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盛世還是衰世

--漫評中國大陸春節聯歡晚會

湯本

  先要感謝老朋友,UC聖塔芭芭拉的校友,電腦博士、資深專家和電腦企業家永茂兄夫婦,給了筆者極爲喜愛的兩個春節禮物,一是他從衛視錄下的全套除夕春節聯歡會的錄影帶,一是美味道地的自製東北酸菜餃子和白菜餃子。今年的南加寒冷異常,但老友的友情和心意,令我溫暖和感動。

  在美國過春節,好吃不如餃子,好看不如中國大陸春節聯歡晚會。有一位教授朋友很驚詫的問我:“你也看春節聯歡晚會?”我坦誠地告訴他,我不僅看,而且很喜歡看,有時候看得還很激動。

  筆者看春節聯歡晚會,是從去年開始的。當然,在筆者喜歡欣賞的背後,還懷有認爲雅俗文化都有審美價值的理念,也是自然還帶著筆者自身專業的習慣:可以從文化上,看中國社會巨大的變遷;可以從民俗上,看世界和中國的交融;可以從節目的選編上,看中國大陸官方的對外政策兩岸政策的變化,以及中國大陸民間對外國和臺灣的態度和意向。

  去年春節聯歡會,有一首歌曲中唱道,“大中國要上路了”,頓時令我激動難抑,1949年以來,多少年來,中國就是不上路,好容易上路了,也還帶著很多曲折、失誤、跌跌撞撞。但畢竟,今天,“大中國要上路”的態勢已經出現,“大中國”已經上了“經濟發展、文化開放”的路,這也已是事實。不過,筆者以爲,大中國真正要上大路了,上好路,上康莊大路,還有艱苦的歷程。

  前資深外交官、現在在國民黨智庫任資深研究員陳西藩先生,在最近的一場兩岸關係演講會上,咬文嚼字,對“華僑”、“華裔美國人”、“美籍華人”分別作了很精彩的文字辨析。按照他的劃分,我以爲,我們這一代還喜歡欣賞大陸、台港華人文化的新移民,真的還只是“美籍華人”。

  還是回到漫評:

一、多元的開放的文化風格

  誰也不會否定,中國大陸正在處於文化多元的開放的時期。

  上海大劇院有不少大衆化的演出,但有的音樂表演,有時價格貴到五百元,三千元,令人咋舌,有人因此批判中國的窮富兩極化的表現。文化的貴族化,是任何一個時代和任何一個國家都有的現象,紐約百老匯的表演也同樣是很貴的票價,美國的流浪漢們同樣看不起。喜歡批判中國大陸的人們卻從來不提到這一現象,好象美國是每個人的天堂。

  今年的這台聯歡會,滿足不同年齡族群的欣賞需要,形式多樣,相聲、歌舞、喜劇小品、地方戲、京劇、歌劇、流行歌曲、搖滾樂、傳統抒情歌曲等等、主題和題材也多樣,愛情、親情、日常生活、歷史、奮發、開發西部、強國等等。

  港臺演員仍然是很受歡迎,如張曼玉,蔡琴等等。中央電視臺的節目中,如果缺少了港臺演員,將是不可設想的,這說明大中華地區的經濟融合和文化融合的大趨勢,是不可避免的。港臺演員的歌曲,象“花樣年華”等,都很抒情,纏綿,還帶著憂傷。尤其是蔡琴的歌曲,配上前奏和伴奏的薩克斯風,十分動人,難怪她是著名作家白先勇最爲欣賞的臺灣歌手。

  顯然,節目策劃人糾正了去年梅豔芳的“低頭思故鄉”的歌舞氣氛過於陰冷和春節的氣氛很不協調的教訓。節目中有意編入了中國大陸男子花劍奧運亞軍主力、女子台拳奧運冠軍趙中、女子柔道奧運冠軍出場,也很有情趣。高高大大的女運動員,提起大腿腳,由上向下“下劈”高過男演員的頭,這種豪邁,應該說是中國婦女的時代自豪。

  獲肖邦鋼琴獎的19歲的李雲迪上臺表演,很能澄清前一時期的謠言,認爲中國大陸冷處理他的,顯然是無稽之談。

  在歌舞方面,中國大陸人才很多,尤其是歌唱人才,幾個形象輪廓分明的族演員,蒙古族演員、藏族演員以及唱“黃河水東流”“黃河的兒女,跟著太陽走”的男高音男演員,都表演不俗。一個由五名中年人的胖漢演出的“新康定情歌”也很有新意。而有一首歌唱到,“每一個平凡的生命都要享有陽光”,“每一個平凡的生命都要有彩虹般的輝煌”顯示出中國大陸社會個人意識的公開的增強,這是公民社會的基礎,而中國大陸中產階級的産生和崛起,也是無法阻擋,有人喜歡視而不見,這只是四人幫的無知偏執在中國和世界的殘餘。

二、最優秀的喜劇演員--趙本山、姜昆、潘長江

  中國大陸所有的走紅的喜劇演員,都是用的普通話或者北方話(東北話),或者說是國語,很少看見用上海話表演的上海滑稽戲中的演員,在全國走紅的。可見,語言的共通性,不僅對一個國家和一個大地區的經貿合作是何等重要,也是對這個國家和地區的文化交流何等重要。

  趙本山的“賣拐”十分精彩,另兩個演員也配合得極爲傳神,這不僅直接深刻諷刺中國大陸社會欺騙和蠱惑人心的現象,也是間接對法輪功所含有欺騙性的內容和手法的諷刺。

  從姜昆對陳水扁的諷刺,可以判斷出,目前中國大陸的對台政策,對陳水扁的兩岸觀念仍然是處於否定的態度,其根本分水嶺,是陳水扁必須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必須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

  中國大陸官方,非常有手段、有策略地利用中國大陸老百姓的普遍的民族心理和情緒,用大衆化的語言,顯然,中國大陸官方的底線,也源於百年屈辱的中國近代史,如果僅僅把它看成官方的脫離民意的政策決策,這是極其錯誤的。

  姜昆對美國查票看洞查出滿大街的“對眼兒”來,很令人發笑。但是,這個對美國大選查票的諷刺,是有偏頗的,美國的查票,確實顯示美國政治民主傳統文化遭到破壞,但也表明美國的民主機制還在運作,中國大陸選擇領導人是通過民主的全民的、聯邦機制的選舉人團票的方式嗎?

  當然,中國大陸還沒有民主化,並不意味著不可以諷刺美國,但是,在諷刺的同時,有良知的中國大陸知識份子(包括文藝界的知識份子姜昆)有責任將美國民主政治的真實告訴中國大陸人民。而不是有取捨的片面資訊傳遞。當然,這是中國大陸政治體制、新聞不自由,文化不自由的大問題。一兩個知識份子也是身不由己。但是,講真話,是每一個知識份子的良知體現,是自由品格的體現。

  當然中國大陸的諷刺與幽默已有了很大的進步。從黃宏的小品和馮鞏的相聲,都兩次提到“腐敗、腐敗分子”,黃宏的“腐敗分子吃了狗食品”“將會咬死人”,痛駡“腐敗分子是狗”,讓觀衆痛快,更是入木三分。

  潘長江的小品融合了東北二人轉、西班牙鬥牛士舞蹈,相聲,說唱和話劇手法,也十分精彩。中國大陸幽默藝術正在和世界藝術的融合,發出前所未有的光彩。

  春節聯歡會對中國大陸社會文化、俗世的變化也有所表達,如一個戲劇小品中引用社會上流傳“婚外戀”“包小秘”“包二奶”現象時講到“家中紅旗不到,家外彩旗飄飄”。

  中國的喜劇,將有很大的前途,這將等到中國的戲劇演員可以大膽的,毫無顧忌地諷刺中國大陸領導人、中國大陸的時弊的時候,中國大陸的喜劇才會真正有了大發展的標誌。

三、“馬英九”唱蘇聯革命歌曲

  前蘇聯“共青團之歌”堂而皇之登上了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會的演播大廳舞臺。其中一老一少兩個領唱的男歌唱演員,演唱水準確實很高,那個年輕的歌唱家其長相,神態,酷似馬英九,好象“馬英九”在唱蘇聯革命歌曲。

  歌聲有感人處:“再見吧,媽媽,別難過,莫悲傷,祝福我們一路平安吧!”這不僅是五十年代一批青年最喜歡的歌曲,也是六七十年代知青一代人所喜歡的歌曲,當然,知青唱它,已經脫離了政治含義的,而對個人人生境況和遠離爹媽的憂傷感歎。

  這樣一首前蘇聯帶有政治色彩的歌曲的表演,當然有政治意味,它顯示了,中俄關係現在是越來越緊密,其根本動因,不是中國大陸要與美國對抗,而是中國大陸對臺灣局勢的嚴重擔憂,中國大陸還是處於“保守”態勢,保住傳統中國所擁有的,而非是欲圖侵佔和對抗美國的國際勢力範圍。

  當然,蘇聯歌曲中的“我們要保護我們心愛的一切”也是經不住推敲的,心愛的一切,是那種極權的蘇維埃政治制度嗎?但普京公開宣言,前蘇聯的成就必須獲得應有的尊重。民族、民主、主權、人權的原本是可以互融的情感和理念追求,現在卻産生了衝突和衝撞,而更是因爲柯林頓政府的科索沃戰爭的錯誤,帶來了更爲複雜的國際情勢。這不利於美國的長遠的國家利益。美國在歷史有過用美國大量資金主觀上追求世界自由民主,客觀上傷害了美國長遠的國家利益。這種情況,如果美國政策界在今天還沒有理性的反省,仍然會發生。

四、漫評結語

  一場聯歡會,因爲中央電視臺沒有轉播、在北美看不到聯歡會後的“中央電視臺歷年聯歡會集錦”,而令在美國的華人觀衆感到遺憾;也因爲中國大陸本身還沒有達到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藝術自由的社會狀態而有不少缺弊和令人遺憾的問題,但是,它的進步是20多年前的中國文化狀態所無法比擬的。

  無疑,對於中國大陸來說,中國大陸正在走向經濟盛世、文化開放的時代,但是,各種社會問題、政治問題已經刻不容緩,中國大陸的經濟的繁榮是能夠起到緩衝社會和政治問題矛盾的作用。但是,最終解決這些問題,只有靠穩步的政治改革。只有靠穩步的政治改革,才能真正挽中國百年衰世爲真正的人和政通的盛世。

  兩個問題很簡單:中囯共產黨是立黨爲公?還是立黨爲私?江澤民、朱熔基、李瑞環、尉健行這代領導人和胡錦濤、曾慶紅第四代領導人,是成爲開創時代新業的領導者,還是恪守歷史傳統的守舊者?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