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學民主要下水

王伯慶

據報道,228日中國人大常委會批準通過了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這是中國朝著正式承認普遍人權邁出的重要一步,雖然在正式批準通過這個公約時,對其中的自由結社(自由工會)權力條款有所保留。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私有財產不可侵犯等都是實現民主的主要條件。中國的民主化問題始終是國內外的注意點,也是中國內政外交的難點。

政治制度的差異是台灣政府拒絕統一的重要理由,這可能是借口,也可能是面對強大政治對手的真實憂慮。毛澤東在談到國共兩黨合作建設統一的新中國時說﹕“我重復說一句,我們很需要統一,但只有建築在民主基礎上的統一,才是真統一。國內如此,新的國際聯盟亦將是如此。”(《解放日報》1944613日)毛澤東擔心蔣政權可能吞掉弱小的延安政府。

台北中正紀念堂的背牆上書著“倫理,民主,科學”,蔣介石先生的解釋是﹕民主是“為了要這個國家真正以民為主”。

1945年,對蔣介石專制失望了的黃炎培先生問毛澤東﹕假如共產黨人奪得了中國的江山,能不能跳出歷代王朝“其興也忽焉,其亡也忽焉”的命運?黃先生想知道的是中國長治久安的辦法。窯洞里的毛澤東堅定地說﹕“找到了,中國共產黨找到了這個方法,那就是民主。”

江澤民主席推崇林肯總統(Lincoln)所概括的民主政府的真義﹕“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Gettysburg Address》)。

可見,民主一直為中國幾代國家元首所贊揚,民主現在是台灣的政治制度,也是中國大陸的奮斗目標。對現有民主制度的批評,主要是集中在民主社會的弊病上。其實,人們說民主制度好,不是因為民主制度沒有缺陷,只因為它是取代專制的較好選擇。

民主雖然是個“好東西”,在中國實現起來卻非常困難,因為民主不僅僅是一種理論或社會制度,也是一種生活方式,更是一種心態和教養。生長于專制社會的中國精英和民眾,都需要在生活中學習民主。

孫中山先生看到了這一點,他在19244月國民黨的“一大”上通過的《建國大綱》中特別設計了建國三階段﹕軍政,訓政,憲政。軍政即用武力推翻舊的制度;訓政即由政府對落後民智進行民主訓練;憲政即讓國民行使憲法權力選舉官員和議員。至憲政,民主建國方告成功。

中國後來的發展卻是中山先生始料未及的,繼承民國的蔣介石和“五四”新青年毛澤東恐怕也沒有料到他們會成為民主的克星。通過“軍政”階段奪取了政權的蔣介石和毛澤東,都過不了“訓政”階段,他們不是去開啟民智,推動自由,而是愚昧百姓,打壓民聲,在“政黨政治”的旗幟下倒退為封建專制。設想青年毛澤東知道1949年後有人膽敢“君臨天下”,享受三呼萬歲(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他一定會帶頭造這個人的反。

魏京生先生初來美國時抱怨“禁止公共場合吸煙”限制了他的權利,那時他對民主的理解,也許如同1945年毛澤東受蔣介石專制壓迫時一樣﹕限制了我的權利就是專制,我就要自由,要民主。不知道魏先生現在是否明白﹕民主首先是尊重他人有不同觀點和生活方式的權利,只爭取自己的權利不顧他人就叫“專制”,不吸煙人的健康權利應該受到保護。

也許魏先生想說,我特別呀,我坐過大牢,是中國的“民主之父”。魏先生這樣想錯過了民主的又一個重要條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尼克松會因為撒謊下台,克林頓也差點被彈劾,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最高法院54判了得州州長布什勝訴,副總統戈爾也得尊重最高法院的裁決,種種皆因總統不能高于法律。

劉少奇在“文革”中被打倒時,拿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也保不住他這個國家主席的公民權利。他那時是否想到﹕在過去“鎮壓反革命”和“反右”時,他保護了“專政對象”的公民權利嗎?沒有!那麼他成為革命的“敵人”時也不能指望法律保護他,這難道不是劉主席所執行的“革命只保護革命者的權利”,“對敵人的憐憫就是對人民的犯罪”嗎?中國的當政者和知識分子今天在批判“敵人”時應該保護對手公開申辯的機會和法律權利,不要等到自己將來成為“敵人”時才想到民主和人權。

所以,沒有民主生活訓練的蔣介石,毛澤東,劉少奇都不理解或不想實現民主﹕保護對手的權利。如果沒有準備好自己,哪怕曾是高舉民主旗幟的斗士們,無論是毛澤東或是魏京生,奪權後也不太可能在中國實行現代民主制度。

特別要提到的是,民主也不承認“先知”和“功臣”的特殊地位。魏先生背叛了自己的高干家庭,放棄了高干子弟的種種好處,但你是否知道﹕民主不是因為貴族子弟出于良心的發現,而是平民要求貴族們退還被盜走的“人人生而平等”的權利。王丹先生在89年時曾冒過風險,但你不能指望民主會對你個人的“風險投資”給予回報,二戰英雄丘吉爾在戰爭勝利前夕被選下台,他一定體會到了“民主就是忘恩負義”,打江山的功勞不是坐江山的權利。

魏京生先生來美國前,他的民主知識來于書本。有一種理論﹕一個人在14歲前成長的環境會嚴重地影響到他終生的修養,美國從小學就開始了投票等民主訓練,美國的家庭和社會也有相當的民主環境。成長于專制社會,專制學校,專制家庭(老爸老媽說了算)的人象你我,包括魏京生,都有一根或長或短的專制尾巴,如果沒有反省和修正,很難培養起民主的修養,因為沒有人生下來就有民主基因。

學習民主如同學習游泳,光看書呼口號不行,得下水練習才會,從身邊人做起,從保護他人的權利,特別是從保護對手的權利和弱者的平等地位做起。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