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上山下鄉年代流傳的詩四首

 

張亭

 

轉抄者按﹕

    年輕時的記性就是好,過目不忘,也用不著“學而時習之”,到現在還能準確地背誦和默寫這些詩。

    當初據傳給我這些詩的人說,作者叫彭路生,是文革期間的中學生,後來進了瘋人院。

    但此說並不準確,後來了解到這里第三首的作者是三十年代的詩人戴望叔,其他詩的出處便也應待考。《相信未來》這首詩還有不同來源的不一樣的手抄版本,在此我去掉了續貂的狗尾﹕“....相信未來人的眼睛,....相信未來,相信生命”一段。

 

 

其一﹕

 

好的聲望是永遠找不開的鈔票,

壞的名譽是永遠掙不脫的枷鎖。

假如真是這樣,那麼我,

寧願在單調的海洋上終生漂泊。

 

哪兒去尋找結實的舢板?

我只有在街頭流落,

希望敲到朋友的門前,

能得到一點微薄的施舍。

 

我的一生是輾轉飄落的枯葉,

我的未來是抽不出鋒芒的青稞。

假如真是這樣,那麼我,

寧願為野生的荊棘高歌。

 

哪怕荊棘刺破了我的心,

火一樣的血漿,火一般地燃燒,

它們掙扎著,流進喧鬧的江河,

人死了,但精神仍不會沉沒。

 

 

其二﹕

 

還是干脆忘掉她吧,

乞丐得不到人世的溫存。

我似乎清楚地看到未來,

飄泊才是命運的女神。

 

眼淚可是最貼心的愛人,

就像夜露親吻著花唇,

苦澀中流溢著沁心的甘美,

甘美中卻尋不到一絲俗塵。

 

幻想可是最美妙的愛人,

就像月光織繡的長裙,

想來是嫦娥的愁緒,

看到的是素白的單純。

 

繆司可是最漂亮的愛人,

就像沒站穩腳跟的初春,

一手正扶著搖曳的垂柳,

一手正召回南去的雁群。

 

還是干脆忘掉她吧,

乞丐得不到人世的溫存。

我似乎清楚地看到未來,

飄泊才是命運的女神。

 

 

其三﹕

 

說是寂寞秋的清愁,

說是遼遠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問起我的煩憂,

我不敢說出她的名字。

我不敢說出她的名字

假如有人問起我的煩憂,

說是遼遠海的相思,

說是寂寞秋的清愁。

 

 

其四﹕ 《相信未來》

 

當蜘蛛網無情地查封了我爐台,

當未盡的余煙嘆息地發出貧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執地鋪平失望的灰燼,

用美麗的雪花寫下﹕相信未來。

 

當我的紫葡萄化為深秋的淚水,

當我的鮮花依傍在別人的情懷,

我依然固執地面對淒涼的大地,

用凝露的枯藤寫下﹕相信未來。

 

是啊!相信未來,

這是最溫暖的干柴,

是啊!相信未來,

這是最迷人的色彩,

 

我要用手指,那滾向天邊的激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著太陽的大海,

搖曳著曙光那枝漂亮的筆桿,

用孩子的筆體寫下﹕相信未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