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家有個小鬼子-甘為平民篇

王伯慶

  對女兒,我不敢號稱“教子”,從這個小鬼子的言行中,我也學會了一些生活的道理。美國文化中有些東西,你從彬彬有禮的美國同事那里是學不到的,和小鬼子朝夕相處,相當于放個美國佬在你家中,你就看到了這些東西了。

  一個周末晚上,“以天下為己任”的我想到又碌碌無為地過了一個星期,早早地躺在床上看歷史書了。在與歷史人物的神交中,我也乘機恢復了自己的“英雄”身份。

  女兒敲門進來,吃著冰激凌,一付心情愉快的樣子。我心里有點不平衡了,憑什麼你小丫頭該高興?我說﹕“你真渺小,一點冰激凌就讓你如此滿足。”

  女兒不生氣,說﹕“你應該學會為小事高興,不然的話你會經常沮喪,因為在你的生命中大事將太少。”

  我譏諷地說﹕“初中生,你從什麼名人那里學來的這些格言?”

  女兒搖搖頭,失望地說﹕“老爸,難道這些常識還要等到大人物說出來嗎?”

  過去我在國內受的教育是﹕吃喝玩樂不值得幸福,要麼為人類解放去“先進”一番,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之中去才叫幸福;要麼著作等身,經商發財,不平凡才叫幸福;到了美國才知道這叫megalomania(大頭癥),癥狀嚴重的,可以申請政府補助的恢復治療,政府也怕你犯病時造成社會危害。

  我們都記得96年廣東高要市金利村農婦杜潤瓊連續投毒殺死多人,她說,中國的問題是人口太多,殺一個少一個,投毒殺人是為國分憂。這位杜姐在村里是口碑很好的能人,當記者問到她胸懷祖國的思想從何而來時,杜姐鏗鏘有力地回答說﹕“我讀過三年級,是自己想的,不為名不為利去投毒,為國家辦事是應該的”。

  女兒中文學校的老師讓小鬼子們用“越來...越”造句。這句型要放在國內,天天向上的花朵們一定會說“祖國越來越強大”,或者“人民越來越幸福”;就是不能做個胸懷祖國,放眼世界的小英雄,至少也會說“學校越來越漂亮”。

  可是這幫小鬼子說出來的話就太稀松了﹕大衛說“爸爸媽媽越來越老了”,豪說“飯越來越好吃了”,我女兒說“豪越來越胖了”,做父母的都覺得小鬼子們缺點思想高度。

  其實,中小學教育,不應該是精英教育,學生們能有平常心態,可以少些呼風喚雨的沖動,社會上也要安定得多。神經質的精英心態是社會動亂的土壤。

  女兒在上初中,但數學要到高中上,無論刮風下雨,每天我都得含辛茹苦地先送她去高中,再去上班。不過,一想到無數的中國父母為了兒女的前途英勇地犧牲了自己的生活,老爸我少睡一點懶覺又算得了什麼呢?

  一天清早,,我開車送她,她說學校搞了一下測驗,看學生是哪一種類型的人才,我趕緊問她是哪一種,她說是藝術性;我一樂,說,我兒呀,你就等著好萊塢的倒爺們在俺家門口排隊吧;女兒說,哪里的話呀,老爸,我適合做家庭婦女,學前班老師以及心理輔導員(頂多相當于團支書或連指導員)。老爸我失望透了,辛辛苦苦送她學琴學舞學數學,到頭來落得這個下場。

  因為不冒充英雄,小鬼子們也不知道撐臉面。如果女兒想吹一點什麼,她就說﹕“Dad, May I brag a little?”(老爸,我可以吹噓一下嗎?)多半是她的辯論隊反敗為勝的故事,或學校的交響樂隊奪得了地區第一,或球隊打敗了對手,但她從來不吹虛學習成績,她把這份榮譽演出留給了迫不急待的老爸。

  過份看重成績,為得高分追求完美模仿,把學生們的稜角都被磨光了,這樣培養的學生象日本人生產出來的產品,好用無新意。中國大陸的科學家拿不了諾貝爾獎,據說是實驗室太差,工業基礎薄弱。難道就跟創造性無關嗎?

  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美國的中小學生給中國孩子提鞋;要參加科學創造性的“西屋獎”比賽,誰提鞋呢?在科技進步的速度上,又是誰提鞋呢?就是在數學理論研究上,中國的成績也不如美國。中國人笨嗎?看看華裔美國人在科學創造上的第一流表現。

  在高考的指揮棒下,中國的中小學教育強調把教科書的東西弄得滾瓜爛熟,孩子們的創造性經過了十二年的中小學的摧殘,進大學前已所剩無幾了。然而,創造性是科學發展的最重要的品質。

  美式教育並不埋沒才能。有個鄰居的中國小孩,有數學天才,才上初一,已經把大學的基本數學教育完成了。我女兒不是數學天才,但因為學得快一些,也被推薦到高二上數學。無論是在初中或高中,學生們還可以在附近的大學修課,將來上大學要算學分。

  美式教育是﹕有多大的勁,就讓你蹦多高。在美國讀書時我已經發現﹕美國研究生里高分低能的人少,他們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很強。就是解數學題,美國學生也有那絕頂聰敏的。

  女兒所在的初中里學習好的學生,也可以加修一門豐富知識課,該課教授一些專題,擴大學生的眼界,擔綱老師也是知識淵博之人。我女兒小學四年級的班主任還是國際政治學的博士呢,曾受美國中情局資助,在阿富汗抗蘇時待在那兒研究了幾年。她的初中體育老師是個業余登山運動員,是世界上第一個不要氧氣登上珠穆朗瑪峰的人。有了這樣的老師,學生們還能是只會考試的呆鳥群嗎?

  學校也組織學生外出學習。今年三月,學校選了二十個學生參加美國一年一度“莎士比亞戲劇節”,四月又要去華盛頓特區做一星期的參觀訪問。能參加是一種榮譽,要想去不僅看成績,還要看學生在校的責任心。那種只會考高分缺乏團隊精神的人是去不了的。

  學校很注重志願精神,教育學生拿出課外時間奉獻社會。有段時間,女兒下了課就跑一所小學去,給學前班的孩子們讀故事書;暑假時若不回中國,她就到市圖書館上班,不拿錢也不遲到早退;還到我辦公室來志願工作,每逢年末出去給窮人募集和分發食品。

  當然,這些活動都不是學校組織的,學生外面做得再好學校也不會樹你一個道德“先進”,所以比起我小時候在中國“學雷鋒”來,要真實得多。沒有了功名引誘,人才能談得上真心行善。

  小鬼子們也不崇拜年齡和師道,對他們來講,“叫老師太沉重”。事實上,孩子們在美國學校不把老師叫“老師”,而叫“某先生”,“某小姐”,“某夫人”。由于老師對學生的教育“壓迫”,孩子也想有機會看看老師的洋相,出出氣。

  知道學生們的報復心理,女兒讀小學時,校長貝格羅夫人宣布﹕只要同學們這學期能到達閱讀多少頁的目標,她將從農場運來一車牲畜,坐在牲畜車里一天。小鬼子們果然努力讀書,期末時讓衣冠楚楚的女校長坐在牲畜車展覽了一天。

  有一次,中文學校的老師把家庭作業記錯了,全班小鬼子當場要老師承認錯。老師是大陸著名中學派到美國來做交換老師的,在大陸沒有被學生這樣反駁過,告訴我太太﹕“你家女兒帶的頭,太厲害。”太太說要教育小鬼子尊師重道,其實,尊師的根本是尊重真理,老師不對,難道學生們“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嗎?

  女兒的學校也沒有班干部,因為一個班的學生不多,十幾或二十,老師也不要學生干部幫忙,杜絕了孩子們從小學會勾心斗角那套政治把戲,也沒有把學生分成干部和群眾那種等級社會的糟粕,向老師打小匯報,告同學的密更是為美國學校所不齒。民主投票是美國中小學的生活實踐,少數學生媚上壓下,決定全班學生命運的行為是沒有一席之地的。

  中小學教育,應該是體德智全面發展,身體第一是本錢;德育第二是做好人,要鼓勵學生們的善良,誠實和平等待人的德性;智育第三是做能人,培養人的創造性智力而不是高考槍手。

     一九九八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