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的第一個美國老板

王伯慶

  我當年是自費到美國來讀書的,所謂自費,是美方學校給的助教資助。助教資助只管九個月,不管暑假,三個月的休閑,對窮學生來講就太長了。所以,放假前一個月,靠資助的研究生們就象熱鍋上的螞蟻,到處尋找著自己在夏季的衣食父母,若是在學校沒著落了,就得出外找個中餐館打工去。

  我有點幸運,假期快到時一個叫恩尼的教授找到我,問﹕“年輕人,懂SAS編程嗎?”我回答說﹕“不懂,但應該容易學。”老頭又問﹕“數學好嗎?”我說﹕“那是我的喜愛。”老頭就成了我第一個美國老板。原來老頭聽說了我在第一學年的考試表現好,就找到我了。

  我叫他恩尼,恩尼高高的個子,儀表堂堂,言談舉止很有派頭,是那種上得大台面的人。我剛到美國時,看老美們一個個長得就跟馬恩列斯一樣,連街上的流浪漢都不例外,真的滋生了一點崇敬金發碧眼之情。後來給學生改作業時,發現華盛頓,杰弗遜的後代們也有回答不了簡單問題的時候,開始以平常之心相處。

  恩尼一干上我的老板就戀棧,讀書幾年我的衣食也就有了著落。恩尼給我布置任務,怎麼干是我的事,一個星期給他講一下進程,他讀一讀結果,從不看我的程序。最後,我寫出研究論文的初稿,由恩尼去修改潤色。我有時直言恩尼的錯誤,他從善如流。工作壓得太緊,我也會討價還價。

  恩尼還教我﹕“No money, no job.”(不給錢,你不干活。)這種話從老板嘴里出來就是一番誠心誠意的。恩尼還說﹕“You take care of the job, and I take care of you.” (你照顧工作,我照顧你。)

  恩尼喜歡評點歷史,他看過一些國共斗爭的書,對美國老一代的中國通如數家珍,還推薦了一些書給我。我們的話題常常是“蔣介石為什麼會失去中國大陸?”,他極其厭惡蔣介石政府在大陸時期的腐敗,我過去讀野書的興趣之一是國際共運史,跟恩尼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象一些尊重人性的知識分子一樣,恩尼對窮人有同情心,對追求平等和均富的社會主義實踐沒有偏見,你可以想得到他是民主黨分子,而且是鐵桿。

  有一次,恩尼說他看過安娜.露易絲.斯特朗寫的回憶錄,斯特朗說她在延安時跟毛主席有一腿,我斷然否定﹕“這小妞造謠。”恩尼不理我,繼續感嘆地說﹕“毛是詩人,真羅曼蒂克啊。”看他那付中彩的樣子,不管是真是假,難得他真情奉獻。

  也許,恩尼沒有親身經歷過中國的社會動蕩,把社會變革想得象延河水畔的垂柳那樣風情萬種。沒有品嘗過運動苦果的金童玉女們,常常會對運動有一份初戀的沖動,其實,運動只能給百姓帶來短暫的快感,激情過後必須面對理想的流產。

  恩尼的爺爺是一個貧窮的礦工,為了擺脫貧困,本世紀初他爺爺帶著全家從德國來到美國。他爸爸長大後開始是做一個面包師。到今天,在大賓館吃飯時,恩尼總要掐一掐面包,抓住機會告訴周圍的紳士們,這面包沒有他老爹鋪子里烤的好,就好像有些人愛夸耀自己老爹是貴族或是大城市的商品糧居民一樣。二戰時美國對德國宣戰後,為了避免當兵打仗,他爹就去農村當養豬專業戶,因為美國當時有個規定,為保障農業生產,不優先考慮農民戶主當兵。恩尼說,擁有一片土地,成為一個農民是他爸爸的美國夢。

  恩尼家窮,一直到高中讀書時才只有一雙鞋。貧窮讓他想到的不是羞于自己的出身,而是篤定一生支持窮人。他曾經想為工會工作,他的信念使他拒絕為資本家工作,這也是他為什麼選擇了研究社會福利問題。

  恩尼是個人道主義者。一天他打電話給我,說﹕“知道嗎?舊金山的一位華裔老板上了報紙頭條。他把公司的一大筆盈利跟公司雇員分享了,雇員每人拿了二十來萬獎金。他是一個人道的老板。”在美國,你會聽到抱怨韓國或台灣老板的刻薄,壓榨雇員,也許他們來自勞工福利不受重視的地方。

  資本主義在美國發展到了今天,大企業已經脫去了資本原始積累階段的血汗工資的骯髒外衣,展現的是人道主義下的社會責任的內在溫情。

  恩尼偏愛學理工出身的中國大陸學生,他會搞錢,有錢就盡量雇中國學生。個別美國,印度,甚至台灣的學生背後抱怨他偏心,他總是講﹕“Our America is so lucky to have those smart Chinese here.” (我們美國是如此有幸接納這些聰明的中國人)恩尼有所不知,這些來美的大陸學子都是考試中拼剩下來的頂尖槍手,不代表大陸人的平均智力水平。

  他也常給中國大陸學生講﹕“Stay here, we Americans need you.”(留下來吧,美國需要你們)毫無疑問,留在美國的大陸學子會讓這個國家更為強大,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然而很多美國人也是只管自己飯碗是否受到威脅,從而加入反移民的大合唱。

  恩尼對中國人的偏愛,也許是因為中國人跟他一樣,重視家庭和教育,正是教育讓他這個窮人的孩子徹底翻了身。當然,也得歸功于兩個早期的台灣的留美生,他們是恩尼幾十年的朋友,兩人現在一個在密蘇里大學,一個在加大伯克利分校,都是系主任。先先後後的大陸留學生給他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加強了他對中國人尊重。

  恩尼很大方,逢年過節,恩尼就給他的助手們送禮物,找個借口就把大夥叫去開Party,吃一頓。連吃帶拿,于窮學生不無小補。我得承認,很多美國的好食品我是在恩尼家才開始嘗到。恩尼知道我女兒愛看書,有些書圖書館借不到,老爸我又不買。恩尼每年都在聖誕節送我女兒書籍,雖然我現在有錢給女兒買書了,恩尼仍然是熱情送書。

  恩尼送給我女兒兩本“紅樓夢”,前八十回,英文版。女兒看了五遍,老問後來怎麼樣了?我回中國也沒買到第三本。恩尼費盡心思,在去年聖誕前夕拿到,又用UPS(聯合包裹服務)加急傳遞給女兒。聖誕早上六點過,UPS的郵遞員敲響了我家的門,女兒奔下樓去,拿到了“紅樓夢”後四十回。那天,她守著紙巾盒看紅樓,哭濕了十來張紙巾,恩尼聽說後哈哈大笑。

  恩尼對中國學生的幫助非常真誠,沒有讓我們有一點點的接受施舍的感覺。當有些曾經靠他吃飯的中國窮學生,現在家庭收入不低于他,住著比他更好的房子時,他祝賀人的那份高興腔調就好像是他自己也發了財似的。

  你知道,有些人不僅樂善好施,還積極提醒受恩人時刻不忘“滴水之恩,涌泉相報”,到了你真有什麼比他還好時,他又有那份按捺不住的失望。“見不得身邊的窮人過年”,妒嫉常常讓人活得心里難受。

  恩尼幫過很多人的忙,他不組織宣講,也記不住。系上來了一個叫皮特的教授,皮特說﹕“恩尼,記得我嗎?”恩尼說記不得了。皮特說﹕“多年前我在芝大讀書時沒錢,開出租車,是你資助了我的博士論文研究,我才畢了業。”夫子講﹕做善事要“不踐跡,亦不入于室”,“不踐跡”是行善不求人知,“不入室”是不要為了做善人而做好事。恩尼不信神,想來他不是為了做齋公才干好事。

  最近,有個朋友向我建議,找幾個受過恩尼幫助的中國同學捐一筆錢,成立一個以他名字命名的國際學生基金會,請恩尼做主席,做為將來恩尼的退休禮物,獻給學校。這個主意好,許多留美的中國學生也一定在想有好的方式,回饋給美國人民,當年在我們需要的時候,他們對我們這些沒有納過稅的外邦人予以了熱情的接待。

  恩尼畢業後跳了兩個大學,沒幾年就成了正教授,後轉為政府工作的。曾做過福特和卡特總統的勞工部長助理,負責科研基金分配。這個工作讓他有機會結交學術界大老和官僚。那時,擔任中情局長的喬治.布什也常坐他的旁邊的一張桌子吃午餐。

  恩尼離開政府後去了一家有名的咨詢公司做VP,後來又回到了大學。恩尼對華盛頓的政客們厭惡之至,他有一天問我﹕“知道美國政治嗎?”我不敢在爾尼面前買弄書本知識,搖搖頭,他說﹕“Sex.”(性)我知道恩尼是什麼意思,稍微尖刻了一點。

  恩尼給人講話沒大沒小,有一天,我聽恩尼給芝大經濟系的海克曼(James Heckman)教授打電話,一開口恩尼就對別人說﹕"Yes, my son." (是的,我的孩子)其實,海克曼跟恩尼差不了幾歲,是當紅的經濟學家,有名的貢獻是在處理回歸分析中的樣本的系統偏差方面。

  恩尼是搞勞動經濟的。美國的經濟學有兩大研究對象,一是金融資本二是人力資本。對發達國家來講,人的問題更顯重要,如社會福利制度,教育與訓練,失業救濟,退休金,醫療保險。比如,僅醫療醫藥經濟就佔了國民產值的約三分之一,當前美國面臨重大經濟問題就是福利改革,聯邦退休計劃保障(social security)改革。對于轉向市場經濟的中國,當務之急也就是建立社會保障體系。

  搞勞動經濟有點水平的,要有好的大數據分析能力,計量經濟學這二十年來的發展,得力于勞動經濟學的應用。恩尼讀書時沒學現在這麼復雜,以後不斷地學習,恩尼強調方法要新,所以挑助手要理工科出身,數學要好的。

  恩尼看重家庭。家里掛著一張照片,是他當年跪著求婚那付討好的樣子。他的太太個子也高,年輕時非常漂亮,是他在高中認識的低年級的妹妹。恩尼顧家,兒女早就成家了,恩尼還一直在他們身上花錢花時間。前幾年他兒子打官司的五萬多塊錢都是他從退休投資里拿出來的,最近還出錢給他兒子買了一輛車。

  三個女兒,兩個兒子長大離家後,恩尼養了三只狗,兩只貓。恩尼喜歡豬,家里到處都是豬的照片和玩具,有一只布做的大母豬,一群小豬圍著吃奶,這讓我想起恩尼養活的一大群助研們。

  恩尼是一個普通的美國人,相信你身邊的美國人也許和他不一樣,千千萬萬的美國人持有與恩尼相當不同的個性和追求,我問過恩尼對此有何感想?恩尼說這正是美國的力量所在,不同的個性從各個方面豐富了這個國家的創造和生活。也許,追求統一,無視多樣性的民族會喪失整體活力 ,人民容易集體追隨錯誤的道路。

  一九九八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