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備忘錄引發的風暴背後

湯本

美國最大的兩家新聞週刊《時代週刊》、《新聞週刊》在527日期分別以《當美國睡覺的時候》、《布殊知道什麽》爲封面故事標題,發表組合文章,對CIAFBI、白宮在預報、預防911恐怖襲擊的“失誤”大加報導,《紐約時報》大幅報導和評論。媒體的指責聲十分激烈,“系統出了問題”,“爲什麽美國誤失綫索?”“重要情報被政府黑洞所吞噬”等等。國會衆參兩院的民主黨人士更是炮聲隆隆。在《時代週刊》的民望評估欄上,布殊與FBI都呈現民望向下。

在所有相關以往恐怖襲擊情報的追踪中,其中,引發媒體和國會此次雙重風暴的是一份著名的備忘錄。這份備忘錄,是FBI的第一綫偵探肯.威廉(Ken William)在2001710日,向華盛頓FBI總部發出的有關“阿拉伯裔恐怖分子可能正在美國飛行學校接受訓練的備忘錄”。這份備忘錄直接分別遞送到屬于FBI反恐怖部的兩個單位,一個是賓.拉登專案單位,另一個是極端派--原教旨主義分子專案單位。這兩單位的主管可能都認爲此情報很重要,就將情報遞送情報分析中心和紐約實地偵探辦公室。在這堙A這份情報就被埋葬了,沒有按順序逐級上報給部門主管--副助理局長--助理局長--當時的代理局長--白宮和國家安全會主管反恐怖的沙皇理查德.克拉克(Richard Clarke)。

爲什麽這份現在被認爲至關重要的情報只上遞到第三層,沒有達到最高層--第八層?共和黨參議員、參院司法委員會的成員阿連.史拜科特(Arlen Specter)要求現任FBI局長蘿伯特.彌勒(Robert Mueller)交出這份備忘錄。彌勒拒絕,史拜科特勃然大怒:“國會給了你十年任期,要求你回應。”史拜科特串聯了正在佛蒙特農場堨藎盒扆|司法委員會主席,兩人同意立即在6月的第一周招喚彌勒以及這份備忘錄,如再獲彌勒以及白宮抗爭拒絕,兩人將把召喚變成傳審的動議。據27日《時代週刊》報導,總共有20名共和黨參議員將投票贊成傳審。届時,一場爭奪這份備忘錄、究查失誤原因的“大戰”將會在白宮和國會展開。

曾與威廉作同事的,在FBI工作有31年資歷的羅那德.麥爾斯(Ronald Myers)贊揚威廉的工作,他認爲:“任何一個在管理層沒有把威廉的所說的當回事的人都是傻瓜。”肯.威廉本人不願就此案談看法,“如果我說什麽,會給我帶來麻煩”,但他還是指出“常常是最微小的信息會變成調查揭秘的最大一塊拼板”。

民主黨人士更是攻打白宮的主力,他們收索所有白宮的誤漏,如民主黨參議員范因斯坦揭露:她在2001910日,要求約見副總統迪克.錢尼談恐怖主義活動問題,錢尼的幕僚告訴她要準備六個月,範因斯坦當場就告訴他們,“我們可能沒有六個月了”。

現在批判矛頭很多:“官僚系統出問題”,“白宮太過于集中精力在導彈防禦系統,忽略了反恐情報的收集以及反恐措施”,“FIB太專注李文和案,放過了真正的敵人”,“FBI不僅有鼬鼠爲前蘇聯、俄羅斯工作,甚至可能有恐怖主義的鼬鼠在工作”。

老帳新帳一起算,民主黨氣勢十分强盛。但如果沒有堅實的證據,指控就可能發生變化。參議員喜萊莉曾經責問布殊:“總統知道什麽,我們有權知道。”當《新聞週刊》報導“布殊總統聞到了其中的政治的味道”,第一夫人勞拉也發話同情丈夫,白宮提醒人們避免政黨政治過頭。迪克.錢尼則提醒民主黨一些人“不要在政治上撈一票”。喜萊莉原是發動這場攻擊的領袖人物,但到了25日,她改口說:“我幷沒有把指頭指向誰,我幷沒有把過疚歸于某某人”。

如參院多數党民主黨領袖湯姆.戴歇爾(Tom Daschel)現在也只是這樣責問:“爲什麽(布殊)不知道(恐怖襲擊預警),這個系統出了毛病”。

但是,FBI也有自己的辯護。每天有數以萬計的備忘錄從信息現場流到總部。一個不願意署名的FBI現場偵探在《時代週刊》撰文認爲“如果按照鳳凰城(威廉住在鳳凰城北)的備忘錄的主要建議,對全美的飛行學校的伊斯蘭裔人作‘掃蕩’性搜捕,現在看來是有必要的,但是就當時的情况,這種單挑一個族裔掃蕩,會帶來伊斯蘭社團的强烈反彈,這很難承擔。進行這種掃蕩,是必須獲得更爲具體的賓.拉登要劫機的信息,才有决定的充分性”。他還指出FBI的苦衷:“我們沒有看到911發生的確切預警。FBI只有在現有的法令和規定下行事。確實有很多事可以做,但爲了讓我們放手幹,如果讓我們丟弃很多關于無罪推斷的要求,這個國家願意嗎?”

他還批評道:“美國大衆對FBI有期待,這種要我們在一個將個人自由看的比個人安全更爲重要的社會堸策角麽的期待,是不切合實際。美國人嘴上講可以爲了安全,防範恐怖襲擊,犧牲任何事情。他們幷不當真。美國人寧可住在一個自由的社會堛强烈天性,超過對于不完整安全的恐懼。這就使得(FBI)的疑點不能連接在一起。”

事後諸葛亮,誰都會當。能預測風雨的孔明,委實不多。于是迪克.錢尼反復强調:“(對過去的)調查不要妨礙(我們)正在進行的防範恐怖襲擊,毫無疑問,更爲慘重的恐怖攻擊的威脅依然存在。”

恐怖襲擊的可能性消息不斷傳出,一說今年74日,將有賓.拉登的恐怖人士襲擊美國核電站,而且,大型商場、酒店旅館等場所,都可能是攻擊目標。又一說是賓.拉登的恐怖分子也可能發動生化恐怖戰,大型集裝箱貨船就可能是他們偷越入美,運輸恐怖器具材料的渠道。何况,美國的邊境綫和海防綫太長,防不勝防,處處是漏洞,524日,十名來自中國福建省的偷渡客從來自臺灣基隆的福星號漁船上下海游泳,順利登上南加橙縣的海灘,就很說明美國海防綫的問題。

被埋葬的備忘錄引發的風暴尚未達到最强點,草木皆兵的消息已經比比皆是。一些民主黨人士在指責美國“系統出了問題”,爲什麽不會反省:自己就是構成這個系統的一部分?而且,更重要的,爲什麽不會反省:五十多年來,在中東問題上,美國决策系統所出現的嚴重問題?

另一個令人心情更爲沈重的問題,面對恐怖主義,當布殊傾力治本也治標的時候,是誰在努力誇大工作失誤的嚴重性?是誰在轉移大衆(大衆不少時候是愚蠢的)治本的視綫?是誰在干擾,緩慢甚至想停止治本的行動,在治標上却大造聲勢?是誰在用硬性治標的方式,否定軟性治本的基調,甚至由此殃及美國的自由的傳統,爲了少數人支持以色列人的“全部利益”和“全盤侵略勝利”,不惜限制約束公民的自由,在美國推動隱性專制?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