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大陸核武機密泄底牽動美國政情

湯本

516日,當美國退休的核武專家、情報分析專家思蒂爾曼自豪地宣佈,“美國人登上中國大陸核武基地發射架的人比美國人登上月球的人還要少”,並鄭重聲明他要借助律師的力量,執意要出版被美國政府所禁的描述他的中國大陸核武考察經歷的書,思蒂爾曼的言行,使美國的新聞界、政界以及國家安全、情報部門爲之一震。

確實,根據《華盛頓郵報》16日報導,67歲的丹尼.思蒂爾曼(Danny B Stillman)曾在拉斯.阿拉摩斯國家實驗室工作了28年。他在專家交流中,經過了對中國幾乎全部的核武設計實驗製造基地的9次實地考察,他與最重要的核武設計者作了的大量細節性的交談,他還知道2,000多名中國核武專家名字,他對所有他看到核武設備照相,攝影,對談話作大量錄音,他十分肯定認爲,他以平民或退休的核武科學家的身分在多次仔細考察中和詳盡的問答中,獲得了“大量完整的中國核武資訊”(We got a whole lot.),經過詳盡分析,並且在“回美國後交給了美國情報部門”。

美國獲得大量中國核武機密的事實以及丹尼.思蒂爾曼積極爭取《中國核武內幕》正式出版,對美國政情和美中關係有何作用和意義呢?

一是,起到直接澄清的作用。丹尼.思蒂爾曼認爲“根據中國核武專家所提供的細節性的資料,與考科斯的國會委員會是相矛盾的”,而該委員會1999年對中國的核武秘密間諜指控。再者將證明,美中核武交流專案是雙向交流,美國也得到了中國巨大的核情報,這是考科斯的委員會閉口不談的。這將從兩個角度,對李文和案的厘清和審定,提供了新的可議內容,也在宏觀條件上增加“無罪心理”的成份。

雖然,以偏蓋全、誇大其辭的考科斯報告在1999年即被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現主管美國國防大學亞太戰略研究的柏拉格嚴謹地研究後,評爲“武斷的判斷大於事實”,他說,如果這是他的博士生的畢業論文,“將被定爲不及格”。但畢竟,這種批評當時只是在學界,而一旦《中國核武內幕》正式出版,在社會輿論上,在國徵山上,將是對美國冷戰風潮的有力抵禦。

二是,1990--1999年間,中國大陸與美國先在科技後在軍事和核武方面的對等的、相互的交流的透明政策,意想不到的成了美國專家今天實事求是的根據,成了審思、批評美國偏激的政治行徑和思維方式的正當理由。而替中國人辯護的,是美國的核武專家以及華盛頓郵報這樣的主流報刊。因此,今後只要條件成熟,美中之間仍然應該儘快恢復各類軍事交流、甚至敏感部門和尖端科技領域的交流,在這方面,只要美國有意願,並以對等交流的方式,中國大陸仍然應該同意儘快恢復。另外,在國際關係中,待人以誠的絕對重要性,以及中國老百姓所雲“老實長在”的真理,並非都是愚誠。對於中國人來說,坦誠有兩層重要性﹕坦誠交流,對一個良知存在的美國,是最好的公關形象的努力;坦誠而又精明,但同時也須學會以美國的思想邏輯來回應美國人,是美中談判(尤其是撞機事件談判)的己方利益爭取時,進行討價還價的最好談判風格和方式。

三是,再度顯示自由社會中媒體和學術界對美國政府的有力制衡。美中撞機不久,就出對美國老兵越戰殺無辜居民的批評,也出現認爲越南戰爭起因是美國干涉越南政治選舉的反省文章。美國的新聞和學術的自由,正在對美國脫離實際情況的冷戰的狂熱所形成的政策偏頗,予以平衡及緩解,因爲偏頗和極端將會傷害美國人民的利益,這方面,客觀地說,應更多歸功於民主黨和自由派。而21世紀的新聞的市場和網路化,記者以追索新聞爲己任,以及突暴新聞一夜之間獲名獲利,使得政府無法完全遮掩戰爭失利和戰爭動因的理由不充分性。因此,今天,美中之間小衝突引發大規模的戰爭的可能性就變得很小。對於此,中國大陸政府,應該讓中國人民有知的權利,如實報導和準確判斷美國社會的現狀,以及美國自由媒體對政治的有效監督和平衡,以客觀分析美中目前對抗的可能性與有限性,而不是以一面之詞,誇大煽情,似乎大禍將至。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對美國的國情、政情、戰略和政策的準確分析和判斷,是中國大陸自身政策決策理性化、務實化的重要的資源和依據。中國大陸的過度悲情和屈辱情感的煽動,反過來易使自身再度讓極端傳統政治教條所攫擄,則將自受其害。

四是,很值得推敲的是,喬治.布希總統作爲總統候選人曾對所謂“中國核武間諜案”作批評,所使用的語言十分含蓄微妙,他不僅沒有跟著極右的考科斯直接抨擊中國大陸,而是說“中國不願意分享我們的民主價值”。言外之意,美中交流中的互相分享科技資訊,沒有什麽大驚小怪。一個問題很自然地提出來,這個丹尼.思蒂爾曼爲什麽民主黨執政時的1999年和2000年沒有站出來說話,反倒是在共和黨執政下美中關係惡化時站了出來?

雖然,目前美國新聞界對華盛頓郵報的報導的反應相當審慎。但是,丹尼.思蒂爾曼沒有善罷甘休,他請了一位律師,援引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強調該書已經將機密成份刪除,以努力推翻美官方早些時候作出的禁出此書的定論。目前,對一個已定案的書稿,美國國防部的“再度對此書的審閱已經在進行”,“這個再審閱”是否有著白宮某種程度的支援和默許?這十分值得海內外關注和追蹤。丹尼.思蒂爾曼認爲,自己所披露大量事實將真實地說明“中國人是如何如何建設他們自己的核武專案的”。當然,丹尼.思蒂爾曼也承認,他也是爲了“在退休後有一項事業”。從低姿態到個人知名度和版稅利益都將暴漲的思蒂爾曼,或許有意或許無意,成了美中關係陰冷空氣的一縷暖流。

可見,美國的政治自由度、言論自由、學術自由以及出版自由,正在幫助被過度的民族悲情和誇大了的危機感所困抑的中國人民和改革者。

200161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