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姓魯的和姓高的都是哪莊的?

王伯慶

年初時我曾對網熱潑冷水(注),說﹕中國信息產業基礎差,網民收入水平低,退貨制度和支付信用不健全等,互聯網缺乏大規模發展的基礎,也不太可能推動國民經濟恢復高速增長,土法上馬的“網熱”有可能變成新一輪的“氣功熱”,“信息產業革命”又變成了當年大躍進運動。

那時萬網的董事長兼CEO張向寧說“認識上的落後才是最大的落後”,國內有些科學大腕說信息時代經濟可以“超階段”發展,落後國家可以通過信息革命的捷徑迅速趕上發達國家。組織上說,思想跟不上“知識經濟”發展的,“不上網,就下崗”。

中國媒體說“網絡掀動回國潮”,譬如,MIT張朝陽的搜狐(sohu)和張永青的E國(eguo),斯坦福三人行的中國人(chinaren),耶魯張磊的中華創業(sinobit),哈佛邵亦波的易趣(eachnet)和張黎剛的E龍(elong),還有網大(netbig),搜房(sofun)…。

一時間俊彩星馳,騰蛟起鳳,千里逢迎,高朋滿座。

今年五月回國,無論是上海,北京或是成都,大家還在熱火朝天地大干互聯網革命。說“革命”沒有夸張﹕公共汽車背著網站廣告滿街開,車廂上寫著“堅決將上網(革命)進行到底”,“一人上網(參軍)全家光榮”。說“大躍進”是比喻﹕一個故事幾頁紙,說動千金很容易,那時中國平均每天誕生兩家網絡公司,許多公司是跑馬圈地,燒錢涮人。大家說“開個網站相當于做成了印鈔機”。

漁舟唱晚,雁陣驚寒。現在,互聯網開始在中國退燒了。中國國情網的目標是成為中國的“AOL”,6月28日發布網站,編輯就要招一千多名,6月12日搬進崇新大廈辦公,7月11日遣散員工,據說連員工的工資都沒來得及發就倒閉了。

業內有些人估計,90%的中國網站會在一年內倒閉。對中國網主來講,今年的冬天太冷了。8848網站的潘建新說,冬天過後就是春天!再說豪邁一點﹕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有實力幾個網站也許會存活下來。“人家的閨女有花兒戴,你爹我錢少不能買”,只可惜小小的市場蓋不住眾多揚白勞的寒體,無數的網站先烈(又叫先軀)是活不到革命勝利的那一天了。眷戀窮城,徘徊歧路,8848又能否迎來第二個春天?

這次互聯網革命比92年暴炒房地產要涼得快一些,92年又比58年要收得快一些。這里有幾個大躍進的真實故事。

(山)查岈山衛星人民公社在河南省信陽地區遂平縣,是全國第一個人民公社。把四個中心鄉的27個高級農業社合在一起,社里模仿中央政府的機構模式,設了十個部﹕農業部,商業部,財經部,公安部,外交部,軍事國防部…。公社外交部還向外社派出了駐外使節。

為什麼要並成大社?是遂平縣農工部副部長,第一任公社書記陳丙寅想出來的點子,6000戶農民,幾萬勞力,陳丙寅說“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日山山倒,日天天蹋”。

這不是農工干部陳丙寅的一時粗魯,成都會議上毛澤東說,把小型的農業合作社有計劃地適當地合並為大型的合作社是必要的。毛主席說﹕“窮則思變,要干,要革命。一張白紙。沒有負擔,好寫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介紹一個合作社》1958年)

1957年全國人民成功地擊退了右派分子的猖狂進攻,“朱熔基”們被掃地出門了;1957年11月,毛澤東在莫斯科國際共產黨會議放出豪言﹕東風壓倒西風,15年趕上或超過英國,1958年6月17日國家建委主任薄一波同志向中共政治局提交報告《兩年趕上英國》。

陳伯達在查岈山社蹲點,搞向共產主義社會過渡的試點,取消貨幣經濟,以貨易貨。于是有人扛根檁條到供銷社,說﹕“日他娘,換一雙膠鞋穿穿。”;又有人扛一袋麥子,說﹕“日他奶奶,這回我得弄一身毛呢穿穿。”供銷社的東西被交換空了,關門了,幸虧伯達同志及時走了。

這個人民公社放出了北方低產田的第一個小麥高產衛星,畝產2105斤(實際上畝產200斤),《河南日報》發號外,《人民日報》頭版報道。

錢學森同志在報上撰文說,如果植物能夠利用太陽光能的30%,稻麥畝產可能達4萬斤,大科學家的這番邏輯推理打消了許多工農干部經驗主義的猶豫。

還活著的公社副書記王丙寅回憶“衛星”的制造過程,開會時他說﹕“放個千把斤,咋樣?”

有人說“往高處放,怕啥?有黨跟俺撐腰做主哩。”

有人說“黨可沒叫咱說瞎話。”

有人說“你真老保守,為了革命需要,說假話也是左派,比右派強萬倍。”

于是連夜割麥,把其他地的麥子堆在一小塊地上,天亮一打麥,畝產2105斤。

毛主席知道嗎高產有假嗎?主席正在操心另一碼事。主席視察河北省徐水縣時說“你們糧食多了怎麼辦啊?”

縣委書記張國忠回答不了,說“我們只是考慮怎麼多打糧食。”主席說“也要考慮怎麼吃糧食哩!”主席建議“一天吃五頓也行嘛。”

到底是英明領袖!大家私下小聲說“毛主席看問題看得多遠,看得多周到啊!”

其實,主席不用操心了,轉過年徐水縣就開始餓死人了。

徐水那時是先進縣,《人民日報》說“徐水縣的人民公社將會在不遠的將來,把社員們帶進人類歷史上最高的仙境”。只可惜這個“仙境”成為徐水人最痛苦的回憶。

青松不老,紅旗不倒,徐水現在還是先進縣,1999年中央電視台報道,徐水縣委組織群眾跳秧歌,開展健康的社會主義文體活動,有力地抵制和批判了反動的法輪功。

作為全國的標桿社,查岈山衛星人民公社解放思想,大躍進中事事不落後﹕

社里要每個村里出一個高爾基和魯迅,農民鄧毛就是其中一個大作家。鄧毛是個懶漢,不識字。開會時隊長說“咱得學文化,大家都得當魯迅,高爾基,誰不學習,我日他八輩,這是政治任務。”

鄧毛問“姓魯的和姓高的都是哪莊的?干啥活的?”

隊長說“這倆家伙耍筆桿,不干活,光寫文章。”

鄧毛一聽不干活,來勁了,說“俺也寫文章。”他念了一段順口溜,隊長說“日他娘,今後你也別干活,就寫這順口溜吧。”

社里要各莊辦大學。吳套是村里會計,村支書說“吳套你會加減乘除吧?”。

吳套說“數多了我就不會除了。”

支書拍拍他的頭,“球!就這樣吧,你當大學教授吧。”大學叫“王資莊農業大學”。

社里要求打麻雀,蚊子,烏鴉,老鼠,蒼蠅,社里的口號是“打死一只蒼蠅,等于消滅一個美國兵”。社員羅運德60多歲的母親,顛著小腳一天打死了7500個“美國兵”(蒼蠅衛星),邊打邊說“毛主席叫打誰俺就打誰。”

還有發明創造呢?一天,楊樓村走出了一群牛,嘴戴口罩,頭戴草帽。原來大家搞愛國衛生運動,先給毛驢刷刷牙,刷得滿嘴血沫,又給牛戴口罩和草帽。楊樓村“牛戴草帽驢刷牙”受到了上級黨委的高度重視,被做為新生事物在全社推廣。

毛主席本來想去查岈山公社參觀,下雨沒去成,在火車上接見了社里領導。社領導匯報說﹕社里辦了不少大學,社員都是大學生;幾十歲老太婆也穿了裙子。主席笑了,說“啊,都裙子化了。”主席說“你們放出了小麥高產衛星?”大家說﹕“這是主席英明領導的結果。”主席謙虛地說“不,這是你們的創造和發明。”

據官方說,1959年的那個冬天,查岈山人民公社餓死了3000人。知情人說,實際數據是三倍多。那個冬天,公社書記陳丙寅正隨中國農業代表團出訪印度,在國際上介紹“日天天蹋”的經驗哩。

我把故事講給太太聽,她不肯相信,好在報紙書籍都有記載,許多當事人還活著﹕書記陳丙寅,83年離休回鄉,說責任在上面;“大作家”鄧毛現在賴賬,說有些詩不是他寫的;“教授”吳套頭發白了,講到過去時說﹕“胡球弄!”。

現在講這些故事不是馬後炮,下次遇好事下注時,但願不要又亂了方寸。

注﹕不見鬼子不掛弦.西雅圖夜話

20世紀中國全紀錄》,北岳文藝出版社,1995

《輝煌的幻滅》,康健,中國社會出版社,1998

2000年8月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