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是事故還是蓄意截機?

湯本

41日,美國間諜機與中國大陸戰機碰撞,致使一人亡一機毀,美機迫降中國大陸軍用饑場,事發後,筆者認爲,很可能是中國軍方有意製造事端,將飛機截下,以便爲獲得美國電子偵探機密,以便爲杜絕今後此類間諜活動,擁有先下手爲強的優勢。

很巧合,也有幾位美國中國問題專家在事發後也有同樣的評估。現在看來,這種評估雖然處於對形勢的總的估價和評判,但是,這確實不符合事實。我們實在是把中國軍方看得太高了。事實上這確實是一場事故,至於事故原因,雙方說法不一樣,我們暫且擱置。

事實是怎樣的呢?

根據美軍EP-3電子間諜機上的機員對美國夜線泰德.卡普爾的訪談,美軍用飛機在未預先通知中國方面而降落在中國軍用機場(也許是時間來不及)後,曾經“有時間繼續在中國的地面上繼續摧毀偵聽到的中國的軍事機密,仍有時間繼續摧毀硬體和設備”。

這個“有時間”,究竟時間有多長?

據筆者最近獲得的消息,美國EP-3間諜偵察機在中國號稱“拳頭戰鬥機師”的軍事基地上,停留了有好幾個小時,才有中國大陸軍人上來光顧美間諜飛機。

有好幾個小時!

顯然,筆者原先的估計是錯誤的,如果是預先是中國空軍有意“用碰撞”截下美國飛機,那一定是中國軍人立即上機,“在槍口下”,要求美軍下飛機。

可是事實上卻沒有,美國軍上人員,也非常驚喜地獲得這好幾個鐘頭的時間,從容地銷毀資料、硬體和設備。

爲什麽要等好幾個鐘頭,中國大陸軍方才有反應?

因爲陵水機場的總指揮員從來沒有遇到此類事件,需要層層上報上級,上級上報大軍區海軍負責人,海軍負責人報告給大軍區司令員,大軍區司令員上報到中央軍委,中央軍委說了不算,要政治局常委開會討論,方可決定。幾個小時後,命令下來,陵水機場的軍官才敢登機,戰戰兢兢要求美軍下來。仿佛是中國軍人來到美國的軍事基地,要求美國人幫忙那樣。

中國空軍的如此重要的軍事基地---陵水機場,居然沒有任何應急的處理規定和操作?

耽誤了那麽久?中國軍人如此軟弱,如此遲鈍?

事實上,中國軍人並不是如此柔弱的。據透露,在南海,當菲律賓軍艦闖進中國大陸領海,一艘中國軍艦以合理衝撞,逼迫菲律賓軍艦退出,但中國軍艦的艦長因此被撤職,丟官卸職,原因是,中央軍委沒有下令,你擅自行動,就是犯錯誤。加拿大軍事評論家平可夫先生也在《亞洲週刊》指出中國大陸軍隊指揮的失誤以及大陸軍機駕者缺乏“流氓飛行”的本領。

中國大陸軍艦爲什麽不能撞菲律賓軍艦?還要被撤職?可以想見,這位被撤職的艦長充滿屈原天問式的痛苦,充滿鄧世昌的絕世的悲哀和憤慨。

除了自己的同僚因爲“沒有聽黨中央的話”而遭致倒楣厄運的前車之鑒,這個軍事基地的司令官的如此無能的根本原因是:中國軍隊沒有處理危機的機制,中國軍隊沒有現代化軍隊對於緊急事務的處理的條令,沒有軍人爲國家整體利益工作的職業性水準,沒有危機處理的急智,因爲自己被“党指揮軍”的至高的黨軍的教條所牢牢控制。中國大陸軍隊是黨軍,一切要聽党的指揮。

難怪,剛訪問越南的胡錦濤面對越南人無事生非不敢回應,越南人要求中國將中國歷史上屬於中國的島嶼“還給越南“,胡錦濤居然不置一詞,裝聾作啞,怕犯錯誤。因爲中共政治局常委沒有開會討論,沒有授權,如果說錯話,一輩子翻不了身,對於胡錦濤來說,自己的官位比中華民族的民族利益還要重要。

在中國大陸,無能是有功的;有能是無功的。這種反社會進步的趨勢,改革以來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在政治體制沒有根本改變之前,本質上沒有大的變化。難怪前社科院副院長,現江澤民的智囊劉吉認爲,中共“黨內有三分之一是小人“。事實上,小人可能還要多一點。

作一個假設,如果美國面對一加外國間諜機發生類似的事故,處理情況就大不相同。美軍機場人員將會迅速行動,立即讓外國軍人下機,嚴密審訊,追查事故肇因和相關機密情報。不僅儘快搜索的跳傘飛行員(美軍飛行員都有衛星定位裝置)。立即照會抗議擅自降落在美國軍用機場外國間諜飛機的政府,並把這架飛機扣留下來,把所有的資料和情報截取下來,把所有的機組人員和間諜人員,進行徹底的調查,不僅查事故,也要查間諜行動,查清楚之後,再逐批放人,時間沒有限制,處理完後,再放機,不管是這個國家有什麽東正節、齋節、清明節、端午節還是中秋節,都不是該國要求放人的理由。這個國家的民俗和民族的文化習慣,與該國侵犯美國的主權,傷害美國飛行員致死的“重大罪惡”相比之下,則是輕如鴻毛。同時,美國方面義正詞嚴的,舉國上下,同仇敵愾,完全有充分理由,不僅強烈要求該國的鉅額賠償,而且如果查明是該國飛行員的責任,就對該國間諜機駕駛員訴諸于法律。

現在看來,美國人完全能對外國間諜機作的事,中國人就是不能。

超脫這場間諜機案,美中兩國都不應該視對方爲敵,推行軍備競爭,兩國發生衝突和戰爭,小的常規戰爭,會致使雙方嚴重損失,共和黨執政四年後下臺;大的核戰爭,則是部分的或者全部地同歸於盡。真正替美國的國家利益考慮,就是要避免戰爭,加強美中合作,在經濟合作中促進中國大陸的社會、政治進步。以美國長遠的利益爲重,以世界和平爲重,我們現在的努力,就是具有長遠眼光的愛美國的愛國者,就是真正的愛人類者。

回到本題,那麽,中國軍隊的前途在哪里?簡言之,中國軍隊的前途在於軍隊國家化。而中國的經濟改革,政治改革的最終目標在哪里,在於民主化現代化,使人民真正當家作主。而筆者強調過的“兩岸合作的中國大陸南方政治特區的實踐”,則是最好的開端。

當然,筆者主張中國大陸必須推動軍隊國家化、社會民主化、國家現代化。在這一進程中,中國大陸應該努力學習。中國應該竭力與美國交流,交朋友,向美國學習,中國大陸強大之後,也要與美國更加友好,在世界上,也應該實行孫中山先生的“溫和的、己強強人、己濟濟人的民族主義”。

然而,目前,我們還看不到中國軍隊國家化開始的徵兆,幾千年的老大封建帝國、1976年前幾十年的中共專制的帝國,在向現代化轉型中,中國大陸步履艱難。中國大陸二十年的改革史,實在是太短太短了!

幸好,中國大陸經濟增長的勢頭還在增長,社會開放的趨勢也在進行,您不敢想象,除了大量投資仍在進行外,美國的多家媒體,已開始在科技、文化類雜誌和媒體,在中國大陸大露頭角,一位史丹佛大學的資深研究員,即將赴北大開課教授《中國當代思想史》。在臺灣文化名人高信疆的顧問和運作下,帶有官方色彩的《京粹周報》、《申粹周報》上開始刊登《李敖特區》的專欄以及其他思想開放自由的海外專欄作家的文章。而與此同時,上海電視臺正在準備中,與臺灣電視臺合作,的全套節目,將在今年年底,在臺灣同時播放。現在,學習滬語,也成了一種臺灣青少年的時髦,臺灣商人的很爲得意的口頭禪是“我剛剛從上海回來”。移民上海,成了臺灣向外移民人數最多的第四個大城市,而其移民人口每年遞增的比率,大有超前的態勢。

也許,江澤民忍聲吞氣,也是他的一種戰略?

美中軍機碰撞是美中關係的轉捩點,對於美台政策決策者來說,非常值得注意的是沈國放在軍機碰撞事故後的一句話,“我們不怕對抗,但希望對話”。顯見,鄧小平“不搞對抗”的消極躲避戰略已有了很大的調整,美中之間心理緩衝空間已經消失,發生中小型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已經存在。並不是很瞭解中國大陸內部情況和民情的美國某些決策者,爲己(作四年以上的官),爲國(以和平戰略美國完全可以獲得太平洋地區的利益),爲民(避免美國子弟兵無謂的犧牲),應該在決策時,極爲慎重。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