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為誰憔悴為誰愁

王伯慶

  老話講“人活面子樹活皮,就怕讓人比下去”,好面子應該是守古訓的美德。面子是要靠他人來評價的,想不丟面子有時就得不輸給他人。

  當學生時,除了成績似乎沒有什麼好比的。否也,課堂上提問就有個講究。記得在國內讀書時我不愛提問題,有人說是靦腆,其實你是過獎我了,我是擔心提的問題沒水平,怕同學笑話。

  到了美國課堂,兄弟我也有聽不懂的時候,先看看在座有沒有高手,有,就提著小心問,或者乾脆把問題留到下課才問。但是,若你覺得自己的問題水平高時,或逮住老師一個錯,趕快裝傻提問。不要小看了課堂,也是人生的比武場,弄不好就槍挑了小梁王。

  老美就沒有這做人的功底啦,傻不拉嘰的。稍有不懂就提幼稚問題,大庭廣眾之下暴露無知,渾然不覺背後有你我在恥笑。是的,咱的腦袋就沒有這麼笨。再說更不能讓老美小看俺國家。想到此,也不僅僅是個人榮辱計較啦。

  如果提個問題都事關顏面輸贏,生活豈不是太沉重了嗎?人要活得沒信心,贏了面子心里也沒底。

  為了提個有水平的問題,常常忘記了聽講是為了向別人學習。有人告訴我﹕若是你想到北大去演講,得有點心理準備。我知道,豈止北大,中國哪一所大學不是藏龍臥虎?考試上來的各地尖子們給你提幾個不失水平的問題,那你是上台容易下台難。

  有個朋友畢業找工作時,在耶魯大學有個面試(Campus Interview)。他就做了一個報告(Seminar),關于他論文的東西。聽講的有十來個人。講完後大家一起喝咖啡,這時他才知道身邊的一位聽客是諾貝爾獎得主。

  在美國這是常事。要在大陸或台灣,諾貝爾獎得主會老老實實地坐在下面聽他的報告嗎?就是來聽,若坐不了主席台,坐在下面也少不了提它一個難題,既顯出諾貝爾老爹沒白發獎金,也叫這楞頭青認識認始誰是本學科的龍頭老大。

  可是,這位老美是大腦發達做人簡單,抱著學習的態度,看能否從別人那里受到啟發。他有實力提出讓人為難的問題,他沒有這樣做。

  如果你我把人生處處當表演,別人的亮相便成了對自己的挑戰,我們肯定失去了向別人學習的興頭,捍衛尊嚴便是當務之急。提問就不是為了弄懂什麼,而是讓演講人下不了台,明白聽眾里也是藏龍臥虎。在國內,踫巧講演人是個自以為是的洋鬼子,更兼那百年屈辱往你我心上一翻,得了,今天跟這個長毛鬼沒完。

  有一個兄弟,早早地到美國來留學,後來在美國一家學校做了個副教授。認識了一個L1(跨國經理簽證〕滯留美國的女人。你知道,不少人用盡儲蓄,辦一個L1到美國轉綠卡,其中有些人來了美國後綠卡不成,回國無顏,輾轉成衣廠只為衣食掙扎。這位老兄是英雄救美,遂結百年之好。給太太辦好了身份後,太太要綠卡還鄉。

  到了丈夫老家後,教授夫人只住賓館,從外面叫菜來吃。可能是為了節約開支,倆人每天從賓館坐公共汽車回父母家。教授夫人有了身份就看不起國內人,老在公車上找別人干仗。更要命的是,教授夫人吵不過別人時,從懷里掏出一張小片,一舉,“我有美國綠卡!”她干了好幾次。傳了出去,在大學教書的婆婆公公聽說後真不好意思見鄰居。

  你我在身份證上沒有這麼直率,但在成績,職稱,師門上也許沒少主動對外宣告。說起來亞州文化應該是強調謙虛,比如東京那地方什麼都貴,唯有太君的鞠躬免費。

  在美國留學,你仍有機會聽到看不起農村同學的議論。殊不知農村子弟若不是更努力,怎麼能與你我同學。自古公卿出白屋,從來紈褲少成功。放在一百年前,我們多半也是農村人。也就是你我還分一下北京市區或通縣農村,上海灘或大台北;在老美看來,統統是中國人的干活。勢利一點的老美說不定把有綠卡的中國城里人也看成了“農轉非”,農業國戶口轉成非農業國戶口。

  有個朋友在一個大學教書,為了拿終身教授(tenure〕,經常在辦公室工作到很晚,就跟一個叫杰瑞的大樓清潔工熟悉了。四年來見面時打打招呼,有時開兩句玩笑。上個星期因為跟我合作一篇論文,這位老兄不得不忙到午夜,出了辦公室就看到累得滿頭大汗的杰瑞。

  錄音機大聲地放著搖滾樂,杰瑞一邊推著垃圾車一邊哼著小曲。整個大樓就他倆,于是多聊了幾句。這位朋友給杰瑞訴苦,說工作壓力大,人近四十,又有兩個小孩,忙不過來。杰瑞說他今年也到四十了,有七個孩子,九個孫子,養家糊口,他愉快,孩子們在家也愉快。杰瑞還講﹕他原來是這所大學的美式足球隊的經理,五年合同到期後再找工作,大學當局就給了他這個工作。(That is where they put me)。

  一個太平洋十強隊(PAC TEN)的經理淪落到了清潔工,還嘻嘻哈哈,我這位朋友怎麼也想不通。這位老兄後來告訴我﹕他要是杰瑞,面子往哪里擱?要麼自行了斷,貪生怕死的話只好每日以淚洗面了。

  這讓我想起了報載的一件事。一個大陸來的中國學人,在加大洛杉磯(UCLA)分校做教授,非常成功,被大學視為後起之星。前年在歐州參加一個學術會議時,研究成果備受矚目,選為會議主席,就在開會期間跳樓自殺了。報紙評論說是由于當事者自我期待太高,怕今後不能更為成功。

  生活中常常為了一個面子,于是就和別人比錢財,比學位,比職務,比論文,比師門,到了美國來還比出國前戶口所在地,父母是否干上了商品糧。比了這代不夠還比下一代,看誰的小孩成績好,跳級跳得早。真是“祖祖孫孫打豺狼,打不盡豺狼決不下戰場”。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銷得人憔悴。是呀,比一次高低並不難,難得的是一輩子比下去不肯自滿,幾十年如一日,這才是最難最難的呵。但是,這樣比一輩子不累嗎?究竟你我是為他人而活,還是為自己而活?孰不知“為誰而活”的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

  過去咱接受了為他人而活的教育,經濟改革前“要和別人比貢獻”,經濟改革後“要和別人比掙錢”,說到底都是“我為人民扛起槍”。看看周圍老美,有些人不如你我成績顯著,居于下風而處之泰然,行若無事,臉皮是稍嫌厚了一點,可是他們為自己而活,雖然輕于鴻毛,但也是活得其所。

  你我這些芸芸眾生為什麼就不能活得膚淺一些,庸俗一些,輕松一些呢?人生一世,當以青春作伴,放歌百年。

  如果我們真的懷抱遠大理想,要在專業研究上做出經典性貢獻,或在社會改革中譜寫歷史篇章,那又何必看重眼前得失,夸張雞毛蒜皮的成功呢?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以兄弟你的棋力,來美國放出一招勝負手,收服一片金角銀邊只在談笑之間,牛刀小試,不值得沾沾自喜。既如此,何須王顧左右,攀高附低,終日心神不定呢?難道不能放下包袱,輕裝上陣,挑戰新的人生嗎?

  男兒西北有神州,知為誰愁。

  一九九八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