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北京的“的哥”媒體

湯本

北京“的哥”就是北京開計程車的司機,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個特有的媒體現象“的哥”媒體。

一位朋友從北京探親回到美國,講完了北京發展快,繁榮等等之後,談到一個現象,就是北京的的哥們“有百分之九十九在放聲大罵政府、大罵共產黨腐敗、大罵公安局欺壓人”。

我再仔細問,你在北京七八天一共坐了100次計程車?她想一想,沒有,那麽,50次是有的,顯然,至少百分之九十八的“的哥”們在大罵共產黨,大罵政府。百分之九十八的“的哥”在大聲罵政府,毫無顧忌。當她乘坐的計程車經過北京公安局的時候說,有一個的哥滿懷仇恨地指著大樓說“要是六四發生在今天就好了,進媄銆死幾個狗娘養的!”

需要說明的,這位朋友不是“民運人士”,不僅出身於書香門第的大家族,自己也是在美國受過很好教育,是一個溫和理性的人。我相信,她說的是事實。

筆者自己也聽到過北京的哥們的“論政議政和罵政”。這種現象在上海也有,有一個汽車司機非常憤恨地對我說“得格社會墨叉黑”(這個社會象墨一樣黑)。

聽北京的哥談社會黑暗,義憤填膺,似乎中國明天就可能發生暴動。因此,面對重重社會問題和危機,有一位中國大陸學者提出“在暴力革命之前實行政治改革”。中國大陸的政治改革是個大工程,三言兩語說不完。

接二連三發生的洛陽歌舞聽大火,廣東汕頭潮陽鎮居民爲抗議“苛捐雜稅”而焚燒鎮政府大樓,那個小小鎮長居然用公款擁有賓士五百,近日在江西農村小學又發生大爆炸,改革中的中國,處處顯示貪官違法的蹤影,處處可以發現顢頇昏憒的地方政府。

顢頇昏憒的貪官、昏官們該罵!而且,目前的所謂體制改革,還是脫不了一批官僚治一批官僚的迴圈,還不是人民真正能夠管這全體官僚的時候。總之,“自己打自己嘴巴子,不疼。”而且,也像上海一個幽默畫家鄭辛遙的一幅很有哲理的諷刺畫說的那樣,“刀不能削自己的柄”。北京的哥們是真正關心中國、北京大事的人們,他們有不滿就發泄,他們感到沒有正義就渴望正義。反思這個社會,批評這個社會,北京的哥們在替北京人民發出聲音。江澤民和朱熔基應該化妝多坐幾次計程車。

作爲北京的哥大罵貪官的媒體,這是一個座標,可提供很多供參照的係數。它也說明社會趨向半開明,大罵政府就可以沒有顧忌。但由於政治沒有民主化,沒有表態和出氣的地方,罵聲就不絕,於是的哥的“罵當政者的媒體文化”就將繼續存在。反之,民主化了,罵聲少了,就說明社會在進步。

相比較,筆者在華盛頓坐出租汽車時,華盛頓的的哥們和的爺們(有的年紀很大),也有很多不滿,常常是批判共和黨,擁護民主黨,但都很溫和,更不會大罵。他會很高興地告訴你,他投了誰的票。在全世界的出租汽車文化中,北京、華盛頓的計程車文化比較研究真是可以讓大學社會學系的教授們作大文章的。

北京的哥媒體,這是北京一個新鮮事物。皇城根下的小老百姓什麽也不怕,什麽都敢說。有句俗話說“上海人什麽都敢穿,廣州人什麽都敢吃,北京人什麽都敢說”。而這個北京人什麽都敢說的特徵表現在新一代北京的哥身上,更是十分明顯。

放聲大罵,沒有擔憂,這是一個進步。中國大陸的人們在連飯菜也吃不飽的時代,不敢大罵,也不能大罵,那時,也沒有那麽多的出租汽車。文革前,離我家不遠的地方,有一家叫作“強生出租汽車公司”,是國營?還是公私合營?印象中好象是公私合營,文化大革命中關了門,理由很簡單,當時坐得起計程車的都是上海有錢人家--多數是吃公私合營工廠、公司定息的私方代理的人們和家庭成員。出租汽車司機都是工人階級成份,他們也造反了:“我們工人階級是國家的領導階級,是國家的主人,怎麽能夠給資產階級的老闆、太太、闊少闊小姐們當傭人,開車?”

實際上,他們還是沒有擺脫給別人開車的命運,只不過是轉過來,給造反派頭頭們和他們的老婆和孩子們、情人們開車而已。如果拒絕爲造反派頭頭他們開車,一頂大帽子飛過來﹕“儂反對文化大革命!”

改革開放後,中國的計程車業蓬蓬勃勃,有時候,歹徒常常拿的哥作搶劫的物件。可見,辛勞工作,的哥們雖然仍是勞工者階級,但是也屬於先富起來的,先小康起來的人們,手頭有錢。

現在中國大陸是一個溫飽大都得以解決的時代,一個多數老百姓是可以大吃肉其中很多常常嫌肉不好吃的時代,於是,吃肉之後就有了力氣罵娘。一個北京的哥曾經向筆者傾訴:“那些傻了巴雞的傢夥們靠著狗爹媽的關係,搞到批文,搞到投資,過上了好日子,包上了‘二奶’、‘三奶’、‘四奶’,我們只能辛辛苦苦滿大街開車。別人也敢罵,但不象我們那麽痛快,那麽徹底,我們敢罵,罵完了,您老也下車了,看您像個正人君子的樣兒,也不會向雷子(公安局)告發,告發也沒有用,人家現在顧不上去查的哥講什麽話,白天,忙著罰款收錢,晚上,忙著去泡妞!”

北京的的哥媒體通常很客觀,計程車駕駛員,語言偶有誇張外,通常說的都是事實。北京的哥對發生在京城中的各種醜聞、騙局和名人惡行,了若指掌。少君兄從北京回來後,就曾告訴我,一個北京的的哥曾經很詳盡地告訴他一件北京發生的虛假醜聞,連主角的名字和細節也是一清二楚。北京的哥接觸社會層面很廣,各層次都有,恐怕沒有一個行業可以類比。

筆者曾經在和京滬兩地的的哥們聊天時提出相同的兩三個問題,然後簡略統計,事後的結果,居然與一家權威的民意調查機構類似的問題回答比例幾乎不相上下。我曾多次勸導一些中文好的美國專家,也用此法瞭解中國大陸民意。但可惜,洋人一上車,北京的哥常常會很謹慎,這是北京哥們的一種內在自然的“家醜不可外揚”的心態?還是一種“咱哥們不對外人罵自己人”的驕傲心理?

北京的哥不僅罵政治,也罵體育,他們對中國足球的不滿,也可看出北京“的哥”們的民族情緒也特大。眼下,是支持還是反對中國大陸申辦奧運?在海外還是有不少爭議。如果,您去北京,坐計程車,問一個問題:“您的哥是贊成北京申辦奧運,還是反對北京申辦奧運?”

可以想象和預判,出於的哥們對北京的自豪感,出於的哥們恨政府無能、恨貪官遍地的情緒後面掩隱著“希望北京好”的願望,當然,更多的也是出於的哥們的職業利益所在,多數的哥會告訴你他十分支持北京申辦奧運。

消息靈通的北京的哥會馬上給你一個理直氣壯的反問﹕“人家陳水扁都支持北京申辦奧運,咱們北京人又有什麽理由不支持?”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