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歪曲的新聞與僵化的體制

--讀辛旗《我不是鷹派》有感

湯本

  讀《亞洲週刊》710-16日期刊發的訪問辛旗先生的文章《我不是鷹派》,頗多感觸。直覺地感到,這不是一個人的言論有無自由,是否遭到歪曲的問題,而是自由民主的社會中,媒體能否秉持社會公器的地位;而作爲真正的學者專家個人,有無權利表述自己的個人觀點,而不受到僵化的體制的影響。

  今年春天,由西方大學的政治系系主任季淳教授(來自臺灣)提議,由美西華人協會的會長陳信豪、理事長陳維德(均來自臺灣)邀請,由筆者參與邀請張俊宏先生、辛旗先生來美分別爲美西華人學會2000年年會晚宴主講人和兩岸關係研討會的主講人。兩人以及辛旗的同事王國賢先生順利成行,抵達洛杉磯。

  六月三日,在巴沙迪那希爾頓酒店,學界各方面人士以及洛杉磯當地的民進党人士參加了研討會,先由辛旗發言,隨後每人發言,大家各抒己見,都顯得十分理性。但當一位柯姓醫生的民進党人士擺出美國二戰諾曼地登陸的戰艦數量,軍隊數量,以及中國大陸目前戰艦的數量作圖表對比,強調台獨會受到美國軍事保護,甚至核武器的保護時,已經基本脫離美國政府目前積極推動的兩岸和談的基本事實,帶有很強烈的非理性的情緒。柯姓醫師的發言,也與同時在場另一位發言的前洛杉磯民進党負責人,現北美衛視總經理王景聰先生的理性的“臺灣民主和民衆權利”的表述,産生鮮明的對比。

  根據會議程式,每一位發言人還有二度三度發言機會,辛旗針對各個問題和不同意見作回應,其中回應柯姓醫師時,辛旗很清楚地表示中國大陸不首先動用核武器,但對於台獨的發生,一定會不放棄武力,“獨必打,打必贏”,如果“有外力干涉並使用核武器,發生核戰爭,我們奉陪到底”。但這段話,只是辛旗談兩岸政策觀點中的極小一部分。

  第二天下午,筆者就收到一位朋友的電話,說報紙上的地方新聞上刊登了通欄標題﹕《辛旗稱,獨必打,打必贏,不惜動用核戰爭》,這標題顯然是違反辛旗原意的,這也令主持會的陳信豪、理事長陳維德以及我本人深感吃驚。當晚,筆者便告訴辛旗這個情況,但因我們相聚的地方離華人區很遠,無法閱讀華文報紙的原文。筆者曾經詢問辛旗需要不需要寫一個說明信函,由我轉給該報洛杉磯版總編輯,此兄十分重視自由新聞的原則,可以在該報作一下澄清。當時可能沒有看到原文,辛旗就沒有作決定。此事就擱下了。但當時,辛旗曾經有些擔憂地談到,臺灣某家大報,曾經因爲刊登訪問臺灣的大陸人士的講話與觀點,因爲嚴重失誤,造成大陸方面誤解,有的因此遭受麻煩和挫折。

  美西華人學會的會議籌辦,筆者完全是義務工作,再加上自己的各項工作極忙。也就沒在這個報導上費心,沒想到此事居然成了軒然大波。

  需要強調的,直接聽到辛旗演講、訪問的洛杉磯聽衆和觀衆,多數人至少認爲辛旗是理性的,有的認爲他口才好,陳述兩岸關係,表達他自己的觀點,“一環緊扣一環”。辛旗很注意自己的親和力,譬如在1300電臺接受訪問時,開口就說明自己是滿族,“向洛杉磯的滿族族胞問好”,洛杉磯各界與會者、聽衆、觀衆對於他的講話的反應,至少在電視節目和電臺訪問中的直接“叩應”中,除了柯姓醫生都顯現溫和探討,沒有使用激烈語言的,這是事實。有一些教授學者,如季淳教授,並不完全同意的辛旗的看法,但覺得交流很有益處,認爲辛旗是“一流學者中的一流”,“學養、涵養都很好”。美西華人學會的幾位負責人也多次向各方面人士說明辛旗講話的真實情況。這些人士在美國學習工作生活了二三十年,懂得尊重事實,真誠待人的現代人的人品的重要性。

  但是,在記者的筆下,辛旗成了一個要“不惜動用核武器”的姿態強烈的鷹派人物。這令人感到奇怪,又不使人感到奇怪,因爲最戲劇化的語言,最能造成媒體轟動效應。這正是現代媒體不少時候失去如江素惠女士所說的“社會公器的地位”,這是令人感到悲哀的。

  幾年以前,辛旗先生曾贈送我幾本他寫的書,現在靜靜站在我的書架上,與阿瑟.米勒、查爾斯.凱澀勒、白先勇、陳若曦、張作錦等很多學者作家的簽名贈書靜靜地站在一起。辛旗不僅寫論文,也寫散文,在他的《文化新視野》一書中,由他撰稿的以圍棋爲主題的電視專題片《黑白魂》解說詞,涉獵廣泛,思路開闊,文辭優美俊永。這樣一個有人文氣質的青年學者和作家,曾經在臺灣生活好幾個月,對臺灣是有感情的,是應該摯愛海峽兩岸的和平與發展生活的。

  誠然,辛旗是善於表達的,同時,也善於傾聽僑學界不同的聲音,包括筆者以及其他學者需教授的批評的、不同的意見。一位僑界人士認爲,象辛旗這樣的人才,應該多訪問美國。需要指出,辛旗有其語言表述的特點與風格的,不同於很多訪美的人士,很多人士講話完全是照本宣科,枯燥乏味。難道,公式化的生活造成了他們公式化的思路和語言?

  最後一點,也是筆者感觸最深的看法之一,臺灣的各政黨、學界、研究界,對於兩岸政策 的看法,呈現鷹派、鴿派、統派、獨派,五花八門,各自表述,享有充分的自由。而中國大陸,什麽時候,都要輿論一律,中央要顯示強硬,全民同仇敵愾,“一定要解放臺灣”。中央一聲號令,要統戰,要溫和,於是,到處是“親愛的臺灣同胞”。

  當風格消失的時候,思想就會乾枯。

  中國大陸如果要在兩岸關係上取得真正突破進展,創新思維是最爲關鍵的,應該鼓勵創造性意識,而且,需要同步改革的,是阻礙新思想發展的僵化的體制。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