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帝國的陰影和被劫持的民主

湯本

911恐怖戰,使得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衝突國際化,變成了美國與阿富汗長期戰爭的苦戰。在恐怖戰爭苦難的震驚之後,令一切美國有良知的知識份子産生再度震驚的是:美國政界、輿論界出現了偷換概念、指鹿爲馬的彌天大謊。美國出現了帝國的陰影和被劫持的民主。

927日,加拿大學者薩利姆.庫爾希指出,美國支持以色列殖民主義者,是美國在阿拉伯世界引起反美情緒的最主要原因。800萬穆斯林人和其他族裔在美國和睦生活,他們同樣熱愛自由。他不同意美國總統布希關於恐怖分子仇恨美國是因爲美國是自由國家的說法。加拿大也是自由國家,阿裔恐怖分子爲什麽不去襲擊加拿大的城市美國官方對恐怖戰爭起因作偏頗性解釋,以伊斯蘭宗教狂以恐怖行爲與人類自由的衝突的單一解釋,而忽略以色列侵略巴勒斯坦的土地之爭。爲了站在以色列一邊,美國甚至拒不參加聯合國南非反種族歧視大會。公正已失去,美國已不能正視現實,這正顯示帝國的陰影。

在全球外交上,帝國陰影還顯現在:踐踏“己所不欲,勿施予人”的金子原則;對以巴衝突採取雙重人權標準;“強大就是罪惡”的冷戰邏輯;美國行事性格的猶太自私化。2000年初總統初選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前NBA球星、聯邦參議員布萊德利就曾提醒人們:“美國在國際關係中,正在出現孤獨”,“這種孤獨將産生恐懼感”,另一位改革党總統參選人布肯南亦指出:美國傾斜影響下的“以巴談判在鼓勵恐怖主義”。“將會有血腥的災難”。但都沒有人聽進去。布肯南在914日文章中指出“美國不退出帝國,將會失去共和。”

帝國陰影的形成,源自於美國超強的自大自滿。一位讀者在2001108日《新聞週刊》上反省道:“襲擊掠奪了美國的自滿,美國因爲自己取得無比傑出的成就而帶來過度沾沾自喜的自滿和傲慢,如果我們仍然再犯(對他人)漠不關心的自滿和傲慢的錯誤,我們將徹底失敗。”

美國嚴重的自滿和傲慢造成的忽略和偏袒幫助了以色列對他人的傷害,才會導致外來災禍。誠如一位懂中文的美國青年在911之後所說的,“美國太自大了,很多人以爲美國就是世界,對外部世界瞭解太少太少了。”但一位美國護士居然認爲,美國外交沒有問題,恐怖分子是因爲“從小像黑幫一樣被洗腦強化殉練”,甚至還有“阿拉伯人智力低人一等”的看法。

隨著五十多年的努力,猶太裔美國人對美國政治的具有深度影響和有效掌控,促使美國政府對以色列實行長期支援偏袒政策。猶太裔在全國性的參政領導組織和地方網羅,極爲周密、嚴謹、處處到位。猶太裔在美國政治、經濟、金融、科技、投資、國際貿易、媒體、影視娛樂、文化、教育、社會、立法等領域體現全面的實力,深度影響美國的發展和國際政策。僅從加州兩位猶太裔民主黨女聯邦參議員范因斯坦、鮑克塞來看,這幾年來,她們不遺餘力加入或支持所有美國對以色列的無償經濟和軍事援助的提案,大批無償經濟、軍事援助,輸向以色列。而受到猶太人財團贊助的美國政客,也同在美國的缺乏應有自省的一些猶太裔參政人士,互爲呼應。他們的精心策劃支援選定他們想支援的競選者。有些人還打壓自己不喜歡的人。但這一切均在自由競爭的理由之下,外人很難看出端倪。如參議員鮑克塞不久前對鄺傑靈將成爲美國防部空軍部副部長虎視眈眈,準備在參院聽證時予以刁難封殺,使得曾與她競選聯邦參議員的老對手鄺傑靈畏怯主動退出,對外解釋參院聽證及個人審核時間太長,如果有希望,再長也會堅持。鮑、範兩人不僅對於2001年中國大陸赴美留學生獲美國獎學金者申請簽證者有百分之四十無端被拒簽絲毫不予同情,而且範因斯坦在最近還提出一項停辦全部外國留學生簽證六個月的提案,此提案如被通過,直接受害者將是人數最多的東亞留學生和美國各學術院所的實驗室。雖然範因斯坦近日已經決定放棄提案,但充分顯示了爲了猶太族裔的政經利益,一些猶太裔的政客總是以全美國人民的利益、安全爲理由,用提案來轉移人們對於他們的國際政治和外交上的偏袒以色列造成的美國的災難的注意。

在歷史上,人類航空探險史上最偉大的英雄查爾斯.林伯曾經批評過猶太人,就此被媒體扣上“反猶太”。今年27日逝世的林伯夫人在最後一次接受訪問中,對丈夫莫須有的罪過“感到恐怖和震驚”。在現實中,敢於直言的布肯南也曾在去年被抹黑成“納粹黨徒言論”,給他的競選帶來了負面影響。

在美國官方的言辭中,伊斯蘭極端分子發動恐怖戰爭的真實原因被掩蓋了,美國的自由--美國傳統中最可寶貴的財富被利用來作爲“正義戰爭”的最重要理由,來掩飾五十年來美國政府在中東問題上的重大政策失誤。在美國的媒體高漲的反恐和愛國聲浪中,美國的民意被悄悄劫持了。

今天,在“反恐戰爭就是最高執政任務”,“反恐戰爭就是一切”的政治氛圍下,反恐怖主義統帥一切,一種單一的解釋:“美國民衆的自由、權利受到了侵犯。”爲了安全,必須限制人民的自由。於是,就如世界日報(洛杉磯)總編輯陳世耀先生所指出的,“恐怖時代即將來臨”。

如果對1961年啓始的劫機史追根溯源,大型劫機活動歷來是政治目的驅使下的極端行爲。1970年,巴勒斯坦的PFP組織劫持瑞士、美國共三架客機,就是要求英國政府釋放被囚的阿拉伯遊擊隊員。有組織的大型恐怖活動,都是政治目的下的極端惡性行爲。因此,恐怖分子要對近5,000多人的生命塗炭負直接責任,但是美國政策失誤要對近5,000多人的生命塗炭負間接責任。家中沒有惹事郎,豈有外來打鬧漢?

911給美國的國際國內政治和安全帶來的真實教訓就是:外禍變成內災,少數傷害多數。916日,美國副總統迪克.錢尼在上午接受美國CBS訪談時,在回答“911之後,美以關係是否要調整?”的問題時,很強硬地說:“美以關係不變”。而美國總統布希在下午新聞發佈會上,在談話結束時特意向在美國以及全世界的猶太人致意祝福平安。這是他在近期演講中唯一一次專門對一個族裔問好。其弦外之音是:“美國人在爲著猶太人承擔災難和災禍,你們猶太人要領情。”稍微理性的美國人心堻ㄕ頃ヾA是猶太人拖累了大家。但人人都高舉“捍衛人類自由”的漂亮旗幟,一小半人是覺得這樣更加理直氣壯,一大半人在創痛下,是跟著有偏頗的電視媒體走。

在美國電視節目討論中,一位猶太裔美國人具有斬根除草的絕決,公然叫出“讓阿拉法特成爲歷史”的威脅。人們也應對猶太朋友也要提出忠告,猶太族裔強勢之後需要謙讓,因小失大的戰略,自受其累,自受其害,波及他人,也會從強勢、創造的巔峰下滑。

山姆大叔已將他的鼻尖對準了賓.拉丹的鼻尖,這是一種歷史的深刻遺憾。以色列的猶太人已經通過美國猶太人的幫助,用高超的“轉禍藝術”,已經巧妙地讓全體美國人與阿拉伯極端主義分子嚴重對立。而在歷史上,首先,是極端的以色列人,對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趕盡殺絕,強佔土地。虐殺帶來虐殺,暴力帶來暴力,今天終於禍及美國。由於美國媒體的問題,對於這樣的歷史起因,多數美國人,居然失明。

筆者曾經強調:發生文革災難的中國大陸,“當時幾乎每一個人都是文革積極分子的中國大陸人現在必須反省”。發生納粹災難的德國,“當時幾乎每一個人都是納粹分子的德國人都必須反省”。發生專制災難的前蘇聯,“當時幾乎每一個人都是蘇維埃人的前蘇聯人都必須反省”。今天,同樣,發生了恐怖戰爭災難的美國,眼下幾乎每一個人都是愛國者的美國人都必須反省美國在國際事務的嚴重失誤。美國人民自己要承擔未能很好、有效監督政府外交問題的責任。當然,更要負主要責任的,則是美國歷屆政府的偏袒以色列政策的決策者。這是一個複雜的時代,我們正在經歷一個民主被劫持的錯誤時代。

911恐怖戰爭及其根源,以及對世界産生的影響,頗堪深度思考。美國問題,就是世界的、全球的問題。美國之福,會造成世界之福,美國之禍,亦會帶來世界之禍。一個有全球宏觀意識的人,無論你在哪裡,你的生存和發展,是全球性的。換言之,“全球問題”已經坐在你家客廳的沙發上。你不關切美國問題,就是不關切你自己的利益。

筆者充滿信心地認爲:美國自由民主的國基,美國立國之本的力量,在此國難當頭、歷史最爲關鍵時刻,將會發揮強大作用。帝國的陰影不可能變成美國的政體,一時被劫持的民主將會被解救。“會走錯方向的美國”(英國歷史作家Paul Johnson),終將會回到正軌。

美國良知,在期待著美國自己的大覺醒。

原作於2001103日,修改於20011013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