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家有個小鬼子--學習勞動篇

王伯慶

  記得清末有個英國人叫赫德,字鷺賓,做大清的總稅務司長,與李鴻章聲氣相通,操縱洋務。光緒親政前此君已領布政使銜,慈禧賞他花翎與雙龍寶星頂戴,簾眷不謂不隆。赫鷺賓想子孫後代長居中國,于是延請西席,教兒子八股制藝,又拜托李鴻章走國子監主管,帝師翁同和的門路,想給他的金發碧眼兒捐個監生,好應北闈鄉試,走科舉正道。

  你我今天也象赫德一樣,異域教子,別有一番情趣。女兒從四川來美國八年了,她爺爺那代人堅守重慶,血肉長城,八年打敗了小日本,到了孫子輩流竄美國,嘻皮笑臉,八年墮落成了小鬼子,樂不思蜀,竟把它鄉作故鄉。聽女兒用英語洋腔回答我的四川土話,我就納悶﹕好端端的兩只“九斤黃”土雞怎麼就生出來了一只“來亨”小洋雞?

  入鄉隨俗,在美國這個長治久安的社會里,女兒培養起了待人接物的禮貌,環境保護意識,誠實,愛心和其他的文明習慣,也讓成長于一個艱難時世的老爸常感自身修養不夠。即便是對勞動所得的金錢,這位資本主義的小徒弟也常說﹕“Money is just money, not everything.”(錢不是生活中的一切)當然,我印象較深的還是女兒的學習和勞動自立的觀念。

  當小鬼子的爸爸有些實惠,我不用多管女兒的學習,沒有國內的老爸們那樣披肝瀝膽,“養不教,父之過”。女兒跟著我們在美國南征北戰,小學換了三所,偶爾有一點家庭作業。就這樣,不少老美家長還要求取消所有的家庭作業,理由是孩子們需要快樂的童年。那麼,女兒在小學里有什麼樣的作業呢?

  一天晚飯後,女兒說﹕“爸爸,你能否開恩一小時內不要打擾我,好嗎?”

  老爸我好打聽,說﹕“你要干什麼?”

  小丫頭腦袋一昂,說﹕“老師布置要寫五首詩。知道詩歌嗎?文學中的皇後。”

  我討好地說﹕“知道,好像跟在老爸在後院挖土不一樣,光出汗不夠,得有靈感才行。”

  大概十五分鐘後,女兒說寫好了第一首。我說﹕“你真能干呀!”

  隔一會兒,她又大叫起來了﹕“爸爸,第二首又寫好了。”

  我羨慕地說﹕“你可以批量生產詩歌了。能念一首給老爸聽一聽嗎?見個世面。”

  她得意洋洋﹕“There was an old lady, drove a Mercedes, ...” (從前有個老小姐,開了一輛馬屎鐵...)。

  聽完後,我失望地說﹕“好像沒有什麼思想。”

  女兒樂了﹕“哈,我知道你,你有點妒嫉我的才華了。老爸,難道你從來沒聽說過朦朧詩嗎?”

  不知道是哪位祖宗定下的規矩﹕嚴父慈母,我得在女兒面前唱黑臉,管她的“進步”。身為中國父親,我生怕孩子學的競爭技能太少,在一個機會有限的社會里活得不好或不能出人頭地。

  我家兩代人學工程,看孩子偏看數理化,有時想給女兒加一點數學作業,每次都遭到她的嚴詞拒絕,難以得逞。女兒還給同學們講﹕“我爸對數學就象對挑房子地點的“三字經”一樣,‘數學,數學,數學’。”女兒的數學不錯,可是比起她老爸的野心來還差距太遠。

  來到美國這樣一個機會之地(land of opportunity),行行出狀元,有沒有必要讓孩子在只啃書本這根獨木橋上從小就打拼呢?累了兒女又累自己。女兒將來是要成家立業的,和老爸不會生活在一起,趁著現在朝夕相處盡享父女親情,也是天下老爸一般心。我讀書讀多了,道理太簡單了有時就不肯相信。

  現在,我也不怎麼督促她的學習,由她去了。進了初中後忙起來了,運動隊訓練,樂隊表演,每日一門課程的家庭作業,練琴,好在她都能管理自己,不用父母操心。

  女兒的學校教育是德,智,體,美全面發展。譬如,上學期每個學生都要參加一個體育隊,女兒選的是藍球隊,一個學期從不懂到上場比賽,打得有板有眼,老爸我還請假去場上情不自禁地歡呼過。大眾教育強調的是參與。

  回想起我受過的精英教育來,體育成了少數人為國為校爭光的表演,我這麼一個運動迷,在國內時也就參加過一次游泳選拔賽,第一輪就被干掉了。女兒的鋼琴老師送給她亨利.戴克(Henry Dyke)的一句話﹕“The woods would be very silent if no birds sang except those that sang best.”(如果只有最好聽的鳥才唱歌,樹林將會太寂靜了。)

  音樂方面女孩子是如魚得水,女兒曾經用她那需要更多天份的嗓音在合唱隊里掙扎過一年,後改換門庭,現在管弦樂隊里效勞,家里買有她樂隊演奏的光碟,她說要帶給國內的奶奶聽一聽,看奶奶還重男輕女不?

  家庭作業常常要做一個項目,有時是查閱圖書寫個研究報告,有時是實地勘測做個模型。有一次她和同學杰奎琳為了研究中國文化,準備了一堆問題來采訪我。學校教育鍛煉了女兒的創造性和動手能力。我在中國時,大學三年級才開始寫研究報告。

  與許多中國留美學人的小孩一樣,女兒的成績在班上拔尖。一來是父母遺傳好,二來是父母在教育上很有追求的榜樣。不是嗎?可憐的老爸忙活了四個學位,工科,理科到經濟學,才把肚子給撐圓。

  有一段時間想把女兒送進什麼“天才班”(gifted class),看到女兒一點點好表現,老爸骨頭一輕,以為老王家祖墳冒青氣,出貴人了。女兒不干,說不跟特殊人才在一起。

  後來老爸想通了,女兒有個心理成熟過程,最好跟著同齡人隨大流,趕鴨子;再說,早熟的江郎容易心理脆弱,一生難得幸福。國內大學少年班的許多老師就表示決不讓自己的孩子走“少年天才”之路,為什麼呢?

  一個中科大少年班的畢業生講﹕身處校園之中,我始終是以少年班一員而驕傲,但走上社會後,很多的夢想都被現實所打破。少年班的強化教育雖灌輸了許多知識,但也忽視了很多東西。社會是多元性的,滿腹經綸者未必能成為杰出的科學家。當我走上工作崗位,我必須強迫自己把心理年齡提高到和同事們相近。人的一生中智力大概只能起30%作用,人的成長應該是一步步很自然地過來。

  老爸亂出餿主意,要害女兒咽苦果,感謝我家小鬼子,不聽老爸糊涂話。

  女兒是到美國後才開始上學,一口英語棒棒的,經常調戲老爸的錯誤發音。這小妞,她哪里知道老爸我是懸梁刺股,呀呀學語十幾個寒暑才上了路。幾年前,我畢業後要找工作,為了改進口語,讓看牙口的資本家滿意,雇了女兒當口語老師,議價是半小時一美元。後來我的工作到手,女兒趁機要求增加她的報酬,干到半小時兩美元。我此時也失去了學習的積極性,狡兔死,走狗烹,找了個借口,budgetcut(手頭緊),把她給裁員了。

  象美國小孩一樣,女兒熱情地投身于有賞家務勞動。幾年前我跟她簽了一個合同,乙方凱蒂王(她的鬼子名)負責晚餐後洗碗,周末洗衣,烘乾,折疊;甲方(我啦)付給乙方洗碗每次一美元,洗衣,烘乾,折疊分別為每桶一美元;乙方不得無故不干,甲方單方面中止合同時得支付給乙方一個月的全時報酬,甲方當然得遵守有關兒童勞動的聯邦與州法。

  合同貼在冰箱門上。到現在,女兒還在洗碗洗衣哩。曾經因為報酬爭執罷過幾天工(strike)。每次老板給老爸漲了錢,女兒都要求增加報酬,還主動告訴老爸,聯邦政府的法定最低工資又升了。

  今年暑假送她回中國接受文化再教育,她極不情願,想再修一門課拿到保姆執照,還計劃到處去貼廣告條子呢。我使盡花言巧語,才把她乖乖地牽回國內。臨回國前還接了第一筆保姆生意,掙了三十來美元,轉眼就買了一個花木蘭的木偶,這小妞手頭松呀。還從國內打電話來問﹕在中國幫外公除草澆花,老爸能不能按美國標準付酬?我說不。最近聽外公講,她也學雷鋒,在園子里義務勞動哩。

  掙了錢干什麼呢?看電影,買禮物送人,買書,買些說不上用處的小玩意。你家里要是養有女兒,她再和你太太一聯手,得了,你就等著退貨哭賬單吧。我家的兩個女生,花錢就象打土豪一樣。女兒沒掙錢以前,她買東西是老爸出錢,她總抱怨買得太便宜。現在呢,女兒說﹕“爸爸,珍尼芙過生日,我要買個禮物送她。”

  我說﹕“太好了。”

  女兒說﹕“你出錢好嗎?”

  我說﹕“不干,珍尼芙不是我的朋友。”

  女兒說﹕“OK,你出一半,小氣鬼。”

  女兒也會花錢。一次過生日,要請十一個女孩到外面開Party,還給每個女孩子送禮物。老爸我給她一筆錢,有點緊。她精心做好預算,花了好幾個晚上去買價錢公道的禮物,還打電話給城里的各個餐館,看哪一家開Party最優惠。

  女兒計劃明年隨學校參觀團去訪問華盛頓特區,為期一周。這是學校的一種教育方式,旨在幫助學生了解美國政府。從西海岸飛到東海岸,加上吃住,要一千多塊。我說,沒問題,老爸包了;女兒說,不行,學校懇請參加者自己掙這筆錢。

  我當然很支持女兒去,跟她一起擬訂一個掙錢計劃,取了個驚險片的名字,叫“DC行動”。“DC行動”就是給家里的後花園除野草,澆水,菜圃松土,每小時按五塊半美金付酬。

  女兒還善心大發,要我把她朋友勞拉也雇了,勞拉漂亮的媽媽才離了婚,又回到大學去讀書,手頭緊。她說勞拉可以替我剪草,為了保證勞拉能在短時間內掙到一千多塊,我必須付她每小時二十塊以上。我一聽腿就軟了。

  到中國去過暑假也打亂了女兒的“DC行動”,做為彌補,我搞了一個“DC行動”的中國版本﹕我扔給她一本“自學代數”,帶回國,做完一章習題給一百塊。我還說,奶奶過去就是這樣讓你爸練毛筆字的。有一點我沒敢對她講,她老爸轉手就把“毛筆字工程”包給她三姑了,還賺了點批零差價。

  為了掙夠一千多塊,女兒和同學們上街去賣糖果,給別人洗汽車。她同學杰奎琳的爸媽是很好的外科醫生,每小時幾百美元的收入,他們周末還跑去幫杰奎琳洗了五輛汽車,幾個小時才掙了二十五塊錢。可憐的杰奎琳為了招徠生意,在寒風中賣力地跳起了chicken dancing(一種滑稽舞)。

  女兒不光在家掙錢,在學校也撈了一把。有個銀行贊助她學校的讀書活動,每讀一本古典文學作品並通過測試就獎勵錢。女兒從小是個讀書迷,這種掙錢方法太便宜她了,她干了個全校第一,拿著收款單到贊助銀行開了個戶頭。書中自有黃金屋呀。

  有一次成都市兒童藝術團來西雅圖表演,孩子們都是萬里挑一,琴拉得那個好呀,女兒是五體投地,和別人一比,可憐的她只剩勞動好了。中間,女兒跟一個女孩子聊上了。

  女兒問﹕“你能干活掙錢嗎?”

  人家小女生沒聽懂,說﹕“我要多少我爸媽就給多少,你爸媽不給嗎?”

  回家一路上,女兒念叨說﹕“太容易了,一伸手就可以拿錢。爸爸,中國的小孩跟你說的不一樣嘛。”原來,為了增加女兒的幸福感,我老給女兒搞憶苦思甜,講﹕若是她生在老家四川的鄉下,六歲起就得打豬草。

  我告訴女兒,我會負責她的基本生活和教育,如果她對生活有更多的期待,得勞動掙錢。記得我還是個靠美方學校資助的窮學生時,常常不知慚愧地告訴女兒,老爸沒錢。也許是這樣的經歷幫助了她今天不只用錢去判斷人,當年她曾看到了貧窮的老爸怎麼樣點石成金,把知識化為洋飯票。

  我當不了小鬼子的老板,只能做她的一個顧問。我想管虛一點,多講點人生的經歷,少管點她做作業,給女兒一些生活的啟示,期待她能夠從中受益。

  比如,我常常給女兒痛說“革命”家史﹕她太爺爺是河南南陽的一個帶頭致富的農民,四九年土地改革時讓別人把地給分了,人也連氣帶病死了;抗日時爺爺出來念了大學,抗戰勝利後一個農民娃娃娶了個買辦千金(奶奶啦),四九年解放後還是搞技術,工作好干上了全國群英榜,文化革命時被迫害死了;還有老爸我在人世間的拳打腳踢。這小鬼子哪里聽見過這麼水深火熱的事跡,每次都哭濕了幾張紙巾,她說﹕“Dad, I really feel sorry for you.”(爸爸,我真替你難過。)

  我希望女兒了解些家史,學會珍惜,天大地大不如自家的祖宗大,河深海深不如老爸的恩情深。一個民族的根是深扎在每一個家庭的,不在政府機構或精英分子身上。你我這些普通家庭能血脈相傳到今天,追溯上去,比起那些“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台”的各個朝代的歷史都長。老話講“聰明有種,富貴有根”,說的是好的性格和家風若能傳給孩子,一個家庭即便遭受社會災難,也能做到“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一九九八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