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六四文件》,是真是假?用意何在?

湯本

由一名未能披露身分的化名張良的中國大陸“官員”攜帶來美的《六四文件》在美國媒體掀起波瀾。

那麽,《六四文件》,是真是假?

經由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哥倫比亞大學黎安友教授和李潔明大使的研究,他們的看法則認爲,真實性很高或者認定是真實的《六四文件》。

筆者和這兩位資深專家和資深外交官,都有學術交往和友情交往,很真誠地希望他們的判斷就是真實,也很真誠地希望他們所相信的人向他們提供的是真實的文件。倘若發生資料不真實的情況,以筆者對這兩位資深教授和專家的人品的瞭解,他們將一定不是“假資料”的製造者,而只是“假資料”的相信者。

如果從十分嚴肅的學術角度來探討,有以下幾個理由作爲《六四文件》的真實性的質疑是很充分的,換言之,《六四文件》原版中文的提供者和編篡者必須予以回答如下問題,才能增強他們的可信度。

一、至今未見《六四文件》原始件的影印件,這是取信于讀者的最便捷方式。爲什麽不提供影印件?《六四文件》原始件的影印件有兩種可能性,一是真正中共中央記錄文件,上應有“絕密”、“機密”、“保密”之類的字樣,還有編號等。二是因攜帶中央秘密文件外出有風險,那麽,也可以是手抄或中國國內打字的文件,這與海外的中文手抄和打字將會不同。迄今爲止,尚未看到任何類似上述的原始件。

二、《六四文件》經歷了中文-英文-中文的“三鍋頭”現象。本來可以一鍋頭處理。能不能直接公佈原始件?不必經過“三鍋頭”的處理,可以一鍋頭處理。即,不必“經過整理,形成了一萬多頁的《六四文件》”這樣的麻煩。只要把原始件照原樣公佈,加一個前言和按語,讀者自會明白,何必要經過兩重消化、翻譯(先中譯英,再英譯中)?真是多此兩舉。反而使人們産生懷疑:爲什麽不能直接選編?爲什麽非要譯來譯去?爲什麽不能中文譯一遍英文就夠了?

三、從迄今公佈的資料看,《六四文件》沒有新意,給人炒冷飯的感覺。

四、對於《六四文件》,大陸民間學者人士中,已有人認爲這是“商業炒作,可以造勢。”此消息,不一定可靠和令人相信,但也可供對今天的資訊繁複而感到困惑的人們作一參考。

五、《六四文件》中,鄧小平及其他當時決策人的講話,缺乏對話,語言缺乏口語化。鄧小平原來是個語言比較豐富的人,如“摸著石頭過河”,“我這個人是維吾爾族姑娘,辮子多”,等等。但在《六四文件》中,鄧小平的語言十分官樣化,也許,面對如此重大的危機,鄧小平的幽默感也沒有了。

如果有人會提出,要保護文件提供者張良的安全,原始件不能披露,這恰恰相反,公佈了原始件,說明了自己返回中國大陸後有可能因爲攜帶“秘密文件”出境而受到政治迫害和刑事審判,張良才能獲得美國政府的保護。

那麽,《六四文件》披露,用意何在?

一家媒體報導認爲,這是改革派的力量,而欲以披露六四真相,來制衡江澤民。並以此引用了美國前駐中國大使李潔明的話,說明《六四文件》披露是改革派的努力。將由此可以打擊江澤民和李鵬。

觀看CBS《六十分鐘》的節目,CBS的節目主持人華勒茲在訪問美國前駐中國大使李潔明時,李潔明大使也回答道,李鵬也完全可以利用《六四文件》來爲自己證明,“是我拯救了這個國家”。

因此,對於這個《六四文件》,在中國大陸政治界的哪一派都可以利用它。如果,按照眼下流行時髦的分析,《六四文件》是有用意的,以此推動中國的民主化改革,那麽,就不可能只有一種解釋,解釋可以是多方面的,如果《六四文件》是貨真價實的話。除了中國大陸改革派的力量可以利用《六四文件》,像李潔明大使所談到的,《六四文件》同樣是可以被中國保守派的力量所利用。一位華文評論家認爲:保守派也可以抛出《六四文件》來,說明今天穩定的重要性,讓人們對今天的“改革的成就”和“安定繁榮的生活”與俄羅斯作對比性的“讚歌”。

同樣,江澤民也可以利用這份《六四文件》來對自己的“三個代表”、“三個創新”作新的注釋。來實現他的“強大、繁榮、民主的中國”的目標(江澤民1999101日演說),對自己現在以及兩年後在國家主席和党主席退位後的“城市改革”和“體制改革”提出新的改革措施,爲自己的政治施政,留下“江式”符號。

而且,誰都不可以排除這樣一種可能,胡錦濤用《六四文件》披露,來表明自己今後的“爲民改革”的新政。胡錦濤作爲“黨的第四代領導集體的核心”,在最近的中共中央組織工作會議上,得到了中共高層第四代的強勢領導人物曾慶紅的明確的支援和很高評價。胡錦濤原來就是共青團派,受胡耀邦一手栽培和提拔,才有了今天的騰達。胡錦濤受胡耀邦正直性格影響,在未來作出一番改革事業,一是報答恩師,二是留下自己的功業,也並非無此可能。當然,胡錦濤的恩師有兩人,一是胡耀邦,一是鄧小平,他都不會得罪他們的後人。

《六四文件》,目前還真假難辨,但是瞭解中國的內情,瞭解中國大陸民心的變化的研究者們,將會發現相同的結論:十一年半過去了,對於“六四”的評價,即使是直接參與這場運動的北京民衆和學生,也有了深度的思考而非膚淺的評價。一場歷史的運動,不會就此消失。但也不會因爲新的尚未確認的“秘密資料”的披露,而妨礙智者的客觀、理性、深入的思考。

著名評論家曹長青對認爲《六四文件》如果是虛假的也可以容忍的看法和觀點進行批評。幾年前,他也曾經十分激烈地批評來自大陸的北美華人女作家艾蓓的作品〈叫父親太沈重〉捏造事實的虛假性,艾自稱自己是“周恩來的女兒”,筆者以爲,長青作爲評論家對錯誤觀點和艾小姐的批評不是對個人的批評,而是對1949年以來的大躍進、文化大革命虛假作風對一代人的惡劣影響的批判。筆者的中心曾經對當今中國大陸的“假冒産品”的現象有過較深入的研究,長青的批評是準確的。魯迅早就批評過,中國人陷在謊言中,不能自拔。大躍進的浮誇風,文化大革命中的"世界革命"的虛妄夢想,四人幫時期的假大空的文學現象,無不和中華民族根深蒂固的自我吹噓,造假運動的“阿Q精神”聯繫在一起。

保持醒而真的意識,是何等不易。“周恩來的女兒”“女作家”艾蓓其人和其作品已經不知道哪里去了,而理性的批評文章依然存在。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