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女”與“作家”

瑪雅 05/13/2004

“美女作家”這個稱謂是個多麼容易讓虛榮的女人上當的陷阱!

“美女”和“作家”在概念上是多麼的不兼容啊。寫作是毒藥,是酒精,是把美麗的臉揉皺的妖術,是讓女人一天就可以衰老十年的職業。再美麗的女人如果全身心投入到瘋狂的寫作中,終要容顏枯萎。寫作熬人,寫出的每個字都在臉上留下細紋,就像樹的年輪一圈一圈。我們寫字,也在臉上寫下皺紋。有哪一個美女作家美得可以上掛歷呢?全世界沒有幾個。所以見過美女作家的人都說她其實很不 “美女”。而那個躲在電腦後面避不見人的男作家,則受到眾人的敬拜。那男人再丑,女人都覺得他美。想象的藝術就是這樣巧妙地經營出來的。

教給各位男士一個狠毒的污蔑女人的辦法,就是在別人面前特別夸贊這個女人如何美麗,如何超凡脫俗。等到他們真正見到她的時候,宣傳的語言與真實的她稍有出入,大家對她的印象一定一落千丈。

我可看透這些把戲了,所以我要用紗麗嚴嚴實實包裹起自己的身體,蓋住讓歲月熬焦的臉,只露出一對眼睛。

刀法與工筆畫

記得在四川吃名廚做的燈影牛肉。真正的燈影牛肉切得薄如綿紙,舉起來,燈光可以穿透。每次吃這樣精細切出來的東西都很不落忍,想自己吞下了名廚的刀法,精細的刀工要十幾年才練得出來的,就是說我吞下了操刀人的功力,簡直如同“花下曬褲,焚琴煮鶴,清泉濯足,石筍系馬”一樣煞風景。太委屈了這樣的藝術品。但是要怎樣的吞咽,怎樣的神態和心思才不至于褻瀆了這樣精美的刀法呢?

工筆畫也給我這樣的感覺。總是為畫工筆的畫家抱不平,工筆畫家一年才能畫出一幅,而寫意的畫家隨便涂兩筆就能贏得一片喝彩。去博物館看現代畫展,同一年代創作出來的兩幅畫作,一幅不厭其煩,另一幅就是簡單一個方框,放在一起,愣說那個方框比這不厭其煩的新穎、獨特。真真把人氣死。

不知那個不厭其煩的畫家怎麼想。藝術是個魔鬼,在她那里,付出與收獲就是這樣永遠不成比例。對,藝術是個魔鬼,如果你還不知道這個,趁早收攤,別玩藝術了。

下次回四川,一定用心嚼嚼那幾片牛肉。

竊夢

我這就來教你怎麼偷夢。你如果願意,也可以把我的夢偷走。盜夢的時機必須是患病的時候,最好是行竊者與被竊者都在生病。你坐到睡者身邊,等他沉入夢里,立刻吻他的雙唇,把吻連同他剛做到一半的夢,像狐狸叼走小雞一樣,抓過來就走。我把盜來的夢統統關在鳥籠里。什麼時候我的心情好,就把這些個夢像鳥一樣放出籠去,讓它們各奔前程。鳥籠里既有男人的夢,也有女人的夢,你可以清清楚楚的聽見他們在……可你的夢,我不把它們關在籠子里,我把它們珍藏在海貝里……

我要給我做的菜唱歌,這道菜喜歡聽龍蝦的歌,聽了這支歌,這道菜就知道如何在我的胃里跳舞。

………………

滿月的晚上

每個月只有兩個晚上我被賦予神聖的法力。但是我要想好怎樣用這個夜晚才對。用于發射子彈還是用于親吻,用于詛咒還是用于思念,用于燃起一場大火還是用于治療失眠。小心計劃好啊,不然又要大病一場。

心靈與肉體

心靈是個迷宮,迷宮的圍牆就是肉體,通至中央的小徑就神秘,進去是生,出——是死。一旦眾牆傾圮,留下的只有這些被野火燒過的小路。

高度合乎理性,這便是庸俗的印記。

飲酒是孤獨發出聲響。酗酒于是用來承擔世界的虛空,行星的平衡,行星在空間不可轉移的運行,對你來說,還有哪痛苦的掙扎所在地專有的那種緘默。酒不可能個體心理空間,它只能頂替上帝的缺損。

我總是活在偶然之中。有些人就是活得不夠偶然。

我與我喜歡的字相愛。下筆之前,每個字,每個詞都是靜靜恭候我筆的幸臨,等待與我相遇。

神按照每個人的承受力分攤痛苦,一個高尚的靈魂要比一個渺小的靈魂更能包容更多的痛苦。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