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不見鬼子不掛弦

王伯慶

小時候看抗日電影《地雷戰》,日本鬼子派漢奸去探聽﹕為什麼土八路的地雷踫到百姓不響,遇到皇軍才炸開?偵稽隊員王二打聽回來的消息是﹕地雷是“不見鬼子不掛弦”。今天,美國的投資人對網絡股這個新經濟的“皇軍”,也開始了不見盈利不投錢。

這幾年美國的網絡股如同抗戰初期的日本皇軍,長驅直入﹕賺錢不賺錢沒關系,只要是業務成長快,甚至只要是“有可能”成長快,再“漢奸”一點,只要是“dot.com”,炒股人就把金票堆上去,通通迷喜迷喜的干活。網絡股價一路飆升,成千上萬的雇員和股民立成百萬富佬。“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最近,許多網絡股持續下滑,連亞馬遜這樣網絡精銳也慘遭修理,掉價近半。許多投資人對遲遲不見盈利的網絡公司開始喪失信心,紛紛拋售網股,亞馬遜就是其一。98年末上市的theglobe.com,上市當天由起價9美元到收盤價63美元,成為新星,銷售成長達200%以上,但賠錢,到今年3月跌到低于9元;99年六月上市的E-Loan,開價20當天就以51收盤,以後達74美元,現在跌破10元以下。名星尚且如此,其它活來死去的阿貓阿狗更是無人收尸吊孝。

說一年前炒股人不看盈利,是有點冤枉。只是那時的看法不一樣,有了盈利的網股反而不被高看,股價漲不快,似乎盈利數字一出來,暴發的前途就沒有了。股民那時把錢放在沒盈利的網股上才覺得更有機會,才叫有眼光。現在,跟盈利“過不去”的投資人少了。只看盈利是有點老朽,公司要看業務成長率,但是,成長率最後要落實到盈利上。等多久呢?一年,兩年,三年?象亞馬遜這樣的大公司扭虧,專家們說可以等到2003年,可沒等夠三年現在投資人就不耐煩了。

長期虧本,美國的網絡公司過半數資金後續不足,股價下跌,市值縮水,籌資更為艱難。許多財經專家們預測,今年內至少會有幾十家有名頭的網絡公司倒牌,也許就有亞馬遜公司。當然,這些家伙常常腦袋發昏看走眼,加上眼紅的窮鬼們瞎起哄,生怕“皇軍們”坐穩了江山。不過錢是自己的親,老祖宗說“見好就收”,“得意不可再往”。若是你賺的錢還放在幾年來“只有成長,沒有贏利”的那種網絡股上,找高價把它兌現了也是避險。

如果說美國網業已經花過百日紅,大洋彼岸的中國才是戰地黃花份外香。電子商務成了全民參戰的經濟大潮。網絡公司如雨後春筍。雖然人人沒賺錢,可是大家都激動,英國人在傳統工業革命時領了先,這次機會要逮住了,不定我們就跑在前。列寧同志在世會說,蘇維埃政權加全國互聯網就是共產主義。

改革二十年,干點什麼都很難﹕搞商品流通改革,讓群眾起哄成了“倒鋼材彩電”;92年“膽子再大一點”,全國人民圈地建房,用銀行貸款倒地產,從94年調整到現在,氣還沒緩過來,處處可見修到半節的和賣不出去的房產,國家元氣大傷。幾年來經濟蕭條,無機可乘,“奸”商沒快錢可賺。

盼星星,盼月亮,盼來了翻身道情的互聯網。現在國內上市公司,雖然自己是煉鋼造汽車的,但只要在網業上投了錢,股票就被莊家抬起來。所以上市公司們拿出大把的票子給網絡公司,投資本身是否賺錢不重要,關鍵是其股票被抬起來了。當然,要麼是莊家真信網網發財,要麼是莊家老狼設了套,讓股民小兔往里跳。而網絡公司則樂得花錢象流水,快活得直說這叫“燒錢”。

最近,由中國萬網公司倡議,“中國企業上網服務聯盟”成立大會在北京召開。會上右傾分子發愁,說中國跟美國不一樣,搞電子商務還有障礙,網上支付,稅收,配送是突出問題,美國在“網前時代”的郵購中,已經摸索出了一套規範。萬網的董事長兼CEO張向寧說“認識上的落後才是最大的落後”。這話大概不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吧。

信息部的一位副部長在信息學會上號召大家,發展電子商務“要急國家之所急,想政府之所想”。國家的重托,政府的催促,國營企業的老總們回去就干開了信息革命。把各辦公室的空手抽出來,成立一個信息處,或電商辦(記得打拐辦嗎?打擊拐賣婦女兒童辦公室),搞一個企業網站,信息革命初步實現。這企業網站是什麼內容呢?大都是是企業概況,上級領導前來視察的光輝題詞,還有公司幾代領導核心的玉照。

于是,網絡公司急了,說按專業分工這活應該交給他們干,而且還要“彼圖彼”(B2B),說互聯網時代企業間做生意應該不見面,要把企業工作的重點放到網上去。企業的老總們卻“冒土漏怯”地說,目前客戶還是願去廠家購貨,寧願長途跋涉不肯彈指一揮間(doubleclick)。組織上有互聯網要求,聰明的企業會變通,生意講成後,雙方到網上去填一個表,實現信息革命。年末企業報表上去,銷售100%電網化,是革命生產兩不誤。

網絡精英沒搞懂,怎麼新生事物一到了群眾手里,就發展出了“中國特色”?不知這次能否突破“億萬群眾的創造性”?張向寧悲壯地說“為推動中國企業上網事業的進程,我們已經準備了幾個億的資金,就是要往里砸。”但願網主們挖山不止,能搬掉中國企業界的“落後”和愚昧兩座大山,或感動股民群眾一起來搬山。當然,不能告訴這幫想賺錢的小兔子,他們是在“搬山”,那點錢說不定是下崗費。最好在美國上市,讓“白求恩”們來搬山。反正他們有錢,賠了算是給第三世界做貢獻。

有點身段的國內網站都放言要在美國上市。可是中國批準那關不好過,證監會,信息部,哪座廟子不叩頭?據報導,信息部最近好不容易放行新浪在美國上市,可是規定其美國上市的資產不包括在中國大陸境內的ICP業務,外資部份的大陸業務只是為新浪提供設備和技術服務,新浪另行成立中資持股公司獨立經營在中國大陸的ICP業務。

有此限制,美國上市的新浪資產根本不是中國大陸門戶網站。而海外投資人對新浪的興趣,就是其國內ICP業務所帶來的頁面高點擊數。被抽了筋的新浪,美國上市的招股價也許比計劃打折一半以上,即便如此,今後極有可能跌破起價。新浪,新浪,“白浪滔天,秦皇島外打魚船。一片汪洋都不見,知向誰邊?”

新浪還算熬出了頭,打響了大陸網主進軍美國的第一槍。等待中國政府批準在美上市的網絡公司還包括搜狐等。如果政府不能網開一面,剝離了ICP業務的中國網絡企業,在美國上市已是先天殘廢,“新浪模式”能值多少錢?境外籌資,這美國土八路恐怕是不見“鬼子”不掛弦。一個變通的方法是﹕人們開始在海外開業設站,照樣進入大陸市場,而且今後海外上市不需要中國政府批準。

“新浪模式”是一個制度問題。1993年頒布的電信法不容許外資進入“電信增值業務”,ICP業務就是電信增值業務,中國互聯網管理規定,中國加入WTO之前繼續執行1993年電信法。順理成章,中國加入WTO後也許新浪會里外合一。從1998年,放寬電信業管制,引進外資,成為中國經濟學家的熱門話題,大家搖唇鼓舌,千呼萬喚,電信改革仍然是一步三回頭,姍姍慢出台。

一些經濟學家對中國目前的“電子商務化”持保留態度。吳敬璉說,新經濟八字還沒一撇呢。用新經濟概念來炒作股市風險很大。

中國經濟連續幾年走低,政府使盡招數拉動內需,包括50周年國慶開支加全國增薪,還是點不燃消費熱情。這次中國掀起新經濟建設運動也許會帶了一個好處﹕繁榮股市,刺激消費,把中國經濟拖回快速增長的軌道。如果這個目的達到了,政府也許就會“冷卻”網熱,中國經濟開始了又一輪洗牌。不知到時誰會被套在泡沫股上?老百姓手里這點辛苦錢,比不得國企資金或美國老板,要小心股市莊家那只大灰狼來叩門﹕“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咱們要頂住房門,攥緊荷包,“不開不開不能開,鈔票回不來”。

  二零零零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