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家有個小鬼子--苦讀中文篇

王伯慶

  女兒在美國學中文斷斷續續已經有八年了,為了教她學中文,我們是動手早,干勁大。八年前,那時中國大陸還沒有專門給海外兒童學中文編的教科書,我們就請人從國內帶來了全國小學語文統編教材。太太說我的小學語文成績太差,自告奮勇地當了女兒的語文老師,我干上了助教。

  每周一課,拼音,造句,背課文,做完課本作業還有配套的輔導書。老爸們,不容易啊,這小妞是學一課忘一課,還得幫她復習,想到愚公移山的精神,女兒成鳳的前景,一咬牙當爸媽的也是認苦啦。

  教小鬼子學中文是苦中有樂。毛主席說“教育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八年前,中國的小學課本還在培養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很多課文是歌頌偉大領袖和英雄的文章,我家小鬼子缺乏階級感情,記不住英雄們,背課文時老是把人名搞錯。

  她學全國小學語文第三冊時(人民教育出版社),第二課“溫暖”,講的是周總理和清潔工人;第三課“收稻谷”,講的是毛主席從小就心痛窮人,下雨時幫助鄰居毛四阿婆收谷子;第四課“誠實的孩子”,講的是列寧小時候可老實啦,把姑媽家的花瓶打壞了,開始賴帳,後來也承認了。

  這幾篇課文讓她一背,張冠李戴,把周總理派去收谷子,說毛主席是個老實頭。她媽媽不樂意了,通不過。其實,小鬼子背課文只是為了學語法和詞匯,人名記住了也沒用,老爸我一貫就會出好主意,要她遇到課文中有記不住的人名乾脆就換成“王伯慶”,省事。

  第二天下午,象往常一樣,女兒站在公寓樓的走廊上,朗讀課文“溫暖”﹕“天快亮了,王伯慶走出人民大會堂。他又工作了整整一夜。他剛要上車,看見遠處有一位清潔工人正在清掃街道。他走過去,緊緊握住工人的手,親切地說﹕‘同志,你辛苦了,人民感謝你。’清潔工人望著敬愛的王伯慶,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樓里住了好幾戶中國學生家庭,大家聽起來很不習慣,心想你爹跟大家一樣從免費報紙上剪折扣卷買東西,誰敬愛他了?小鬼子不知道群眾有看法,還照讀不誤呢。打那以後,她的閱讀有所進步,只是苦了老爸我,一會兒代替朱總司令去井岡山挑糧,一會兒代替毛委員去打土豪擴紅。有一次她讀到課文“劉胡蘭”時,乾脆把老爸的腦袋給砍了﹕

  只聽她朗讀道﹕“王伯慶挺起胸膛說﹕‘要殺要砍由你們,怕死不當共產黨!’他迎著呼呼的北風,踏著烈士的鮮血,走到鍘刀跟前。王伯慶光榮地犧牲了,那年他才十五歲。”

  如果你以為做老爸的這樣犧牲奉獻,小鬼子又這麼一往無前,她的中文一定不錯啦,那你就是錯把一當成十了。她是學了後面忘前面,記不住。有一次我打電話回家,請她在家里的常用電話單上找一個朋友的號碼,因為是中文名字,她硬是找不到。

  中文的同音不同字也把她給搞糊涂了。一天,我在家里找飛機票,用中文大聲問﹕“我的機票呢?”小鬼子沒弄懂,說﹕“Mom, where is Dad's chicken ticket?”(媽媽,老爸的雞票在哪里?)

  每次看到“人民日報”海外版登有小鬼子們寫的漢語文章,做媽媽的很希望自己的女兒也能夠達到人家孩子的水平。娃娃是自己養的,做父母不會說她笨。她從小是個讀書迷,她在美國的洋學堂里創下過英文閱讀的學校記錄,中國的古典小說“紅樓夢”,“水滸”,“三國演義”和“西游記”都讀過,還會背“黛玉葬花”,你別當真,全是英文版的。

  學不好中文的主要原因是她沒有動機,不往腦袋里去。再說,就算記住了一些也沒地方用,久了還得忘。在美國的中國小孩之間都只講英文,在家里也喜歡講洋話,中文讀寫更沒有機會練啦,所以,她學的中文知識就象肩上的擔子,有機會她就撂路上了。

  當年我們在中國就為什麼就把英語給記住了?那是因為想出國,干勁大;再說周圍的人都在學,搞個英語角什麼的,沒出國就可以扯倆洋嗓,有那單詞量大的主,在國內就不跟你我羅嗦漢語了。聽講,在台灣說話時能捎帶上洋詞(日文也算),才是見過市面的人物。

  我現在義務給一個美國學生指導中文學習,她在華盛頓大學修了兩年中文,雖然中文口語不好,但是認得的漢字似乎比我女兒還多,下個學期還要我指導她學“論語”(英文啦)。她想成為一個中醫針灸師,所以干勁很大。而我的女兒將來想學西醫兒科,又要在美國生活,中文跟她的事業關系不大。

  因為小鬼子不想學中文,我們教她是越來越沒勁了,有一種“竹藍打水一場空,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感覺。本想送她去當地中文學校,可是那學校是台灣駐美文化處贊助的,用的是台灣教材,繁體字不說啦,全是歪瓜裂棗的注音符號,沒法學,女兒就停學了兩年。待到我混進華人協會後,竊取了教育“大權”,從中國領事館買來了專門給小鬼子們編的漢語教材,請了來美國中學教中文的北師大附中的交換老師兼職,辦起了簡話字拼音班,女兒才又恢復了中文學習。

  我們也把她定期送回國內渡暑假,今年從國內回來,在家里也多講四川話,對Family Tree(家譜)的興趣很大。現在我們只能要求她會說中文就可以了,讀寫能力有一點算一點,不敢奢望。

  這次過聖誕,讓她給外公寫張問候卡,在樓上憋了半天,拿下來是這樣寫的﹕“外公外婆,你媽,年好,這里的雨下得又多又大,不好玩(兒)。”應該是“外公外婆,你們好嗎?新年好”。她還賣弄地說﹕“‘兒’加括號寫出來是幫助講四川話的外公學說Mandarin(普通話)用的。”

  雖然女兒的中文達不到閱讀水平,通過閱讀英文版的中國書籍,她對中國文化也有所了解。再有,家庭生活中父母言行帶有的中國文化成份,會比學中文對孩子的影響更大,這是小鬼子們觀察中國文化的主要窗口。

  其實,她要在美國長期生活,學會中文讀寫真的不是為了實用。要孩子學中文,是我這個第一代移民的“祖國情結”,也是希望能跟女兒用母語交流。在家里跟孩子講四川話,感覺上是多了一份親切。到了第二代,第三代,恐怕張口說中文都不行了。可憐老爸我的一廂情願,熬不過歲月的風吹雨打呀。

  “水流花謝兩無情,送盡東風過楚城。蝴蝶夢中家萬里,子規枝上月三更。”

  對中國文化的眷戀,也讓我止步于大國臣民顧影自憐的陰影里,使我對投身于美國政治缺乏熱情,有一種做客的心態。鼓勵孩子吸收中國文化的優秀成份是好事,但是父母的文化情結,不應該成為孩子在美國當家做主的認同障礙。

  無論我們的願望如何,女兒把中文學成什麼樣子畢竟還是她自己的事。即使小鬼子們成了“黃皮香蕉”,這也是華人後代在美國的陽關大道,美國畢竟是他們的國家,英語是他們的第一語言嘛。

  斯民如土,青山處處。

    一九九八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