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人類航空先驅英雄的“反猶太”形象

--漫評自由與媒體三章

湯本

一、預測讓老朋友爲我捏一把汗

1999年初,陸文斯基案爆發,根據自己的分析研究,筆者撰寫一些文章、並在電臺和電視臺批評共和黨某些人士的極端行爲,多次指出彈劾案將不會成功,一些老朋友對我的預估捏一把汗,認爲如果彈劾成功,很可能損傷我自己的評論信譽,因爲當時的聲勢很大。但共和黨人士中,卻沒有一位批判我,否定我。此後,桃色大炮後挫力將脫離民意、持雙重標準的李文斯頓擊倒,而柯林頓總統則在政治上存活下來。

對於美國的政治現象和時事,以客觀理性,追求真理,力圖預測準確,這是本人爲文努力追求的方向,並且是已被幾項發生了的事實所證明了的。

與每一個華人一樣,筆者鍾情華盛頓、林肯的理想和理念,何其是鍾情,應該說是熱愛。準確地講,筆者鍾情、熱愛美國的"民有、民享、民治"立國之本。越是鍾情、熱愛美國的自由,人們越是珍視自由賦予公民的雙重權利和責任。

當然,預測陸文斯基彈劾案不會成功,並不等於認同柯林頓總統在白宮在這一問題上的所作所爲。筆者一直強調政治家道德風範在美國政治中的重要性,也對於柯林頓使得白宮變色的給予批評。

最近,柯林頓總統夫婦將白宮的物品占爲己有,再度說明他們的涉入的各類案子絕不是“空穴來風”,更不是“毫無根據”,只是他們更懂得用“法律”保護自己罷了。

還有一點留給更爲長遠的思考,當一個評論者批評共和黨時,沒有一個共和黨人士和民衆會大罵筆者“你是民奸!”(民主黨的奸人)。而當評論者只是響民主黨人士和民衆說明事實時,就會有人跳出來罵人。

誰更懂得自由?

二、“您能怨誰呢?”

上個月的一個周末,筆者應美中交流協會的邀請,在丹佛作演講。同台演講還有葛浩文教授,他的講題是《諾貝爾文學獎和中國作家》,我的演講題目是《喬治W布希的美中關係政策》。席間,聽衆中大多數是來自中國大陸在美國獲得學位的專業人士。

我演講完後,反應很熱烈,評價尚好。也有很多聽衆提問題,其中,有個問題很有代表性,問道:“美國國會山上有一部份政客,就是仇視中國,你怎麽看?”

我的回答是﹕“你在美國充分享受到美國的自由,求學、工作等等方面的自由,正因爲享受到這種自由,你才有了你的事業,你的産業。你所珍惜的自由,正是美國很多衆參兩院議員們所主張的,所追求的,要從這個基本的觀念來看待他們對中國的批評。當然,在他們之間,有不少人,並不瞭解中國的變化和改革,中國大陸應該積極交流溝通,你不主動溝通交流,他是不會主動來瞭解的。最後,你是美國居民或公民,您和你的朋友的聲音,對於國會山上的民意代表來說,也很重要,你有責任發出你的聲音,爲了你自己和你的家庭。當你不發出你的聲音,別的你不喜歡的,或者你認爲不那麽正確,不能反映美國人民的長遠利益的聲音就要發出來,沒有人會等待你,會請你來說話。”

如果,你自己對與美國立法者們不能及時表達自己的看法,不能凝聚力量,有很強的社區意識,有一些義工和奉獻精神,你自己不支援正直的、具有強烈良知的代言人,當政界一些缺乏長遠眼光的政策出現時,對你的事業和工作前景有了負面的影響,那時候,您能怨誰呢?

如果每一個華人,都把關心社區,關心華人參政的事情看成自己的事情,華人的政治力量就會強大。如果每一個華人都認爲事不關己,不聞不問,華人的政治力量當然不會強大,最終,你自己的利益會遭受損失。

美國是每一個美國公民組成的美國,美國是每一個族裔組成的美國(A nation of nations),你自己放棄的關切美國政治的權利,沒有人會幫你爭回來,更沒有人會幫你使用。

更重要的是,你自己已經獲得自由,你自己很珍惜,你盡最大的程度讓自己的思想在自由的發展。自由,不僅僅屬於你自己。也屬於你在大陸的親友。

應該指出,不管在何種文化中,自由都不應該變色。但是,你和我都知道,自由産生的智慧與智慧産生的自由,還有著知和行的考驗;真正珍惜並善用自由的心靈,與渴望自由的但不真懂得自由必須承擔責任的心靈之間,還有著令人恐怖的距離。

三、人類航空先驅英雄的“反猶太”形象

查爾斯.林伯的夫人(Anne M. Lindgergh)在200127日去世了,終年94歲。這個爲人類也作出貢獻的女探險家和女作家,除了洛杉磯時報有長篇報導(參見200128日洛杉磯時報頭版)之外,美國三大主流電視網和多數媒體並未有報導。

查爾斯.林伯是人類最偉大的航空探險英雄,正因爲他的努力,今天的我們才享有了空中旅行的便利。但是由於他發表了“不贊同美國投入第二次世界大戰”,由於他對猶太人提出過批評,由於他的夫人Anne M. Lindgergh一直贊同丈夫的觀點,也發表了一本《未來之浪》著作,他們被媒體抹黑為“反猶太人士”。

查爾斯.林伯的偉大,不僅是因爲第一個開通了北美洲和歐洲的空中航線,也在於他開通了美國通向中國、亞洲大陸的第一條航線,他從美國飛到加拿大,再加拿大飛到阿拉斯加,最後從阿拉斯加飛到中國。

查爾斯.林伯的夫人Anne M. Lindgergh也是一個極爲勇敢的女性,她和丈夫共同探索航行40,000英里。著述多種。林伯夫人最後一次在電視臺接受採訪,對媒體強加在他丈夫的“反猶太”的形象,感到“恐怖和震驚”,這一形象,“是別人強加給林伯先生的,她根本沒有看到”。林伯夫人可以再理直氣壯地加一句﹕“他只是從自己的觀念,對猶太人提出自己的批評,這又有什麽不可以?”

美國人罵自己是醜陋的人,美國人社會沒有喧然大波,日本人也出了一本書叫《醜陋的日本人》,也沒有什麽太大的麻煩。中國人也有一本《醜陋的中國人》,開始爭吵很厲害,很多年下來,柏楊還是一個名作家。然而,因爲丈夫批評猶太裔,妻子就跟著倒楣,這種倒楣和株連,這種悄悄的美國媒體的“誅殺”,悄悄地將你消音,使你“失蹤”,這更爲可怕。

人們自然會有這樣的疑問,一個對人類航空事業作出巨大貢獻的女性,一個很有成就的作家,她的逝世,在主流電視網沒有得到應有的充分報導,難道是因爲她的“反二戰觀念”和對猶太族裔“有批評意見”?一個人類航空英雄,能不能對於美國參與二戰提出不同意見的批評?能不能對於在美國金融界、媒體、影視娛樂界等領域占了統治性地位的猶太裔從個人或整體性格的特點提出批評或評論?

以自由的理念,回答是完全可以的。但林伯和他的太太爲此付出了許多。林伯先生對美國的二戰國策提出批評,其勇氣,和他個人隻身飛躍大西洋是一致的。他是勇於在孤獨中探險、冒險的人。他是善於在孤獨中生活的人。人類的歷史上,有很多在科學、思想、探險有創造性成就的人,正是不懼怕孤獨的人。

在今天的自由世界,也是同樣有著趨勢附炎的小人的媒體,也是同樣有著仗勢仗權封殺追求真理的不同聲音的霸道媒體,更何談專制社會控制的、豢養的媒體?

再次感謝電子網路媒體科學技術的創造者們,.com 使得一些紙質媒體和電視媒體,無法專橫和籠罩一切。

與孤獨爲伴,讓孤獨者說話,爲孤獨者自由言論的權利辯護,孤獨者很苦。

孤獨者很苦很苦,但逆境增加的是他們的勇氣和毅力。

思想的孤獨者很苦很苦,但德者不孤。

記於2001212日淩晨 加州凱蒂園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