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布殊訪華摸到了江澤民的什麽底牌?

湯本

如果說,中國大陸高層政壇,因其暗箱運作,趨向難測,外界常常捕風捉影,但是,布殊總統的訪華,以其獨到方式,除保障了美中之間全面正常貿易經濟合作,幷强化繼續展開雙重銷售武器談判(美銷台,中銷伊與北韓)的談判機制外,布殊總統還摸到了江澤民的三張底牌。

這三張底牌分別是:中國大陸在反恐上與美國繼續密切配合;中國不能忍受“漸進性台獨”;十六大江澤民不退。

第一張底牌,中國大陸在反恐上與美國的繼續密切配合。人還未離開北京,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康娣.賴斯,便已向美國記者表示:“美中雙方在反恐合作上作了極爲高密度、有成效的會談”。這一高密集度的會談,顯然是在小範圍會議中進行的。無獨有偶,根據洛杉磯時報報導,從來是嚴厲批評中國大陸的美國副總統切尼,221日也在美國在答記者問時,發表看法,認爲“中國在與美國反恐合作中,非常負責,(美國)對此,沒有任何好批評的。”切尼的講話,一掃美國有輿論認爲“中國在反恐中三心二意的”說法。須知,在總統之下,美國四人决策最高人物(切尼、鮑威爾、倫斯菲、賴斯)有兩人在幾乎同一時間,不同場合,對中美的反恐合作給予重視和肯定,這對現實中的美中關係的重新定義,非常重要。可惜,這兩項重要信息,却被臺灣各界以及海外媒體所忽略。

第二張底牌,中國不能忍受“漸進性台獨”,但仍寄希望美國恪守“一個中國”,希望美國有所作爲,不要讓臺灣滑得太遠。布殊總統已清晰瞭解到美國的運作空間還很大,在“一個中國”和“保衛臺灣”之間還有外交張力。目前,雖然看不出布殊總統將會有新的表態(這對競選連任的布殊將是極爲不智的)。但至少,美方將會對中國大陸出現的一中新解“大陸臺灣統屬一個中國”,表示默認。這種美中“我給你默認,你給我時間”的默契,直接緩解了美國太平洋艦隊的緊張備戰狀態,使得最近探得東海軍情的“睡不好覺”、焦灼的美太艦隊總司令布萊爾松了一口氣。江澤民在與布殊總統的四次會面(大小範圍會談、正式晚宴,午餐宴請),至少兩次提到臺灣問題。而朱熔基歷來是在兩岸問題上,十分願意表態講話,與布殊總統的早餐,不改他的幽默風格,布朱會談兩個重點:美中經貿和兩岸關係。可以研判,布殊總統與江朱胡的會談,不會離開反恐,而中方三人,誰也不會不談兩岸關係。

可以預估的,對於中國大陸官方已經在準備中,將由朱熔基在人大會議亦强調“一個中國”,亦可能將再度强調“兩岸同屬一個中國”。

布殊總統在美中關係的主動意識,還體現在他的清華大學演講中。讀過布殊的演講辭的英文原文,便會發現,與中國大陸删節的中文譯本以及臺灣翻譯的中文版本,感覺會很不同。他對中國大陸改革後的進步的高度評價,是美國總統從未有過的,他演說突顯“中國處于歷史上最爲振奮的時代,任何大的理想均能實現”,如果清華學生有頭腦,自然聽得出美國總統的寄語中,對于中國青年來說,亦可包括民主和平統一的理想。美中關係和兩岸問題專家,中國復旦大學博士導師倪世雄教授在32日認爲:“布殊總統的清華演說十分精彩,是美國總統在中國大陸演說最好的一次,國內學界和政策界普遍歡迎。”可見,布殊總統及其幕僚對中國現狀的深透瞭解,演說自然達到讓大陸學術精英極爲贊同的程度。

第三張底牌,十六大江澤民不退,但現在就開始確立胡錦濤第四代領導人的核心地位的國內、國際確認。在不能排斥江澤民戀棧權位的因素的同時,必須還看到,江澤民還必須有四年的時間,才能完成“三個代表”和“七一講話”從理論到實踐的過程,形成他的“江氏理論體系”,確保經濟改革後的江式政治改革,留下江澤民自己的歷史座碑。平心而論,江氏的“三代”和“七一”,是對中共政治傳統的顛覆,所産生的對中國大陸整個政治社會結構的衝擊、改革和推動力,將是前所未有的。儘管,其中,亦有弊端,如筆者曾指出的,缺乏政治改革與“代表人民目的之間的鏈接性、創造性環節--建立實施政黨政治的特區。

然而,時代總是朝前走的,布殊訪華欲見胡錦濤,對正在醞釀中的改革派陣營的聯手,起到了激化作用。布殊堅持要見胡錦濤的用意十分明朗,瞭解胡之外,更是爲了試圖保障中國兩代接班的穩定性,從美國長遠的東亞利益和戰略,美國不願意看到因爲高層權爭出現的動亂中國。因此,布殊訪華前後,中國政壇高層的最明顯的一個變化是:江朱胡聯手,江朱再連任。據可靠消息來源,胡錦濤則在去年就在八月北戴河會議就曾寫信給政治局,要求江澤民留任。如此消息被確認,在江澤民時代輪廓沒有明朗的情况下,聰明人也是力主改革的胡錦濤的不急于接班,自有兩層考慮:一是所謂江澤民的核心思想--七一講話以及三個代表,如果只是一紙空文,他接班後,面對保守勢力,無疑將把自己推向"脆弱的靶子"的地位,不如落實七一講話以及三個代表,爲自己掌權後的的展現政治改革作爲,建立雄厚政治保障以及和順的人脉。二是,不急於接班,反而奠定了他必然接班的國內外聲望,反而强化了他在第四代領導人的核心地位。因此,胡錦濤應邀訪美,意味著,他作爲第四代領導人的核心,63歲前,將真正輔掌大權,而63歲時再主掌大權。而在此關鍵點,布殊,對中國大陸的最高權利的順利的交班換代,則發揮了微妙的推波助瀾的作用。

無怪乎,摸到了江澤民的三張底牌,完成訪華使命,布殊好不輕鬆。他在飛回華府的途中,蒙頭睡覺,養足精神,準備下飛機就立即和老爹--老布殊午餐。在美式的“垂簾聽政”中,使得父子倆不難獲得很多共識,其中自然會有老布殊在1999年美冷戰意識高潮時就談到過的:“不瞭解中國改革巨大變化的人其本身就是悲劇”;“美中關係是美國在世界上最重要的關係”。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