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從有形戰爭到無形戰爭

湯本

在誇拉疆基(Qala-i-jangy)監獄攻堅戰之前,當後來犧牲的CIA官員斯潘(Johnny "Mike" Spann)在戰場上,對一位來自北加富家子弟約翰.沃爾克進行審訊時,這一美國人審訊美國人的電視場景,震動了美國。美國民衆對約翰.沃爾克的憤怒可從Netscape網上的民意調查看出,百分之八十二的人主張以叛國罪審判,百分之十八的人主張不要以叛國罪審判,如果以叛國罪審判,最高可判處死刑。如果不以叛國罪審判,而以“幫助恐怖主義分子罪”審判,最高可判處十年徒刑。然而,根據最新報導,在爲塔利班作戰的美國人可能不止三名,而一些法國人也參加了塔利班軍隊,這對西方文明社會也帶來理念正義化(justification)的衝擊。震驚之後的西方世界,不僅强化了反恐戰爭的步驟,亦在激發社會良知和民間對“911悲劇”的深度思考。

聯軍在阿富汗的大規模的轟炸與炮轟,已經基本結束。當北方聯盟熱烈歡呼勝利的時候,美國白宮、軍方以及媒體却十分審慎,頭腦冷靜。他們認爲,戰爭遠沒有結束,今後的曲折和艱難,都不能軟化美國捉拿911元凶賓.拉登的决心和意志,顯然,阿富汗戰爭已經從有形戰爭到無形戰爭,從正規陣地戰轉向游擊戰。

在阿富汗,對于塔利班政權專制的恐慌已不復存在,但是,對于賓.拉登、奧瑪以及一大批領導人、資深官員到哪里去了的擔憂和恐慌依然存在。在美軍的後援支持下,北方聯盟的士兵開始逐穴挨洞,搜索賓.拉登、奧瑪以及一批主要領導人尸體和踪迹,是死是活,都是未知數。但是數以萬計塔利班武裝力量還存在,這是一個事實,根據前不久的美國《新聞週刊》認爲,五萬塔利班士兵中至少有一半人不知道哪里去了。隨著兩周的戰况進展,打死打傷被俘逃回家鄉的人員之外,保守估計,至少還有三分之一的塔利班士兵和他們的主要領導人,不知道逃向何處。根據俄羅斯軍方曾估計,塔利班的戰略選擇從戰爭一開始就是戰略轉移。

賓.拉登和奧瑪有四種可能性,一是逃亡到巴基斯坦境內的庫什圖地區,二是還在阿富汗境內藏匿,三是渡海逃亡到也門,四是已被打死。其中,最大的可能性是已經逃亡到巴基斯坦境內的庫什圖地區。1,500多英里的阿巴交界的山區地帶,聯軍根本無法一一防守。

美國的戰略抉擇仍然會是堅持追捕行動。在歷史上,强力鎮壓一種弱小軍事力量,使之消聲匿迹,幷不是沒有可能。不過,歷史的突發事件從表面上看來無迹可尋,但是內堨R滿複雜規律和動因,賓.拉登的無形戰爭和他本人能否繼續存在?他們行踪顯示“你進我退,化大爲小,保存實力,放開城市,占領農村,那埵陷隊h圖和伊斯蘭人,那奡N是我的根據地”的戰略和頑固信心。中國古戰書《孫子兵法》曆久彌新,被亞洲和世界各地的游擊隊、暴力組織屢試不爽。東方三四十年代的毛澤東與六十年代的南美的格瓦拉的游擊戰,一成功,一失敗,其因在于毛澤東有農民的支持,格瓦拉孤軍作戰,沒有據點。如果賓.拉登回到巴國普士圖氏族,如魚得水,無形戰爭就可能變爲長期。落後的民衆産生幷支持落後的領袖,西方文明社會如何咬牙切齒也沒有用。

對于美國軍工産業集團來說,阿富汗戰爭利多。正如來自臺灣的資深新聞專家劉溪泉先生指出的,阿富汗成了美國“老武器的消耗場,新武器的試驗場,特種部隊和山兵的實戰演習場,塔利班軍隊與聯軍實力相差太大,聯軍的勝利是無法阻擋的。”

無形戰爭也還體現在中東越演越烈的衝突,美國大部分媒體是由猶太人掌控,在以阿衝突上,歷史和現實的偏袒,報導的不客觀,已成了事實,其事例數不勝數。例如,最近對阿拉法特和平演說的過度批評,對以色列的攻擊和轟炸的辯護。儘管,壓力重重,在美國喬治.布殊總統和國務卿柯林.鮑威爾將軍的一再呼籲下,911之後,阿拉法特一反原先激烈的反對沙龍的態度,仍然堅持對內不同意見和行動采取鎮壓,對外則表示誠意,不能不說是他對柯林.鮑威爾將軍的真誠解决中東問題的友好回應。而對于喬治.布殊來說,美國總統不好當,處于各種利益集團强烈壓力下,尤其是軍工産業集團的强烈的利益爭取,老少喬治.布殊總統仍然堅持把鴿派形象爲主的柯林.鮑威爾放在內閣首席部長的位置上,可見他們的擇才之用心良苦以及努力推動和平戰略的堅定。

可以預計,“無形戰爭”將會長期拖下去。美國關于國際維和部隊、西方國家分攤戰後重建的資金的建議,顯示美國“和平共享”以及“見好就收”的戰略圖謀。大戰已結束,小仗將不斷。在大戰結束之前,小布殊即極爲關注當下經濟的發展,他汲取老喬治.布殊競選連任時被經濟拖累的教訓,趕緊將執政重點放到經濟上,再讓共和黨籍的聯儲會主席格林斯潘破紀錄地再度减息,經濟如復蘇,戰爭中的美國軍工産業也會短期性地刺激經濟,即便阿富汗的無形戰爭再拖三年任期,對目前民意高漲的喬治.布殊總統競選連任,也不一定會産生根本的負面影響。

“無形戰爭”將會長期拖下去另一個指標,一是阿富汗新政府外交部長1226日表示,阿富汗戰爭還沒有結束,還有艱苦反恐怖戰爭在後面。而1223日,美國航空公司從巴黎飛往佛州的國際航班發現幷制服一名企圖用鞋炸彈毀機的恐怖分子,這名恐怖分子出生在英國,居然爲賓.拉登效力,不惜自我粉身碎骨,這也說明反恐怖戰爭將很艱難,恐怖分子無處不在,變換花樣,試圖再度破壞,美國防範恐怖行動的艱難度,仍然沒有下降。

另外一種徹底解决“無形戰爭”的戰略選擇是,美國在緩和中東危機之後,實行和談,正如柯林.鮑威爾呼籲的,以色列停止侵占,從占領區完全退出,美國大力幫助建立巴勒斯坦國。同時多國部隊以精悍的小股特種部隊不斷打擊賓.拉登和奧瑪的新據點,以武迫和,幷勒令賓.拉登放弃恐怖主義行動。這樣,一是一勞永逸地免除來自阿拉伯地區的恐怖戰的侵襲,二是對于無法根除的敵人,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當然,預測者、和平主張者的話,在戰爭勝勢逼人時,不會被廣泛關注。但智者是應該有耳朵的。

20011229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