這一局面﹐中國的第三代領導人做出了十分清醒的判斷﹕中美雙方在政治上是相互需要﹐在經濟上又互為所用﹐從本質上分析﹐兩國關係好不到那裡去﹐但也壞不到那裡去。1998年8月﹐克林頓總統訪華結束後不久﹐江澤民在一次會議上說﹕“美國西化、分化中國的戰略意圖沒有任何改變﹐美國把台灣作為它在太平洋上一條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的政策沒有任何改變﹐美國遏制中國也好﹐同中國接觸也罷﹐萬變不離其宗﹐就是要搞垮我們。我們必須以兩手對付美國的兩手。”

這就是說﹕雖然你明知對方是狼外婆﹐但還要與狼共舞﹗與美國週旋﹐要堅持原則﹐但也要有一定的靈活性。對美國的霸權主義﹐要反對﹐但又要秉持不過份刺激美國的“相對超脫”態度。這是非常高明的外交戰略。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美國在全世界稱王稱霸﹐無非是靠著兩個武器--“胡蘿蔔加大棒”。對于中國人﹐美國一方面與保持接觸和對話﹐實行高層官員的頻繁互訪﹐甚至在中南海和白宮之間架設了國家領導人之間的熱線。另一方面﹐頑固地堅持干涉中國的內政﹐甚至不斷用恐嚇和武力威脅的手段﹐企圖阻撓中國的統一進程。

中國應該怎麼辦﹖答案是﹕針鋒相對﹐用“大棒加胡蘿蔔”給予還擊。

中國人的手中﹐也有自己的王牌。

其一﹕經濟牌﹕通過加入世貿組織﹐進一步開放中國市場﹐使中國的經濟與世界經濟全面接軌。使外資﹐尤其是美資﹐加大對中國的投資力度﹐全面進入中國市場。為達此目標﹐中國對美國做出了極大讓步。中國一旦入世﹐作為世界第一經濟強國﹐美國順理成章地要分走最大的一塊大餅。美國的強項﹐如高科技產業、電訊服務業、國際網絡業、影視業、銀行和保險等金融業、汽車產業和農業產品﹐
都將高歌猛進﹐大舉登陸有12億人口的中國市場﹐從而使美中貿易成為21世紀新的經濟增長點。

近年來﹐中國在對美貿易中取得巨額順差。據美國海關統計﹐1997年美國對華貿易的赤字高達569億美元。1999年﹐這個數字更進一步增長至700多億美元。大有取代日本﹐成為美國最大的貿易逆差國的趨勢。針對這一情況﹐美國的政經人士向訪美的朱鎔基總理提出強烈抱怨。而朱總理的答覆是﹕中國加入世貿以後﹐美國的對華出口將大幅成長。也許將來抱怨逆差的不是美國﹐而是我們。美國佬聽了開懷大笑。

一旦這個預言成為現實﹐在臺海爆發武裝衝突的情況下﹐美國該怎麼辦﹖如果出   兵協防台灣﹐毫無疑問﹐兩國之間的經貿關係將受到嚴重的衝擊﹐甚至可能全部   中斷。華爾街大老闆們將蒙受慘重的損失。退一步說﹐即使美國不出兵﹐僅僅採 取經濟制裁的手段﹐那麼﹐制裁的雙刃劍將不但砍傷中國﹐美國自己也會受到傷   害。

美國人是當今世界上最講現實的民族。如果意識形態和錢包發生矛盾﹐當然照顧 錢包要緊。可以斷言﹐美國在中國取得的經濟利益將日益增多﹐與此同時﹐他在臺海問題上採取的態度也將越來越謹慎。這就是“投鼠忌器”的道理。

其二﹕外交牌﹕《孫子兵法》“謀攻篇”中﹐這樣論述外交的重要性﹕“故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文韜武略的江主席﹐深知欲對抗美國咄咄逼人的攻勢﹐只憑中國自己的力量﹐是絕對不夠的。我國自古即有“合縱連橫”-即若干個較弱小的國家聯合起來抗擊強大敵人的成功範例。飽讀史書的中國領導人﹐當然要從老祖宗那裡汲取寶貴的經驗教訓。

“鶯其鳴矣﹐求其友聲”。中國並不孤立﹐也有自己的“鐵哥兒們”。

1996年﹐中國與俄羅斯、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哈薩克斯坦等五國領 導人在上海舉行高峰會議。會議就五國的軍事合作達成多項協議。其針對的目標為何人﹖不言自明。

1996年﹐在葉利欽總統對中國進行正式國事訪問時﹐中、俄兩國宣佈建立“戰略夥伴關係”。之後﹐兩國領導人以及軍方高級將領的互訪非常頻繁。雖然不可能恢復到50年代的那種“蜜月‘關係﹐但是﹐在美國和北約的戰略進攻態勢面前﹐兩國都感到自身安全受到嚴重的威脅﹐不得不以“唇亡齒寒”的態度﹐緊密地攜起手來﹐對付西方一波又一波的挑舋。從某種意義上說﹐正是美國促成了中、俄兩國的緊密合作。尤其是在科索沃戰爭爆發和炸中國使館事件發生以後﹐兩國幾乎已經是“一條戰壕里的戰友”﹐形成了事實上的准軍事同盟。

在得到俄羅斯的幫助之前﹐中國軍隊的武器裝備與美軍至少相差15-20年。是俄羅斯的軍售和技術轉讓﹐及大約1﹐500名為中國國防工業工作的前蘇聯軍工專家的大力協助﹐使得中國在短短的數年之內﹐將差距大大縮小。在某些武器方面﹐甚至超過了美軍的現有裝備。據報導﹐中國從俄羅斯的武器採購的重要項目包括﹕72架蘇-27戰機及全部製造技術和設備的轉讓﹔四艘基洛級潛艇﹔88架蘇-30戰機﹔四艘配備SS-N-22日灸超音速反艦飛彈的現代級驅逐艦﹔6套S300防空導彈防禦系統﹐以及其他諸多合作研製、生產的高科技裝備等。這些集俄羅斯當代軍事科技精華的現代化武器﹐已經陸續送交中國軍隊並形成了戰鬥力。引進的新武器、新裝備與中國自己研發的軍事高科技技術結合在一起﹐使得解放軍今非昔比﹐鳥槍換炮﹐為“打贏高科技條件下的局部戰爭”準備了必要的物質條件。

當然﹐從總體上評估﹐解放軍的武器裝備和訓練水平﹐與美軍相比還有相當大的差距。從這次“世紀大演兵”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出解放軍重點演練的不是進攻﹐而是防守。這也不奇怪﹐因為中國從來沒有進攻珍珠港或關島軍事基地的企圖﹐也不想在太平洋上與美軍進行航母大海戰。既沒有那個實力﹐也沒有這個必要。甚至﹐中國的統帥部也不奢望能全部殲滅前來協防台灣的美海空軍。解放軍的目標是﹕形成足夠的戰略威攝力量﹐嚇阻美軍對臺軍可能的軍事支援。一旦不能嚇阻﹐要給予膽敢向解放軍發起進攻的美軍以重大的殺傷﹐爭取擊沉其若干艘重要的作戰艦艇﹐挫折其進攻的氣焰﹐使其知難而退。總之﹐要留有余地﹐力爭把戰鬥鎖定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為戰後兩國關係的恢復預留伏筆。

無論從那一方面看﹐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仍將對中國占絕對優勢。但是﹐中國也有兩項優勢﹐卻是美國無論如何也趕不上的。

其一﹕占絕對多數的中國人堅決反對台灣獨立。為了中國的統一﹐甘願付出重大的代價。中國對臺灣的嚴正立場﹐從來不缺乏廣大的民意支持。而美國卻沒有這個條件。這意味著﹕萬一美中兩國不幸為台灣而開戰﹐中國將聚集全民族的力量﹐同心同德﹐爭取光榮的勝利。哪怕付出的代價再大﹐也在所不惜。而美國呢﹖想想當年韓戰和越戰的歷史﹐答案就很清楚了。

其二﹕軍人的犧牲精神。美國兵的死穴是怕死人。當兵打仗﹐貪生怕死怎麼能行﹖如果對付伊拉克和南斯拉夫這樣的小國﹐或許危險不大﹐但與中國人打仗﹐想毫發無損﹖那是辦不到的。“決定戰爭勝負的決定因素是人而不是武器”。毛澤東先生的這一論斷是顛扑不滅的真理。

筆者將引用解放軍空降兵第15軍(原中國人民志願軍第15軍)所撰寫的《抗美援朝戰爭史》中的一句話為本文結尾﹕“上甘嶺戰役中﹐危急時刻拉響手雷、手榴彈、爆破筒、炸藥包與敵人同歸于盡﹐舍身炸敵地堡、堵敵槍眼等﹐成為普遍現象。”世界上有那支軍隊﹐敢說此類英雄壯舉是“普遍現象”﹖黃繼光是這支部隊的代表﹐這支部隊里有無數個黃繼光。與這樣的軍隊作戰﹐是註定要觸霉頭的。

美軍在決定向台灣海峽開進之前﹐最好先看看這本書。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