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偉人與偉大的國家

--論李登輝及李登輝時代

張俊宏

蔣經國延續國民黨,用台灣人!

李登輝維護國民黨,用其在野!

有國民黨才有今天?

前些時接受電台的採訪,主持人向我提出一個頗有意義的議題,論及國民黨中常會中李總統談到國民黨對台灣的貢獻,談到台灣如果沒有國民黨的話,不可能有今天。他所舉最近的實例就是金融風暴以及地震,都處理的非常圓滿,台灣是經得起大難的考驗,這次國民黨證明能夠承受這種災變。國民黨蔡副主任跟我對談時,當然肯定這項看法,我的回應卻很簡單:「任何一個偉大的國家,實在是不應該有偉人或偉大的政黨!」。我常舉一個例子,英國首相邱吉爾領導英國渡過那麼大的災難,二次世界大戰勝利後,選國會議員都落選了。當記者問他,你是這個民族的救星,使國家免於浩劫,你卻落選了,有什麼感想?邱吉爾的回答變成曠世名言:『對政治人物的殘忍,是偉大民族的象徵』一個偉大的國家是不應有偉人,自然也不必有偉大的政黨。偉大的母親絕不會使她的孩子像嬰兒,永遠依賴她,偉人亦如是,必須要能涵育其人民的偉大,而偉大的人民,所憑藉的乃是偉大的制度。一個偉人如果不能夠把他的偉大過渡成制度上的偉大,不能建立可持之久遠的偉大的制度,這個國家仍然是侏儒,只有侏儒的國家侏儒的人民,才需永遠依賴偉人,這個觀念是很重要的。

「偉人」必須建立「偉制」

一位日本有名的記者告訴我,文藝春秋雜誌曾經討論過一個有趣的事,他說一群作家在討論,公認在日本事實上今天已經沒有偉人,日本的偉人都在海外,在台灣的是一個。我回答他,那是因為日本已經成為偉大的國家,不再需要偉人。需要偉人的國家是很悲慘的,由於它的偉人沒有把他的偉大過渡成為人民的偉大、制度的偉大。一個偉人,必須建立「聖制」,使後世不再需要「聖人」才能稱其偉人,建立聖制的國家只要有凡人,就可以運作聖制。一個國家的政黨長久去依賴一個偉大的人,也是很悲哀。今天國民黨是不是有那麼偉大,我們尚且不論,如果是台灣人民永遠需要依賴這麼個「偉人」跟「偉黨」、「聖人」和「聖黨」,台灣人民會是吃奶的幼兒,永遠長不大的,這才是我最擔心的。另外,我們所擔心的是三月十八日所選出來的,已經不再有強勢的總統,強者非所喜,弱者亦非所期,原因是「偉人」還沒有建立「偉制」之前,突然之間換了一個弱勢的總統,他有沒有能力使國家導入法治所賴以成長的「偉制」實在有疑問。

李總統因緣際會成為那麼強勢的總統,那是台灣人被外來統治了五十年,甚至一百年之後,台灣人長久以來的夢。日本帝國主義統治五十年外加一個中國帝國主義的統治,一百年過去了,台灣人鬱卒到了極點。一百年的時間,終於有一個台灣人,能夠成為一個強人,這是台灣人尊嚴與信心的復建,透過李總統,台灣人是在做一個性靈的昇華,這是很重要的成長階段,今天要說李總統沒有貢獻,事實上是不公平的,中國國民黨的結束進入了台灣國民黨的階段,本土化的國民黨,使得國民黨的生命得以藉殼延續下去,是依靠著李登輝。然而李登輝能成為任十二年總統的台灣人,事實上追根溯源最重要的功勞應該不是李總統個人,也不能說是協助李總統登基的宋楚瑜,最原始的起源還是蔣經國,蔣經國選定李總統作繼承人,那並不容易,我常常舉一個企業家曾經講的一句話:『 一個人的偉大與否,不是看他的生前或是他卸任之前,要看他卸任或者是往生之後,他的繼承人是不是比他更傑出,他如果能夠找到比他更傑出的繼承人,才能夠蓋棺論定這個人是偉大的。』蔣經國確實是找到比他更了不起、比他更傑出的後繼者。新黨的觀點和我完全相反,他們認為這點才是蔣經國的敗筆。實則,沒有這個「敗筆」,台灣早就沒有國民黨了。

成功須看傑出的繼承人

李登輝是台灣人,蔣氏能接受台灣人作他的繼承人。李登輝是台獨主義者,他早就看出來了,而且也曾為此事被拘禁過。蔣經國渾身是列寧主義細胞,大陸人的優越感、政權上優勢,不論他是出於優越感也好、不安全感也好,要讓一個台灣人來繼承,尤其這種台灣人做為他的副手,委實不易,他能超越個人好惡,看出國民黨在台灣要立足,沒有台灣人是延續不下去的,所以台灣國民黨能夠繼承中國國民黨,使得國民黨得以延續, 那是蔣經國的高瞻遠囑,蔣經國雖然沒有為台灣建立取代「人治」的「法治」所憑藉的制度,但他做到起碼的貢獻,找到了人延續了「人治主義」的民主。蔣氏是被動的在壓力下接受民主,我們這一大票人都是蔣經國的囚犯,都是曾被他「抓起來」的。他沒有民主的細胞,這點他老子比他更厲害、更殘忍。就蔣經國來說,他的功業就是使得他能夠透過李總統而使得台灣穩定下來,對既得利益者而言是使得中國國民黨延續,對台灣人來說則是權力轉型的過程沒有產生動盪流血的悲劇。

庖丁解牛的改革

李總統就任之後,他面臨了中國國民黨非常繁複且沉重的包袱,他知道靠國民黨的力量要切割自己是不可能的。我的堂伯父是南投很有名的外科醫生,他的一項專長是割癤子,衛生環境不好的年代,小孩子一半以上會長膿瘡,我堂伯父操刀俐落很快就好,但是他自己小孩長瘡,和他自己的,他卻割不下去。這個道理國民黨也一樣。李總統繼承國民黨這麼大的包袱,靠國民黨自己怎麼也割不掉。李總統引進了反對運動,引進了民進黨的力量,名醫是民進黨,以外科手術幫他切割。台灣這個列寧主義所留下來嚴重的包袱,戒嚴、報禁、黨禁、陸禁、海禁、全面改選、總統直選,到選省長廢省長,媒體禁忌的全面解除,沒有一樣是國民黨主動做的,因為他不可能自己割爛瘡。檢視台灣的民主發展歷程,反對黨也得到從228事變後的教訓。228事變是重禍而無功,美麗島事件是輕禍而小功,後美麗島時代則是無禍而大功,近十年來,一連串的禁忌,都是沒有任何事件下完成了最重大的改革。改革的方法,早期的228事變、美麗島事件是鬥牛,採取的是一種「無交集的鬥爭」,後美麗島時代則如同解牛,是「有交集的改革」,跟在朝者的交集,運用主流、非主流分裂的矛盾介入,用的是庖丁解牛的典故。228事變是「空手鬥牛」,美麗島事件如同「持劍鬥牛」,後美麗島時代是「庖丁解牛」。這十年來重大改革,民進黨幾乎是配合了李登輝,而從事整個國家解嚴以後,民主工程的再造,這部份來說,李總統的功業是不可抹滅的。但是,有二個重大的問題,十二年的時間,他沒有把個人的偉大變成制度的偉大。

國民黨成在野黨才是超越

所謂制度,第一步最重大的制度是憲法,憲法到今天一事無成,修憲到現在只是貼貼補補,把一部很不成體統的中華民國憲法,本來已成不了「法統」,可以說只是「馬桶」,修修補補之後,到現在已成為茅坑,根本不登大雅。法治主義所需要的第一部百年大法,由人治進入法治的第一本法典,沒有能完成,使得未來的民主多一層不確定。其次蔣經國生前就安排了他的繼承,現在在他卸任之前,他是屬意於連戰。在他任內把中國國民黨變成台灣國民黨,然而在他卸任後如果沒有辦法把中國國民黨由執政黨變成反對黨,他的功業仍是不完整的。也許有人認為從國民黨得到的政權,必須延續其執政,這種角度和觀點是黨棍的立場,蔣經國的功業是藉著台灣人而延續國民黨。李總統的功業在於民主,如果沒有完成和平的政黨輪替,民主不可能走向寬廣的大道,他的功業是殘缺的,如果只想維持國民黨的延續,李絕不能超越蔣。

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也只有讓國民黨成為反對黨,才能真正超越蔣的功業,因為他不是保存一個黨而是保存二個黨。這是當年華盛頓維持至今兩百年而不墮的功業,華盛頓把他的國家,一個獨立運動所創造出來的國家,讓它在政黨輪替中運轉其民主憲政,國家的名義藉此永琠腔礞U來,真正的國父是華盛頓。偉人建立「偉制」,使得這個國家不必再依賴偉人,才是真正的偉人。如果一個偉人塑造出來的國家,人存政舉,人亡政息,他終究是凡人不是偉人。所以,李登輝總統到底是不是偉人,今天說還太早,因為在520日前他還有機會,我一直假定一月份國大開會到5月之前,他是可以把12年來未完成的憲法的功業讓它完成。也可以帶動所有的總統候選人一起來參與,他就會真正變成憲政的國父,但是到現在為止,沒有看到他做。他另外一個功業不是使得國民黨延續為執政黨,而是應該使得這麼擅長貪污的政黨,已經腐敗50年的政黨,發揮他另外一部份未用的能源,應該是監督者而不是執政者。那麼龐大的、深沉的、複雜的執政經驗拿來監督,他會成為一個最傑出的監督者。今天經營一個國家,僅只將民進黨利用來幫忙打天下,而不能利用民進黨來治天下,利用擅長貪污的國民黨來監督,利用還沒學會貪污的政黨來執政,就不能使得國家同時擁有兩個最優秀的政黨,其結果,一個是疲憊的、腐敗的,另一個是營養不良、經驗不足的政黨,這個國家仍然會是跛腳的、衰敗的。所以經營這個國家需要很謹慎,事實上也很簡單。也就是使得最擅長貪污的安於其位,來監督貪污,不會貪污的來執政,其結果自然是:沒有經驗的,獲得經驗;有經驗的發揮經驗,經過朝野易位後,這個國家就會擺脫偉人建立偉制,而成為偉大的國家。子子孫孫也不必在偉人、偉黨的陰影下永遠成為侏儒。退一萬步言之,如果僅為持續國民黨之命脈,蔣氏以台灣人而延續國民黨,李先生要保全國民黨最佳途徑,不是令其繼續執政,反而是須令其在野休養生息。

偉人還是侏儒

當然,到目前為止仍看不出李總統是這樣在做,但不必然是他不會如此。

李登輝總統在市長選舉中本來也支持阿扁,最後把阿扁拋棄了,現在支持台灣國民黨,在最後階段臨門一腳,支持的是民進黨,來顯現他的偉大,沒到318日還沒到結局,批判他可能還太早,因為他是個學劍道的人,他隨時都是隱忍不發,發必中節

無論如何到現在為止,他是結束了一個舊時代,但是還沒有真正開始一個新的新時代,在他卸任之前,也還沒有真正開敨李登輝的新時代。像他那麼雄才大略的政治人物,當今世上是少見的,以這位雄才偉略的「哲君」型的人物,我們所了解的,相信他也都會了解,到現在為止,他完成了不少事,但是事實上以他的才氣,目前所完成的算是小事。最重要的部份還不是他過去所做的。以一個偉人,我所說的這兩樣他都沒有做到,這兩樣做到了,他不只是台灣歷史,他將是世界歷史上的偉人。台灣民主的成功與成熟絕對影響中國,絕對可能替世界解除黃禍,完成這個關鍵的當然是世界史上的世紀偉人。到目前他確實使一個非常困難能夠民主化的列寧體制成功的轉變為民主體制,但只是第一步。就像華盛頓領導國民革命之後,建立那麼一個全世界最富強的國家,歷二百年而不衰,在世界史上是罕見的。

時勢可造世紀偉人

在重大關鍵的決定時刻,是可以決定一個歷史性的人物是偉人還是凡人,李先生是面臨延續國民黨,還是創建民主的選擇,到目前為止,他是選擇前者,如果繼續走這一條路的話,他不是凡人,因為可以成偉人而不為,他會是歷史的侏儒,是一個胸襟氣宇只會計較政黨私利固守黨產的小黨首,他會是侏儒不可能是偉人。

不少人說就目前情況來看,從去年11月至今,一連串的言論傾向,各種可能性好像在於做侏儒的機會比較大些。

但這個決定權完全在他自己。

以他的歷史地位,本來已經奠立了,不能持續仍然是可惜的。我曾經在莫斯科邀請戈巴契夫到台灣訪問,他是因我的一句話才決定來的。我說:『學政治的人比較更喜歡作評斷歷史人物,戰後,代表廿世紀的偉人,應該是邱吉爾,後來戴高樂產生而取代,他們都可以有成為世界性、世紀性的偉大政治家的條件, 到了戈巴契夫時代,我們認為世紀性的偉人代表,應該是『戈巴契夫』,他眼睛一亮,問我理由。我說:『也許你毀掉了蘇聯,但是保存了地球,保存地球的偉人是歷史性的。』他很高興,當場就說我要去,直說台灣有一個這麼偉大的評論人,一定要去。他來台灣時,我曾經跟他說,事實上現在歷史還未定,20世紀還沒有結束,還在等待出現一個比戈巴契夫偉大的人。我說可能是李登輝,也有可能是江澤民,還不知道。地球沒毀,保存下來了,但是,全世界最麻煩、人口最多、仇恨最深、危機最高的台灣海峽戰爭地帶,兩邊都在發展民族主義,一邊是中國民族主義,一邊是台灣民族主義,不是平行對外,而是對內相向準備對決。一百年來,中國都在提倡民族主義,但是沒有意義,因為沒有經濟力,現在海峽兩邊都有強悍的經濟力了,不但有經濟力做後盾的民族主義,而且是急劇上升,一邊不服從民族主義是「台奸」,一邊不服從民族主義是「漢奸」,這一句標籤就可以殺人,成為團結起來互相對抗的力量,何況各自以全世界軍火商做後盾,拼命鼓動買得起軍火的兩邊猛烈喊打,所以這種危機是世界性的,全世界的列強繳不起高科技軍事預算的,都來海峽兩邊通吃,這種情況下兩邊的領導人也很配合,拼命往戰爭的途徑喊打喊殺。所以20世紀結束前,世界性的災難核心是在台灣海峽兩岸,誰能解決這個問題、化解這個災難,誰就是世界性的偉人。我也曾跟魏京生談及世紀性的偉人是怎麼界定的,我說戈巴契夫之後,可能就要看是李登輝或是江澤民,看起來到現在都還不能定位,李總統可能是歷史的偉人,但悲劇發生也有可能同是歷史的侏儒和罪人。

當然他如果是歷史的侏儒,很可能21世紀之後,偉人該當就會是民進黨人。

貞婦晚景失守,一世清白俱非

政治人物都是看他最後的結局,看他的後半生,有一句話:『貞婦晚景失守,一世之清白俱非』。一個政治人物到重大關鍵做錯了,就一世的功名俱毀,先前一度形成的李登輝情結也不再是那麼重要的,會是歷史洪流中的泡沫。西方歷史學家有一句話解釋這種情況:『能夠經得起風化的碑文,才能進入歷史』,這是燕妮的名言,人生最後階段堙A能夠堅持到底,完成他最後重大的功業,使得人有限的生命化解成為生生不息的生命,才是真正永琲漸糽R。我常舉戰後亞州三個政治人物,毛澤東、蔣介石、吉田茂做比較。毛澤東生前受到神一般的尊崇;蔣介石是極權政治堣ㄝe第二個聲音,舉國一言堂;生前毫無政治高度與聲勢的是吉田茂,日本戰後的第一任首相,背負著國家一切的非難和債務。但是,這三個政治領袖身後,毛澤東毫無長度與遠度,有的是國家災難的長度,禍患的遠度,蔣介石也一樣。吉田茂是一個非常卑微的首相,身後所留下來國富民強的遠度和長度,到現在綿延不息,歷50年而不止。他所謂的吉田學校,有五個首相影響了十個首相,一直成為日本戰後的立國精神。一邊是窮兵犢武,一邊則是貫徹絕不發展武力。當海峽兩岸拼命發展武力,他在旁邊拼命利用時機,蒙暴其利,利用海峽兩岸的對立、大洋兩洲的爭執,連年爭戰的結果,造就了今天世界第一大金主的日本,他使得他的國家國富民強的長度遠度,延續了他永琲漸糽R。人的肉體生命是有限的,但是他把他有限的生命,化為生生不息的人,帶著生生不息的理念,把日本「人治」極致的軍國主義徹底的轉化成「法治」的民主制度,而且使接管這個制度的人,充份的徹底接受了他的訓練和感染,人跟制度都延續下來,完全類似於美國的開國,承繼了西方的美。美日兩國,偉人過後,已經可以不再需要偉人,母親欣慰的看到嬰兒離開了搖籃,自信的走出家門,東方的日本今天能有此局面,很值得台灣也必須來思考這個大問題。

選舉到了最後階段,幾乎什麼絕招都有可能,仍有不少記者問我如同北市長選舉一樣,李先生會不會又痛擊民進黨?果如是,他不過是選擇作一個國民黨的新黨棍,不是一個開創新時代的國家元首,更不是開創台灣民主的國父。

李登輝與宋楚瑜

探討李登輝先生,實在很難不討論和宋楚瑜間的關係,不少記者都要我表達這方面的看法,宋的事情演變成今天基本上仍是制度所形成的,沒有建立更根本的民主制度無法解決這類的問題,制度建立了這個問題可以解決的。這種黨內之爭實際已牽動整個國家和社會的安危,在反省之後,更需要建立一個長遠的制度,也許這些政權爭論,過幾個月就雲消煙散了,但是,如果再沒有建立制度,災難的延續仍然是無窮無盡的。毛澤東沒有建立好的制度,而且建立了錯誤的制度,導致13億人口,走向歷史的悲劇足可引為深戒。從制度面探討,憲政民主的整個配套措拖,包括黨內和黨與黨之間的規範,都可以建立一套民主式的制約,大膽的放棄人治走向法治是可以處理的。至於人事,事實上,李宋之間的事選省長時都已經呈現出來了,我也選過民進黨省長黨內初選,初選時就把我拔除掉,不願我做他的對手,對手也是他們當時整個考量省長勝選的必要佈局,他們已經深入民進黨的初選。實則既然決心栽培宋,讓他有全國性的民意,就應讓他更上一層,否則當時即應引進民進黨,如果以公天下的胸懷,當時即推動政黨輪替,從省長開始,國家將會更穩定,社會成本會更低。今之視昔,更應清楚地看到來日,否則等於永遠被同一個石頭絆倒!

李先生一直成功的利用民進黨來幫他切割政敵,可惜只當作免洗餐具。其實那時候應該繼續把一個草莽的民進黨扶正,是可以解決當今所遇到的難題,結果反其道而行,把即將執政的反對黨臨門封殺,應該進一步安排長遠的經營法則,就是利用基本的政黨輪替,政黨政治也是另外一種制衡的運作,那個時候他就應該如此做,但是沒有做,反而還百般呵護,郝伯村是以兵力作後盾,宋楚瑜則以民力,沒有栽培反對運動的力量來制衡,整個國家都會失衡。他是怕民進黨成功,所帶來的後果。

對民進黨沒有信心

不少人碰到,總會提最後的一項疑慮,「民進黨沒執政經驗,太年輕,不放心!」實則,不讓他執政,他永遠不會有經驗,對反對黨沒有信心,這樣的國家是永遠長不大的,戰後多少國家,五十年來,都有幾十次的政黨輪替,都沒有發生什麼問題,只有我們長久相信國民黨的催眠,一旦換反對黨台灣就戰爭,互相恐嚇會動亂、會戰爭。事實上,台灣現在13個縣市,百分之七十的縣市由民進黨執政,由民進黨執政的多數是前五名,過去國民黨也說民進黨沒有經驗不能當縣市長,可是現在地方也沒有大亂。北市是首善之區 ,陳水扁本身雖不是能力最強的,在台北市的表現是一流的,幾任國民黨壟斷政權的市長,大家公認沒有比阿扁做得更好。

至於民進黨執政會觸動兩岸戰爭,其可能性很小,我本來以為中共決策作業很幼稚,這次兩國論,看起來中共也不斷在學習,不斷趨於成熟。

對中國也必需要提醒它,民主國家都會看民調,中共不斷的恐嚇,也使得台灣台獨的意願越來越提高,中共每恐嚇一次,民調的數據就提高一次,二個月前 我是台灣人,不願作中國人的民調,第一次數據超過50% ,這是中共不斷恐嚇的結果。台灣人想獨立是228事變所造成的一樣,過去是用屠殺,現在是用武嚇,都是促使台灣人更加厭惡中國,恐嚇雖很有效,但卻加速它跟帝國主義結合來平衡中國,這是中共在政略上必須重新學習來面對的課題。

但無論如何,面對中共中國無止境的武力恐嚇,一昧的「懼戰」,只會「促戰」而且「誘戰」,所謂「忘戰必危」,免除戰爭之道只有準備戰爭,而且戰場不應該準備在台灣海峽或島內,甚至應該在中國內陸開闢戰場。只有準備戰爭決心死戰可以止戰,害怕戰爭反足以誘發敵人誤啟戰端,這是確保國家安全與海峽和平之道,不可不深思切記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