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中國大陸應該親美還是親俄?

--兼評美國新外交政策

湯本

美國新總統喬治W布希在2001120日就任後,他的外交政策將有什麽變動?是鴿派,是鷹派,還是亦鷹亦鴿派?

一、美國的國家導彈防禦系統針對誰?

喬治W布希20日的總統就職演說獲得了美國各界的跨黨派的支持和認同。在他的就職演說中,喬治W布希20日在就職演說中,再度強調公民的責任,強調理想、文明禮儀性、勇氣、博愛憐憫和美國人品,這不僅對今後美國內政具有重大的意義,也爲喬治W布希的全球和平訴求奠定了基調。

美國到了必須重振傳統的時代,喬治W布希的主張應運而生。

喬治W布希的新外交政策中,美國與俄羅斯關係將會冷化。喬治W布希總統將由康娣.萊絲主管世界安全事務與美俄新政策。美國將謹慎對俄羅斯的經濟援助。筆者觀察到,喬治W布希在第二次總統大選辯論中,對美援給俄羅斯當權集團(指葉爾欽家族)的“大量貪污”提出公開批評,是罕見的,並指出美國投資一定要“有回報”,在就職的前一天,當ABC資深節目主持人芭芭拉.沃特在德州的庄園采訪即將就任的第一夫婦時,布什再次不點名的強調了這一觀點,顯然是對美國將重新考量美國對俄羅斯的經援政策的先聲。

喬治W布希與康娣.萊絲主張美國從科索沃撤軍。美國新總統和國會主張推動研製美國的“國家導彈防禦系統”主要的針對者應該是俄羅斯、北韓。尚且,世界上幾個大國對自身的“國家導彈防禦系統”都在研究和計劃中,只不過是美國比較公開罷了。美國的“國家導彈防禦系統”主要的針對者應該是俄羅斯、北韓。俄羅斯擁有世界上第二大核武庫的國家。北韓是最容易輕舉戰端的國家。當然,如果中國大陸政權不是日益開放,走向改革,而是背離中國大陸人民的改革願望,並且嚴重損傷美中兩國人民的利益,“國家導彈防禦系統”針對者當然也可能包括中國大陸軍事上的不智行爲。但美國“國家導彈防禦系統”針對者當然絕不會針對中國人民。

當然,“國家導彈防禦系統”研製和部屬,在技術上還很不成熟,將是一項長期的努力。喬治W布希將落實他的許諾,將對美軍的裝備更新換代,提高軍人待遇和居住條件。

在大選辯論中,他強調強大的軍隊,但他更強調和平方式處理國際爭端。老少喬治布希都強調“阻止戰爭在戰爭還沒有開始的時候”。而喬治W布希的總體外交基本原則是“和平”。喬治W布希強調的“美國必須謙卑。”是美國總統和總統候選人言論中終極爲罕見的。

因此,喬治W布希的外交政策,將基本是採取亦鷹亦鴿,鴿心鷹爪,以和平爲追求世界大戰略的方向,但以軍事力量作強大後盾,美國未來戰爭也將是“速決戰”而非是“持久地面戰”。

二、美國對俄冷,對華熱的傾向的動因是經濟利益第一,中國大陸應該親美。

美國對俄冷,對華熱的傾向,也是來自於中國改革後市場經濟“具有巨大生氣”(柯林.鮑威爾語)的成果。對於12億人的市場,對於比俄羅斯早幾步進入市場實踐的中國,美國不會等待,“用人格去佔領土地”。美中的經濟合作美國力促中國進入WTO 將使美中的經濟合作達到前所未有的良好發展階段。美國參院以高票數通過“PNTR”,說明美國的朝野的務實精神。在所有退休的總統中,對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獲得的成就評價最高的是老喬治.布希。退休後,老喬治.布希和夫人多次訪問中國大陸,他們的驚訝是可以理解的,今天的北京是七十年代他們騎自行車逛大街小胡同時所無法比擬的。而上海的繁榮和色彩,更是當年的藍灰色給他們的感覺所完全不一樣的。1998年,在德州AM大學布希學院的演講時,前總統喬治.布希說:“看不到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的巨大變化和進步的人,他本身就是一個悲劇。”他進而指出:“美中關係是21世紀美國對外關係中最爲重要的關係。”

中國政策界和亞洲媒體誤以爲喬治W布希當總統後,美中關係會倒退,因而不支持喬治W布希。這是一種誤識。而客觀的現實是,一年多來,柯林頓總統的“美中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是相當不穩定的一種關係,美中關係時好時壞,好的時候,柯林頓總統在上海半開玩笑要在退休後到上海工作,開辦法律事務所。美中關係緊張時,互相視爲敵人,北約美國空軍“誤炸”中國大陸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事件就是一例。柯林頓總統“誤炸的”、“顛簸不穩的美中建設性的合作夥伴關係”。柯林頓政府動輒動用武力,甚至不惜“誤炸”外國大使館,這種嚴重違反國際準則和國際道德,這種不穩定的外交政策,將不會在喬治W布希的新政府治下出現。

對於美國新總統的當選,中國反應也很快,即刻派出與布希家族與多年良好關係的外交部副部長楊潔篪出任中國駐美國大使。

無疑,未來美中關係將是21世紀世界和平大業的主軸關係。但這有兩個大前提,一是中國大陸內部政治改革和外在形象的改善,中國大陸的改革可以有自己的特色,但是學習美國“民有、民享、民治”而採取實際有效的改革措施,是美中關係本質好轉的關鍵。二是在大戰略上,中國大陸調整科索沃戰爭以來中俄兩弱對付美國一強的半結盟狀態,防止向俄羅斯一面倒。中國過於和俄羅斯在國際問題一致,尤其中俄聯手對美態度一致,對俄羅斯的益處超過對中國的益處。中國應保持一貫的獨立決策的主動性,是以人民的利益和國家戰略利益需要考慮,把握時機,準確評估時機。因爲以喬治W布希爲首的新政府包括柯林.鮑威爾將軍以及康娣.萊絲等人對科索沃戰爭的批評態度和不認可態度,使得美國産生科索沃戰爭的政治氛圍已不復存在。所以,中國由科索沃戰爭帶來的防範美國的心態,也應有所調整。不能只看到美國的鷹爪的利化和強化,而忽略了美國的鴿心的善意及和平。簡言之,從歷史長遠的眼光來看,對於中國的現代化來說,“親美”帶來的動力、幫助和益處,是“親俄”所無法相比的。

世事常變,因此,把握變化的世態,美中雙方的領導人和政策界智者面對這樣的問題:如何凝聚力量,增進共識,促進和保障美中兩國的近期利益和長遠利益,這是切關全人類的命運:21世紀是災難還是吉祥?21世紀是戰爭還是和平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