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政客的隱性強權和軟性專制

湯本

2000年七月,喬治W布殊曾在競選演說時強調“美國之路永遠是上坡路”。一年過去了,美國是在上坡,還是下坡?沒有人會問這個問題:除了五十年來積累深重的外交失誤造成的阿拉伯國家民衆對美國的不滿和怨恨之外,布殊總統高調的“強硬”政策,是否也是失誤之因?如果布殊總統也模仿克林頓前總統始終將以巴拉在一起談判,如果此屆美國共和黨政府一當政,就宣佈堅決推動“巴勒斯坦國”,911恐怖戰還會發生嗎?

喬治W布殊總統當時的高調“強硬”是真是假,現在還是謎。今天的憤怒美國,印著賓.拉登的寫實頭像的衛生紙成了暢銷品,人們每擦一下屁股,就泄一次恨。美國建國以來前所未有的民憤的高漲,使得阿富汗戰爭是無法避免的。美國鷹派和一些猶太裔政客自然更是高調。沒有人去追究他們當時的高調與今日的高調已經或者還將對民衆有何傷害。

不能忽略,美國一些猶太政客的隱性強權與軟性專制是互相配合的。在外交決策上,隱性強權使得美國國會通過對以色列的大量的無償軍事、經濟援助,而軟性專制則通過猶太財團控制的多數媒體,盡可能輕描談寫和不予披露,幾乎與中央情報局的預算保密相同,因此不爲很多民衆所知。一些猶太人政治上如此,在個人生活中也是如此。如一位猶太裔的名導演仗著財大氣盛,一定要在高尚生活居住區蓋一處私人賽馬場,鄰居堅決反對,但還是以他的“隱性強權”(在市議會的影響力、律師的實力、遊說資金)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對此,媒體有一點批評的雜音,但是他的“軟性專制”使得這點批評不會對這位導演採取任何實質性的“破壞環境”的制裁和公共輿論的制約。

美國鷹派與一些猶太政客,現在是真正的誤國者、禍國者。歷史性和現實性的多因素的攪和性的問題,在被媒體精致、巧妙地的誤導下,只是單一“自由和野蠻的”對抗。偏頗性的媒體更加以煽風點火,記者、編輯都有主動的或被動的“自律”,前者出於狹隘族裔利益,後者則爲了保全飯碗。

CNN的老闆泰德.透納(Ted Turner)實在看不過去,揭竿而起,近日發表批評美國中東政策長期嚴重失誤看法,對阿拉伯人民表示同情。泰德.透納立即遭受鷹派和猶裔人士群起而攻之。透納的前妻是知名的演員簡.芳達(Jane Fanda),是反對越戰的先鋒。由此,透納立即享受了“前家庭株連”的待遇,被栽誣成也是一個“社會主義者”。比較文學大師塞義德(Said),更是因爲對美國政府的偏袒氣憤填膺,他是一個研究世界文化的專家,也是阿拉伯文化的專家,在美國三大電視網上居然沒有他的聲音。迄今,CNN在報導、探討911悲劇時,是最追求真實準確的,最有深度的,這與泰德理性的見解分不開。他是真正的熱愛美國的人,他知道災難的根源所在。

無形的“軟性專制”常常從左右兩方面來攻擊異見者,不是“社會主義分子”,就是“納粹分子”,得此殊榮者,共和、民主兩黨、無黨籍人士都有,只要你對一些猶太裔人士不恭,就會戴帽,戴上了,就很難脫掉。“軟性專制”也不讓批評以色列和猶太裔人士的聲音出現。根據FBI披露,現在被捕的七百多個阿拉伯裔嫌犯很有一些人不合作,居然其中沒有一個預先向當局報告,這些人中,多數長年居住在美國,居民、公民都有,他們怎麽能憎恨自己居住的自由家園?!根據1022日《新聞週刊》報導,紐約時報一位猶太裔女記者在收到一封裝有懷疑有病毒的粉狀物時發現一張紙片,上面寫著“我所想的,你不會發表,我所說的,你不會發表。”可見,這個“恐怖分子”的罪惡手段令人不齒,但他的所表述的他想在美國擁有對中東問題有言論公開發表的自由,是否值得所有美國人思考?

美國舉國上下高漲的復仇情緒,掩蓋了、沖淡了自我反省的理性。猶太政客的隱性強權和軟性專制今天仍然在發生作用。1017日,據一位著名研究猶太的專家指出,911災難之後,美國的一些猶太裔政客和領袖們在悄悄地作全面規劃,力圖進行“傷害控制”(damage control),調整政策,方方面面保護全族裔利益和已佔有的全面領域。例如,在政治意圖和市場效應的雙向動力下,美國很多媒體,也有批評,但語言分寸感很強,無傷大雅,並沒有成爲全體人民深刻的反省思想。

結論很清楚,美國有一部分人充分利用自由競爭的民主政治,動用隱性強權和軟性專制,使外交和安全造成重大失誤,其災禍性的惡果卻要人民來承遭。他們在背離美國立國之本。

美國有一批先知。先知的聲音是痛苦而孤獨的,但他們是醒而真的。更多的人,在美國政界、商界、媒體、影視娛樂業以及各行各業,誰敢得罪猶太人群體?美國是猶太人的美國?世界是猶太人的世界?

美國鷹派和一些猶太裔政客,事實上並不關心中國民主化的具體步驟和轉型。他們的邏輯“強大就是罪惡”,使得他們欲圖用藏獨、疆獨、台獨,意圖肢解中國,瓦解中國,分裂中國。可見,反對政改的中國保守派就是上了他們的當。

  無庸置疑,美國民主政治中的問題不應該成爲中國停止政改的理由。中國的民主化有利於剷除千年帝制今天還在倡狂的種種積弊,將使人民真正當家作主,將使民心舒暢,將使民氣高漲;中國的民主化將剝奪任何藏獨、疆獨、台獨爲達己私的齷齪目的而利用“自由民主”的假面和旗幟;中國的民主化更有利於中國的統一和強大。對於美中關係來說,將有利美國務實理性的領導人與中國獲得更多共同語言,抵禦對美國未來有害的冷戰意識和帝國意識。

需要指出的是,推動人們去藏獨、疆獨、台獨的美國鷹派和一些政客,關心的不是要藏獨、疆獨、台獨的人們的利益,而是他們自己的利益,而是他們對別國強大的恐懼感,而是出自他們“人人性惡”的人生觀。令人痛心的是,兩岸領導人至今還有沒達到上述這樣的思考水準。

911使世界變了樣。也說明了以色列模式(依附一個大國與多國抗衡)已經無效。如果美國決策者至今尚未醒悟到這一點,美國將走下坡。唯武力論,害苦了美國,也害苦了世界。當你用武力來改變別人的意志的時候,你的敵人也會用武力來試圖改變你。美國應該以德服人,美國應該以經濟合作服人。美國正在忘記一條在越南用十年血戰、二十年的時間換來的經驗和教訓,這就是:“巨型炸彈不能征服的土地,美元可以征服,和平可以征服,自由可以征服。”

美國在國際事務上缺乏和諧精神。美國擁有十分優秀的儒學專家(如杜維明教授)。但美國政界並沒有珍惜這一美國的財富,沒有將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萃思想,融化成爲美國國內國際政治文化精神的組成部分。

如果,我們把美國面臨的危機看成是世界的危機。即會發現,和諧精神的匱乏,正是這個時代的巨大空白。而當代知識份子“知”與“行”的重大責任,也因此顯現出來。作爲個人,知識份子尚未到達“富而可任由思想所爲”,“知”需要“資”作贊助,才能有知識份子的先“行”,以及大衆的後“行”。一切學術性的探討,必須通過媒體輿論,才能轉化爲政治家和民衆的處世哲學的“用”。輿論的力量和參政的努力都很重要。然而,華人的參政努力,多次被藉故遭受封殺、打擊,這就是一些猶太裔政客群所採納的軟性專制的手法,軟刀子殺人不覺死。

封殺一種主張和諧精神、以仁爲貴的文化進入美國政治,對美國是十分危險的。儒學還只是一種學術,尚未成爲美國的政治文化和大衆文化。儒家的“己強強人、己濟濟人”,“溫良恭儉讓,仁義禮智信”,如果能融入美國決策者的精神狀態,推促中東的雙贏的結果,911災難就不可能發生。美國華人、全球華人有識之士,看到美國文化已面臨對於“和諧”的饑渴,應該深信,美國是一個具有永遠走上坡的底氣、毅力和志氣的國家。越過當代的陰霾,應該看到,一個融合中華文化精華的美國時代終將到來。

如果美國還想繼續上坡,就必須努力推動世界性的“人和”,誠心幫助發展中國家分享自由民主、法治的財富。而不是選擇一種逢“強”必反的狹隘心態和冷戰戰略,甚至“此強”只是未來可能的強,還不是已成現實的“強”。

美國鷹派對自己冷戰之後的冷戰意識的反省,是刻不容緩的。如果美國鷹派和一些猶太族裔政客不作任何反省,不改弦易轍,仍然使用他們的隱性強權和軟性專制,繼續在美國大行其道,當阿富汗戰場變成美軍雙足深陷的泥淖;當美國國內的細菌戰和恐怖戰,讓民衆無辜犧牲受害,痛苦困擾難以忍受,不再沈默時;當美國政治良知和社會良知憑籍美國立國之本所賦予的權力和權利,實行撥亂反正時;當人民全面覺醒時,今天仍不願反省的鷹派和一些猶太政客的社會處境和政治處境,屆時將會空前艱困。

2001年11月3日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