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安然大款裹金者的血,滴出更多質疑

湯本

一個有創意的國家常常創造新詞,然而,負面的詞彙如“安然經濟”(Enronomics)在前任副董事長克利福.巴克斯特(Cliff Boxter125日對著自己頭部的一聲槍響,染上第一個裹金者的血腥。他死在自己不久前用8萬美元購的奔馳新車堙A他的自殺遺囑與安然案有關。43歲的巴克斯特從一個警官的兒子,變成千萬富翁,他老家紐約州阿米蒂維爾(Amityvill)的一個66歲的鄰居說:“你以爲一個人獲得巨大成功,但他陷入危機困境也很深。”

自殺謎雲還很多,難道僅僅是因爲他自己的問題自殺?自殺前的財産轉移也極可能使他的家人此生無憂;有的人認爲,“看起來是自殺”,幷沒有完全排除他殺的嫌疑,高科技也使人類的謀殺後僞裝成自殺的真僞難辨。他是安然案中唯一一個“清醒的英雄”,也是雪蓉.沃特金斯“安然要發生大的財會風暴” 警告信的內容的最關鍵的見證人。

自殺前,他面臨即將赴國會的聽證的沈重壓力。

這個千萬富翁,擁有75尺長的游艇,雖然他早就抽身退出了安然,但在最近幾個月中,人們說他的白頭發越來越多。這次,他乾脆了斷滿頭煩絲,一死拉倒。

《時代週刊》200224日期認爲,巴克斯特“他沒有與大衆在一起,沒有將自己的關切和努力付入,而是拿走‘3,500萬自己的錢’走了。”而這種不准雇員抛股,自己抛出套現正是要追究的關鍵。

面對安然的會計師們、律師們、董事們、執行官、銀行家以及金融分析師却利用專業知識,撈取了六、七位數美元的現金。美國《商業週刊》大聲責問道,“他們無視對於社會的職業道德,作爲社會成員,他們有沒有履行他們的責任呢?”

可是,巴克斯特的亡魂是不會回答的。

筆者曾經指出,在安然事件,兩種觀點涇渭分明,一種觀點是,白宮的經濟顧問勞倫士.林達塞(Lawrence B. Lindsey)認爲,“政府讓安然垮臺,是對美國資本主義的貢獻”,顯然,他堅持安然是“商業失敗”,失敗時政府幷沒有干涉保護。而另一種觀點是,有學者專家有不同的解讀,認爲是“安然崛起和垮臺,是對資本主義經濟傳統的破壞”,如果美國政府對上市公司的監督系統在有效工作,政府也象監督其他公司那樣監督安然,安然將仍然存在,既不會暴漲,也不會垮臺。

然而,從這兩周的情况來看,民衆目前幷似乎沒有馬上全跟著後一種輿論走。無罪推斷的意識在美國民衆的司法觀念中是根深蒂固的。儘管,《時代週刊》24日期指出,喬治.布殊總統的民意從去年十月最高點百分之八十五下降到百分之七十七,然而,民衆對於“哪個組織對於安然案違法行爲有關聯?”認爲安然的執行官們的有百分之五十五,認爲是安達信公司的占百分之五十一,認爲是布殊執政的有百分之十一。

究竟是白宮負有重責?還僅僅是安然的CEO們“見敗兆則紛紛吸金裹金逃散”?白宮和共和黨正在面臨民主黨的第二波轟炸,副總統迪克.錢尼拒絕就與安然會談的情况提供細節,顯然很容易使當年對尼克松窮追猛打的記者們想起舊事,國事艱難,人們真的不希望再發生一個水門事件,老百性還是善良的。不過,喬治.布殊如不抓緊時機,清除亂象,他們也可能將面臨目前高民意的下滑。

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黑色的“安然經濟”多少勢必衝擊美國政治。 美國《新聞週刊》(2002128日期)稱爲安然公司的整個現象爲“安然經濟”(Enronomics)。這真是一個創造。筆者曾在上篇文章中指出,不少美國上市公司存在的類似的問題。上周五《洛杉磯時報》則認爲,安然案的高明,使檢方、司法部門很難控訴和定罪。技術性的完美,遮蓋了道德的醜惡。這個世界真是聰明人的天下。

一直屬於商務務實派、保守派輿論的《商業週刊》24日期封面故事認爲,取代於治理和平和繁榮,喬治.布殊總統必須面對危機打交道,“他必須處理戰爭、赤字、現在還加上一個安然醜聞。”

《商業週刊》還認爲,2002年中期選舉之前,如果沒有經濟沒有復蘇的狀態,阿富汗戰爭的勝利將不能幫助執政的共和黨,然而,喬治.布殊政府的新經濟政策,將使大量的投資人(股民)以及退休者很可能會得到新的保護。但是,在經濟層面,布殊政府的最大的困境還有,如何面對質疑:正因爲政府大幅度的放鬆商務規定,才因而形成新的“安然”黑經濟?如何處理經濟管理的鬆弛有度?放得太開,安然經濟的灾難帶來種種的負面的衝擊。管得太壓,經濟沒有生氣。既要放鬆,又要管理,說句不妥貼的比喻,既要有一個對你完全開放的情人,有不許這個情人有三心二意,向別人開放。說句較爲妥貼的但還不準確的比喻,安然經濟是魔鬼,既有巨大動力,又有巨大魔力,魔鬼放出去了,就有可能作惡。

阿富汗的黑色山洞,安然經濟的黑色魔影,21世紀的開端,就這樣籠罩在不幸之中嗎?

人世間沒有輕鬆的日子。人生時時有艱難,一個政府的也是同樣,艱難重重,喬治.布殊總統面臨的挑戰是極爲嚴峻的,無論對外的反恐戰爭,還是對內的安然醜聞,都需要有道德勇氣,都需要有超絕的智慧。

200222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