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獻給---

我的根

我的同胞

我的主

明路

好些時光了

我攀行于

大江兩岸的懸崖峭壁

尋遍群山的洞穴叢林。

老師給了我堅定的信心

我定能遇見

那位千年老人。

“他在三峽之巔修煉,

他的生命至少三千年;

他隱形遁影

無人能見他的真顔。

然而我知道他在那兒,

在山水的懷抱堙C

精誠所至,天地同感,

他會有見你的那一天。”

我已經習慣了

饑食林中鮮果,

渴飲山上懸泉。

沒有月亮的夜晚

星漢爲我照明,

看我入眠;

沒有太陽的白晝

雲烟將我環繞

托起我的雙脚。

紅塵濁世

已離我很遠。

鮮苔的味道

蕩滌著我記憶的庫存,

山谷的幽寧

林間的諧音

讓我變得越來越輕。

一個明媚的日子,

來了一隻小猴。

它老神在在

向我頻頻招手。

我不覺往前跟,

它却忽也不見踪影

那猴子一定

知道什麽奧秘,

我一路追趕

找尋夢中的神奇---

却一脚踩了空

不知到了哪里……

等我睜開眼睛---

沒想到我還能---

我真的看到了奇迹:

一位老翁

就在我周圍!

“您一定

就是那位活神仙,

這種地方

不可能住著別的人。”

“我不是神仙。”

低沈的聲音

發出

我熟悉的語言。

“您會

現代的漢語?”

他的臉上

挂著隱隱的笑意。

拿著一個葫蘆

替我喂水。

“您

多大年紀?”

他樹起

五個手指。

“五千歲?!

超過了

我師傅的估計!”

還是那縷

隱隱的笑意,

他往我身上

披了一件衣裳---

用寬大的樹葉綴成的衣裳。

我看清了他的臉龐:

晨曦下平靜的井口

有如他的目光;

那臉色,與他身後的洞壁

和諧一體;

皺紋粗獷,

透露著風霜之陰

積蓄著春日之陽。

“告訴我,

五千年前

您都看到了

什麽人?”

“軒轅氏。”

“黃帝?

他什麽樣子?”  

老人用手拍拍自己 ------

黃帝和他不异。

“您住哪里?”

“後土。”

“後土?”

老人用脚跺跺地 ------

這塊大地

就是他所居之處。

“黃帝以後呢

都有誰?”

“帝堯,帝舜,

威嚴又親和的首領,

大家都歸順他們。

那是一個公平的世道,

堯舜照顧百姓

如同陽光普照。”

聽著老人的叙述

我想起了弟弟的稚語:

“天上有太陽,

地上有人,

這就是地球村。”

“堯舜之後呢?”

“大禹。

那時天下洪患,

猛水淹山。”

“人們造船

去到別的地方?”

“不。

大禹帶著我們

通河道,挖溝渠,

三年之功

洪水才退下山崗。”

“三過家門不入,

果真如此?”

老人點著頭

臉上漸漸

泛起了紅光。

他的生命

和水結下了不解之緣。

記不清

造了多少堤壩

多少橋梁,

可是他記得

跟隨大禹

搏擊洪水

挖溝的雙手

血迹斑斑;

凍裂的雙脚

站出了硬繭。

洪水終于馴服了

順著人要它走的道

流入了大海。

禹鑄九鼎,

神州巍立;

茫茫大地

從此九分。

“禹之後呢?”

“周人和商人一樣

是軒轅之後。

他們有著

聖潔的先祖:

他們的先祖

在神迹中誕生,

在神佑中長成,

給周人帶來稷穀

和農種之術。”

“您走過兩周,

當時的您

怎樣看待天地萬物?”

“伏曦創卦,

文王作辭,

天地推演

盡出其堙C”

“娛樂歌舞?”

“吟《木瓜》,

唱《關雎》,

頌《生民》

周人辛勞,

終得昌興,

聖賢輩起。

有述天道,

有論人儀。

我最敬仰的

還是涉世的聖人,

皇天高渺,

我們實屬大地。

我跟隨老師

周游列國,

向各國君侯

講說聖人之理。”

“什麽樣的

聖人之理?”

“仁愛之心,

推己及人,

君民同樂,

四海爲一。

可惜當時

霸道盛行,

攻伐日興,

諸公每聽仁術

皆左右言其餘。

我師明知其難

而强爲之,

窮困潦倒,

命隕异堙F

我中道重疾,

不知何去何趨 ……

“有人救了您?”

老人告訴我,

在他生命

有一個人,不,是神靈

不斷使他

劫難重生,

凝聚了他的

生命之能

漢武之朝

他征戰邊疆,

縱馬前驅的

是一位年少英武的

驃騎大將。

大漠浩瀚,

冷月獨懸,

彌漫的黃沙

找不到水飲之時

他懷念洪水滔天的日子,

對他來說

仿佛只是昨日。

將軍舉麾

圍堵孤敵,

希望對手

不戰自屈。

“兵不血刃而降人,

天下至戰。”

然勢不可逆,

六次出征

激戰漠北,

大河霜雪白,

祁連落日赤,

人心有情,

黃沙無知。

漢的旗幟

在西關樹起

護衛絲綢之路

蜿蜒向西。

“您知道

蘇武牧羊?”

“在他歸漢之前

我已葬身沙浪。

當我再次重生,

我知道,

已經走了很遠很遠 ……”

他生命中的神

引導著他的歷程。

他有過華麗的廣厦

也有過

爲秋風所破的草棚;

他走過雲間棧險

也趟過斷橋溪清;

劍裂中原,寒雨瀟瀟

姻聯北疆,樂氣融融 ……

它的力量,充滿時空,

它簡直就在

他的軀體之內

靈魂之中。

“看到那邊那座拱橋嗎?”

我順著老人的手望去

除了白茫茫的江水

什麽也沒看見。

那拱橋的第十個欄杆

是他和一位姑娘

初遇的地方。

他路見不平

拔刀相助,

從歹徒的包圍中

救出了姑娘。

從此他們

形影不離

如醉如痴,

在他心中

她的美麗和賢淑

絕倫千古。

他們拜了

同一個師傅。

他身懷絕技,

却深藏不露。

他教導他們

常懷寬仁之心

時操高尚之行。

“習武與人爭,

何須講求仁愛品行?”

師傅反問:

如果萬能的上蒼

沒有好生之德,

天下豈不生靈塗炭?

止戈爲武

武之至極;

見義忘身

武者之仁。

師傅的武術

與身渾然一體,

形意相繼

似無還有

忽緩忽急

亦剛亦柔。

“看到林子之外

那塊平地嗎?”

那平地曾是他

訓練大軍之處。

“您訓練大軍

作何用處?”

“天下不均,

百姓水火;

更有毒烟

輸進了中國。

均富安樂

乾淨自由

是我們夢中的九州。”

老人的神色

暗淡了下來。

仁厚之心

讓他放走了

凶惡的敵人;

斷送了全軍

戰士的生命 ……

他獨處江邊

紅色的波濤

卷起峽谷中的硝烟

帶著刀槍和弓箭

在悲憤的盤旋;

他登上危崖,

那是他和師妹

訣別的地方。

師妹將他渾身上下

仔細看了遍,

手握得那麽緊:

“從今往後

不管你走向哪里,

  天上,人間,

不管你變爲何樣

我都認得你,

就算天崩地裂

  萬物形不復存

我還會在這

在你的周圍。”

“您師妹

現在哪里?”

“不知道,

我已經

把她忘記。”

“忘了她?!

那麽容易?!”

“不忘了她

怎麽能忘了我自己?

忘不了自己

又怎能和自然融爲一體?”

老人領著我

走出山洞。

滿耳鳥鳴

他聽得懂

它們的言語;

四周猴戲

他叫得出

它們的名字。

他叫我

深深吸一口氣。

“閉上眼睛,

將那氣一直吸到

肺腑之底,

你會感到

你的軀體屬于自然,

而自然

也屬于你。”

一輪朝陽

冉冉升起,

映照著一塊

巨大的岩石,

上面赫然挺立著

四行詩句:

“風雨歲五千,

無愧盡塵緣,

修身齊物我,

俯仰觀世間。”

“您能忘了師妹,

還有什麽您不能忘?”

“九州。

我的雙脚

沒離開過她。

假如能忘了九州

便能成爲神仙,

我試過,

可就是

做不了神仙。”

我被老人的話

深深感動,

情不自禁

我抱住了他。

他的肩膀

雖然嶙峋

却暖流蕩漾;

他的心跳

仿佛深沈的音律

傳自莫測的遙遠。

我開始明白

爲什麽

他忘不了九州。

“中國”,

是一個源,

一集代代相傳的信息,

一團充盈時空的精靈,

一個永不飛散的魂魄。

她就是一個神,

中國。

當你登上成功之巔

她讓你的心靈

處在謙卑之穀;

當你落入失敗的深淵

她給你從容的睿智

使你看到天數之光。

她將一切暴力

轉化爲仁道和藝術,

千謀萬略

終究臣服于一種智慧,

不武而和

至善至武。

她高貴的心

永遠只尊崇

仁慈之道,

她輝煌的光榮榜上

赫赫閃爍的

是寬厚謙卑的英雄。

雖然已煉就了金石之剛,

萬鈞之力

她擁有的永遠是

柔和的軀體。

她自强自救,

在她背後

沒有任何神仙

能爲她贖罪。

她把沈重的罪孽

化爲美德善行

  世世生生。

她的胸懷

如同大洋

吞吐江河

環擁群山

她參透了宇宙之變,

參透了得失與悲喜,

她甚至參透了生死,

在她的知識

生與死

不過是互相追逐嬉戲的

  姐妹兄弟。

她將自己

融化于自然

等同于

無邊無際。

每當我到了一個新高,

舉頭仰望

她總在更高處

向我微笑。

我終于明白了

她是我無法超越的 ------

除非

我是神仙。

尾聲

看不完

山重水複

雲霞破曉;

聽不够

雨打碎石

風過林梢。

到了離開老翁的時刻

雙脚只覺萬般沈重,

我真的不想

離開老人,

離開他的洞天。

“我的洞天

只是一堵孤晼A

它或許會擋著你

看到更遠的景觀。

九州,

她是活的汪洋,

吐故納新,

與天地齊運,

與日月同行。

到她那兒去弄潮衝浪,

她讓你看到山外之觀

  天外之象

也讓你看到海底之實

  地心之泉。

天之最高

  與地之最低

有個溫柔的交點;

環宇的初始

  和它的終極

有個美妙的接聯。

你的本源

  水氣之純

  黃土之樸,

越乎其上的

唯有造物。”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