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介紹一部波斯經典愛情故事

瑪雅

四年前,我第一次在一本精美的宗教雜志上讀到這個故事的縮寫本,當時我正處在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這個故事為我豁然打開了一扇天窗。 雖然讀過古今中外無數的愛情故事,但我還從來沒有像這次一樣感動。故事主人公由愛而升華出的高貴的宗教精神讓這個愛情故事的精神層次超出了《羅米歐與朱麗葉》,故事情節的曲折跌宕超出了《圖蘭朵》,也超出了所有經典的生死愛戀。真希望今生能遇見一位中國的音樂家能夠把這個故事改編成一部宏大的歌劇,那將是中國人未來的驕傲。

如果有一天我被困孤島,《嫘拉和摩君》(Layla and Majnun)以及我少年時最愛的安徒生童話《海的女兒》將會是我的精神食糧中不可缺少的兩本。這兩個故事有一個共同的精神內涵﹕高貴的愛就是能夠為所愛犧牲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而不要求一絲一毫對方的回饋。 《嫘拉和摩君》後來成為蘇菲教(Sufism)的經典,深化了其純粹的愛情主題,將它升華為一個高貴的靈魂為了尋求神的大愛,赴湯蹈火的心路歷程。 如印度教里的黑天(Krishna)成為詩人寫成《薄伽梵歌》靈感一樣,摩君成為十二世紀波斯詩人尼扎米筆下為愛獻身的靈魂人物。在2004年的情人節前夕,我將這個故事的縮寫本翻譯出來,獻給我的讀者們,作為這個情人節一份特殊的禮物。 在中國, 除了《天方夜譚》之外,尚未有一部波斯史詩和故事集得到翻譯,我的工作也算是為中國的翻譯文學填補了一個空白。

尼扎米•甘伽維(Nizami Ganjavi 1141-1209)出生于今天的阿塞拜疆的甘伽(Ganja)。今天若去訪問阿塞拜疆,你將會看到他是這里的人民最引以為傲的國家珍寶。他們為他建立了博物館,雕刻了巨大的石像。

古波斯帝國的文化歷史源遠流長。公元前536年一直到330年為亞歷山大大帝打敗之前,古波斯(瑪代波斯)就與兩河文明的巴比倫一樣,是當時世界上最早的文化發源地之一。波斯淪亡後,希臘崛起,世界霸權亦由亞洲轉至歐洲。

公元六世紀,波斯再次崛起為帝國,疆界遼闊,與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接壤。在中國歷史書上被稱為“安息”國。 然而從七世紀起,波斯地區就不斷受到外族入侵。公元651年被阿拉伯穆斯林大軍征服,成為“大食”帝國的一個屬地。 公元十二世紀以後,突厥人、蒙古人、阿富汗人先後侵入並統治了波斯。 但是在阿塞拜疆地區,特別是甘伽,卻是一個波斯貴族和文化人群英聚會的地方。與此同時,文化落後的阿拉伯民族尊重波斯偉大的歷史,大量地翻譯並吸收波斯典籍詩篇,特別是在阿拔斯王朝,阿拉伯的文化精英們展開了“百年翻譯運動”,阿拉伯的王室貴族們也都大量豢養文化人,阿拉伯人吸收外來文化的歷史是世界文化史中光輝的一頁。中國雖然有同化吸收外族文化的歷史,但與阿拉伯人相比還是非常遜色的。

這個故事雖然講的是阿拉伯沙漠里的一段傳奇,但故事原本很有可能是波斯自己的歷史故事。 《嫘拉與摩君》寫于1188年,尼扎米應高加索總督Shirvanshah的邀請,僅在4個月內就完成了這部4000行的偉大詩篇,最後奉獻給了Malek Ezeddin國王。當時尼扎米的家鄉在突厥皇帝的統治下,君主非常開明,鼓勵波斯人用他們自己的語言吟唱寫詩。 十二世紀,東西方文明抗衡交匯,十字軍東征,伊斯蘭教與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拉鋸戰爭。

尼扎米是一個博學的詩人,精通天文星象學以及多種文字,從少年時代起,就表現出驚人的才華。他的大多數作品都以瑪斯納維詩體(masnav)寫成。 他的文字華麗考究,比喻想像非常豐富,詩歌中收集了近東地區大量的民間故事。 在他63年的生命里,他一共結了3次婚。 有趣的是,每當他要完成一部大的作品,他的妻子就會神秘地死亡。例如,他非常愛的第一任太太就是在他完成《Khosro and Shirin》後死的。在他寫作《嫘拉和摩君的故事》的中間,第二任妻子也死了。 最後,在他寫《Eghbalnameh》時,第三任太太也不知什麼原因過世了。尼扎米哀傷的說﹕真怪了,看來我每寫一部書,神都要把我最愛的拿去作為犧牲。 尼扎米一生寫了三萬多行詩,全部都是在皇室的資助下完成的,但是他一生從未離開過家鄉一步,而且也從未應招入宮當御用文人,他以此來維護他作為一個高貴的文化人必不可少的獨立人格。

尼扎米並沒有像與他同為波斯詩人的魯米(Rumi)、海菲茲(Hafez)那樣得到西方重視。盡管後兩位出生都晚于尼扎米。在尼扎米的作品中,只有兩部被翻譯到西方世界,第一部就是《嫘拉和摩君》,第二部名叫《七個公主》, 講述的是薩山尼亞的國王看見七位從印度、中國、俄國、摩洛哥、希臘、波斯以及阿拉伯來的公主的畫像,他立刻全都愛上了。于是這七位公主就分別講述了奇妙的傳奇故事給國王聽。這個故事也非常優美動人,我若有時間,一定也會把它們翻譯出來。

 

尼扎米對東方文學的貢獻之一是他把東方的女性放在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重要地位。在他的筆下,女性與男性一樣可以從事很多的工作,她們都有獨立的人格和高尚的品德。在《嫘拉與摩君》的故事里,嫘拉象征了堅不可摧的信仰、人生的目標、暗夜的朦朧以及人類高貴的精神。 摩君則是一個犧牲肉體幸福、追求精神超越、完全獻身于真理的英雄。

關于故事本身,我就不再詳細介紹了。有關波斯蘇菲教的歷史,有興趣鑽研的讀者可以在網上查到,恕不綴述。我在翻譯的時候,盡量采用童話語言,用最簡單的詞匯傳達純真精妙的理想。當下,各種實用主義、唯心唯物主義思潮泛濫,希望這個故事引導您重新回返古典,追尋愛情的理想境界,不為眼前雜亂無序的紛繁世界擾亂身心,那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