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創痛的絕望和希望之二

湯本

在報導慘案後的救援工作的同時,電視上出現了恐怖分子一張張年輕的、端正並不令人恐怖的相貌,其中也有透著意志力和夢幻的眼睛,他們也是科技精英人士,至少三名是美國中產階級的家庭背景,充分享受著美國的自由,其中,多爲美國居民和公民。他們極其冷靜,掌控飛機,歪斜機翅,把整個24,000加侖的油箱全部喂入大廈,在撞上大廈之前的瞬間,他們在想什麽?

人類歷史罕見的人群在空中慘烈的相撞,所迸發出來的許多尖銳的問題。在“911”慘案一周多的日子堙A美國的三大電視媒體在事發至今並沒有作深度的探討。這給沈痛的理性智者帶來一時令人窒息的精神苦悶。在美國,一些所謂的自由媒體再度顯示不自由。

恐怖分子爲什麽這樣做?很多電視新聞和評論回答是,他們“忌妒美國生活,仇恨美國人,反對自由,反對我們的宗教文化”,“他們要破壞美國”。甚而是“伊斯蘭教文化具有侵略性和擴張性”。

恐怖分子摧毀生命,摧毀文明,罪惡深重。如果有幾個瘋人可以理解,但是,上百人的恐怖分子以及嫌疑協作犯(注意,多數在美國生活!),都是瘋人嗎?稍有常識的人們都會問,他們爲什麽對美國在處理中東問題的正義和公正,如此絕望?

如果不正視這些問題,即便將世界上所有的阿拉伯裔的恐怖分子及其同夥及其頭目的肉體都消滅粉碎乾淨,中東地區還會不安寧。

美國軍事戰略家們在表示,嚴懲本.拉登是一場艱難的戰爭,因爲“這個敵人沒有地址,希特勒是有地址的,胡森是有地址的……”

根據洛杉磯時報《完整的迴圈》一文報導,本.拉登曾受過美國的培訓,在美國支持的反抗前蘇聯阿富汗侵略戰爭中,很有功勞,是美國的盟友,什麽時候,本.拉登這個戰友,變成了敵人?

恐怖分子“忌妒美國生活”,因而要破壞,更是騙三歲小孩的話。本.拉登自己有三億遺産,他的54個兄弟姐妹個個是富翁富婆,好幾個居住在波士頓且向哈佛大學捐出好多項百萬美元的捐款,富而行善,有理性也有德性。爲什麽單單本.拉登是一個要跟超強美國作對的十惡不赦的恐怖分子魁首?本.拉登是被反阿拉伯人士抹黑成的“反美”呢?還是因爲他是要替阿拉伯人出口很深很長的惡氣?

兇犯一定要嚴懲,因爲,美國華盛頓、紐約兩地近6,000人的死難者中,有白人黑人,阿拉伯人和亞裔,他們都與恐怖分子無冤無仇。然而,今天,以巴衝突惡化成美阿衝突,漫長演變中,是否也應該有人承擔失誤的責任?是誰把禍水引向美國?!

帝國意識、強權是恐怖戰爭的根源之一

美國創痛引發的希望,體現在16日美國兒童問電視主持人的話,主持人自己卻無法回答,只能說“你們太棒了,你們有希望”。兒童們問:“爲什麽他們(恐怖分子)不告訴我們,我們有什麽不對,我們可以改正?”“(在以巴衝突上)爲什麽電視不給我們完整的新聞故事?”

一周的震撼過後,不管傳統保守派,還是自由派,美國思想界、學界的良知開始發出聲音,可以說,這是美國民間面對創痛的希望的先聲。2000年保守派的共和黨總統競選人布肯南在918日洛杉磯時報發表《美國爲帝國付出慘痛代價》的文章指出,他曾經在去年就發出警告﹕“如果美國不是作和平維持者,而作到處頤指氣使製造麻煩的世界警察,將會引發我們無法應對的巨大的血腥災禍。”可惜當時沒有很多人聽他的,還有人醜化他。這次,他再次警告:“美國應謹慎,抓住真凶懲罰,再努力從‘帝國’中退出,否則,將會喪失共和。”同時,也有著名自由派人士對美國可能成爲“警察國家”提出批評。

在華人社區,在痛悼受難者、譴責恐怖犯之外,來自臺灣的專家學者也表現了批評的勇氣,退役將軍,加州美國戰略學會理事長汪子清認爲“美國的外交和安全都有檢討之處”。華人評論家胡志偉則撰文指出“因爲政府官員的失誤,我們面臨喪失200多年的自由傳統的危機”。人們敢於批評美國政策,是因爲真愛美國。

阿富汗:“曾經是兩個超級大國的墓場”

1839年,英、印兩國軍隊4,500人連同數以千計的家屬侵入阿富汗,沒有很久,全軍連同家屬僅僅有一人逃出外,全部被殺,而這個唯一逃出的人據史書記載,是戴上阿富汗人的頭布套,把臉弄的很黑逃出來的。1979-1989年,前蘇聯的精銳傘兵、裝甲兵入侵阿富汗,打了十年戰,扔下15,000包括將校軍官的官兵屍體之後,撤逃回前蘇聯。因此,19日,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Michael O'hanlon認爲:“阿富汗曾經是兩個超級大國的墓場”。面對高山峻嶺,強悍山民,美國——今天的超強大國,能否在阿富汗勝利?

這些專家與筆者的支援嚴懲恐怖主義分子的立場是一樣的,但對戰爭的啓動,都表示了應該慎之而又慎的態度。很可惜的是,美國普通民衆通常不看報紙評論版,慘案發生後,很多人在問“阿富汗在哪里?”“穆斯林是甚麼?”很多人對國際事務的思維跟著電視走,舉國上下激憤難抑,總統不顧此民情,很難當得下去。

批評歸批評,警告歸警告,美國討伐、嚴懲恐怖分子拉丹的戰爭箭在弦上,不僅喬治W布殊強硬的表態帶來高達百分之86的民意認可和支援率,連媒體也盛讚“總統自上任以來,找到了自己的語言。”

這是一場特殊戰爭。美國的軍事戰略將動用特殊部隊,先打擊拉丹支持者,端巢挖根,敲山震虎,在驅趕中擒賊擒王。令人注意的是,北約的態度已不似慘案爆發的最早一兩天那樣高調,法國希拉克訪美,在與喬治.布殊會談中,支援中也表現謹慎,始終不提戰爭,而是談衝突和反擊,顯然,法國願意參與,但是不願意打曠日持久的戰爭。50年代初,與窮國小國越南打仗,法國在奠邊府也吃過慘敗的苦頭。而精明自私的日本人更是乖巧的很,支持美國,聲勢很大,願意全力以赴,但已講明,就是不能出兵。

920日,塔利班政權指出拒絕交出本.拉登。他們的一套“敵進我退,敵退我進,敵弱我打,敵疲我擾,麻雀戰,遊擊戰,堅壁清野”,面對高科技現代化軍隊,能否有效?

根據2001919日洛杉磯時報頭版報導,一位親自參加阿富汗戰爭的前蘇聯軍官向美國發出忠告說,“不要做我們在阿富汗做過的事情,不要做你們在越南做過的事情。”

意識到戰爭的嚴酷性,喬治W布殊在916日新聞發佈會上,在左右兩位強硬主戰派康娣和拉姆斯菲爾德陪同下,公開談到在應招的50,000候補軍隊中,也包括安慰即將陣亡士兵的牧師。罕見的是,沒有柯林.鮑威爾的出席。一位評論家就此評論道,“現在民情激憤,等到一個一個裝有屍體的袋子運回來時,美國民衆的看法將會很不一樣。”一定要到那時候,從美國官方的角度,創痛引發的希望才會真正開始?美國才能擺脫“帝國意識”,返回到對“共和”的政治傳統的珍惜?

(本文作於920日)928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