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爽快、果敢的民族向心力

--評兩韓高峰會談之一

湯本

  當南北韓兩個領袖走在平壤機場上的紅地毯上時,據記者報導這是世界上最長的紅地毯,一片“萬歲!金大中!萬歲!金正日!”的歡呼,在這歡呼的背後,人們看到的是南北韓民族強烈的民族向心力。這個民族還有救,這個民族將會有大前途。當淚水打濕了朝鮮半島的土地,人們才發現,被半個多世紀共産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個陣營隔絕開來的南北韓,卻原來有著如此強烈的民族深情和民族向心力。

  在迎接金大中的機場上,金正日身著北韓軍服式服裝,北韓儀仗隊和軍樂隊,都顯示出北韓在軍事力量方面的努力和實力。但當林肯長禮車開過來時,原來的程式中,是兩個領導人分乘兩輛禮車離開。但金正日不顧程式,一頭鑽進金大中的禮車,馬上表示善意,立即開始對談。

  南韓媒體以“巨大震驚”來形容金正日的“親和形象”、“博學多識”、“頭腦開放”、“能言善變”,一家報紙以“北韓不是惡魔”的大標題來形容他們的記者所看到的北韓社會,有的南韓中小學老師已在擔憂,形勢變化如此之快,北韓人並非象南韓以往官方文選中那樣可惡,如何向自己的學生解釋南韓官方編訂的小學、中學課本對北韓的偏激之詞。

更令人震驚的是,據洛杉磯時報報導,金正日居然很真誠地認爲金大中很象“他的父親”。朝鮮語中,對長輩,對平輩,對下輩的語言方式有十分嚴格的區分,是不可逾越的。顯然,在韓國話中,金正日向金大中說話用的是對長輩的尊稱語。

  五十五年來,北韓的民族主義經由極權政治走向極端,而南韓的民主化則走向親近美日。中韓建交十二年來,中韓關係也很好。對於北韓的軍事發展,西方世界一片反對聲浪,但南韓也有一些的知識份子的聲音,認爲北韓發展核武器是全體朝鮮人的驕傲,不是爲了對付南韓,而是對付日本。爲了防止日本佔據有爭議的獨島,南韓人民同仇敵愾,連總統金永三也登上了抗議的船隻。

  富南韓愛著窮北韓,根據南韓媒體報導,很多南韓人認爲,“既然我們需要很多外勞,爲什麽不讓自己在北方的兄弟姐妹、親戚來賺這個錢?”一個南韓人說,當他看到簽署協定後的兩個金握手高舉時,“我哭了,南北韓是一個民族,我們是同一血液的種族。”南韓的民衆普遍意識是,“北韓不就是窮嗎,不就是社會主義嗎,但都是我們的兄弟姐妹,讓他們嘗嘗自由的甜頭,他們慢慢不就和我們一樣了嗎?”顯然,民主的自由的南韓比尚未民主的北韓更有自信。美國中國問題專家、傅正元教授認爲,“南韓人強調自己就是朝鮮人,這是兩韓會談的最本質的基礎,韓國人根本沒有想到要改變自己的屬性。”因此,南北韓高峰會的功勳,首先應當歸於人民。兩韓人民應該高呼“南北韓人民萬歲!”尤其是,“南韓人民萬歲!”

  我對金大中先生充滿敬意,作爲政治家,他不僅對過去迫害他的政客予以完全諒解,而且對於過去充滿敵意的北韓,也是以寬大的胸懷予以諒解和愛。他說:“對北韓什麽都可以讓,讓給自己的兄弟姐妹有什麽不可以,民族利益第一”。臨行前,他向媒體表示,對於金正日的話,“我要以理解的角度去傾聽。”在訪問中,金大中十分注意與北韓人民交往的機會,他的夫人特意與自己的中學的數學老師見面。相隔半個多世紀之後的見面,兩人唏噓不已。整個南北韓人民的命運,著實令人同情,傷感。而南韓人民的胸懷,在一個傑出的領導人的金大中的帶領和影向下,更顯得寬廣、溫情而自信。

  那些自稱民主的現代的文明的卻欲獨立的臺灣人士,應該向金大中看齊。

  一位南韓學者認爲,南韓經濟發達,北韓軍事強大,合爲一體,將更強大。亞洲四小龍的南韓,統一後,將變成一條亞洲中型龍,在國際政治舞臺的說話聲音更響亮,將使東亞和平穩定結構增加新的良性因素。南北韓高峰會背後的幾個大國的實力較量和折衡,意味著什麽?北韓的民族主義加上南韓的民主化,便是南北韓的未來?邦聯是鬆散的聯邦?南北韓和解,最爲受益的當然還是南北韓兩國人民。但是,對於美、中、俄、日來說,南北韓的和解、走向統一,都獲得各自不同的戰略利益,何者爲多?這都是筆者下周評論要探討的問題。

  南北韓高峰會,是一次跨世紀、劃時代的會議。兩韓高峰會談的成果也反映出的兩韓人民的民族性格。簡短而又富實質意義的兩漢高峰會的《聯合聲明》也體現南北韓人民的性格:做事爽快,不後悔,不拖泥帶水。

  筆者曾經在完全是朝鮮族的村子裡勞動、居住過三年,隨後又在朝鮮族地區工作多年,朝鮮族的勤勞、豪爽、熱情、果敢、倔強,重視教育,尊敬師長,熱愛清潔,能歌善舞,給我們蒼涼艱辛的北方生活帶來很多色彩、溫情和友誼。朝鮮族女孩如果衷情于一個男青年,她們常常是矢志不渝。我所很熟悉的一個朝鮮族女孩,就因爲自己的戀愛受到政治的打擊,就自殺殉情。即便是在美國,來自南韓的美籍韓裔,甚至把來自延邊的朝鮮族新移民也看成同胞,在工作上和生活上予以幫助,其族裔的向心力,是其他族裔所不及的。而南北韓人的強悍,在美國最突出的表現是在1992年洛杉磯大暴亂時,很多商家被劫燒,面對黑黑墨墨(黑人與墨西哥人)的劫燒動亂者的暴亂,洛杉磯城中,所有的主流或少數族裔的商家都望風而逃,唯有韓裔人士端著機槍在商店房頂與暴亂者對峙,守護自己的財産和家業,他們大有“你再進一步我就開槍打你”的拼死精神,令人敬佩。

  看完韓語的高峰會談的電視實況轉播後,我第一個感受是,少虛文、重行動、爽快果敢的南北韓人,他們說幹就幹,將互助互利、民族利益和民族感情放在第一位。相比之下,兩岸中國人則重名位、少行動,互相內鬥了許久許久,互相談了很久很久,咬文嚼字了很久很久,卻又變來變去。兩岸互相都有優勢,卻不知道互補,互相都有嚴重的不足,卻不思改革,互相沒有信任,卻都指責對方不守信用,雙方都缺乏自信,卻都埋怨對方沒有自信。窩囊、昏憒但卻自以爲了不起的兩岸中國人,至今還在互相傷害自己。兩岸中國人在經濟上和文化上走了很多步,但在政治上卻不如人家南北韓人一步。

  窩囊、昏憒的兩岸中國人,你有救沒有救?

  *對本文有任何評論和批評請進入《自由言論》;敬請看下周一兩韓高峰會談之評論。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