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911的真實世界及美中關係(上、下)

湯本

911 的世界分成兩個認知系統,反恐成了人類認知是非的正統的語言。911使得世界不再穩定安全。另一種語言認知系統,只以存在事實爲研究陳述對象。連2002911日期《時代周刊》也認爲“要準備一場更長的戰爭”,指出凱達組織是“新的危險的、根深蒂固的、沒有邊界的全球性的‘真實的國家’”。反恐時間越是長久,說明恐怖力量越是强大,得到的支持也是越深入伊斯蘭回教國家的民間。恐怖分子居然獲得廣泛民間支持和掩護,這是911之前美國情報部門失靈的根本原因。

21世紀的世界秩序不再僅僅以强權、核武、正規軍事力量爲决定性的構築力量。超限戰,成了弱小國家、地區以及弱勢民族抗衡强國和强勢力量的唯一有效武器。阿富汗進入了筆者一年前就指出的“無形戰爭”(游擊戰爭)。從“911”到暗殺阿富汗副總統及部長,這一系列活生生的戰爭教科書在教育、培訓所有對正統體制圖謀不軌、心懷强烈不滿的人。這種教育對象是不分政治色彩的,現在是在莫斯科炸死平民幷擊落俄羅斯的巨型直升機的“車臣叛匪”,今後也可能是在臺灣被大陸軍事占領後,北京王府井和上海南京路發生“捨身就義”的台獨人士所引發的巨大爆炸。

個體的人權早已不再被巴勒斯坦民衆視爲唯一訴求,民族生存和整體利益,民族整體的人權,使得小部分人甘願犧牲,換取大多數人的生存與發展。這正是享受著美國自由的一些人們爲了自己故土人們不受侵略的自由而作自我犧牲一種可供參考的解讀。阿拉伯民族出現了一體三面的形象,恐怖主義分子的極端形象,阿拉法特的反以色列的但是不放弃特殊武力反抗方式的“溫和”形象,以沙特阿拉伯爲核心的既親美反恐又反以的阿拉伯國家,這三面以表面也真實的互相排斥方式,效果上却在內媥捉E向心力,反抗以色列的侵占,在捍衛巴勒斯坦民族與文化的生存與發展。

一年來,美國民衆的反省已經出現,雖還未成爲主流的聲音,但已經出現無法阻擋的涓涓細流的覺醒。如洛杉磯時報在2002810日以及其他讀者來函指出,“美國人在爲了以色列人拒絕與巴勒斯坦人和平解决而死亡(犧牲)”等等。然而,911周年紀念將臨,學者的理性回顧,反省的聲音再度被“紀念”、“反恐”、“反擊”所淹沒。

在反恐戰爭的大纛下,世界各大國頗如魯迅詩雲:“大家來謁陵,各自想拳經”。美國在二度伊拉克戰爭的最終决策,陷入美國大利益派(鴿派)與猶太集團利益派和軍工集團利益派(鷹派)的决然對立。中國大陸陷入兩岸關係困境,疆獨藏獨勢力的增長,內部高層接班的“有名位的”與“有實權的”卡位困頓,更爲嚴重的,在總體安全與全面政改之間,找不到平衡點和有效出路。俄羅斯瞻東顧西,忙碌中加緊擴大與"邪惡軸心國"的合作關係。德國日趨爲歐盟的經濟主驅動力,說話聲音越來越響,因反對二度伊拉克戰爭威信大漲,因支持投資中國經改,在亞洲市場成份比例大增,正在悄然崛起,以低調和二戰懺悔博取人心,終將取代英國的領袖地位,成爲歐盟的最具影響力的國家。法國在左右兩派的拉扯下,無法大步前行。日本一方面加緊軍事大國的準備,一方面又不願意放弃和平時期的市場進攻,欲圖西進北韓,南進東協。911以來,中國大陸在總的戰略獲利最大,高舉反恐,北睦西穩南和,保障了經濟的高速發展。

自布什總統四月四日演講強烈要求以色列撤軍以後,美國大利益派保住了阿拉法特在中東的存在,使得中東局勢沒有崩潰。是否進行二度伊拉克戰爭是兩大派的第二次較量,在以色列的極力慫恿下和支持下,美猶太政界人士與軍工界輿論一律,不僅要鏟除胡森,也要削弱沙特阿拉伯的力量,甚至公開叫囂,將沙特阿拉伯與胡森一起垮臺。在兩派勢力對立衝突中,常常左右騎椌漸洫篴`統既要滿足主流媒體調動的激情的民意,又要使得兩大集團得到利益滿足,但又不能走得太遠給未來四年留下爛攤子。但美國國會的嚴厲質詢,至少會使得二度伊拉克戰爭推延。

美國大利益派的中流砥柱--柯林.鮑威爾將軍再度陷入要辭職的謠傳,他的堅持還是退出,已成爲國際政治中,美國的政治良知還有光亮還是黯然無光的重要指標。

911 的美中關係呈現前所未有的複雜性,互利與對抗扭結,互信與懷疑交纏,友誼與仇視相戀。911之後,美中關係經歷了一個短期的緩和,中國大陸摘去了“美國首敵”的帽子,喘了一口氣。美中關係的中期仍因臺灣問題而摩擦不斷,而美中關係長期的方向則是無根本安全利益衝突的真誠合作。現在是中期,美國資本的傾注點和軍事力量的戰略關注點,同時移向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移向關島和臺灣。美中兩國在互相點穴,你點我的自由經濟的穴,我點你的民族神經的臺灣穴。你用自由經濟讓我幫你强大,又想拖住我武打的手;我就用臺灣的若即若離,讓你飽償打不得又拿不到的焦心痛癢。96日的美國軍售臺灣消息,再度證明了美國的點穴術。美國顯然在保留兩手,一手爲兩岸突發軍事衝突應變,一手也爲美中長期合作努力,根據新任美國商業部助理副部長董繼玲認爲:“美國商業部及USTR的現時的和長遠的商貿政策都是大力推動美中經貿合作,鼓勵美資向中國大陸發展”。

那麽,即將十月成行的江澤民訪美是老一套,還是新花樣?

如何化解兩岸危機,如果中國大陸自己還想打出好牌,就必須要打破常規思路。在美中關係上,中國大陸亦有大量空間,擴大與美國的長期合作,美中將獲得絕大的戰略利益。但如果國內政治改善不彰,美中關係仍會摩擦不斷。面對諸多形形色色的社會問題和危機,如果中國共產黨沒有遠見和志氣,真正改造産生自己的歷史傳統和自己造成的體制積弊,中國大陸的社會問題和危機將會日益嚴重。

江澤民曾在2000年哈佛大學演講中强調中華文化發揚光大的重要性,他想用軟功化解美國的强硬攻勢。但是他沒有意識到中華文化發揚光大之時,必須是中國大陸每一個公民個體充分自由之日,也必須是良知和嚴格司法建樹之日。他和喬治.布殊總統都還沒有意識到:美中兩國誰能在這一個世紀的大競賽中取勝,或者同時獲勝,取决于美中兩國誰能比對方更多地從對方精神文化的精華資源中汲取養料。他更沒有經歷過,現代社會的君子之爭,不僅是在尾酒會上的夾雜軟綿江浙口音的英語的彬彬有禮,更是在拳擊場上,看誰先用硬拳擊中對方的軟檔。世界的歷史發展到一個有趣的時期,美中雙方的軟檔恰恰都是對方的强檔。東方太多儒雅謙讓,西方太多自由擴張。東方匱民主,西方反專制。在德州,布江彼此最坦誠、對對方最富挑戰性的問題將是:“貴國究竟將向哪個大方向發展?”

面對國外和本土發生的恐怖行爲,如果布殊總統,拒絕他自己911之前一再呼籲的“美國必須謙卑”的口號,至今還不意識到世界的和諧不能用導彈來維持,那就是西方大恐怖還沒有終結的悲哀。而面對少數民族暗殺腐敗漢族幹部,面對山西榆次農民劉德旺一口氣殺掉14個他和村民們指控的貪官以及貪官家屬的恐怖,如果江澤民至今還不在心底承認,沒有民主的中華政治文化的發展,就沒有真正健康的强大的中國崛起,如果民怨沸騰,那就是東方小恐怖將會擴大惡化的開始。

當民主依靠武器、强權來執行的時候,當武器和强權用來剝奪弱勢族裔立足的土地乃至聲音的時候;當民族主義作爲口號沒有很好地保護民族的利益,反倒來壓迫個體的自由的時候,社會矛盾又缺乏透氣泄憤的場所,不管在哪里,恐怖行爲就會發生,這就是求實的認知系統。這就是911悲劇告訴我們的另類真理。

(全文完)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