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藍調故事

瑪雅

天邊綴著幾絲仲夏的殘陽, 黃昏悶熱壓抑。街邊的花叢里, 樹枝紋絲不動。街燈亮起來,暗暗地溶入漸變成鉛灰色的夜幕里。我路過這個邊境小鎮去辦事。在旅社邊的小店里慢條斯理地吃了晚飯,就沿著老街的石子路散步去幾家咖啡店和酒吧坐坐。小鎮座落在一片幽谷中,遠處一條淺色的煙雲神秘地在一座山丘上游蕩,妖里妖氣的。本沒有什麼心事,可這寂靜小鎮流露著一種刺心的憂愁哀傷,壓著我。

在一家舊書店和咖啡館里轉了轉,天氣依然很熱,我毫無睡意。這小鎮上只有一家酒吧開得最晚。我踱進去,里面有幾個人在搖搖晃晃喝醉了跳舞。好在吧廳里的藍調音樂並不吵嚷,就在吧台邊坐下了。我百無聊賴,看酒保熟練調酒解悶。吧台盡頭,有個上了年紀的人一直在看著我。老年人,如果還沒有患老年痴呆癥的話,肚子里總有些有趣的故事。我對他笑笑,他就慢慢走過來打招呼。他大約有60多歲,臉上寫滿了東西,不像是個白活了的人。他的身材外貌很像照片上老年的海明威,紅銅色的皮膚,敦敦實實的,灰白的絡腮胡子。頭發很短緊貼著頭皮,也是一層灰白。脖子粗壯,膀子和背上的腱子肉,一條條清晰分明,臉上似乎總是帶著笑,可那晚見到他的酒保說,他從來沒有見過那樣冷酷的眼睛。

他殷勤地想為我買酒,我委婉地謝絕了,他就為自己要了一支啤酒。吧台上,除了我們倆人之外,還有一對中年人。天氣又潮又悶,冷氣不足。一個令人煩躁的仲夏夜,一個非常需要人傾談的夜晚。他非常痛快地向我介紹了他自己,也許他把我看作是個對他毫無危險的異性和外國人,也許為了要在短時間內吸引我的注意,他不久就告訴我他目前在美國聯邦政府反恐特別行動小組里服務。另外他還有兩個柔道館以及一個私家偵探服務公司,同時還在當地一個警官學校兼任教職。我當然免不了恭維他精力旺盛。

-您見過UFO嗎?談話沒過多久,他就突然轉到這個神秘的話題上。

-當然沒有,不過我確實很好奇。

-那都是真的啊,外星人的血是藍色的。

我輕輕笑了。這樣的夜晚,這樣的話題,再好不過了。盡管對大多數UFO的目擊記錄,我都有我自己的看法, 但是所有對UFO現象富有想象力的談話都讓我興致盎然。

-您在哪兒見過他們?

-在沙漠里。

-哪兒的沙漠?

-內華達州。他們在那里有一個基地,面積很小,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像日影那樣移動。通常他們是隱身的。這樣給你作個比喻吧,他們是我們人的底片。你在暗房里曬過相片嗎?底片上的人是白色的,對吧?可沖出來,就是黑色的人形。對,他們是我們人的底片。

他說的時候,眼睛放光,抬著眉毛。

-他們的科技呀,那才叫神呢。 比我們的先進好幾百年。現在世界上發生的很多離奇的,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事兒都跟他們有關。

-您經常到沙漠里去嗎?可以到那兒嗎? 可不可以帶我去見他們一次?

-隨時聽您吩咐,不過這是政府的機密,那里戒備森嚴,他們不一定會出現。即使他們在那里,你也不一定看得見。他們與軍方達成合作協議。

我面前的人有紅外線眼睛。他說的太玄了。我換了個話題,問他今生經歷過的最殘酷的事情。

-我殺了我的兄弟。

-為什麼?在哪里?

-在越南戰場上,我兄弟害怕了,他不想殺人,所以上邊兒要處理他,與其叫別人斃了他,倒不如我自己來,我可以幫他不受任何痛苦地到天堂去。他是我唯一的兄弟,我們在同一個小分隊里。

他說的時候,語調平靜得如同談一部電影情節。

-你兄弟死去之前臉上是什麼表情?

-啊,你還太年輕,不知什麼叫生死,其實我們天天都面對死亡。 還是不跟你說這些吧。你真的不想再來一杯嗎?

-好吧,一杯莫露紅酒。

他給我叫了杯酒。自己也再要了一瓶啤酒。

-天氣太熱,否則我一般是不喝酒的。您來這小鎮做什麼?這里好像沒有中國人。

他想把話題岔開。 但我仍然問他同樣的問題。

-事情發生都是很快的,在戰場上,沒時間想,大的痛苦在發生時人的感覺停頓滯後,事情過了以後,有閑的時候才想起一點細節。在噩夢中,有時會出現他最後看我的眼睛。我是在他身後開的槍,他根本不知道,沒有察覺,沒有準備,不知道是他的哥哥送他走的。我殺了他。一槍就送他走了。我沒有踫他死去的身體,他的身體在側面倒下,撲通一聲響,像是抱怨,他是我唯一的弟弟。而我的弟弟是個膽小鬼,a pussy。當時我們都已經殺紅了眼,隊伍里有不少士兵眼看著就踩上地雷,炸成碎片看見我的兄弟在死亡面前萎縮,我有一種仇恨,我恨膽小鬼。越共很頑強,他們不怕死。仗打紅了眼,老子都不認了,大家都在斗恨,看誰最不怕死。 殺死一個越共,我們都歡呼一場,抓到活的,我們都想盡辦法折磨他們。我去年回到越南。什麼都變了,敵人變成了朋友,轉眼之間。如果我當時不去斃了我兄弟,他也不會活著回來。

他去了他該去的地方,在最恰當的時候,是他的哥哥送他上路的。

他開始感慨,我開始聯想,我想到小時見過的殺雞,殺豬,殺老鼠,想到我的那兩只貓最後離開我時的眼神。我也想起一篇讀過的小說,講述美國南北戰爭時,父子二人分別屬于不同的陣營,兒子趴在草叢中,打死了騎在馬上的父親。

-殺人的感覺是什麼?

-殺人的感覺,哈,小姑娘,我今生起碼殺過3000個人。我記不得了,也許5000個,誰管那些具體的數字,3000與5000,沒什麼區別。

-可是我想,第一個與第3000個一定是有區別的。

-只是一件工作,一個差事而已。當然做第一份事的時候,手會抖,無他,唯手熟耳。就如同其他任何一種職業,如同醫生給病人開刀,股票經紀人買賣股票。工作,工作而已,沒有什麼兩樣。

-我很難想像殺人的職業會與買賣股票的職業一樣輕松。

-甚至更容易呢。

他咕咚喝了一口手中的啤酒。

-你夸大了。我說。

-沒有。為政府,我什麼樣的人都殺過,甚至女人和兒童。我去過30多個國家。參加過三次戰爭,越戰,海灣戰爭,還有科索沃。最後兩次我在戴綠色貝雷帽的三角洲部隊。柏林牆倒塌之前,我在柏林住過一段時間,我的任務是暗殺叛徒。有一次我殺了一家人,他們是泄密的前美國使館人員。容易極了,推開門,砰砰幾槍,一家人就完了,其他房客都還睡得好好的呢。我的手槍裝了消音器。關上門離開,拿著另一個護照和機票就到下一個國家去了。

在我面前坐的是一個冷酷殺手,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家伙,一個手上有三千條人命的劊子手正坐在我的旁邊輕松地談論暗殺。我一口一口地喝酒,在心里問自己同樣的問題,如果自己也被派去殺人,也會像他這樣在陌生人面前吹牛嗎?一個人怎樣,三千個人又會怎樣。

-真的沒有感覺嗎?

-沒有太多感覺。感覺都是那些電影小說杜撰出來的。

殺人的故事講完了之後,他又回到那個UFO的話題。我問他那些alien是否也有七情六欲。是否也會如同人一樣生育繁殖。

-不,他們用血液繁殖。一滴血就可以生產出另一個alien。 他用的是“生產”(produce)這個詞。七情六欲,我不太清楚,但是什麼樣的生命能夠躲避得了痛苦呢?連牛都會流淚。人生快樂是相對的,痛苦是絕對的。每次我殺了人,都會告訴自己,我讓一個人解脫了,到另一個世界去了。

一個如此冷酷的人也會有痛苦哀傷嗎?怎麼可能?他的神經早已經麻木。

-什麼時候你不快樂呢?

-感覺不到什麼的時候,我就難受。當命運安吉,境遇順逐,我就不耐煩了。我不喜歡這樣不死不活的日子,我喜歡戰爭,熱愛面對面的格斗。戰爭讓我有事情做,最幸福的死是死在戰場上。 

酒吧里的人漸漸離去,最後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了,酒保清理著桌台,準備打烊。我頭痛,煩悶,又要噩夢一宿了。但噩夢好過無夢。

-什麼時候能帶我去見見這些外星人呢?我仍然一直不住好奇。即使這一通談話是他編出來的故事,我也想知道這個說故事的人,如何把故事說圓。

-我要被安排到紐約去了,他們隨時都會來通知叫我走。 很可惜,我的小朋友,你為什麼不認為我就有可能是個外星人呢? 你再也不會見到我了。

我倒是沒有把他想像成外星人。也許……他的血也跟外星人一樣是藍色的吧, 所以才可以不眨眼地殺死自己的親兄弟。 

“明天會是個大晴天,氣溫105度。”酒保對我們說道。我向兩位道了晚安,走出了酒吧。

明天,晴天,我要繼續趕路。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