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胡錦濤面對世界危機登上世界舞臺

湯本

通常的評論皆認爲胡錦濤訪美是認識之旅,或稱爲美國認識胡錦濤,或稱爲胡錦濤認識美國,這是一種脫離複雜美中關係巨大背景的膚淺評論,也是對美中關係在影響中國內政,中美關係在影響美國內政缺乏深度觀察和思考。

筆者曾在北美發表文章,認爲胡錦濤訪美,布殊的邀請,奠定了他必然接班的國內外聲望,强化了他在第四代領導人的核心地位。而在此關鍵點,布殊對中國大陸的最高權利的順利的交班換代,則發揮了微妙的推波助瀾的作用。

從江澤民的角度,推舉曾慶紅進政治局數度失利,從而“不能求其最而求其次”,在自己完全退下來之前,爭取讓曾慶紅進入政治局常委。因此,江澤民此番通過外事奠定胡錦濤“核心”接班人地位,一方面獲得胡錦濤的奧援,一方面也有利于江澤民自己落實他的核心思想--七一講話以及三個代表。對于胡錦濤來說,三個代表如果只是一紙空文,他接班後,面對保守勢力,無疑將把自己推向“脆弱的靶子”的地位。因此,胡錦濤是最强調江澤民七一講話以及三個代表的中國大陸高層人物。這是他爲自己掌權後的展現政治改革作爲,建立雄厚政治保障以及和順的人脉在作努力。

對于美國來說,美中關係也影響美國內政路綫,以鷹派形象的副總統出面邀請胡錦濤訪問美國,事實上爲迪克.錢尼對胡錦濤以及中國新一代領導的瞭解以及建立初步互信提供了鍥機。見面三分情,如果說錢尼的上一次訪問中東相當程度改變了他對美國中東政策的看法,那麽,與胡錦濤的會見以及未來他接受胡錦濤邀請訪問中國(這很可能成爲胡錦濤訪美的具體成果之一),都可能對錢尼的務實中國觀産生影響。美中關係的穩定和順泰發展,將是美國國內經濟在未來20年能否繁榮的關鍵因素之一。

美國白宮以及政府高層的鷹湃鴿派對立現在日趨公開化。曾任美國雷根政府情報和研究助理國務卿、國務院東亞和太平洋分析主任根據杰.泰勒(Jay Tayler)在429日洛杉磯時報撰文批評“布殊政府廢除了六任美國總統的中國政策”。他認爲,“五角大樓的最高層非軍方人相信要用臺灣作爲戰略平臺(Strategic Platform)來防止中國成爲東亞的新興强國”。

泰勒還指出,當美國鷹派即“中國政策改變者們”(Revisionists)以爲向中國表明訪問臺灣的决心時,中國只能接受。”“但他們會犯錯,(當統一受傷害時),中國人民願意進行戰爭。”“一旦中國封鎖臺灣,會拖垮臺彎。”甚至,“美國的先進常規戰爭武器中甚至成千上萬的智慧導彈都無法打敗中國”,“所以核武防禦動態報告第一次將中國列爲核武對象”,美國鷹派擬“以殺死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來保衛臺灣的分離狀態”。顯然,美國鷹派的這種意念和計劃,令人恐怖,是要把中國、美國以及世界拖向核灾難。

同時,該文也明確指出,被稱爲中國政策傳統派(Traditionalist)柯林.鮑威爾將軍希望保持同中國的建設性關係而不相信用臺灣來遏制中國。但該文沒有指出的是,支持鮑威爾將軍的正是前任、現任喬治.布殊總統父子。雖然,白宮在四月媥D受國會强大的壓力,一些政客,欲圖推倒鮑威爾,白宮的妥協,最終以布殊“4.4”中東政策的主要策劃人之一凱瑟琳.休斯的辭職爲代價,而被稱爲“中流砥柱”的鮑威爾依然巋然不動,可見,鮑威爾一系列的中東政策、亞洲政策以及世界和平戰略,就是前任、現任布殊總統父子的共同理念。

因此,胡錦濤是在美國最高層鴿派、鷹派公開對立的形勢下來到美國。可以說,在中國大陸高層內部的强烈反對聲浪中,江澤民堅持讓胡錦濤訪美,確是明智之舉。如果胡錦濤訪美會談中,能够處理得當,美中兩國的中國政策傳統派(或言之美中兩國鴿派)配合默契,聯手合作,是可以抵禦美中兩國的保守鷹派,由此可以給顛波不已的處于陰冷期的美中關係帶來平衡和回暖。從目前發展趨勢研判,胡錦濤訪美的一大成果將是邀請錢尼副總統訪問中國大陸,錢尼副總統夫婦將會“愉快地接受訪問”。可以預計,錢尼的訪華將給美中關係帶來微妙而又重要的影響。

不過,胡錦濤訪美,不僅帶著改善中美關係,與美國鴿鷹兩派溝通交流的的重任,也多少帶著中國改革者的自豪和以及尚未民主化的國度領導人的自卑。所以,當他在夏威夷公開談到稱贊“孫逸仙……(在夏威夷)孕育民主思想,建立革命基地”,則是他增進自信、表達遠見的的智慧之舉。誠如筆者强調過的,真正落實三個代表,中國大陸的政治改刻不容緩。因此,中國高層以及地方政府,應該對人民軟,對貪官污吏硬,真正落實“代表大多數人民群衆的利益”,中國大陸必須實施理性、漸進的、逐區的政治改革,這將會使內政成功變成外交成功。中國的政治改革及其民主化方向,這將給美國“中國政策傳統派”帶來堅持“美中建設性關係”的充分理由,也使得鮑威爾訪北京曾談到的“我們是朋友,朋友辦事要商量”的誠意,可以成爲他在美國到處公開講話的話題,幷且講得理直氣壯。換言之,哪個政府更真誠爲人民服務,哪個政府就更具有權威性和民意。

因爲在這個世界上,目前,還沒有找到比民主政治制度更能代表人民利益的選舉、競爭和監督體系來。

不管一些人們對美國如何不滿,現代自由世界的主要舞臺是美國。胡錦濤訪美,是他登上國際舞臺的重要一步。胡錦濤面對國內貪腐成風的危機,面對美中關係稍一處理不慎,將會出現世界核戰的危機,如何在美國扮演好自己獨特的角色,既反恐,也保障巴勒斯坦民族的生存權;既伸張中國和平統一的决心,也表達開放及民主精神,這對初登世界舞臺的胡錦濤來說,是一個考驗。

2002429日晚,布殊總統在洛杉磯世紀酒店舉行的“支持比爾.塞蒙(Bill Simon)競選州長的大型餐會”上發表演講,談到外交政策時,强調“美國一定與亞洲建立良好的關係”,對于美國來說,亞洲最重要的國家是中國大陸,在布殊總統即將會見胡錦濤的前夕,他的這句話十分具有指標意義,其意義使得胡錦濤訪美遠遠超過“認識胡錦濤”的狹隘範圍。當然,布殊政府在加强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的同時,對于自由的盟友臺灣,仍然會加强雙邊互動和關係,這不僅僅是保持國際戰略的平衡的需要,更是共和黨政府一直不會放弃傳統自由理念的原則。

孫中山先生曾經說過:“革命就是博愛”,1848年以來的中國歷史證明,面對强權欺淩、帝制和散沙的民衆,這是真理。但永遠革命則是瘋狂,中國幸運地有了鄧小平,終止了瘋狂。鄧小平選了有"國際觀"的或理性或務實的江澤民及朱熔基爲第三代中國政經領導人,鄧小平也選了胡錦濤成爲第四代領導人的核心。鄧小平的個人視野和選擇,能否切合中國大陸政治改革發展的最終趨勢?那麽,面對中國貪腐嚴重的社會危機,面對美中關係不能排除爆發世界危機可能性的今天,胡錦濤本人,有無這樣的胸懷、識見和理想,以中國的國際和平使命感,以展示中國自身民主化是最終唯一出路的理念,以新形象,而登上世界舞臺呢?

(作于429日,本文部分內容原載香港《亞洲周刊》,全文原載北美《中國日報》)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