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是瘋子還是領袖?

--從卡辛斯基和麥克.維兩案看美國的自由

 

湯本

 

  當《時代周刊》的記者來到監獄采訪卡辛斯基,記者問卡辛斯基﹕“很多人認為你是神志錯亂,精神不正常的瘋子”。卡辛斯基回答說﹕“我是理智正常的人。”他指出,為了澄清自己是理性理智的人,他的著作《真理對謊言》將在紐約出版。

 

  可惜,這位記者沒有從下面的角度去問﹕人類是最富有創造力的動物,在自由的社會,每個人都可以奇思狂想,別出心裁。但是人類社會的黃金規律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這是人類基本的準則,它可以人道的原則來處理任何人際關系。用殺人的極端行為來推行自己的主張,是違反人道的,如果別人也用自己的一套理論來殺卡辛斯基,卡辛斯基將會作如何感想呢?如果筆者有機會與卡辛斯基對話,問此問題時,不知卡辛斯基將作如何回答?

 

  顯然,再會狡辯的人如卡辛斯基,遇到此問題,都會說不出一句言之成理的話。

 

  相比較之下,血氣方剛的麥克.維似乎比卡辛斯基更有“理由”。至少,他認為自己在為“美國人民伸張正義”。為了表達自己的“觀點”,卡辛斯基是主動態的去殺人。相對,麥克.維是“被動態”的去殺人。但是,再有所謂“理由”,暴力行為是恥辱的。這兩人采取的都是極端的暴力行為。極端的暴力行為不能改變社會問題,只能帶來無辜的傷亡。

 

  《時代周刊》記者認為卡辛斯基是“作為主張暴力的無政府主義者,卡辛斯基已成為了英雄”。“他是無政府主義者之王”。在獄中的卡辛斯基總算說出了一句較為清醒的話,他說,“(捧我為英雄的)人們中有很多是不理性的”。他希望有一項真正的運動,“人們在這個運動中,理性,自我控制,真正嚴肅地從事清除這個技術的系統,如果我能夠成為這項運動的發起人和組織家,我願意從事這個運動”。在監獄中,遠離社會,卡辛斯基似乎清醒理性了些,但他在進監獄之前、在開始作連環炸彈殺手之前,為什麼不作如此思考呢?

 

  從廣義上講,卡辛斯基和麥克.維不是一般的恐怖分子,而是對美國社會和人類社會的異議人士,但他們沒有為傳播自己思想而努力,而是用暴力來表達“觀點”。美國的司法和陪審團人士(來自人民)對這類人士判刑,十分寬宏大量,可見將他們的暴力罪行,與美國其他為一己私欲私利殺害他人者區分開來的(其中很多人是被處死刑的)。

 

  英國、美國的自由,是包括了可以反對英國、美國本身的思想、觀點存在的自由。所以才有馬克思、卡辛斯基和麥克.維的存在。但現存的現代社會,同樣是反對用暴力來表達自己的觀點的方式。因為使用暴力意味著在為害他人的生命和干涉他人的自由,這本身是在違反自由。

 

  很具嘲諷的是,馬克思來到東方,和東方傳統的專制及極權結合起來,就會用暴力消滅敢于思想的人。馬克思只有在資本主義社會的創作自由和出版自由中才能產生,中國共產黨也只有在1921年上海半自由的社會才能產生。中國絕對不會出現馬克思一類的思想家。可見,自由的西方社會產生了馬克思,而由馬克思影響下的社會,如前蘇聯的極權社會和中國大陸1976年前的極權時代,都是在消滅自由。當然,這兩個社會實際上是沙皇極權和中國皇帝極權的再版。他們不僅扼殺可能出現的新的馬克思,也極力遏止產生馬克思的文明時代的其他文明思想和文化。

 

  在自由社會中,社會體制和理性的人們之所以主張要讓所謂毒草生存,不是為了陪襯鮮花的美麗。而是因為這毒草很可能不是毒草,而是人類的吉祥之花。每個人由于自己的局限,很難評判出格的、反傳統的事物。

 

  而中國大陸是不會有美國社會對待自己的異端人士的“寬宏大量”,官方在自由、限制、壓制、穩定中莫衷一是,左右失據。自以為不要亂,怕亂,“穩定壓倒一切”,但試想,當年老鄧開闢經濟特區時,不也是有很多保守人士,恐慌的不得了,說天下將大亂。但在事實上,天下沒有大亂,中國大陸社會目前比1976-1977年要穩定很多,不就是經濟改革的成就所造成的嗎?

 

  因此,開闢政治特區,逐步進行政治改革,只有還自由于人民,中國大陸才能更趨穩定。只有公民自由和社會法制才是社會穩定的兩大基石。尊重他人,尊重理性表達的異見,是有大智慧的政治家和有大智慧的國家必由之途。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