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是“引導世界”,還是“主宰世界”?

湯本

二度伊拉克戰爭,是打還是不打?美國政界與媒體的贊成與反對的聲浪交替出現,撲朔迷離,使得任何預判都有可能失誤。從目前的美國國內及國際的形勢來看,發生戰爭的難度正在增加,這從民衆的反對和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在倫敦工党集會上的演講可以看出來。

先來看反戰派,上周,當美國副總統迪克.錢尼在懷俄明大學演講,一群師生身著大字母體恤,排著“不要伊拉克戰爭”(No War on Iraq)的標語,向主戰派領導人發出抗議。927日,美國民主黨參議員愛德華.甘乃迪在霍布金斯高級國際關係研究院演講時,明確表示:“白宮幷沒有拿出有說服力的證據,說明我們面臨(伊拉克)嚴重的威脅”。因此,他强調:“美國應該給予聯合國的檢查官采取行動的機會。”

與此同時,民主黨的三位衆議員正在伊拉克訪問。他們在醫院訪問白血症兒童患者。他們也傾聽伊拉克老百姓對美國經濟封鎖的抱怨以及對美國可能動武的怨恨。這三位衆議員也同時力勸伊拉克接受聯合國的嚴格的武器檢查。正如參加訪問伊拉克的民主黨衆議員麥克.湯普森,在接受CNN訪問時指出:“我是一個曾經在越戰浴血作戰的老兵,我認爲戰爭永遠不能成爲第一選擇。”

根據知情人透露,上任以來,小布殊總統幾乎每天晚上都要打電話向老布殊總統請教,這已經成爲一種傳統。小布殊在缺乏經驗,靠最高法院裁决險勝當選民意薄弱以及911 的嚴峻考驗下,能在政績上可圈可點,獲得高民意支持率,父親的指點,“垂簾聽政”,功不可沒。然而,這一次,小布殊不再接受老總統的忠告,父子倆爲此吵架翻臉(face off)。柯林.鮑威爾、前國務卿貝克、前海灣戰爭前綫總司令史柯沃茲考夫(Norman Schwarzkoph)將軍,前國家安全顧問史考克洛夫特(Scowcroft),常務助理國務卿阿米塔吉等等,都是反戰派,或者說,都是主張要穩健决定美國是否需要再打伊拉克戰爭的人士。事實上,沒有聯合國以及阿拉伯國家的支持,戰爭將非常艱困。反戰派的理由很清晰:一、沒有阿拉伯國家的支持;二、沒有聯合國的支持;三、沒有充足的戰爭理由,與上次反侵略的“解放科威特”的海灣戰爭,缺乏足够道義和正義。

主戰派也是實力强大,囊括軍工産業集團勢力和猶太政客勢力。副總統切尼、美國國防部部長倫斯斐、國家安全顧問康娣.賴斯等以及幾乎所有國會山上的猶太裔政客都是主戰派。今年年初以來,美國媒體不斷出現了批判沙特阿拉伯的文章,最近的文章(刊洛杉磯時報2002101日)甚至指控“沙特阿拉伯造成了賓.拉登以及91119個恐怖分子中的15人,恐怖活動的大本營”。主戰派路特瓦克(Edward N. Luttwak)在2002830日的洛杉磯時報發表文章,他的一種推理,認爲打敗胡森,就是削弱沙特阿拉伯。同時美國媒體還有一種輿論更是聳人危聽,認爲沙特阿拉伯國對美國有威脅。路特瓦克主張,在伊拉克建立民主制度,趁勢讓沙特阿拉伯的出現危機甚至垮臺。在以色列沙龍以及一些美國猶太政客眼堙A幹掉胡森是表面目的,徹底削弱沙特阿拉伯的政權,讓阿拉伯國家群龍無首,讓阿拉法特沒有靠山,這才是二度伊拉克戰爭的真正戰略目的。所謂以色列的存在對于美國掌握中東石油資源有利的虛構的戰略謊言。而這一謊言延續了整整五十多年,一個最爲有力的事實是,中東各國從約旦、沙特阿拉伯都是親美的國家,如果沒有美國五十年來被猶太人和以色列在美國院外組織的擺弄游說操縱,出現偏袒支持以色列的大量政經軍支援,中東一些國家和民衆怎麽會有强烈的反美情緒?

現在的伊拉克對美國有沒有直接的嚴重威脅?甘乃迪參議員的講話已經很清楚:對于伊拉克的導彈、核武、化學武器以及其他設施的檢查,應該讓聯合國檢查官員發揮嚴格檢查的作用。

是否會出現二度伊拉克戰爭?目前的局勢已經出現了三種可能性和作用:

一、二度伊拉克戰爭爆發。對于以色列的在巴勒斯坦繼續侵占有利,對于美國的軍火工業有利。美國的軍工産業和財團,當然需要軍備,需要戰爭,同時大量軍火消耗,戰爭經費的開銷,這將會增加國家財政赤字,從國家財政赤字預算中賺錢,也合法,但這不符合美國人民的長遠利益。不過,從戰爭經濟學的角度,戰爭達到政治經濟目的,但也同時也刺激經濟,製造虛假經濟繁榮,對于喬治.布殊總統的連選連任,也許也是一種助力。但戰爭的爛攤子,風險巨大。

二、白宮借助“對伊拉克動武”的高調形象,爲中期選舉造勢。目前支持打新伊拉克戰爭的民意支持度始終在百分之60-65之間,是多數,白宮在高調中顯然想爭取這些多數選民,但在115日中期選舉之後,便可能漸漸降低聲息,根據各類民調,這不是絕對多數的民調,且在漸漸下滑中。

三、借戰爭强勢逼迫胡森就範。布殊總統和鮑威爾國務卿借用美國鷹鴿派雙重努力,本周在聯合國推動解决方案,這一方案簡言之就是“一步到位”,即伊拉克不能達到聯合國要求,就動武。而法國堅决主張“兩步解决”,即先檢查,達不到目的再作“動武解决”的議案。

美國的主戰和反戰仍相執不下。據928日消息,前總統克林頓也指出,美國發動戰爭,“將會付出巨大的代價”,同時,他的一個問題很尖銳,美對伊拉克動武“是否會使得中國對臺灣采取(軍事)行動給予正義化的藉口?”

103日,克林頓在倫敦工党集會上的演講,更是發揮他的辯才和幽默,克萊爾一直在他的身邊,對克林頓的評價,以及含蓄表態,也是一種支持,這實際上表明了英國對于伊拉克戰爭的態度,也經由本次克林頓的演講表態,在向外界表現新的信息和政策轉變。

克林頓一開始就說,對于新伊拉克戰爭危機,“正象許多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正現許多英國朋友,希望通過聯合國,希望通過世界的意見的重量,再度提供檢查的機會,來避免衝突。”

根據洛杉磯時報2002103日報導,性格活潑,善于調侃開玩笑的克林頓在演講中,笑語不絕,法學院出身的克林頓充分懂得語言精准以及含蓄語言在演講中的重要性,當然,這些語言同樣在國際政治中具有重要性。他强調,“他堅决支持首相(布萊爾)和喬治.布殊總統對待伊拉克所采取更爲强硬的努力。同時,他强烈支持(英國)首相想要通過聯合國做一切可能的努力的决心”。在後面的一句話中,他沒有提到喬治.布殊總統。顯然,言外有意,他對新伊拉克戰爭是不支持的。

在演講中,克林頓的一句話非常有力量,美國可以“引導世界”(leading),但美國不能“主宰(dominate)和管理操弄(run)世界”。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