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做自由的主人公

--評麥卡錫的幽魂

 

湯本

 

  在自由的國度談自由,似乎有些畫蛇添足。但對自由的認識是很難有窮盡的,原因很多,因為﹕身在自由的國度,人們還會有從不自由的國度帶來的烙印和沉重精神束縛;因為對自由的干涉和壓制,即便在自由的國度,也還會常常出現;因為任何一個自由的狀態,都是對下一個自由的階段來說,是不自由的存在。

 

  五十年代初的麥卡錫主義,就是極端政治恐怖分子麥卡錫參議員,對美國自由的玷污和破壞。麥卡錫曾經說過“麥卡錫主義就是將袖子挽起的美國主義。”(1999年12月15日《新聞週刊》)麥卡錫認為自己是美國主義的化身。雖然麥卡錫並不代表美國自由精神和主流社會的理性,但他在一時的猖獗,足可見當時美國社會的許多民眾在強調自己的自由的同時,過度敏感和極端排斥異見的精神傾向。

 

  但美國自由的本身,給了人們在當時就能批判麥卡錫主義的勇氣和智力,也給了美國人自己反省自己的能力和勇氣。即便在當時,美國人對麥卡錫主義就有深刻的批判和反省,1954年5月7日,節目主持人Edward R. Murrow 就在廣播中說,“沒有一個人可以恐慌一個國家,除非我們自己是和他類似的一部分”。美國人這種反省精神,令人感動。例如,美國自己罵自己是“丑陋的美國人”,美國人都覺得很自在。反觀中國人,就發現歷史的“虛榮”和“自尊”的沉重負擔。如柏楊先生罵“丑陋的中國人”就引起很大的風波。這種中國人自己不能罵自己的“國格”、“國尊”、“族格”和“族尊”在一些人心靈中是根深蒂固,但早晚會去除掉的,如果他們是聰明人的話。

 

  在麥卡錫主義盛行的時期,一位曾被迫害的紳士當面斥問麥卡錫﹕“您沒有尊貴感,先生,最終而言,你難道連一點尊貴感也沒有嗎?”是的,麥卡錫沒有尊貴感,他只有挽起袖子打人的快感。攻擊人、迫害人,給人套上莫須有的罪名,是他一生引以為榮,但歷史裁定是最為恥辱的“成就”。

 

  近五十年來,美國的多元開放風氣茁壯發展,似乎很難再找到麥卡錫主義的殘跡。時值九十年代末年之末,美國《新聞週刊》以麥卡錫的“是一個騎在掃帚上的巫女形象”的漫畫為麥卡錫作了總結,蓋棺論定。看來,是可以將他的尸骨腐爛味一起封死在棺材裡。

 

  但是,“歷史的精神正把我們拉回去,利用我們”。今天,在美國,希望重新公開為麥卡錫主義平反的人是不存在的,但在潛意識上,老是以麥卡錫主義的激烈態度和整人方式,來對待非我類者,並不鮮見。麥卡錫的幽魂,並沒有完全消失。而且令人很恐怖的,這些幽魂所附著的個人和團體,其中大部分人是很善良,很真摯的人,只有極為少數的人,才是真正懷抱陰暗心理和陰暗伎倆的。而一旦連上政客,便會產生反歷史進步的力量。

 

  有一個朋友告訴筆者,他在好幾個場合,踫到一些並不很了解華人的人們,當他們知道他是從大陸來的,馬上表現出一種同情和憐憫的態度,似乎他的存在與他們的存在有很大的不同。對于此,他常常是笑一笑,對那些人們說,“是啊,我的感受很多,和您的曾祖父或曾曾祖父來美國移民時一樣。”他的話語中,充滿自由的主人公的自豪。

 

  美國的正義和公正,已將是麥卡錫封死在棺材裡了。但是沒有人敢保證,麥卡錫的幽魂早已散盡。

 

  人們深知,一個人的尊嚴來自于其個人的自由度。人的自由度很大程度決定于他自己的經濟能力、思想能力的強弱程度。“文明和經濟一起傳遞”,文明和意志一起傳遞,文明和創造性智慧一起傳遞。

 

  這裡,就是我們的土地,這裡,就是我們的家園,捍衛我們自己的土地和我們自己的家園,就是捍衛下一代人爭取更大自由的起點。

 

  發展自由,從艱辛無比的歷程中,在我們的精神家園之一--《湯本論壇》。她已不是一個個人的論壇,而是屬于一代追求自由的人們的共同的精神財富。

 

  期望每一個為她寫作的朋友,珍惜她。期望每一個閱讀並喜歡她的朋友,珍惜她。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