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儒雅將軍協調強勢美軍 國務卿顯示和緩新姿態

湯本

沒有人會想到,身高六尺四寸的空軍上將理查德.邁爾斯曾經在童年時,因爲親眼看到一架軍用飛機的墜落,而産生恐懼症,兒科醫生爲了治好他的心理病,建議開設五金店的麥爾父母經常帶小麥爾去機場看飛機起降。他的父母更沒有想到,原來用來治理心理障礙的機場訪問居然成了麥爾飛向藍天的鍥機和誘因。824日,這位曾在越戰完成600次戰鬥任務,有四千小時飛行經驗的空軍司令,被喬治W布殊提名爲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新任主席,將成爲美國新世紀第一位被任命的軍隊的最高協調人和軍事決策提供人。

59歲的邁爾斯的綽號是“文雅巨人”(Gentle Giant),出生在傳統風氣濃厚的堪薩斯州。他的提名可望被參院通過,他將是美國近24年來第一位空軍背景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由副主席、陸軍參謀長、海軍總司令、空軍參謀長以及海軍陸戰隊總司令組成。現任的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主要的任務是提出規劃,主持聯席會議,向總統和國防部長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NSC)負責的主要軍事決策顧問。

從美國歷史來看,美國陸、海軍最早的綜合協調作戰,起始於1812年的戰爭。直到1898的美國--西班牙戰爭,美國軍方發現預先計劃的不同軍種的協調作戰,已不能滿足戰爭指揮複雜性的需求。1903年,美國最早建立跨軍種的司令員和參謀長的協同作戰機構。但在後來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只發揮了很小的作用。1924年美國建立由海軍上將William D. Leahy提出的“聯合最高指揮部”,隨後被稱爲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在二戰時期,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負責人就是總統的特別軍事顧問William D. Leahy,他的頭銜是美國海陸軍總司令參謀長。成員中有著名的陸軍總參謀長馬歇爾上將以及海軍作戰司令、美國艦隊總司令Ernest J. King上將等人。他們在二戰中在各軍種協同作戰中,都有直接的指揮權,當時既無法律的限制也無總統的具體授權解釋。當時的三軍統帥羅斯福有意保留軍事指揮的靈活性。在1953年,美國國會通過國家安全法的補充條例,中止了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綜合或單項軍事指揮權。1986年,由兩位參議員提案的《美國1986國防部組織法》(Goldwater-Nicholes DOD Reorganization Act of 1986)再次從法律上確認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並不具有軍事指揮權。從而鞏固美國總統三軍統帥和國防部長配合總統統領軍事行動的統一指揮權的法律地位。如此,美國的各軍種、各階級的士官和軍官提供軍事資訊、各類軍事決策方案,集中反應到參謀長聯席會議,由主席協調處理、分析、上報,由文職總統(國防部長輔助)根據國家宏觀政治、經濟利益作決策,再由職業軍人執行,這樣,既避免軍人幹政的危機,又充分發揮職業軍人組成的武裝力量在維護國家安全,爭取國家權益的的軍事作用。

根據《美國1986國防部組織法》,除了總統、國防部長及各軍部的下達軍事或維和任務之外,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以及成員對於美國軍事決策權與和平期間軍隊建設,仍具有巨大的作用。如前主席柯林.鮑威爾將軍在1988年的巴拿馬戰爭、1991年的海灣戰爭的提供決策的關鍵作用。如執行任務所需要的美國各軍種日常的徵兵、組織、供應、訓練、裝備、行動、服務、管理以及維護軍隊完好狀態等方面,是由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獲得資訊回饋和決策建議,向總統提供方案,再由各軍種司令部直接負責。

邁爾斯就任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具有多方面的意義。作爲日常軍隊管理和軍隊改革的主要負責人之一,首先他的就任能夠幫助喬治W布殊和國防部長的倫斯菲爾德實現“最新一代武器裝備”、“高度現代化、高科技化的精兵政策”,根據827日美國軍隊新聞服務的消息,現在還在位上的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薛爾頓將軍在822日的演說,“美國今日軍隊人數比海灣戰爭時期的軍隊人數減少了百分之四十,而且,大多是志願軍人是已婚的”。強化精兵及電子網羅戰爭的準備,已迫在眉睫,僅從美國步兵的裝備來看,十年前以及五年前還處於設想或者實驗階段高科技武器,如無人駕駛戰車,每班乃至每個戰鬥小組裝配輕便衛星定位裝置和電腦偵察顯示設備,將開始成批實現。

其次,理查德.邁爾斯就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不僅使白宮、國防部、軍隊領導人之間減少民主黨傾向的軍事長官的磨擦,而且他的形象的溫和文雅,有助於代表軍方與國會、政府的溝通。連前國務卿奧萊來特也指出“很愉快與他一起工作”。

最後,喬治W布殊政府籍柯林頓總統提名的前主席薛爾頓退休,完全完成軍事最高層的轉換,顯現兩大軍事的戰略的實現與變化。一是對實施導彈防禦系統以及外空間防禦系統,美國空軍不僅是未來戰爭的主要軍種,也將在大氣層和外空間的開拓新的戰場。二是美國戰略重點完成脫歐轉亞,現任美國國防部正副部長、將任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正副主席都有與日本或深或淺的聯繫,如倫斯菲爾德在1989-1991年,曾經擔任美國--日本關係委員會委員。如理查德.邁爾斯則在1993--1996年擔任美國駐軍和美國第五空軍司令員,六十年代也曾駐軍臺灣。如新提名的參謀張聯繫會議副主席的皮特.佩斯(Pete Pace)曾是美國駐日本空軍副司令員,也曾是海軍陸戰部隊的總司令。這種偶然與以前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都有駐紮歐洲(柯林.鮑威爾、薛爾頓將軍等人)的情況,形成對比。

美國從文職最高軍事指揮領導人員到軍事策劃智囊領導人員對於亞太尤其台海地區發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高度戒備,已有重組以美日安保條爲核心,也強化美台軍事合作的亞太安全架構的態勢。喬治W布希、迪克.錢尼、倫斯菲爾德、理查德.邁爾斯形成的四駕軍事領導人的馬車欲圖拉動美國銳意革新的軍隊。

美國防部長倫斯菲爾德發表的聲明中,對邁爾斯大加讚賞,認爲他“直爽、能深思熟慮、具有深刻洞察力、堅強的性格和幽默感”。雖然,美國總統提名官員的交接工作都表現了紳士風格,倫斯菲爾德也對薛爾頓的“良好工作”表示讚賞,但還是同時也含蓄地表示,他們(倫斯菲爾德與薛爾頓之間)“有辯論”、(薛爾頓)“留下的形勢”“具有挑戰性”。

然而,喬治W布殊政府並非事事如意,增加180億軍費已受到民主黨的抵制。對於美國助理國務卿在澳大利亞提出防範、參與台海戰爭的美日韓澳安全機制,據可靠消息,澳大利亞已經表示拒絕,而韓國也將“半心半意”或者不情願與中國爲敵,美日韓澳四角安全機制之中,已有兩國表示拒絕和遲疑。這並非澳大利亞和韓國有意要親熱“共産”中國,而是他們與中國的合作互利以及對中國的瞭解,遠遠超過美國國防部的一些領導人士。

825日《洛杉磯時報》指出,作爲國防部部長倫斯菲爾德的邊鋒(Wing man),民主黨國會議員將對邁爾斯保持批評的態度。一位傳統智囊機構的負責人告訴筆者,國會已經對倫斯菲爾德向國會請教諮詢不足十分惱火。825日《紐約時報》在評論此項提名時,也毫不掩飾認爲,參院武裝軍事委員會應向邁爾斯詢問“中國是否是美國不可避免的敵人”因爲,“這是國防部很流行的病態見解”。

邁爾斯在自己的被提名演講辭中說,“要捲起袖子爲總統的新軍隊理念大幹一場”,“巨大的重任在肩”,與“美軍的大家庭以及國防部的文職官員們共同奮鬥”,喜歡寫作和音樂的邁爾斯的演講文充滿激情,顯示軍人的文氣。

在五角大樓堙A邁爾斯有良好口碑,在上將軍銜的軍官中,他是唯一一個自己排隊取咖啡的人,而不是讓自己助理來拿咖啡。作爲越戰英雄,從傳統軍人眼中的美國的利益出發,他在協同美國總統構築亞太和世界安全架構。人們應該相信,懂得孫子兵法的他,也應該知己知彼,應該親自瞭解中國社會的發展趨勢,美軍銳意更新來迎接新的挑戰,備而不戰才是上策。因此,對於發展中國家的中國大陸,如何也應該採納真正的“溫和文雅”的方式,如何努力溝通瞭解,則是對他也是對倫斯菲爾德更重大的挑戰。

根據《時代周刊》93--9日期報導,也根據洛杉磯時報97日報導,邁爾斯上將的老上司柯林.鮑威爾將軍,在對記者訪問中強調,美國“將發展與中國非常非常強的關係”,同時,在導彈防禦系統方面,國務卿柯林.鮑威爾將軍還強調將不會給11月來訪的普京設定商討導彈防禦系統的截止期,並強調,在此議題上,喬治W布殊政府將尊重歐洲的意見和美國國會的意見,這表示了放緩國內外協商節奏,很明顯的表示了和諧商討的願望。

顯然,對於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歐洲的反對意見,國會多數民主黨的反對意見,中國與俄羅斯的反對態度,使得喬治W布殊政府的出現重新審議及和緩態度,顯示了美國鴿派力量和意見的增長。

200197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