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如果吳國楨跟周恩來走

--讀《吳國楨傳》所想到的之一

湯本

如果不讀《吳國楨傳》,筆者就不知道同在南開讀書的周恩來曾經與吳國楨先生有結拜爲兄弟的強烈願望。也不知道,周恩來曾有意將吳國楨這個小兄弟,帶上“革命征途”。如果在抗日戰爭中,吳國楨真的跟周恩來走了,中國的政局會如何呢?

在美國,任臺灣省主席(1949-1952)時的吳國楨曾成爲美國《時代週刊》的封面人物。更早些時候,他有一句名言曾被廣爲刊登在《讀者文摘》以及其他刊物上,一時膾炙人口。這句話,是21歲的美國大學優秀畢業生吳國楨在面試申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研究生資格時,對洋人研究院院長進行批評時講的﹕“To judge a man's maturity by the criterion of age is an immature thought in itself.”(用年齡做標準,判斷一個人的成熟與否其本身就是不成熟的表現)。

由吳國楨手稿,吳國楨夫人黃卓群口述,劉永昌整理的《吳國楨傳》(自由時報企業股份有限公司1995年版)是一本好書,值得一讀。根據江南遺孀崔蓉芝女士的看法,江南因爲籌劃寫《吳國楨傳》而被暗殺,可見中國(包括兩岸)政治的兇險。

吳國楨,1903年生,湖北建始人,畢業於南開學校,清華學校,留學美國,獲經濟學士學位,獲普林斯頓政治學博士學位。返國後,曾任湖北省稅務局長,漢口市長,重慶市長,外交部常務次長,上海市市長,臺灣省政府主席,因政治理念差異,與蔣家父子對立,險遭暗殺,避走美國,先以演說和寫作爲生,後任教一所大學。吳國楨之晚年對中國大陸的經濟改革十分肯定,對鄧小平很欣賞,曾在1984年擬返大陸觀光,因同年突病逝世,未成願。

如何簡要地評價吳國楨先生?

談他在大陸的功過太複雜,也遠了一點,且先擱置。而談吳國楨對臺灣的貢獻至少有三方面:

一是由於他的就任臺灣省政府主席,保障了美國的經濟援助和軍事援助,以此保障了臺灣在韓戰爆發前的安全,同時,他領導組織廉潔有效的“美援會”,對臺灣的經濟復蘇和民生的發展,作出了極大的貢獻。

二是,他大刀闊斧改革官僚制度,是臺灣近現代史上第一個大量舉用臺灣本省人的臺灣省領導人。

三是,他反對蔣氏父子的特務政治,主張言論自由、民主政治,是臺灣民主改革的鼻祖級人物,是國民政府遷台以來主張政治改革的第一人,遠遠在李敖、民進党諸公之前。

在吳國楨同代人乃至現代人中,象吳國楨先生這樣的具有深厚東西方文化和中英文功底的且不酸腐、又具有很強的務實精神、改革理想和傑出工作能力的人才,實爲罕見。

回到本文開頭的題目,吳國楨與周恩來是南開同學,周恩來曾主動想和比自己小五歲的吳國楨結爲結拜兄弟,後因另一人的家庭反對而未遂,但周吳兩人情義篤深。

在《吳國楨傳》一書中,有一張照片,是南開同學周恩來和吳國楨,一個已成大人的小青年周恩來,和一個稚氣未脫的小少年吳國楨,英氣勃發,一坐一立,握手留影。當時他們是懷有理想的青少年精英,對未來充滿瞻望,欲有一番大作爲。理想和情義,使他們拍下這一張照片。

中國近代史和現代史上有幾個重大的教育、文化現象特別值得關注:“南開現象和張伯苓的貢獻”,“清華現象和庚子賠款”,“西南聯大現象”,“新四軍(江浙滬皖贛魯)文化現象”,“九十年代留美學生返台及臺灣博碩英語內閣現象”,“世紀之交留美學生返大陸爲學爲官現象”。前三項或已有很深入系統的的研究或受到關注,但後三項還是學術研究的處女地和空白。

在《吳國楨傳》一書中,19391025日,在漢口淪陷幾個小時之前,在漢口的周恩來半夜打電話給當時是漢口市市長的吳國楨,希望吳“跟他一起走”。這個“走”當然是讓吳國楨投奔毛澤東和朱德,這之前,周恩來曾有意安排朱德總司令訪問漢口市長官邸,與吳國楨共用午餐,周恩來本人也在漢口淪陷前,曾連續十幾日在吳市長家用餐,其意十分顯豁,也在“救國”的毛朱周極其“垂青”吳國楨這樣的人才。

吳國楨的回答是,“我的人還在等我呢”。一個正要撤退的漢口政府,很難想象沒有市長。吳國楨沒有跟著周恩來走,他跟著蔣中正撤退到陪都重慶去了。親俄的中共領袖周恩來有足夠的吸引力吸引崇拜馬克思、史太林、毛澤東的小土知識份子和小洋知識份子,卻無法吸引有獨立見解的大知識份子吳國楨。當然,1949年後,大批理工科技的有成就的科學家回國,又是另一種可以研究的文化現象,是另當別論的。而在1938年,周恩來還沒有吸引吳國楨改變其人生道路的吸引力,而親美相對開明的蔣中正夫婦(尤其是蔣宋美齡)更具有政治、文化的吸引力。當然,西瓜喂大邊,這也是一個歷史事實。

但假設還是可以有的,假如吳國楨跟了周恩來走了,由此産生第一個假設,與筆者《假如李敖沒有離開大陸》的命題會有類似處,吳國楨的耿直,他的恃才無恐,他的親美傾向,他的民主理念,早就成爲毛澤東整肅的對象。毛澤東是個龐大的存在,在這個農民國家的獨裁者的巨大陰影下,吳國楨在大陸的結局恐怕會比他在臺灣的結局要慘上很多倍。

可有第二種假設,一是吳國楨渡過重重劫波,成爲周恩來的共同接班人,與鄧小平合作或者爭鋒。或被鄧小平鬥下陣來,或者甘居鄧的副手,使中國大陸的改革得以深化。

還有第三種假設,一是吳國楨渡過重重劫波,成爲周恩來的唯一接班人,他的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的進展,無疑將會比今日中國大陸的改革,要前進許多。

當然,歷史畢竟沒有如此理想化。中國舊社會的強大惡性慣力,把本世紀初葉改造中國的青年的玫瑰色夢,變成灰色。中國的現代化,只有在灰色中發展。

人之老矣,其言也善,晚年吳國楨(1982年)題在其少年時與周恩來合照的照片上的詩,跨越了政治對立和主義的教條,回歸“兄弟”救國之情,回歸人生的難言的“分合聚散”的況味,很可反應一個壯志未酬的智者的深切感傷和無盡悲戚……。

吳國楨其詩爲:“七十年事,今又目睹。約爲兄弟,後爲異主;龍騰虎變,風風雨語。趨途雖殊,旨同匡輔。我志未酬,君化灑土。人生無常,淚斷沙埔。”

傷心,傷膽,傷身,傷神,淚斷,魂亡的中國政治,何時是個了結?!

(未完待續:《蔣家的流氓政治和美國的實用政治--讀『吳國楨傳』所想到的之二》;《知識份子的夢--讀『吳國楨傳』所想到的之三》)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