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想爲美中30年良好關係奠基”

--評二十一世紀全球和平的主軸

湯本

20013月,國總統喬治W布希在會見中國副總理錢其琛時,講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讓我看著你的眼睛,真誠地告訴您:我想爲美中30年良好關係奠基。”

喬治W布希此語是發自內心的,作爲越戰時代的年輕人,他很幸運地沒有上越南前線,只是在美國本土的國民軍堛A役。

筆者撰寫過一文,寫道:“這是美國NBC洛杉磯4頻道20001219日晚『Dateline』的專題節目:17歲的美國新兵瑞治.拉特瑞爾(Rich Luttrell)在越南戰場打死一個敵人,發現了『這個敵人和他的女兒』的一張小照片,父女相貌都很清秀,眼神很凝聚。瑞治殺死過很多敵人,也看到過很多他的戰友慘死之狀。但從來,沒有象這對父女的照片那樣,死死揪著他不放。像神靈,像幽魂,死死盯著他。那兩雙很秀氣的眼睛,一直讓瑞治在不安之中,他的一生被套住在悔恨和痛苦中。當他自己對人生幸福和人生況味感受越是多,他痛苦越是加重,越是難以忍受。”

最後,Rich費盡曲折,在越南駐美大使館的幫助下,找到了那個女孩子“蘭”。他飛越太平洋,長途跋涉,帶著鮮花,向蘭道歉。擁抱著這個三十多年前殺死自己父親的“敵人”,蘭痛哭。螢幕上,白髮蒼蒼的“敵人”Rich擁抱著被自己殺死的“敵人”已到中年的“小女孩”,兩人痛哭。看到這堙A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我第一次感到,17歲的我們--長白山的知青,事實上,比在越南叢林和湖沼中作戰的17歲的美國士兵,幸運得多得多。我們沒有戰火奪去生命的危險,我們沒有戰後對戰爭殘忍的經歷的心理後遺症。

但是,多年來,很多思考者和筆者一樣,經歷的思考的痛苦,並不亞於美國兵瑞治。撫今憶昔,人類社會的重大困惑、重大政治疑難老是象鐵錘,在重重敲擊我的思索線最敏感的部分,在重重敲擊我的靈魂的最深處。

科索沃戰爭,改變了世界有良知的知識份子的觀念。世界沒有建立有效的民主制衡的機制。面對這今日實力世界,中國再度感受到只有改革才能增強國力的迫切性。

二十一世紀的和平夢,這不是夢,智在反省。科索沃戰爭中的軍事失誤,北約總司令因虛報戰績黯然下臺。這證明高科技武器不是萬能的,科索沃戰爭是柯林頓政府的重大失誤。務實的美國戰略家懂得,美國不能打地面的持久戰。

已經有過東亞戰爭經驗和教訓的美國官方人員和老兵們,當他們再度返回越南投資、觀光遊覽時,受到熱情歡迎。他們理應意識到:觸傷了東亞國家人民的民族情緒和主權尊嚴,他們將拼死戰鬥,而持久的戰爭,傷害了美國士兵的生命。而當你尊重了東亞國家人民的民族情緒和主權尊嚴,他們熱情歡迎你,不必使用武器,同樣會帶來美國人民和東亞人民經濟和利益的雙贏。

同時,明智的美國決策者知道,世界是一個整體,和平的美中關係給美中兩國人民帶了的經濟利益和福址,有著無可估量的輝煌前景。

二十一世紀的中美的和平夢,這不是夢,功在堅持。二十一世紀的中美的和平夢,這不是夢,事在人爲。

美國當選總統喬治W布希在大選前的辯論和接受《新聞週刊》訪問時,兩次公開表示,在國際上,“美國必須謙卑”,強調“美國不作世界警察”,美國要作“世界和平維護者”。“美國必須謙卑”(American should be humble.)何等謙和的語調,是美國歷屆總統所沒有談到過的,很可惜,他的聲音,雖被筆者及時翻譯,尚未使中國最高決策層重視,不能說是一種遺憾。

雖然,中國大陸及時派出了與喬治布希家族有多年友誼的楊潔篪遲大使,但隨著美國軍機與中國軍機相撞,美中之間的關係充滿不穩定性。中國應該慎重處理中美關係以及中俄關係。

俄羅斯是中國的朋友,但俄羅斯不是中國的榜樣。八十多年來,這個國家前後兩次遭受一夜之間的“急性共産化”和“急性民主化”的振蕩,創深痛巨。雖然俄羅斯民族在文化上的高尚追求和欣賞品味,將會對未來俄羅斯民族復興發生重要的作用。但是,他們的熾熱的理想主義的追索,夾帶著一蹴而就的僥倖心態,則使他們陷入一蹶十年難振的困境。

美中兩國應該是朋友,美中兩國可以互相學習。中國大陸的知識份子和民衆,對美國充滿好感。最早的“America”一詞被中國人譯成美利堅,說明中國人民對美國的歷史性的好感。中國的變遷是靜悄悄的,當美國百人會副會長謝正剛博士告訴筆者,在2000年春天在深圳舉辦“資訊革命與民主”,邀請美國諾貝爾獎得主演講;當前總統喬治布希多次強調,“看不到中國巨大變化的人,他本身就是悲劇。”他更強調﹕“美中關係是美國對外觀系中最爲重要的關係。”從這種廣角看,中美之間的和平之夢,並不是空夢。

中美之間的和平之夢,就是世界的和平夢。

中國在強大之中。但強大以後,富而不淫、強而不驕、溫和而又富有禮儀的中華民族,理應己強強人,己善善人。發揚溫和善意的民族主義,中華民族理應肩負其和平的重任。人人都有善意,世界就有和平。惡惡相報只能導致敵對。你惡,我比你更惡的時代應該一去不復返了。

中國完全可以以自身的不懈的改革和有效的公關交流,促成美國朝野的對善意的中國的善意,對改革的中國的支援,對改革的中國的現實的體認,從而也改革美國自身的對中國的僵化觀念和行爲。從而,促進美國官方的努力,有利於中國的統一。中國改革自己,不是爲了在美公關形象的需要,而是爲了人民自身的需要。當然,民主是爲了自己更加強大,而不是造成一個渙散無力的社會,甚至使人民在社會失序中再度煎熬。

中國只能走中國自己的道路,但中國的道路不能離開世界文明的主流,中國必須向美國學習。同樣,美國也必須向中國學習。文化的交彙處,是東西方智慧的昇華,看到彼此的優勢,也看到彼此的弱勢。

跨越兩種文化,兩種語言,使得我們更能思考人間的失誤、不公和黑暗。更能深刻思考人類因了一種文化的強勢而帶來的誤區和空白。和犯過人類歷史上最大錯誤之一"文革"的中國大陸人民一樣,美國人民也是會犯錯誤的人民。因此,揭示這歷史深處的重重誤解,揭示人類的文化的複雜性和人性的弱點,深刻思考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的精神的誤區和空白,揭示人類因了一種文化的強勢而帶來的謬誤,這就是當代學者的使命。儘管,在啓始和長期的努力中,他們堅韌不拔,忍受著孤獨和艱困。

二十一世紀中美的和平夢,這不是夢,貴在大胸懷和大遠見。

誠然,中國採納國際政治戰略的理想主義,要靠己身的不斷發展綜合國力、經濟實力和民意實力,也要靠己身的國際政治地位和仁德感天下的道義實力。簡言之,沒有國際政治的現實主義,就沒有國際政治的理想主義,否則,這兩個詞就不會同時出現和使用。弱國在國際上也有發言權,但他的聲音和洛杉磯城中也有公民權的流浪漢的喊叫別無二致。

但是,歷史一定會記住強大者的謙卑。如果我們把“溫良恭儉讓”作爲中國的善良禮儀和敦睦外邦的傳統,那麽這個文明傳統應該與世界分享。假設中國的昆侖山是內有熔岩溫和的火山,四季溫暖。那麽,對毛澤東詞略作改動,便有詞曰﹕“而今,我謂昆侖,不要這高,不要這多暖,安得倚天抽寶劍,把汝裁爲三截,一截贈美,一截貽歐,一截還東國,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

中國的改革者們,應該有毛澤東的氣魄(僅僅是氣魄),應該有華盛頓和孫中山的理想,應該有鄧小平的智慧,讓中國人的和平改革的願望,注入美國以民爲主的精神和寶貴政治財富,帶來神州和平之春。讓中國的新春之夢帶來美國的和平新春之夢,讓美中兩國共同創造的和平新春之夢,帶來二十一世紀世界的和平長久的春天。

從現在開始,打造二十一世紀全球和平的主軸,經由幾十年的努力,到了二十一世紀中的春季的一天,將會令人激動。也許這一天我們已經看不到,但即便看不到,如果今天美中雙方的智者已經留下了努力的腳印,如果今天美中雙方的智者已經爲世界後人打造了美中和平的主軸,確立了中美關係發展的方向。

二十一世紀中的春天的這一天,也許我們已經看不到,但這一天將會發生:

曾經在北大留學的美國總統,和曾經在哈佛留學的中國國家主席,在頤和園的長亭,或者在白宮的綠廳,飲茶,喝咖啡,回憶他們的校園生活,暢談他們的宏偉的結盟合作計劃……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