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老布殊的地獄痛苦與小布殊的政治精明

湯本

1992115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柯林.鮑威爾將軍致電安慰剛剛落選的老喬治.布殊,老布殊說“科林,謝謝你,但,這很受傷,(我)傷痛得有如在地獄”(Colin PowellMy American Journey, P546)。

老布殊的地獄痛苦來自於美國九十年代政治、文化、經濟巨大變遷的多種因素,但從總統施政上,他明顯的失誤在於未能守約減稅,未能採取有效短平快措施刺激經濟,承受軍工下馬的負擔而又怠慢了大企業,未能積極向左右兩股政治勢力示好公關。“海灣戰爭的高民意象雪一樣融化了”。看著兒子落選,老布殊九十多歲的老母親也鬱鬱難解,不久去世。老喬治.布希咀嚼著自己的雙重的沈痛。在美國的歷史上,很少有一個總統是競選連任失敗後再度出山競選成功的,競選連任失敗等於政治生命的結束。

即便是在自由競爭的社會,上輩人的政經實力、資源和個人智慧乃至沈痛教訓,都是下代人的財富。小布殊的政治精明(politically sophisticated),相當一部分,源自於老布殊的地獄痛苦。他的許多行事方式和政治步驟,是反老布殊“老派二戰英雄加南方紳士”的風格和舊式道德方向,顯示出嬰兒潮一代人極爲務實,爲達目的竭盡手段的強蠻而又靈活的性格。他可以一方面上任不久立即邀請民主黨大老泰德.甘乃迪赴白宮茶敘,曲意奉承,勾肩搭背;一方面又很高興地看到右派媒體和記者對民主黨籍民權領袖傑西.傑克遜的性、錢醜聞的猛烈攻擊和窮追狠打,因爲在國會對他就任總統的法理權威性提出挑戰和攻擊的,正是新科國會議員老傑克遜之子小傑西.傑克遜。

而在經濟層面上,小布殊守諾減稅,1.35萬億減稅案基本大功告成,最早的退稅,將在今年夏天實現,勞工階級和中產階級都將獲利,“這直接增加消費,刺激經濟”(526日洛杉磯時報)。而他的精兵強武、更新武器的構劃更是關照了大軍工産業,65日的消息,全美第二大軍工承包商--波音總部爲它在南加長灘的飛機廠爭取到15億美元的新式大型軍用運輸機的設計生産合同,其中,485百萬是研製開發費用。

而小布殊的能源改革計劃,卻毫不意外地得到了前民主黨總統卡特的全力支援。卡特說,“這是我在我的任上就想做的事情,卻被否決掉了”。這再度體現小布殊的“唯我是用”的政治性格。

正當小布殊爲布殊家族揚眉吐氣,與共和黨右翼聯手,大展內外政策的保守路線,正如《新聞週刊》200164日期所評論的﹕“喬治.布殊仿佛自己象雷根那樣是壓倒多數大勝的總統--這是很狡猾的戰略”。這時,傑福茲(Jim Jeffords)站了出來,引發美國政壇的強度地震,參院政治實力發生質的變化,這是美國參院史上“第一次脫黨事件”。《新聞週刊》認爲,這將引發美國未來內政外交的重大變化。除了已基本完成程式1.35萬億的減稅案之外,所有共和黨主導的其他提案都將遭遇“妥協”、“被否決”的命運。更爲重要的,各類關鍵的委員會的主席將由民主黨參議員主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提出導彈防禦系統的提案的參議員John Warner將把參院軍事武裝委員會的主席位置交給持反對意見的民主黨參議員Karl Levin擔任。而傑福茲,也是堅決不同意導彈防禦系統提案的。共和黨右翼大老赫姆斯也將從外交委員會主席退下。難怪共和黨內一片哀鴻,根據洛杉磯時報525日報導,“參加應急集會的共和黨參議員臉色凝重、黯然。”

傑福茲爲了自己的政治行爲的決定,“用了二十年的時間”,他的理念是,2000年的大選使得參院兩黨實力平均,因此“兩黨必須分享權力”。傑福茲退出共和黨在六月五日生效,無疑,在國際和亞太事務上,將是冷戰退潮的轉捩點。

值得注意的是,傑福茲沒有從共和黨的大船跳往民主黨的大船,而是自駕獨立派小舟,這就給他自己的未來增加了政治揮灑空間,他的“非黨派化”,一是更容易獲得民衆的理解和支援。畢業于耶爾、哈佛大學法學院的傑福茲,很有自覺的政治家的道德風範,他從不接受超過100美元的政治捐款,他每月一次去小學午餐給學生讀書。傑福茲不是投機者的行爲,而是要“聽從自己的良知”,顯見,有良知文化的美國培育了傑福茲的良知,而美國憲法又給了傑福茲參議員制衡極端政治行爲的權利和力量,美國的憲法在有效地工作,其宗旨是爲了人民的利益。美國正在發生的政治變化,再度證明了美國憲法的偉大。

傑福茲的“非黨派化”,二是使他仍然在兩黨爭議的政策中保留主動性,甚至不乏配合白宮的的可能性。因爲,傑福茲的“叛變”,對共和黨是重大的直接損失,並不意味著對白宮的損失,共和黨溫和派,也在五月中旬就發出警告,無論是NMD還是能源計劃的長程努力,耗資甚巨,一時對民生沒有直接作用,將會損傷2002年中期選舉的政治選情。

在傑福茲“脫共”之前,小布殊就一直悄悄在爲改善美中關係作努力,其中,最近一項任命案與兩項美中之間的敏感的貿易和交流就很能說明他的“暗箱作業”。

一是,64日消息,美國即將恢復于中國衛星發射合作,積極推動者正是來自德州的資深參議員菲爾.格來姆(Phil Gramm)。格來姆娶了韓裔學者爲妻,有亞洲視野,是老布殊的老朋友,顯然,如果美國衛星再度由中國發射,將升高回熱美中關係。格來姆的悄悄地幫忙,與小布殊是一種默契。很具反諷的是,"反對美中衛星合作"正是當年共和黨在用桃色大炮攻打柯林頓失敗後,改用冷戰大炮再轟白宮的重磅炮彈。

二是,五月堙A小布殊曾經以比強硬無比的倫斯菲爾德還要強硬態度,硬將倫斯菲爾德中止美中軍事交流的決定打回,致使倫的下屬吞食責任苦果,改稱審議交流專案。這弄得國防部長灰頭土臉,變成美政界和媒體的笑談。而在65日,倫斯菲爾德在土耳其訪問時宣佈恢復美中軍事交流。小布殊還是讓倫斯菲爾德宣佈,多少有一點補償名譽的意思。

三是,51日報導,喬治W布希已決定讓克拉克.雷德(Clark Randt, Jr.)擔任駐中國大使。曾有輿論認爲,說這是小人物承擔重任。因爲歷來美國駐中國大使都是大人物,如老布殊曾是福特時期的副總統提名人,尚慕傑曾是參議員,布魯赫曾是美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實際上,此公有大人物的素質和胸懷,首先,克拉克.雷德具有金融法律專業知識和能力,作爲投資法律師,他曾經幫助中國公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他曾系統研習中國法律,是美政界中極爲罕見的。其次,克拉克.雷德的流利中文,將可能避免美中的一些誤會以及誤解造成的歧見。再次,克拉克.雷德與喬治W布希是大學的“鐵哥們”,老友的互信使得小布殊容易從他那媕繸o第一手資料,瞭解中國大陸的實情。第四,克拉克.雷德對大陸經濟的專業程度,受到美國專門研究中國大陸改革經濟的學者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的高度評價。拉迪認爲“雷德對中國有著非常深入和極富意義的知識和瞭解"。拉迪還強調"雷德將給(現任政府)帶來在商業、法律以及實務工作上的巨大的經驗,對於(美中)雙邊關係是非常重要的部分。”畢竟,吃梨人的感覺,與看人家吃梨的人的感覺,是大不一樣的。

誠如臺灣名評論家南方朔所指出的,“亞洲國家”對美國鷹派的冷戰戰略“保持距離”,是因爲他們瞭解亞太和全球的經濟。而六月十一日期美國《商業週刊》刊登的“臺灣與中國的經濟正在融合”的長文亦很求實。對於這樣的大趨勢,經常與老布殊家族往來的雷德,應早已與布殊父子有過懇談,是心照不宣的。

可見,小布殊右手聯右派,鷹派得很,但又不能放縱右派,現在客觀上有了傑福茲幫忙,有了良性的緩衝和制衡;他左手聯親華派,鴿派得很。孰更真?孰更僞?且待觀察,且待歷史的力量衝壓和左右。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在撞機事件危機中,小布殊也沒有停止他推動美中經貿合作以及長遠關係的柔性訴求。小布殊源自父親老布殊的地獄痛苦的政治精明,很可能曆練成爲凝聚美國各種力量、爐火純青的政治智慧,如果他善於向自己的朋友、向亞太經濟的現實學習的話。

2001616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