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大利益派與猶太利益派的對峙

湯本

布殊總44日演講是美國中東政策的分水嶺和轉折點,如同急行中的汽車轉彎的起始點,轉彎度不能太大,似乎方向還沒有變,只是稍有偏斜,但隨著彎度的積累,將會朝向完全不同的方向。這項大轉折的動力的兩個關鍵點是,美國國家大利益以及少數族裔的領導人人道人權的立場以及傳統人文情懷。

由于中東政策逆轉,美國國內政治力量的分野,也日益清晰起來。美國大利益派(American Interests)與猶太利益派(Jewish Interests)的對峙已經出現。

猶太裔的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黛安.範因斯坦(Dianne Feinstein)與民主黨籍的衆議員湯姆.蘭托斯(Tom Lantos49日分別提出强力支持以色列以及美國切斷與阿拉法特及其組織的關係的提案,如獲通過,這將嚴重傷害布殊的新中東政策。布殊旋在9日火速派遣副總統迪克.錢尼赴國會與共和黨參議員領袖溝通,試圖站穩脚跟。

兩派對峙的焦點在于“保護還是消滅阿拉法特,巴解組織是合法還是非法”。這是以共和黨英裔和非裔美國人爲主的政府高層,與國會民主黨猶太美國人的對峙。前者,是以理性戰略以及美國大利益出發,後者是感性的狹隘的族裔利益訴求,以求實現毫無節制的政治、經濟侵占欲求和土地侵占。前者是愛美國,後者是害美國也害猶太人自己。範因斯坦是無法回答這樣的問題的,作爲美國聯邦參議員,你是代表美國利益還是代表猶太利益?

不能排斥國務卿鮑威爾正義品質(Character)在决策中的作用,而且還是相當主要的作用力量。但是美國利益第一以及務實主義,占了絕對的上風。誰也不能忽視中東局勢的嚴重性,如果美國繼續偏袒以色列,拒絕接納阿拉伯聯盟的妥協性和平提案。以色列的猖狂進攻以及屠殺巴勒斯坦人,逼迫阿拉伯國家發生反美浪潮。迄今爲止的美國總統都是盎格魯人,其傳統是把國家利益放在至高的地位。無總統敢爲個別族裔的國內利益和海外利益,犧牲國家大利益,這將遭受歷史駡名。更爲可怕的戰略錯誤是,美國在海灣戰爭前後,與多數阿拉伯國家建立深厚互信和情誼將毀于一旦。將會使得阿拉伯國家政府及人民,完全站到阿拉法特以及堅决以武力收復失土的法塔赫組織一邊,站到與美國敵對的一邊,不再配合“反恐戰爭”。美國將面臨上一世紀五十年代以來,最大的世界戰略損失,帶來經濟危機。事實上,如果沒有阿拉伯國家理性的領導人强力控制,局勢將更糟,因爲阿拉伯國家的民間早就蓄滿反美反以的火藥桶。

鮑威爾中東九日訪問成功地阻止了事態的惡化,“沒有進展,也沒有惡化”,能够約束阿拉法特的鮑威爾却無法阻止沙龍,却無法要求沙龍全面撤軍。美國大利益派--布殊政府的受挫感是明顯的,414日,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康娣.賴斯在接受NBC與媒體會面》訪談時,明確指出,“美國正在考慮采取任何(進一步的)行動,落實中東的和平進程,那將會非常慎重”。美國最好的行動,是依靠聯合國的各國力量,迅速組織聯合國維和部隊。

布殊政府面臨三大挑戰:一、沙龍口頭合作、實質拖延的不撤軍行爲。洛杉磯時報416日蘿伯特.席爾(Robert Sheer)的文章認爲,沙龍沒有聽從布殊三番五次的呼籲撤軍,“等于在全世界公開羞辱布殊總統”。二是美國國內無條件支持以色列的猶太人勢力,包括:國會山的以十位民主黨猶太參議員爲首的强大親以色列政治力量;猶太人掌控的各行業尤其是媒體的力量;猶太民衆415日在國會山前的抗議,公然對演說的國防部官員起哄。第三大挑戰是面對長期被非真正自由的所謂自由媒體在中東問題上愚弄的多數普通民衆對中東問題的片面瞭解,淡忘美國傳統人道精神,民調中,居然支持沙龍者發動侵略戰爭的民衆占多數。當布殊總統走到正確的方向,他反而面臨反恐以來的高民意支持下滑的現象。布殊總統是在和幾十年的政治積弊鬥爭。15日上萬名美國猶太民衆居然爲以色列侵略者張目撑腰,至今不僅對以色列--美國猶太勢力給美國帶來的灾禍沒有反省意識,借助“反恐”,玩弄侵略者的詞句,毫不厭倦地踐踏人類的良知。猶太漫畫家已開始不顧鮑威爾艱辛工作的成果(至少在以色列沒有撤軍的情况,使得阿拉法特及叙利亞沒有采取軍事行動),反而諷刺鮑威爾毫無成果。

以色列在堅寧(Jenin)的屠殺行爲以及集體葬尸、大面積毀壞居房的暴行,激起歐洲的抗議民衆抗議游行,他們將沙龍像與希特勒像幷列。15日洛杉磯時報報導,巴勒斯坦婦女稱“他們(以色列人)强迫我恨”。16日,以軍逮捕法塔荷第一領導人馬爾萬.巴爾毫迪(Marwan Barghouti)。自認很聰明、自以爲得計的沙龍與以色列軍方,實際上是最愚蠢的,他們不懂:人心是壓不服的,已經展開人民戰爭的巴勒斯坦民衆,還可以産生新的法塔荷領導人,巴勒斯坦人在反侵略戰爭中與以色列實力懸殊,就采取自己的戰法,人類戰爭的形態和定義發生前所未有的變化,當公正已經失去,當舉世(聯合國)的譴責和决議無效,巴勒斯坦人只有自己救自己,毀滅個人拯救種族的生存,是無路可走後的絕招,是非常規戰略的有效戰略。在世界上,還有比不怕死(或者叫做被逼得不怕死)更爲可怕的武器嗎?

阿拉伯國家仍然强勢支持阿拉法特,約旦年輕國王阿杜蘭布在14日接受ABC主持人喬治.史代法那布勒斯訪問時指出,“沙龍是阿拉伯國家中最不受歡迎的以色列總理”,“沙龍的暴行在以色列國內也只獲得百分之三十的支持度”。但筆者還是要强調,在美國的抗議人群中,也有不少猶太人抗議沙龍的暴行,最令人感動的是,一個在阿拉法特辦公樓堙A給綠色和平組織當義工的猶太人也一直在危機時與許多白人一起,保衛阿拉法特的安全,象記者憤怒譴責以色列的暴行。

當然,面對美國多數沒有良知的猶太政客和猶太民衆,美國白宮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據美國《新聞周刊》422日期報導,連美國白宮新聞秘書阿瑞.福來雪爾(Ari Fleischer)也不得不爲自己說過的“(巴勒斯坦)自殺炸彈手”改口爲“那堨u有謀殺者,那不是自殺者,那是謀殺者”。可見,强大的幾乎涵蓋全美的猶太媒體,已經到了肆意扭曲事實的地步,出現了現代美國版的“指鹿爲馬”。

中東危機還沒有渡過,兩個簡單的但又十分沈重的問題擺在美國最高决策者們面前,美國大利益至上?還是猶太小利益至上?人道人權是具有種族趨向的?還是真正普世性的?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