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章孝嚴的溪口情

湯本

溪口,是個風水寶地。當章孝嚴一行23日下午抵達溪口,便對溪口景色讚不絕口,他的夫人說,“真是一個出總統的地方”!

這是章孝嚴第一次返鄉祭祖,“近鄉情更怯”?是“日暮鄉關總是情”?還是“日暮鄉關更是愁”?

中國百年史,豈是一個“怯”字,豈是一個“愁”字了結得掉的,那麽多的悲,那麽多的怨,那麽多的痛。總算在近二十年,溪口,能夠有了相對良好的休生養息。

然而,溪口風景依舊。浙江奉化溪口,因爲出了蔣中正先生而世界有名。溪口的風景給人的感受,是照片和錄影帶所傳遞不出來的。

筆者在1981年夏,曾在浙東一遊,從普陀山的佛教勝地和海島旅遊勝地下山後,渡海來到寧波,乘車前往奉化溪口,在車上,很難看全奉化的完整風景。下得車來,筆者站在溪口街上,放眼望去,溪口風景,撲面而來。溪口的山水之間,有天地造化的和諧,有淡泊人生的寧靜,更有一股天地之間的神靈之氣,吸懾筆者的魂魄。

溪口的景色是很美的,但山水的美是外在的,這在中國江南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江南景色不非常壯觀但是非常秀麗,曲折迂回,意味無窮,山水一體,有甜味,有糯味。在江南山水中,以有靈氣者爲佳,而溪口的山水自有一種靈氣,這種靈氣令人喜歡,令人心曠神怡,形雖不似桂林山水,但靈氣卻宛若桂林山水。更令人感歎的是,溪口的山水,自有一種感覺,不僅吸引人心,而且這是一種吸懾人心的山水相融之感覺,有一種震攝人心的神威,隱隱有帝王之氣。

筆者以爲,中國的景色中,能和溪口景色相比的,只有韶山,湖南省湘潭縣的韶山,是毛澤東先生的出生地和故居,也有神靈之氣,但韶山景色發幹,強幹而有霸氣,直露出強悍橫霸的帝王之氣。韶山有鮮活綠色,而沒有鮮活氣脈,水亦不足,韶山景色也是美的,但卻有封閉固滯之感。溪口皆溪,近山濃綠,遠山青黛,溪水潺潺,水脈充沛,山強水柔,氣勢外流,溪口山水的氣蘊既內斂又有外放之感。斂,可凝神屏氣,含而不露,放,可縱橫姿肆,一瀉千里。

也許,這是爲什麽毛澤東始終未能“向洋看世界”,始終在帝王之中國,在封閉的馬列“專政”經典和帝王“鎮國”之術中,耗盡了他的天才!

也許,這是爲什麽,蔣中正、蔣經國父子,飄洋過海,敗退臺灣,臥薪嘗膽,苦責己身,痛思改革,開始漫漫的“臺灣破繭”之長途,從經濟騰飛到政治改革,從威權到民主,蔣家父字之功之福,不僅被及臺灣,也在波及大陸。

這是因爲,溪口的氣蘊還在他們的胸中。

這是爲什麽,蔣經國至今還是臺灣最受歡迎最受懷念的政治領袖,因爲他在溪口的氣蘊中注入了中華民族十分可貴的民主之氣。

這是爲什麽,溪口的蔣氏族人如此熱情歡迎章孝嚴,因爲,從蔣中正開始的人生之氣中,章孝嚴完成了一個艱苦曲折、不乏政治失誤而又漫長的循環,在溪口的氣蘊之中,細心呵護著,昂揚踔厲地張揚著自己民族和家族之長長而又堅韌的氣脈。

“我要走大門,不要走宮廷路線!”章孝嚴如是說。

大門不僅是蔣氏宗祠大門,不僅僅是認宗歸祖的大門,而是中華民族民主化的光耀大門。而是一個具有民主素養的蔣家後代,要爲這個曾經苦難深重的大地,盡一份孝祖盡忠的誠意。

從溪口故土生發的血脈和文化是割不斷的。

溪口懂得他們,他們也應該懂得溪口。這是因爲,溪口的氣蘊還在他們的胸中。從溪口流出的氣蘊,在臺灣,多了海氣和洋氣,隨著章孝嚴的反鄉祭祖的步履,又回到了溪口,不知章孝嚴站在溪口景色中,當他的心胸魂魄融合在溪口的山景水色中,當他的思緒在緬懷蔣中正時,在緬懷父親蔣經國時,有沒有這樣的感覺?有沒有溪口氣蘊複歸的感覺有沒有感到自己的情懷在故土被提升,被洋溢新的溪口的氣蘊?

這是因爲,溪口的氣蘊還在故人和今人的胸中。

章孝嚴返鄉祭祖中,自有很多發人深省的新聞和際遇。蔣氏家族的六個族人代表,分別代表“周”字輩(蔣中正一輩)、“國”字輩、“孝”字輩。他們的話,卻讓國語、英語熟練流利的章孝嚴聽不懂,章孝嚴需要一個翻譯才能聽得懂。

老溪口人面對一個新溪口人章孝嚴不免感到新奇,感到突兀,感到恍若隔代,雖然他們中有的人與章孝嚴是同一代,雖然他們是真正蔣家宗族,是蔣家宗族的“真正老正興”。

只懂溪口話的蔣家溪口族人落伍了。但他們完全可以恪守自己的語言,象臺灣閩南話一樣,寧波話與溪口話完全可以成爲一個獨立之國的“國語”,溪口鄉民,可以邀請李登輝來作他們的領袖,向北京發出獨立的政治訴求。

無疑,國語也罷,普通話也罷,比起寧波話,比起閩南話的臺灣話,都是一種開放,進步與文明。語言交流的便捷,是無法放棄的,否則,反其道而行之,也是一種倒行逆施。

是的,不懂溪口話的的蔣氏後裔--章孝嚴,恰恰代表了一種文明,一種進步,一種先進的思維和先進的生活方式。這就是溪口最有活氣的氣蘊,回來了。

這是因爲,溪口的氣蘊還在故人和今人的胸中。在這股氣韻中,章孝嚴前些時候的婚外戀事件又算的了什麽,一個女人和這個女人後面詭秘的力量,又怎能把胸中流溢溪口氣蘊的章孝嚴打倒?

章孝嚴回來了,在這樣的年頭,在這樣的時刻,對於兩岸人民都可能是流年不利的年頭。2000年,是什麽新世紀?!零太多了,厄運連連。人人會多加小心,人人會好自爲之,避凶趨福。

蔣緯國在他的回憶錄《千山獨行》中談到,在赴台最初一些年中,蔣中正先生常常在書房堛漯虃S。那是蔣中正大志不展的長嘯,也是中華民族向西方學習一代人的長嘯,因爲種種歷史的和自身的原因,被困頓在臺灣小島的長嘯。

但是,蔣中正自己的嫡親孫子,終於回來了。蔣中正先生九天有知,將會痛苦不堪中有慶倖,幸虧自己的兒子蔣經國有一個女朋友,生下兩個聰明伶俐的兒子,自強不息,均是出衆的人才。其中一子章孝嚴仍能以蔣家爲榮。似乎,冥冥之中,蔣經國應該在深深感激章若亞。

和江南靈山秀水一樣,章若亞是有靈氣的奇麗女子,奇女子才會不懼世俗傳統的壓力和驚駭,敢於愛上以後必有大作爲的蔣經國,爲蔣家留下重要的一支。奇女子魂銷香隕,但自有精神傳于後世,自有名字延播在歷史上。

只要溪口的氣蘊還在故人和今人的胸中,只要溪口的氣蘊還在章孝嚴的胸中,章孝嚴祭祖的權利,就沒有“正房與庶出”之別,DNA 就是最強大的正統的證明。在當今世界,傳統婚姻還能阻隔真摯情愛嗎?真愛才能造就真正的家庭和血親。只要溪口的氣蘊還在章孝嚴的胸中,章孝嚴溪口情還將綿延不斷,章孝嚴的蔣氏溪口宗族的正宗性,將鐫刻在蔣氏溪口宗族的祠堂上,將鐫刻在溪口的歷史上,將流溢在溪口的山風山水中。

可以慶倖的是,溪口蔣家族人,已經主動承諾,將把章姓二兄弟列上蔣氏族譜。幸好,李登輝沒有象蔣經國有象章孝嚴這樣的後代,無法做第二代的接力競賽。幸好,李登輝的故居沒有溪口的風水,沒有溪口的氣蘊。他已無力再阻擋兩岸的親情往來,已無力再阻擋兩岸的風。

溪口的風還在吹拂,溪口的氣蘊還在收斂舒放,溪口的氣蘊還在流溢。章孝嚴,他的返鄉祭祖,把經過大洋大海的溪口的氣蘊帶了回來,於是,溪口的氣蘊交流著兩岸的情懷……

  章孝嚴的溪口情剛剛開始。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