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阿富汗戰爭什麽時候結束?

湯本

阿富汗戰爭什麽時候結束?

阿富汗戰爭還在進行,美國民衆對以巴衝突的思考還在深入,逼近真實。令人感動的是,並不是清一色的美國猶太裔全部支持以色列的侵略行爲。1123日,舊金山的猶太裔女權主義者,在舊金山街頭用公開沈默示威抗議的方式,抗議以色列長年侵佔巴勒斯坦。雖然,這種聲音在猶太人社會被視爲非主流意見,但是,畢竟存在。

美國是否要怪罪以色列?目前爭議還很大。911發生後,如何看待美以關係?是否應該怪罪(blame)美以關係?1117日美國NBC洛杉磯4頻道認爲,“這已成爲越來越熱門、激烈的爭論。”

該節目是在夜間11時新聞中播出的,約有四分鐘,節目主持人將歷史、現實、訪談、民調數位等,非常緊湊地結合在一起。該節目指出,根據《新聞週刊》的新民調,“百分之五十八的民衆認爲,(911事件)應該怪罪於美以關係,百分之四十三的民衆,認爲美國應該繼續支持美以關係,百分之四十六的民衆,認爲應該重新考慮美以關係。”

節目再現這樣的歷史事實:以色列在1967年悍然發動的“六日戰爭”中,美式裝備的軍隊發動強勢進攻,軍事佔領了約旦河西岸的接近美國康州面積的土地,該地區有200萬巴勒斯坦人。美國華盛頓政策研究所的菲麗西絲.貝尼絲博士(Phylisis Benes)認爲,是美國“爲以色列的軍事侵佔,在財政上提供經費,支持保護了這種侵佔,同時在國際外交、國際論壇中保護了以色列,使他們(以色列)免受國際制裁和譴責。”幾十年來,以色列的侵佔,是“尖銳痛苦的神經”,帶來了連綿不斷的以巴衝突,血腥傷亡和世代仇恨。另一位從事伊斯蘭文化研究的專家海特.雅特(Hay Yut)則認爲,以色列的軍事侵佔造成“仇恨的形象”。他認爲,應該按照國際法的原則來處理以色列的侵佔問題和以巴衝突。

這是現存的真實:碉堡、鐵絲網、士兵和先進武器,保護了以色列的兇狠和無恥的侵佔。鏡頭中,一架以色列的巨型怪手起重機用鏟鬥搗毀一幢巴勒斯坦人的兩層樓的新房子,一個巴勒斯坦婦女痛苦尖叫地撲過去。這些以往罕見的電視鏡頭,“911”之後,因爲“有些人在質問”,而真實地出現了。

一位猶太裔從政者--美國國會中東委員會主席霍華德.伯曼(Howard Berman)強調以色列是美國最好的盟友。而另一位專家艾爾布瑞罕.庫伯則認爲,美國如果改變中東政策是對恐怖主義分子的“獎勵”,這顯然是本末倒置的話。正如918日布肯南(Pat Bucanon)批評到的,“長期以來,美國在以巴會談上的偏袒,正是推促恐怖主義的産生。”

庫波也談到,“在去年巴拉克與阿拉法特的談判中,以色列已同意退還侵佔的百分之九十五的土地,阿拉法特不同意,就採取恐怖活動。”筆者也曾經在文章中批評過阿拉法特,沒有見好就收。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巴勒斯坦人侵佔了以色列人的土地,同意還百分之九十九的土地,卻最後堅持侵佔百分之一的土地,以色列的猶太人能同意嗎?

節目結尾,主持人認爲,無論是批評還是支持美以關係的學者們都達成共識,認爲賓.拉登的恐怖活動與美國的中東問題沒有關係。看來,主持人、編輯有些顧尾不顧頭,節目前面清楚介紹了:“《新聞週刊》百分之五十八的民衆認爲(911)應該怪罪美以關係”。

這個節目還留下兩個疑點,一是該節目在1115日作廣告時清楚表示這個熱門節目將在1116日晚十一時播出,結果卻在1116日未能如期播出,不能排除這樣一種可能:猶太人的老闆或者高層主管,感覺節目不如我意,臨時要求撤換,加以修改並重新編輯後再播出。第二個最爲明顯的新聞失誤是,在1115日的廣告中有一段很快的短語評論,是原定要在16日晚十一時播出的民衆的街頭訪談,這是一個黑人年輕婦女,利嘴快舌,思路快捷,她認爲:“十分明顯的,我們(美國政府和民衆)必須非常嚴肅地反省我們的美以關係和美巴關係。”顯然,這個黑人婦女是在街頭採訪到的,很有民意代表性,她應還有一段尚未播出的話。但是,到了推遲一天播出的1117日,這個黑人婦女根本沒有出現,連廣告中的那一句需要反省的話也沒有了。顯然,編輯有他們的難處,他們還沒有說出完全的真話。加之因爲不少美國民衆的話語系統和認知系統,在中東問題上,早已受到善於“遵守規則”、“擺弄規則”的一些政客和媒體的長期的影響,而缺乏完全的客觀知性。

1119日,柯林.鮑威爾的建立巴勒斯坦國的正式呼籲,顯示喬治.布殊總統在硬手治標--打擊恐怖主義分子--初步告捷之後,亦注重軟手治本,並派出特使津尼上將赴中東斡旋停火,欲努力推行巴勒斯坦國。不過,面對國會強大的支持以色列的遊說勢力,他是否還能將大有作爲,有待觀察。20011029日洛杉磯時報評論版發表Daoud Kuttab的文章,指出“在解決以巴衝突上,喬治.布殊總統以及美國是關鍵力量,唯一具有道德力量和實力,調解折衡,來達到以巴衝突的解決和長期和平的。但是,已經被(美國)強大猶太人遊說團體寵慣了的以色列,可能不會接受對雙方公平的方案。”

根據猶太專家潘光博士系統研究以色列僑務政策的發現,除了美國猶太族裔具有強烈的從政意識,經濟保障與自由精神之外,以色列制定一系例的僑務法令和僑務政策,不僅保障猶太僑民的雙重國籍,回歸定居,並大力鼓勵猶太人參政影響所在國。顯然,以色列的猶太人與美國猶太族裔力量,在令美國對以色列政策的各種支持、傾斜和偏袒,是成功的。

這個節目最後指出,“百分之六十三的民意認爲美國改變美以政策將不會消除恐怖活動”。而在Netscap大型網站上1114-16日的一項民調表明:只有百分之十二的民衆認爲,戰勝塔利班能夠防範在美國的恐怖主義活動,卻有百分之八十八的民衆,認爲戰勝塔利班不能夠防範在美國的恐怖主義活動。

可以預計,對於“以色列是巴以衝突的罪魁,帶來三十四年該地區的動亂和血腥衝突”,將會成爲一個事實(這本來就是事實),得到更多的美國人的認知。

需要強調的是,巴以衝突、恐怖主義分子的侵襲帶來的“不確定性”,不是筆者的發明,而是美國經濟專家皮特.恩卡迪爾(Pete Engardio)的判斷,他在108日的《商業週刊》指出“911之後,不確定性(Uncertainty)、風險是美國和新世界局勢的重大標誌。”他還指出,“911之後,全球經濟增長率普遍將減少百分之一到二”。他的預言剛剛過了一個多月,紐約時報20011124四日報導指出,“全球經濟成長率將低於百分之二點五,正陷入二十年的來的首次衰退”。顯見,全球經濟進入不穩定、風險的難以預估的狀態。

美國在阿富汗的反恐戰爭是一條明線的進攻戰爭,在美國國內反恐怖戰爭是一條暗線的防守戰爭。在美國國內,安全措施已經空前嚴格,但明線易攻,暗線難防。

樂觀地講,消滅了賓.拉登的人馬和凱達組織的主力之後,美國多數民衆還是意識到恐怖戰爭的危險存在。因爲,根據不久前報導,南美洲有數以千計的阿拉伯裔恐怖主義分子將很容易通過美墨邊境潛入美國。

美國自由傳統和反恐怖戰對公民可能性約束,也引發更多爭議。根據ABC網站1121日報導,美國七名國會議員要求公佈1,000多人的名字,遭到司法部長阿施克勞夫特的拒絕。引發媒體評論的27日的批評(LA Times)。

1125日,自由派傾向的ABC節目主持人考姬.蘿伯茲(Coky Roberts)的專題討論節目《本周大事》中,幾位學者、評論家紛紛指出,白宮下令以軍事法庭審判恐怖主義分子雖然會有效懲罰,但是會嚴重傷害美國司法制度。很有反諷的是,一直強力主張維護、恢復美國立國之本和傳統的保守主義人士,現在他們的主張,反而受到他們一直攻擊批判的自由派的抨擊。而此刻保守主義人士面臨的指謫,是他們在背棄司法的傳統。123日的《時代週刊》報導了仍被拘禁的一個阿拉伯裔美國青年,並發表文章,質疑喬治.布殊總統的權力是否太大了?也是同期的《時代週刊》上還刊登了美國前司法部長羅伯特.甘乃迪的女兒(Kerry Kennedy)針對喬治.布殊的國內反恐怖政策和法令,對她自己的女兒說的話:“卡蘿,如果有人想告訴你這就是你祖父想要擁抱的公正,你不要相信他。”而且,這正是在喬治.布殊總統把司法部大樓命名爲羅伯特.甘乃迪大樓之後。也許就是這些平時被批評爲自由派的人士對美國司法傳統的捍衛,反對聲浪很大,喬治.布殊總統審時度勢,才會在1129日,正式宣佈,在美國境內的所有對恐怖主義分子嫌疑犯司法審判,將不會採用軍事審判的的方式。

在阿富汗戰場,最令參戰指揮官焦慮的“不確定性”,是塔利班武裝分子化整爲零,除了逃往最後的坎大哈山區之外,他們也轉移、撤逃到巴基斯坦邊境地區。阿富汗與巴基斯坦接壤的東南邊境長達1,500多英里,根據1115日洛杉磯時報報導,“要想封閉邊境,阻擋他們通過,是絕不可能的。”雖然,阿富汗南邊的道口,山口,都有美國特種部隊的把守檢查,但是,高山峻嶺,莽莽蒼蒼,有多少曲路幽徑,暗豁小溝,豈能堵得住?

這兩地區有大量普斯屯族(Pushtun一譯作普斯圖族)的阿富汗人,他們的部落存在是跨越邊境的。面對塔吉克族(Tajiks)爲主、也有烏孜別克族(Uzbek)的北方聯盟軍人的“南侵”,他們對異族的反彈,使他們幫助、庇護塔利班。未來的遊擊戰,將會使這一地區仍不安寧?而29日突然進軍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1000名俄羅斯精銳部隊,讓美國震驚,俄羅斯新沙皇的野心在阿富汗復活,無異於給主張對俄羅斯作盡柔軟身段的美國俄羅斯專家和白宮安全顧問一記耳光。是美俄衝突,還是美國讓步,妥協?讓俄羅斯在中亞擴充勢力?這對於美國,都是很不確定的挑戰。

阿富汗戰爭的殘酷性,在美國電視臺也顯示出來,一個滿懷仇恨的阿富汗老婦人舉起石頭砸塔利班民兵的屍體,因爲這個老婦人的三個兒子被塔利班民兵殺死了。可以想見,還活著的阿富汗的多數族裔普士屯軍民也會爲陣亡和被虐殺的親屬和“戰友”復仇,還會掀起新的仇殺。阿富汗戰爭使得阿富汗的婦女獲得解放,使得該地區從塔利班的極端統治中解脫中,然而,由於俄羅斯軍隊的強力介入,不確定因素還很多,由於塔利班軍隊和民兵還存在,戰爭對於交戰者來說,唯一能很確定的是:是生與死的不確定。

根據1026日的《新聞週刊》的民調,百分之六十八的民衆認爲,當時的局勢給他們的印象,不像能夠很快殺死或者捕到賓.拉登。可是一個月下來,戰爭進展神速,1122日,美國防部長倫斯菲向媒體指出他寧可擊斃賓.拉登,而不是逮住他。指揮戰爭的美國將軍們也很自信。也許,他們自信的理由很簡單:比較越戰,北越當時有中國及前蘇聯兩大國大力提供各種支援,現在塔利班與賓.拉登是孤家寡人,被趕到荒山野嶺,只有死路一條。

阿富汗戰爭要多長時間?阿富汗戰爭快接近尾聲了嗎?《新聞週刊》披露,喬治.布殊總統認爲有決心和力量在未來三年全殲阿富汗的恐怖主義分子。

近日,筆者在克萊蒙大學城與一位著名智囊機構負責人工作午餐時,他的回答很簡短:“阿富汗戰爭剛剛開始,泛阿富汗戰爭,包括打擊伊拉克的戰爭,只是剛剛開始。”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