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女人的命運和鬼的使命

--從美國電影《Ghost》聯想紀然冰案

湯本

美國電影《Ghost》,有的譯作《人鬼情未了》,有的譯作《第六感官生死戀》。這個電影描繪人鬼相通的死後不渝的愛情,強調善惡因果論,宗教味道也很濃。電影由黛咪.摩爾(Demi Moore)和派屈克.斯崴茲(Patrick Swayse)主演,電影採納“My Darling”作主題歌,更是感人肺腑,一直傳唱不休。黑人影星琥碧.戈珀(Whoopi Goldberg)在這個電影中演技精湛,因此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這個電影還獲得奧斯卡原劇作獎。

電影的原劇作者和編導都很聰明,他們深知,人類還沒有聰明到解決人類社會所有難題的時候,有些人類的司法、正義的問題,活人解決不了,請鬼來幫忙。這個電影告訴人們,人間總有不平事,從個人和家庭來講,當遇到邪惡造成的災難時,一個好人被謀殺變成鬼之後,隔著陽間和陰間的巨大障礙,他竭力救助自己最心愛的人。最後人鬼搏鬥,惡人喪命,惡人被直接送進地獄,而在人間作了很多好事的好鬼,升入天堂。顯然,現代社會中,人不能完成的工作,就是鬼的使命。

最近,被遣送回臺灣的林黎雲在臺北的有關單位的對她的偵詢中,失口否認在洛杉磯法庭已經承認的殺人罪行,引起華人社會新的反響和議論。這一場經由洛杉磯法庭對紀然冰案的流審,最後由法庭再度與嫌犯林黎雲達成林黎雲承認所有殺人罪行,被判刑七年,同時因他被拘留已有七年,因林黎雲是臺灣公民,被遣送驅逐出境,此審理引發很多議論。幾年前,筆者就紀然冰案寫過一篇題爲《誰之罪?》的文章,對紀然冰當二奶的人生抉擇有批評,對林黎雲涉嫌謀殺兩人有批判,但也提醒讀者彭增吉也有不小的責任,彭增吉他給自己的妻子、情人(二奶)和兒子們不是“增吉而是添禍”。文章發表後,讀者反應很強烈,這篇文章後來收入筆者的散文評論集《遠瞻21世紀的留白》。

如果有一個很有才華的導演,也爲好來塢拍一部《紀然冰恩仇記》。紀然冰母子變成鬼之後,這電影情節將是如何呢?

在作些鬼鏡頭的漫想之前,先提些活人的問題。造成紀然冰的悲劇的是她二奶的身份?是她在資本化的社會中女人的命運?是彭增吉的勾引?是紀然冰的勾引?是她十分情願和彭增吉的愛?是她過於驕橫的二房態度,惹惱了大房林黎雲?還是作爲享有齊人之福的彭增吉沒有保護好自己曾經口口聲聲說是深愛著的情人和自己的兒子?抑或是,女人天然的嫉妒心和傳統繼承權的頑固排他性,促使林黎雲殺了“那個騷娘們和狗崽子”?

洛杉磯華人社會中,支持林黎雲的個別婦女甚至喊到:“殺死那個不要臉的,殺死那個偷人家漢子的,活該!”女人因情鬥産生撕打和格殺,是女人之間的問題?禍水還是女人?而自己的男人則可以躲在後面逍遙自得,不是憤怒的女人的攻擊傷害對象?

這篇短文回答不了那麽多的問題,但可以肯定,商業化、資本化的社會,中國大陸青年女子傍大款、傍大官、以色侍人的風氣,帶來了紀然冰的命運。資本把一切變成錢,可以有知識資本,有資訊資本,當然也可以有色情資本,好聽一點,性愛和情愛資本。紀然冰也在資本化的潮流中,“在金錢和青春美色的交換中,她得到的是養尊處優的生活,失去得是女性的自尊。”顯然,紀然冰的輕薄和自私,是不能辭其咎的。

但是,更需要批評的是,是彭增吉先是在報上痛悼紀然冰和其子,隨後不惜“淡化關係”來爲自己開脫,在漫長的訴訟期間,他又使用大筆金錢,爲嫌犯妻子辯護,完全顯示出他的“唯我是用”、有錢就有一切的資本化的人格。

現在,紀然冰案的流審使人們想起了幾年前辛普森流審案。辛普森案流審之後,兩位最主要的檢查官中的一位黑人檢察官,精神上打擊重大,他十分悲憤,辭去司法工作,改行永遠告別法律社會。他的失望是因爲,他沒有想到金錢的力量和族裔的偏見能夠如此干涉司法的公正。筆者也曾經寫道,“資本和金錢作爲一種力量,是沒有感情取向的,既可以積善,也可以行惡,既可以激發創造力,也可增長無序混亂,這不僅僅是自由的市場經濟的吊詭,也是現代人類社會的吊詭。”(湯本:《誰之罪?》.《遠瞻21世紀的留白》)。

但是,在美國社會中,司法沒有完成的任務,民意和輿論在繼續作仲裁,作批判。君不見,被指控殺前妻也殺了前妻的男友的辛普森雖然用掉鉅款,逃過了刑罰,但至今仍被美國NBC夜間脫口秀節目主持人傑.雷諾經常嘲弄,雷諾在627日夜節目中再次嘲諷辛普森。大衆有良知在,大衆在心堣w經裁決辛普森有罪,大衆是沈默的,於是,美國走紅的搞笑人深黯大衆心理,幾乎天天在替大衆出氣。辛普森每天仍在經受大衆流行文化和輿論的譴責,他不能回應也無法回應,他在遭受人間活地獄的煎熬。據一家美國小報披露,搬遷到佛羅里達去的辛普森的豪宅中,經常鬼影幢幢,半夜鬧鬼叫。

紀然冰不幸身亡之後,她的父母和親人,面對亡魂,似也應該反省,他們在紀然冰飛越太平洋之前,是否有所勸阻,如果能夠勸阻成功,紀然冰即便沒有養尊處優的生活,也足可以憑著自己的聰明和才貌,找到一個如意郎君,至少,不會年紀輕輕就命喪九泉。

不過,從人道人權的角度講,即便紀然冰人生抉擇有千錯萬錯,但她沒有死的罪錯,她有生的權利。而她與彭增吉生的兒子更是無辜得很,他是自己父親與自己母親狂歡性愛的産物,五個月的幼小生命,可愛的象一朵花,嫩得象一棵芽,卻沒有一個人能夠保護他,一個邪火燃燒的成年人的心撲殺了他,他是最無辜的,兇手爲什麽不放過他?!這是最令人痛心而憤怒的,如果我們自己還在稱自己是人道的人的話,如果我們還有一點點良知的話。

也許,在巨大金錢投入的作用下,彭增吉和林黎雲都已經脫身。但是,女鬼紀然冰帶著幼嬰有權喊冤。於是,一個女鬼的陰魂,一個彭增吉自己親生的兒子的幼鬼的陰魂,在彭家大宅中浮游著進出,在彭增吉和林黎雲的夜夢中蹣跚著進出,大小二鬼慘白著臉,眼睛放著青綠的光,將會長久地纏繞他們。

在陰間,姓彭的幼鬼的壽命比他的姓紀的母親的壽命還要長。於是,他不僅將會纏繞彭增吉和林黎雲到閉眼蹬腿的時候,而且,他還將在陰間長大長壯,象美國《人鬼情未了》中的好鬼那樣,與惡人和仇人搏鬥,與自己的父親和唯一涉嫌殺死自己的女人,再作面對面的較量和格鬥。

好鬼冤鬼不貪財,比資本化的人更有志氣。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