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以巴和平有沒有希望?

——兼評以巴衝突的要害是以色列的侵占

湯本

翻開2002325日的美國《時代周刊》,雖然在文字解釋上有很大的傾向性,但你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一張張地圖,顯示1948年開始的54年來,以色列是如何一步步侵占、蠶食阿拉伯國以及後來的巴勒斯坦地區,除了給該地區的330萬巴勒斯坦人帶來苦難,將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人從通海的地區變成一個被以色列軍事力量包圍的,腑中交通要道被掏空的肢解的地區,還造成了周邊國家黎巴嫩、叙利亞、約旦等國家近200多萬的巴勒斯坦人的難民營,這200多萬的巴勒斯坦人的家園被毀,過著寄居他國的流亡生活,有的已長達半個多世紀,半個多世紀的苦難,歐美世界沒有一個援之以手,給予真正的幫助,提出有效方案逼令以色列將土地歸還給巴勒斯坦人。

既便按照2000年克林頓主持的以巴談判,按照在戴維營中提議的和平計劃,巴勒斯坦仍處于“國中國”的封閉性位置,西邊無法通海,東邊則被從一英里到數英里寬的以色列控制的安全區所團團包圍。巴勒斯坦不僅無法通達到活海的地中海,連東邊的死海也達不到。

在軍事上,以色列的軍隊現役軍人163,500人,預備役425,000人,擁有裝備最現代化的海陸空三軍,連中國也要向以色列購買最先進的空中預警機。而巴勒斯坦只有不少是民兵性質的35,000人的軍警人員。巴勒斯坦的弱敗軍力,何堪一擊。

成如筆者曾引用過,去年“1117日,美國華盛頓政策研究所的菲麗西絲.貝尼絲博士(Phylisis Benes)就認爲,是美國‘爲以色列的軍事侵占,在財政上提供經費,(在輿論上)支持保護了這種侵占,同時在國際外交、國際論壇中保護了以色列,使他們(以色列)免受國際制裁和譴責’。幾十年來,以色列的侵占,是‘尖銳痛苦的神經’,帶來了連綿不斷的以巴衝突,血腥傷亡和世代仇恨。另一位從事伊斯蘭文化研究的專家海伊.雅特(Hay Yut)則認爲,以色列的軍事侵占造成‘仇恨的形象’。”據同一報導,以色列的推土機在巴勒斯坦地區建立新的居民點,趁巴勒斯坦人不在家的時候,將一座很新的樓房摧毀,一個巴勒斯坦婦女跑過去,尖叫痛哭。

無庸置疑,以色列人富裕,强大,教育程度很高,平均人收入也在世界最高收入行列,爲什麽不能采取贖買政策,采取和平共處的方式,幫助巴勒斯坦人發展經濟,而是采取戰爭呵欠道士的手法掠奪土地?使得以巴衝突從土地之爭,變成了事實上的侵略與反侵略之戰。

從三月初開始,以色列總理沙龍藉口打擊恐怖分子,大舉進攻,被美國國務卿柯林.鮑威爾批評爲“沙龍的軍事行爲,將導致無路可走”。面臨以巴血腥衝突越來越嚴重的危機,美國媒體亦感覺到問題的嚴重,對沙龍的妄動軍事行爲,有了一些如實的報導,馬上,百分之四十六認爲在“最近幾周的沙龍的回應巴勒斯坦人對以色列軍人以及平民的攻擊的軍事行動是過分的”。

314日,美國特使津尼將軍再度抵達中東,再度會見阿拉法特和沙龍。巴勒斯坦國再度被强調,沙龍暫時停火,短暫平靜出現。接著迪克.錢尼副總統訪問中東,會見阿拉法特和沙龍。最尖銳的衝突和最嚴重的危機似乎可以得到短暫的喘息,但是,22日又一項人肉炸彈,以巴衝突關係驟然綳緊。320日,美國CBS電視臺專題節目《60分鐘》訪問一個親眼看到自己的小夥伴被以色列士兵的子彈射殺身亡的女孩,這個女孩只有十一二歲,她痛苦地說:“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倒在血泊堛滷●滿芋C一個美國白人老年記者問她,“想不想和任何一個猶太人見面?”小女孩回答:“根本不想,他們都是一樣的。”這個美國記者繼續問她:“你如何看待那些人肉炸彈,他們在炸死別人的時候,也炸死了他們自己。”小女孩回答:“他們是英雄,他們是爲了巴勒斯坦人的生存而自我犧牲的,我希望我也能去這樣犧牲,成爲他們中的一員。”

這些令人震驚的語言出自一個只有十一二歲的女孩,可見巴勒斯坦人痛徹內心的苦難之深。也可見,所謂“文化衝突論”是很無耻的,別有用心的,遮蓋了以色列侵占別人土地侵略者的本質,沖淡了巴勒斯坦人是受害人的事實。

在美國,不要說美國政府自己對中東和談是否有信心,連美國民衆自己也對中東能够達到和平,表示“不可能”的,竟達到“有百分之六十五”(《時代周刊》325日期)。

不過,“沙龍已感到布殊總統壓力的火氣”(《時代周刊》325日期)。布殊總統必須强力干預,他應該把美國全民的利益放在,道理十分簡單,他是全美國國民的總統,不是以色列的代理,不是美國支持、偏袒以色列人的猶太勢力的總統。但他必須十分有智慧,絕不能得罪政治勢力强大的偏袒以色列的猶太人。

以色列是否真心妥協,不再牽累美國?能否真的象柯林.鮑威爾將軍所呼籲和要求,全部退出占領區?到了嘴的肉能够吐出來嗎?美國的偏袒以色列的猶太人勢力能否同意? 美國多數國民,是否意識到:“平息以巴血腥衝突就是消除美國的灾源”?美國多數國民,是否真正懂得:迫使以色列還土地給巴勒斯坦人,就能大大减少針對美國的恐怖行動的簡單道理?

寫到這堙A筆者必須强調,美國的猶太人幷非個個偏袒以色列人,筆者在316日,接到一位名叫安東.查德坎恩(Anton Chaitkain)的猶太裔學者和資身編輯來電幷與他電話長談,他呼籲“美國有良知的學者團結起來在此危機關頭,發出正直的聲音”。美國良知面對現實,深感痛苦。

這世界,知識分子的聲音總是微弱的。而布殊政府勸說以色列的難度也是相當高的。這世界,講妥協很難,要求以色列退讓,更難。以色列强大的保守勢力和軍力會不會答應?以色列在美國的强大院外游說集團會不會答應?

所以說,美國要幫助巴勒斯坦人建立巴勒斯坦國,還有漫長的道路要走,如果沒有以色列全體國民的反省和覺醒,可能只是一個夢幻。

難道,這個世界,誰更有實力,誰更有實用智慧(其中不乏狡猾),誰更强橫,誰更善于運作,誰懂得無賴幷熟練地使用無賴,誰就是勝利者?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